揭開百億副總的神秘面紗

2005.04.15 by
數位時代
揭開百億副總的神秘面紗
在台灣,名片上頂著「VP」(副總經理、副總裁)的人,都是謎一般的人物,你絕對無法從名片之外,發現「更多的他」。 「嗯……,這個問題讓董事長...

在台灣,名片上頂著「VP」(副總經理、副總裁)的人,都是謎一般的人物,你絕對無法從名片之外,發現「更多的他」。
「嗯……,這個問題讓董事長來回答吧!」話畢後,一位副總帶著靦腆微笑快步地離去。這種含蓄和低調的作風,是台灣科技界各「副總經理」給予外界的招牌式印象。
只要是台灣產業界呼風喚雨的千億集團,就會有一批平時隱身幕後的「副總」,實際擔綱集團的快速運作和全球競爭。由企業大組織的管理層級看,權力軸線上的副總,可說是「一人之下」的二號人物,但對實際執行業務的現場工作者而言,副總卻才是他們眼中的第一號人物。
如果說企業執行長或董事長是打江山的人,那各個副總就是「灌溉江山」的新通才,「在台灣國際化的成長過程裡,他們的貢獻絕對不比董事長少,」交大管理科學系教授朱博湧提醒:「而且還愈來愈重要!」

**副總等於國外公司副總裁

**
在業務上,「行銷業務副總」負責開拓全球市場、爭取客戶訂單組合、扛起了由百億到兩、三千億營收的業績,「只要能接到第一線客戶訂單,公司未來三年就有保障,」一位設計代工業副總,苦笑形容「搶業務」就像生存保衛戰一樣。
在技術方向上,「技術副總」的影響力,直接決定了公司上百億投資的成敗方向和當年股價市值,「一個規格看錯,不只是金錢的損失而已,」奇美電子技術副總經理吳炳昇就坦言:「還有時間的浪費,讓產品跟不上市場的速度。
也就是說——在這一輪出局。」在產能開出上,「營運副總」也必須對成本及出貨時間表負責,直接影響所有供應鏈上的合作廠商,「碰到好副總還是壞副總,就決定你今年的景氣,」一位掌管數十億新台幣年營收的關鍵零組件公司執行長就指出:「有的副總很難伺候,他們常更改產品的標準要求,往往一句話就能決定退貨與否。」
當董事長在台前接受鎂光燈的洗禮之際,執行長身後這群「副總」必須確保整個公司往既定目標成長。「一家公司強不強,現在已不是看執行長而己,」管理學教授朱博湧指出,這些副總讓一家公司從「創業的成長階段,走向更多元的分工整合成長階段」,其位階早就等同國外科技公司的「副總裁」。
雄霸新竹的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就有高達十五位的副總經理(VP)坐鎮,是台灣副總數目最多的科技公司之一,包括技術副總經理蔣尚義、資深副總經理陳建邦,也有剛卸下英特爾全球業務行銷副總裁一職、成為台積電最年輕副總的五年級行銷副總裁陳俊聖。

**「通才型副總」時代到來

**
近年台灣「副總風雲輩出」的主要原因,來自台灣科技公司垂直整合的規模愈來愈大,組織裡的價值供應鍊拉長,企業必須依賴副總來前後左右地拉緊神經、掌握方向。
「現在只要一有大餅,大家就畫垂直整合!」台大國企系教授李吉仁分析:成本愈來愈競爭,關鍵零件外包根本不划算,而且只做一樣零組件很容易被淘汰,所以公司各部門愈來愈多專業的垂直整合,而這些新業務都必須要靠「通才型的副總」來統籌。
舉例而言,最近一年科技公司法人說明會上的最大變化之一,就是總經理已經很難回答分析師們個別產品出貨量的估算,必須由許多副總提槍上陣,「列席備詢」。
公司需要這些「大將軍」般的副總,來應付更多的變化,他們的能力也直接決定公司的未來方向。加上產業的激烈變化,可以預見這群副總的影響力勢必有增無減,但要成為這種「一人之下」的「百億副總」,也必須經過更長、更不一樣的人生考驗。
首先,是獲得執行長的高度信任。「其實,他們往往是最了解公司方向和經營哲學的人,」李吉仁指出:「而且也最不懷疑。」例如華碩電腦行銷業務總經理曾鏘聲,曾被外界認為,因為他是董事長施崇棠的大舅子才被重用,曾鏘聲也一直沒有反駁外界傳言,一直到三月底接受《數位時代雙週》專訪時才透露,其實他和施崇棠在國中時就是同學,兩個人那時就常一起討論功課,他的妹妹反而是後來才認識施崇棠。他本來已經完成了提早退休的目標,在加拿大陪伴家人,最後會「重出江湖」,純粹就是認同施崇棠的理念,包括現在華碩經營信念「謙、誠、勤、敏、勇」的制定,他都親自參與,說明施崇棠和他近四十年的默契。

**要能跟上老闆腳步

**
正因此,眾多百億副總們的謙沖臉孔後,總藏著數不清的心情故事,他們必須通過早先的各種天人交戰,才能和老闆取得行動上的默契,奇美資深副總經理王幸宗就指出,跟在許文龍旁邊久了,「只要許創辦人一個眼神,我們幹部都知道接下來的九個動作。」身為創業者的無言夥伴,副總不僅要能吞下個人的榮辱,還得能打下戰功,「有戰功,也才管得住下面數十位主管,」李吉仁指出,放眼台灣科技產業目前數十位的百億副總,全都是執行能力極強的經理人,也是公司能從數千萬的規模一路成長到數百、數千億規模的關鍵人物。
除了獲得信任,謙沖自持,他們還必須能夠自我成長。「組織要不斷換衣服,跟不上的主管就要淘汰」,這是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的名言之一,鴻海副總經理游象富就指出,公司規模一下子放大之後,整個管理概念都不一樣,「我們每年都在學新的工作方式,」游象富說,當總裁郭台銘訂出大方向,鴻海的所有副總就要在專業上準確執行出來,「不會?就趕快學」!
當然,他們還要能善於團隊合作。百億副總不同於創業家,他們用的不是鼓舞人心的願景,而是「合理的方法和步驟」、「可執行的流程」、「具體的KPI表單」去組織工作。推升近年鴻海每年一千五百億營收成長的副總經理戴正吳,就被內部同仁稱之為「製造先生」,他善於規劃每一流程,連「廢料庫存」都經過精密估算,並要求員工每一環節都要彼此配合、節省成本。

**副總身價高,挑戰也很高

**
經過了重重考驗和戰役,副總們的「身價」自然也個個不凡。雖然他們盡力閃躲媒體的追問,但根據《壹周刊》在今年二月做的台灣「五十大富豪」調查之中,IC設計龍頭聯發科的副總劉丁仁,就排名第三十四名,身價二十八.七億新台幣;鴻海副總游象富排名三十六,身價二十六.九億新台幣……。這些「副總」帳面上的身價,實質上都已超過了包括大同創辦人林挺生、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等大老闆,說明了領薪水、不用本錢創業的副總,也可以在企業內白手致富。
目前在全球科技公司中擔任副總最有名的華人,包括了美商應用材料的資深副總裁王寧國、網康(3Com)研發副總裁王崇智、思科(Cisco)家庭事業網路事業部副總裁吳英偉等。根據矽谷《聖荷西水星報》(Mercury)二○○四年的「矽谷科技主管年薪排行榜」大調查,華人主管最高排名是排名第五十三名的王寧國,薪水加紅利是五十五.九萬美元,但是股票選擇權收入為四百三十九萬美元,總計年薪高達四百九十五萬美元,大約合一億七千萬新台幣。王寧國既不是執行長(蘋果電腦執行長賈柏斯以年薪七千四百七十五萬美元居首),卻連續三年進入排行榜。
不過,百億副總有高人一等的身價,但也面臨比其他經理人更大的挑戰。首先,如果策略失敗,他們會是第一個負責任下台的人。像是鴻海五年前的光通訊「鳳凰計劃」功敗垂成,主其事的副總張炎光就必須率先辭去職務,以示負責。另外,就是內部協調的能力,包括副總之間彼此的配合程度,以及公司內部有限資源的互相排擠效應,都考驗副總們的能力和修養。最後,則是產業的眼光和佈局,因為他們肩負矩陣式組織業績成長重任。
有趣的是,面對愈來愈大的挑戰,「百億副總」們的態度反而甘之如飴。在鴻海的尾牙上,十多位百億副總們帶著團隊在台上跳舞,紓解一年來激烈競爭的壓力,「事實上我們早就可以退休了,」一位百億副總甩起領帶說,但是在這麼有企圖心的領導人(郭台銘)之下,並和一群優秀的團隊合作,「很想看看自己,能幫老闆做出什麼不一樣的成績。」
「我曾經以為,人生就應該是一張白紙,」華碩業務總經理曾鏘聲有感而發,他原本希望自己離開這個世界時,也能維持一片純淨,但是他有一次清晨散步時突然體悟到「一支草、一點露」,上天賜予萬物的朝露不多不少,轉眼間也如夢幻泡影,但是每個人要珍惜那一點露水,「所以,現在我希望自己的那一點露水,可以反映出光彩,每個人都應畫出一張自我的圖畫。」

**台灣產業轉型特別需要副總

**
在台灣科技公司走向多元成長的關鍵階段,副總們正扮演著歷史性的角色。分析師就指出,台灣科技公司要走出「一代拳王」的宿命,最重要的策略還是要找到「新產品」,就連台灣的代工廠商也必須走到售後服務端,這些新領域都需要身經百戰的副總在第一線領軍、回應市場變化。
二○○四年七月,原任華通電腦副總經理童家慶轉戰鴻海集團,擔任中國富士康副總經理,並負責鴻海的印刷電路板業務及山東生產基地,直接支援鴻海在北京亦莊工業區的全中國最大手機生產基地。童家慶加入鴻海引起產業間高度震撼,除了鴻海積極佈局軟版動作快狠準,最主要是童家慶的產業輩份很高,不但原任職台灣印刷電路板龍頭∣∣華通副總,也是台灣印刷電路板協會會長,說明了「副總」一職的份量,已不只是「副手」,也是決定公司間成敗消長、策略佈局的一方之霸。不只是童家慶,鴻海這種超級副總至少有二十位,直接撐起了鴻海帝國,也難怪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打趣地說,「做到一兆,我就來(造) (台語的(走))。」因為每個事業群做五百億新台幣業績,二十位正好是一兆。
強悍如郭台銘能不能安心退休,要靠這批副總表現;未來台灣的科技舞台,更要靠這批副總馳騁了。
下次當你收到頭銜印著「VP」的名片,你可應該更仔細地端詳面前這位靦腆的人,他們更值得你學習︱︱畢竟,台灣只有一個郭台銘,但卻可以有二十個鴻海百億副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