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主義」的第一大師

2005.04.15 by
數位時代

今年尾牙時,鴻海一口氣升任了十多位總經理;四月初,鴻海內部又進行最新一波的高層改組,原任「競爭產品事業群」總經理戴正吳,再一次受到董事長郭台銘的肯定,和郭台銘最小的胞弟郭台成、財務長黃秋蓮等,同時晉升鴻海科技集團「副總裁」一職。
升任集團副總裁,戴正吳不但繼續扮演事業群總經理的角色,也得以參與整個鴻海集團全球佈局和運作。一般投資法人預估戴正吳所負責的「競爭產品事業群」營收超過一千億新台幣。主要是以消費性電子產品為主,規模龐大而且成長快速,像新力的「Play Station2遊戲機」訂單,就是他所負責。

**跟對老闆,一路成長

**
戴正吳被稱做鴻海集團內部的「德川家康」,個性內歛而且治軍甚嚴,但是在制度嚴明、不易升官的鴻海,他也曾把一名課長一路提拔到經理,當時引起了內部相當大的側目,這正說明了他有擔當的個性。「郭董事長不輕易給官位,所以許多升遷案都會被打回票,但是戴正吳的案子幾乎都過關,」鴻海內部人士指出,說明郭台銘對戴正吳的信任。
家住在宜蘭的戴正吳,一直到大學考上大同工學院機械系時才到台北,畢業後順理成章進入大同公司上班,並且在民國七○年代被派到日本受訓兩年,很早就甚受倚重。「我還是很感謝大同集團的訓練,」戴正吳說,目前戴正吳也參與大同工學院校友會的活動。
早在民國六○年代中期,大同就已經是當時台灣第一大民營製造公司,連當時台大剛畢業、現任明基與友達董事長的李焜耀,在大同工作半年後轉進宏碁,都被父親嚴厲斥責,更何況鴻海當時只是一個小代工商?「主要還是我的個性想跑快一點吧!」戴正吳回憶,一九八五年加入鴻海時,鴻海的規模還不到兩億新台幣,但是有一位「胸懷千萬里的創業頭家郭台銘,」戴正吳笑說。郭台銘在創業初期就常常感慨:「小公司就算有錢,人才也不願意來你這裡上班。」從這個角度來看,戴正吳能選擇當時比宏碁還不起眼的鴻海,說明了他的「眼光」。而鴻海的高速成長,也讓他在工廠管理的長才得以完全發揮。
「他走的完全是日式路線,」一位參觀過鴻海深圳龍華廠的產業分析師就指出,他把所有的流程全部拆解開來。戴正吳也承認,掌握成本和效率,是他最大的戰力來源,也唯有如此,才可以克服電子產品平均單價(ASP, Average Selling Price)每年下降三十%的現實難題。但令外界更驚異的是,在產品平均單價每況愈下的定律中,戴正吳如何還能達到郭台銘所訂定的每年成長三十%標竿?

**成長三○%的管理秘訣

**
「當產品訂價下降三十%,首先就一定要讓訂單數量增加三十%以上,」戴正吳舉起大拇指分析:「進一步還要再多拿下超過三○%(因為單價比原先更低了)的訂單,才能增加三○%營收。但考驗是,你一定不可能增加三十%的人力!」戴正吳指出,要執行這簡單的策略邏輯,就完全要靠管理功夫。「等於說你幾乎要靠原來的人力來繼續成長,否則沒有辦法增加利潤,」戴正吳結論。
不光如此,戴正吳更語出驚人地以鴻海舉例,「在生產線上,許多產品我們現在不但沒有庫存的呆帳,而且庫存甚至是『負』的!」為什麼會有「負的」庫存,主要就是備料零件一進發貨庫房,就讓生產者同時領走,反而是時間還沒到,下一批的出貨單已到了發貨庫房。「我們也要歸功最嚴苛的會計查核系統,」戴正吳解釋,備料到了一段時間(兩週或一個月)不出貨,就馬上被打成庫存呆料,先折價一半,所以要是沒有準確算好出貨進貨的時間,嚴格執行時間表,財報上的業績就會很慘,所有人年底都拿不到獎金,「鴻海的生產單位幾乎都有這種從進貨到出貨,準確達到預定數目的功力,」戴正吳笑著說。
另外一項可以克服「ASP每年下降三○%」的優勢,來自於規模。「像我們進貨的優勢,比一般小廠的折扣要多,」戴正吳分析,一次訂兩萬個零件的折扣,一定比一次訂二百個要多,再加上購買的次數愈來愈頻繁,達到一定的量後,折扣更多,「鴻海買到的東西,一定是最便宜的。」
第三項克服「ASP每年下降三○%」的優勢,則是速度,也是鴻海和對手最大差異化的競爭力來源之一。「速度,就是我們成本的一部分!」戴正吳指出,對於鴻海來說,真正的成本,不只是看得見的機器、廠房、原料、人工,還包括了所有組裝、物流、人員訓練等等,「今天的鴻海,你也可以說,我們不是『省』成本,而是在『經營』成本。」

**搶下PS2訂單的傳奇故事

**
但是戴正吳不只是在生產製造上有功,才得到郭台銘的信任,「他原來負責的PC相關產業成熟之際,不但把整個產業交出來放手讓別人負責,自己又可以開創出新的產業──遊戲機PS2,」一名鴻海內部人士指出。現在消費電子這一塊領域不但是鴻海主要營收來源,讓鴻海從一「C」跳到另一「C」,也包下鴻海大約五分之一的營業額。而戴正吳能控管成本,也能開創新事業,靠的還是「速度」。根據一個流傳在業界的故事,在新力決定「PlayStation2」訂單配額及標價的最後一天,鴻海得知了對手公司的報價後,當天就指派主管搭乘最後一班飛機前往日本東京,再連夜趕到新力遊戲機部門所在地根島津,隔天一早,當新力負責主管出門時,鴻海公司主管已在門口等侯,拿出最新的報價。日本比台灣早一個小時的時差,最後這一小時的時差,卻改變了最後訂單的不同結果,也讓鴻海拿到了大幅度的配額。
速度和成本,讓鴻海大但不失去競爭力。「會賺錢的公司,可能只存在二、三年,但是有競爭力的公司,才可以長久存在,」戴正吳語重心長地說。也是這種「長期競爭力」,戴正吳是產業界「喊水會結冰」的百億副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