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雪莉.卡蘭」們

2018.01.01 by
沈雲驄
沈雲驄 查看更多文章

早安財經文化發行人。財經作家。

shutterstock
新媒體再也不能躲在「不代表本台立場」的口號背後,坐享流量與廣告。相反的,得一眼盯著點閱率,一眼辨別哪些作者可靠、哪些文章可疑。

雪莉.卡蘭(Shelley Garland)是女權運動人士,擁有碩士學位的她,長期關注與父權社會相關議題。尤其白種男人,在她眼中更是世界上許多問題的根源。「2008年以來的經濟衰退,」她說:「正是莽撞男人所造成的。」還有川普當選、英國脫歐,同樣是白種男人闖的禍。直到今天,南非的土地有九成是白種男人擁有,股市也有高達97%握在白種男人手中。

怎麼辦?卡蘭最近在南非《哈芬頓郵報》投書,主張應該禁止白種男人從政、應該重新分配他們的財富,甚至應該立法禁止他們在未來的選舉中投票。「不必永遠禁止,」她說,只需要約20年,我們就能讓他們的影響力降低。「這也許看起來很不公平,」她說:「但過去500年來,讓他們在政治與經濟上掌控一切,不是更不公平嗎?」

這篇投書刊登之後,在南非引起軒然大波,有人叫好,但更多人撻伐。一來,文中的指控有許多錯誤,例如目前南非土地並沒有大量被白種男人占領,股票也只有約四分之一在白種人手上,甚至比黑人還少一點。二來,也是讓更多人不滿的是:南非正朝種族和諧之路努力,沒事幹嘛挑撥性別差異,撩起族群仇恨? 網民們紛紛展開肉搜,想知道這位雪莉.卡蘭到底何方神聖,是何居心?

沒想到不搜則已,這一搜居然發現:「女權運動人士」是假的,「碩士」學位是假的,連名字都是假的。不,應該說天底下根本沒有「雪莉.卡蘭」這個人的存在。發表這篇文章的人,不是什麼女權分子,而是一副宅男模樣、目前在一家智庫擔任研究員、名叫馬瑞.路德(Marius Roodt)的……白種男性。

被肉搜而曝光之後,路德承認文章是自己發表的,原本只是覺得反正網路上愛講什麼都可以,而且感覺媒體也沒把關、沒查證,所以就投稿了。沒想到,《哈芬頓郵報》居然真的連問也沒問就登了,掀起這麼大風波,他自己也很意外。

路德被罵到臭頭之外,目前也丟了原本在智庫的工作。但更大的輸家,是好不容易在南非打響名氣的《哈芬頓郵報》。「非洲論壇」(AfriForum)幾位學者一狀告到南非新聞評議會,評議會也立即譴責《哈芬頓郵報》犯了「挑撥」、「不查證」、「背棄公共利益」等違背新聞倫理的嚴重疏失。南非《哈芬頓郵報》總編輯薇拉妮.皮雷(Vershni Pillay)雖然數度致歉,但為時已晚,在無法平息眾怒之下已經辭職下台,該網站也公開為自己的疏於查證道歉,並表示未來所有在《哈芬頓郵報》發文的作者,都必須先確認身分才會獲得刊登。

表面上,這起事件似乎隨著當事人的道歉而平息,實際上對《哈芬頓郵報》而言,考驗才正要開始。這回要不是路德假扮「雪莉.卡蘭」投稿,就算引起網民憤怒,也只是網路世界的日常──誰不知道今天許多網路媒體早已淪為發文平台,作者文責自負? 誰不知道這些發文平台獲利全來自廣告,文章的爭議性越大、點閱越高、分享越多,廣告收入也越可觀?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雪莉.卡蘭」的文章被瘋轉──光Facebook分享就超過55,000次──創下驚人流量當天,《哈芬頓郵報》的部落格主編還喜孜孜地在Twitter上發文炫耀。當該文引起爭議,皮雷第一時間還老神在在,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畢竟身為新媒體,《哈芬頓郵報》早習慣了毫髮無傷地置身爭議之外,坐享流量與廣告。

然而皮雷很清楚,實際上《哈芬頓郵報》對於部落格作者並不是完全放任的。相反的,每一位作者都會收到來自該報的寫作規範說明,例如文章必須附上資料來源,也不能有性別歧視、挑撥族群等內容,只不過,這份規範一直都像網路上無數的定型化契約,聊備一格,沒人真的照表操課。

當然,就算按表操課,也不等於就能保證事件不再重演,但接下來至少在短期間,《哈芬頓郵報》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躲在「不代表本台立場」的口號背後,疏於檢查資料來源,不理會內容是否逾越規範,而是得一眼盯著點閱率,一眼辨別哪些作者可靠、哪些文章可疑。倘若新媒體們都願意跟進,開始擔負起把關者的角色,網路上的「雪莉.卡蘭」們,少一個是一個,就是讀者們的福音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