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創業大調查:成熟盤整,熱潮持續!國際新創勇闖台灣
專題故事

台灣創業圈經過熱鬧十足的2016年,雖然募資市場稍嫌低調,也有許多老牌新創陸續出場;但相比過往,創業家普遍更務實,也有更多投資人願意出手幫忙。除了台灣新創佈局海外,也有更多國際團隊落地台灣。創業生態系正逐步成熟!

1 2017創業大調查:成熟盤整,國際新創勇闖台灣

ShutterStock
2017年的台灣創業環境,除了仍有緩慢的法律與政府架構待解,其實有著新芽萌發後的新鮮人加入、冰融企業後裂解的青壯世代創業家,一同面對熱潮後的務實。

行政院長賴清德上任後,開始主持「加速投資台灣專案會議」,並在本週稍早(14日),針對國發會所提出「優化新創事業投資環境」與「法規鬆綁推動成果」進行討論。賴清德說:「這個會議的目的,是希望為年輕世代打造更好的新創發展環境,並確實提出讓民眾有感的法規鬆綁成果,協助推動經濟及產業發展。」賴清德認為,雖然台灣雖然 10 幾年前就提出新創公司概念,經深度盤點後,仍面臨許多問題,包括市場面「國際化不足,企業少參與」、資金面「管道受限,串連缺動能」、人才面「缺乏國際人才,未見續航力」及法規面「制度未活化,難展彈性」。

相較於被國際新創撼動,睡龍剛醒但動作仍遲滯的台灣政府,民間顯得活力充沛卻更強調務實面對未來。從 2010 年林之晨開始大力疾呼、結合成立了 AppWorks 之初創投與加速器、2011年《數位時代》開始舉辦創業小聚,記錄並報導新創團隊、人物、事件並持續舉辦月會社群活動。到 2014 年,與大企業合作創新,累積20年以上經驗的時代基金會打造創業車庫 Garage+ 接軌國際。也在同年,政府終於看到國際數位經濟風起雲湧之勢,提出打造國際創新創業園區的策略,並在 2015 年成立了台灣新創競技場(Taiwan Startup Stadium),舉辦了難得一見、國際創業圈人士群聚台灣的 MOSA 年會。2016 年,蔡英文總統就任,宣示要「改變年輕人的處境」;到今年,台灣創業環境,看到的是更多熱情之後的務實精神。

2017 年 5 月 11 日,TSS TaiwanRocksSF Demo Day 台灣新創競技場於舊金山 Google Launchpad 舉辦 Demo Day
James Huang 攝影

「2015年的創業圈有很多活動,你可以看到很多對創業有興趣、有熱情的人都在參加活動,但好的團隊其實通常很少出現;因為沒有時間,資源應用也比較務實。」自稱是工友兼領班,負責 Garage+ 專案的的時代基金會經理盧志軒說。當團隊開始務實有成長、甚至開始出海的時候,大家都更願意投資。台灣網路與科技創業的環境,相對於過去幾年,都有了更成熟的改變。從 2010 年前主要以電商創業為主,2011 到 2012 年的 App 創業,13 年後有些物聯網、金融科技或電商服務相關的題目創業,到近兩年來有些專做大數據,甚至人工智慧技術的團隊出現。無論在媒體報導或創業比賽中你都可以發現,創業團隊的多元性明顯增加。

「相對於前幾年人不成熟、商業模式不成熟,或甚至一窩蜂般地選題,今年台灣可看的團隊變多、可看性也變高了!」中華開發資本創新基金總經理郭大經說,這就表示創業環境開始成熟。「經過了這幾年,團隊多半體會商業模式的重要性,也學會與投資者溝通,也比較知道怎麼建立團隊。」郭大經表示。當台灣創業團隊從政策支持鼓勵、到社會風氣使然的量變,進一步產生了質變,投資環境也開始發生變化。盧志軒就觀察到「有更多產業界的資深前輩,帶著產業知識與市場經驗,與打過國際仗的背景,甚至帶著資金出來幫忙。」

中華開發金控

當創業變成一個人生選項

「2000 到 2010 年,台灣網路創業圈是基本空白的。」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暨 TiEA 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秘書長程九如觀察,經歷了 1995 年後開始 90 年代後期的網路熱潮,到 2001 年的達康泡沫,到 2010 年前,台灣在網路上基本是消失了 10 年,沒有人想投資網路、連政策也不支持,於是這群帶著夢想的人們都跑去美國、中國,「所以你看到大陸近 10 年來做起來的網路服務,其實裡面許多核心團隊都是台灣人」人們多半稱他為 Nice 的程九如,語氣溫和地說:「甚至連主流商業媒體也是,例如推出許多膾炙人口節目的湖南衛視,就在近年異軍突起,就因為台灣長期連置入 Logo 都不准!」

「2003 年那前後,誰大學畢業敢說自己要去創業。」2007 年和好朋友共同創立 cacafly,現加入海外投資公司、也參與剛結束 C 輪募資、關注兒童程式教育的美國新創 Wonder Workshop 的楊志偉說。「你好不容易進了一個好學校、讀了一個好學位,跟家裡說你要創業,不要去台積電上班,你大概要鬧家庭革命!」楊志偉觀察,但經過這幾年的風氣,台大電機、資工的畢業生,選擇創業作為一個職業選項,變成家庭、社會可接受的一種選擇,「大家都更願意去認識、加入原本大家都沒聽過的公司,加上新創企業也越來越願意給年輕人機會!」mit.jobs 創辦人林昶聿說,「這時候創業團隊的質一定會產生變化!」楊志偉觀察。

當創業氛圍讓企業重新開始裂解

2017 年的創業大調查也觀察到這樣的現象,在共 237 份最後有效樣本中,願意透露年齡的共 135 位科技創業家中,最年輕者不過 18 歲,年紀最長者為 51 歲。平均年齡也在 36 歲左右。除畢業生年輕人願意投入新創工作,若進一步問到受訪者非新創的產業經驗,則平均都有 6 年左右的工作經驗,可以說是產業中堅。

talk phone manager businessman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有更多原本待在大企業裡的中高階工作者,觀察到國際趨勢,進一步帶著技術功底跳出來創業,夾帶著更明確的市場需求、產業Know-how,又有和大客戶打交道的經驗,「你只要能掌握市場就是對的市場,雖然團隊平均年齡增長,但其實能力提升許多,耐性與韌性也特別強!」美商中經合集團合夥人陳儀雪觀察。

另外,也因為環境使然,無論是看到群眾募資的平台作為行銷與募資信號管道、或政府政策環境的積極改變,都鼓吹了更多學校或研究機構裡的技術出來市場上創業。「從學界或中研院,帶著深度科技出來商業化的人變多了」比翼資本的執行董事陳彥諭,也是科技部價創計畫的召集人說。「因為帶著技術甚至客戶需求,其實接下來還會看到台灣有很多隱形創業冠軍,做很好都不說的,你媒體也不容易寫的。」一位不願意具名的投資人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台北新創出列!解密網路科技創業家背景與他們的新創們

ShutterStock
隨著前兩年《數位時代》的創業大調查,逐漸勾勒出台灣網路科技創業圈的輪廓,2017 年和 Startup Genome 的首次國際合作,又發現哪些台北生態系中創業家們的特色,並解開了什麼新創秘密呢?

2011 年來,隨著政府與民間不同力量的共同努力,台灣的網路科技創業環境逐漸成形,台北作為台灣網路科技服務孵化的重要城市,已經成為眾多本地新創公司與創業家們的母港,承載眾多人們的未來夢想,孕育新興服務與未來商業,送出眾多台灣創業家航向世界,也舉雙手擁抱外國新創帶著夢想落地台灣。《數位時代》年度的創業大調查,就企圖透過我們的媒體技能,紀錄下台灣每年片刻的創業樣貌,期待能成就未來豐盛的果實。

歷年來,創業大調查的研究項目皆由《數位時代》獨立完成;2017 年數位時代加入 Startup Genome 進行國際研究合作,除將發表台北本地的新創生態系數據外,台灣的新創生態系成績最終將直接在國際研究發表中露出。我們希望此次參與全球性的調查,有助台灣與全球創業生態系的連結,幫助台灣創業環境的發展,並找到台灣新創在全球價值鏈中的關鍵位置。

Marc Penzel(後排左一)、Simon Senkl(後排右二)Jean-Francois Gauthier(前排左一)與 Tilman Wiewinner(前排右一)
Startup Genome 提供

Startup Genome 來自矽谷,自 2011 年起,進行以城市為基礎的全球創業生態系研究;是一個全球協力研究組織,致力協助每一地區發展並維持科技創業生態系。在國際間、以城市級為主的創業調查具有一定的公信力。其主要的全球夥伴,包含起源於矽谷的知名創業資料庫 CrunchBase 與在全球越來越活躍的全球創業家網絡(Global Entrepreneur Network, GEN)。

在 2017 年的全球新創生態系報告(2017 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 於 2016 年 10 月開始執行全球研究)蒐集超過 10000 份來自全球 50 個以上城市或地區的創業團隊調查數據、聯合 300 家夥伴組織,提供 28 個國家或地區、45 個城市級創業生態系數據,促使所有創業家及其員工、地區領袖與政策制訂者能在充分資訊與實現下進行決策以驅動創新與經濟成長。

本次《數位時代》以台北名義加入 Startup Genome ,成為 2018 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 中,超過 55 座夥伴城市的一員,並與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佛州坦帕灣,領先全球於 2017 年 9 月 13 日正式啟動調查(全球正式啟動日為 10 月 1 日),至 10 月 20 日止,和全球共用 Qualtrics 平台,並由《數位時代》協助中譯問卷,並回譯、整理中文填答結果。

為使本次創業大調查能在國際上一起為台灣發聲,本次問卷除透過《數位時代》與 Meet 創業小聚粉絲團、電子報進行廣發,《數位時代》也邀請台北本地的新創生態系 Garage+、AppWorks、台灣新創競技場(TSS, Taiwan Startup Stadium)、青創基地(Taiwan Startup Hub)、台灣創新創業中心(TIEC, Taiwan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Center)與創業台北(Startup@Taipei)等,共同成為台北生態系的關鍵夥伴,一起推動本次創業大調查。

樣本輪廓

本次調查對象鎖定台灣網路科技新創,需要至少符合下列一項條件:創辦人中有台灣人、在台灣註冊公司、或有主要據點設在台灣。本次問卷要求創辦人、共同創辦人或創業團隊中的高級主管填答,回收份數 499 份,有效問卷共 237 份。其中,在台北生態系的家數共計199家(含台北與新北,不含桃園以南和東部地區)。

本次調查結果數據由《數位時代》與 Startup Genome 合作率先公布地區數據結果,由於全球調查仍持續進行中,台北地區調查最終也將配合全球調查結束時間關閉。本次數據是截自 10 月 20 日系統蒐集資訊,可能因為部分填答仍在進行未結束或有新調查資訊進入而影響最終調查結果。有關台北新創生態系成績、在國際上的分項排名,包含正式結果與數據比較,將待 2018 年 4 月 18 日由 Startup Genome 公布之 2018 年全球新創生態系報告揭露。《數位時代》仍持續和 Startup Genome 合作蒐集資訊、訪談,屆時並將帶來全球數據報告報導。

創業家團隊背景解密

願意透露年齡的共 135 位科技創業家中,最年輕者不過 18 歲,年紀最長者為 51 歲。平均年齡也在 36 歲左右。除畢業生年輕人願意投入新創工作,若進一步問到受訪者非新創的產業經驗,則平均都有 6 年左右的工作經驗,可以說是產業中堅。

活多久?跟做什麼市場有關係嗎?

在加入本次創業大調查的有效樣本中,從 2011 年成立並留存至今的團隊總數共 161 家。(注意:此處的家數並無法代表公司留存率),多數新創做 B2B 生意(客戶是大型企業、中小企業、政府或 NGO),約佔3/4。但,也有超過一半的新創同時做 B2C 生意。顯示多數基地在台灣的科技類新創,無法僅靠單一客戶作為收入來源。需要同時針對 B2B、B2C市場提供解方。

數位時代製表
數位時代製表

在161家2011年以後成立的新創中,最草創期(產品開發中仍未投入市場,或產品已就緒但尚未有客戶)的僅佔 16 家,約 10%,多數集中在 2015年以後成立的新創;如果連已經開始有免費客戶的新創也算進去,總計為46家,不到樣本總數的 1/3 。有 115 家已經進入獲利階段,其中又有 36 家現金流為正;整體來說,如果以企業獲利作為產業或新創經營體質健康為考量,多數台灣新創皆以能夠得到付費客戶、進入獲利階段為主要目標。

最競爭的市場是什麼?

軟體工程可說是這份調查裡多數新創主要的產品種類(160 家中的 59 家),其次是在網路上銷售終端產品(共計 34 家)。但針對不同的產業與客戶類型,又可見有顯著的市場集中性。有 39 家新創集中在目前最熱門的人工智慧與大數據,其中 23 家提供 SaaS 或軟體、平台服務;純銷售電商有 18 家,另有 10 家在做銷售相關的Apps或SaaS服務。21家新創專做企業級解決方案,其中有 15 家提供軟體工程,Apps 或 SaaS 平台服務。有 21 家做數位媒體,其中有 13 家從事內容與素材生產。

數位時代製表

進一步細分客戶類型可以發現,多數主要以人工智慧、大數據為主的新創,主攻中小企業解決方案(21家),廣告科技市場的12家廠商中,超過一半壓寶軟體工程,其次才是媒體素材生產。線上內容公司的客戶則主要都是大型企業與中小企業(9家,各半)

創業家們該知道的投資信號

在本次樣本裡,2015 年 01 月至 2017 年 10 月底,發生的種子輪後(種子輪、Pre-A輪、A輪、B輪等)募資事件共43件。其中,以美金計價的投資與台幣計價的投資約各佔55%與45%。若以年度來看,過去三年來,數位科技類的投資件數有增加的趨勢。以月份別來說,最多的投資發生在 8 月,每一年度 Q3 也是最多投資事件的時間點,Q1 與 Q4 則分別持平,Q2 的投資事件最少。

投資事件中的募資階段與幣別

新台幣 美金 人民幣 小計家數
種子輪 16 14 0 30
A輪 6 4 1 11
B輪或更晚 1 1 0 2
小計家數 23 19 1 43

由外國投資人所主導的投資案(外國投資佔比超過本國)

新台幣 美金
2015 1
2016 1 2
2017 2 3

不同客戶別在 2015-2017 得到投資的件數

數位時代製表

2015-2017 間投資案採不同幣別投資的件數

新台幣 美金 人民幣 總計
2015 5 5 0 10
2016 7 8 1 16
2017 11 6 0 17
總計 23 19 1 43

43 次投資事件中,錄得投資總額超過 10 億 2000 萬新台幣。其中,種子輪平均募超過 1500 萬新台幣(約合 50 萬美金)與A輪則平均超過 1900 萬新台幣(約合 65 萬美金),種子輪與A輪募得最大一筆分別約合新台幣 6000 萬元(約合 200 萬美金)。自 2011 年來,B輪最高募資金額已經超過 2 億新台幣。

數位時代製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稍微成熟後的隱憂!台灣創業進入青少年期的煩惱

ShutterStock
2017年,我們聽到更多台灣新創募資成功的好消息,也看到一些電商出場的併購案。久未出現的資本市場熱絡下,投資人眼中台灣創業環境有哪些煩惱呢?

2017 年,台灣有更多新創得到國際注資,包含 Gogoro 得到淡馬錫等國際資金投資,陸學森也剛在上週至葡萄牙里斯本,在 Web Summit 給予演說。人工智慧新創 Appier 與 UmboCV 都分別取得投資,看好台灣市場發展的 M17、Shopback 與 Klook 也都在取得投資後宣布將加碼台灣。以下是 2017 年網路科技、電子商務與消費升級類已經被揭露的投資新聞整理。

2017 年重大新創募資事件紀錄

新創公司 募資階段 募資總額 投資方資訊
Gogoro C輪 3億美金 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創立的永續能源發展基金(Generat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法國能源巨擘ENGIE集團、日本住友商事等
Appier C輪 3300萬美金 日本軟體銀行集團(SoftBank Group)LINE、NAVER、新加坡經濟發展局投資私人有限公司(EDBI)與香港尚乘集團(AMTD Group)
KLOOK C輪 18億新台幣 紅杉資本、高盛、經緯創投
M17 B輪 4000萬美金 日本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其他則有來自矽谷、新加坡的創投基金,如KTB Ventures、Golden Summit Capital、Majuven、Vertex SEA和Yahoo 日本等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B輪 200-300萬美元 North Base Media基金、度金針資本(WISKEY CAPITAL)、華登國際(Walden International)、資鼎中小企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Trinity Investment)、天使谷(Angelvest)、多加投資有限公司(Dorcas Investments)等
Shopback A輪 2500萬美金 日本的軟銀風投韓國分公司 (SoftBank Ventures Korea)、之初創投(AppWorks)等十多家的投資機構
UmboCV A輪 680萬美金 CDIB Venture Capital Corp 領投,Substance Capital、種子輪投資者 AppWorks Ventures 和 Mesh Ventures 持續跟投
KKTV A輪 5億台幣 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領投,母公司KKBOX集團同時亦加碼投資
How Living 美味生活 A輪 400萬美元 阿里巴巴台灣創業者基金、美商中經合集團以及心元資本
AsiaYo A輪 1億台幣 達盈創投領投,日本Accord Venture跟投
玩美移動 A輪 2500萬美元 創世夥伴資本領投、元大亞洲投資,美國Extol Capital及訊連科技
MoBagel 種子輪 累積和共300萬美元 矽谷知名加速器 500 Startups、眾籌基金 FundersClub;日本最大網路廣告商 CyberAgent 、新加坡最大電信商 SingTel Innov8、國際大型銀行、威基金、清華企業家協會天使基金(TEEC Angel Fund)
Awoo 種子輪 100萬美元 詹宏志、沙正治、胡立民、邱俊邦
CoolBitX 庫幣科技 種子輪 50萬美元 源鉑資本、BitMain 比特大陸、盟達資本
Hahow好學校 天使輪 千萬級台幣 心元資本
馬修嚴選 不明 近百萬美元 心元資本
17Life 不明 130萬美元 不明

除了投資市場熱絡,我們也開始看到些許出場的印記。成立於 2000 年的嚮網科技被 LINE 併購,其目前營運重心主要是提供商品比價、口碑評價和消費情報的電商導購平台「愛逛街」。最早則以學生社群網站優仕網起家。遊戲橘子集團底下的樂利數位,也在得到阿里巴巴台灣創業者基金投資後,併購了內容網站「姊妹淘」,並投資了生活品牌「Marais瑪黑家居選物」,目標成為女性社群電商指標品牌。加上去年底宣布收購東京著衣的久大資訊,與其他目前尚未正式宣佈的收購案。台灣電商市場出現久未有的熱絡出場。

一切聽來都在正向發展中,但台灣的創業環境,又有哪些顯性或隱性的烏雲,正籠罩著生態系呢?

創業地雷:打著從 0 到 1 協助創業的算命仙們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蕭瑟寡人就觀察到,因為創業風氣興起,台灣創業圈開始出現了號稱要幫助創業者從 0 到 1 的服務。常見一些創業服務宣稱能提供訓練簡報能力與創業企劃書、協助申請政府補助、甚至辦理講座說明商業基本概念或用網路上抓下來的資料講解科技趨勢。這些多半沒有自行創過業、做過自己產品的業師們,背景常時一些顧問、講師、(號稱的)天使投資人或(公司沒做起來的)創辦人。通常要求拿到這些創業公司的 5%-10%股權,有些還要求在下一輪籌資時出場。

team discussion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蕭瑟寡人認為,這些用基本觀念和周邊技能來要求股權的創業服務,不如國外有律師事務所或業師(Mentor)以等值專業服務來交換的方式取得股權,最多只值得數千至數萬元,是許多僅懂技術或只具有產品或服務能力的創業團隊,在一開始建立公司時要非常小心的地雷。

人才薪水漸向周遭國際水準看齊!即戰力難尋,人才得自己培養起

在 2015 年,《數位時代》曾追蹤創業團隊的一大問題:人才荒,許多創業團隊就算有再好的商業模式,再成功的市場與資源對接,如果沒有持續穩定的人才,就不一定能夠順利提供產品或服務了。「尤其是開發者、即戰力,新加坡、中國、甚至歐美公司,早就拿著資本殺到這裡來要人。」一位一年被搶走一半開發,需要重新佈署開發團隊戰力的創業團隊 CTO 說。「薪水早就拉到國際水準,只剩井底之蛙、尤其許多只活在台灣市場的企業中高階管理階層還沒看到!」

「台灣在創業是智障學生!」曾在 2013 年在台北創立相關服務,也經過《數位時代》追蹤,如今在上海共同創辦網路服務的一位創業家說。「外面的競爭沒有人管你是不是學得慢,只有台灣人在乎台灣!」上一個創業題目被台灣大廠致敬,如今到中國做新產品的他忿忿不平地說。「只有台灣用商業銀行的鑑價邏輯來看創業項目,拿製造業時代的放大鏡來看網路業。」也因此,創業團隊無法有效融資、進一步也沒辦法用合理的薪水聘用員工,他觀察到,有越來越多的八年級、甚至九年級台灣頂尖大學畢業生,在畢業後直接到大陸的互聯網行業、甚至新創就業。「我們員工就有台灣來的孩子,很多年輕人知道說要作互聯網沒去美國就去中國!台灣?沒辦法的人才留下來。」

問道為什麼台灣年輕人才湧向中國,「大概是美國與中國、甚至新加坡的地心引力比較小」這位上海創業家笑稱,因為中國、美國市場都比較大,因此對互聯網行業或新創團隊來說,升值潛力也相對大許多,如果服務做成功了,無論是薪資回報或事業成就也遠比在台灣高許多;因為管制少、資金彈性、步調快、循環週期也比較短,相對來說這些市場的新創如果起不來,三年就知道了。而且光是行業的 Know how、真正和你討論的人數、成長速度與可以和你討論行業問題的人才也遠比台灣多太多,「因為台灣沒有網路產業,所以根本沒有足夠人才,更別提學校根本沒人研究、沒人真正能教些什麼」程九如說,「光和創投或商業合作夥伴解釋網路商業模式所需要花的勁就比台灣少。」上海創業家說。

ShutterStock

就算台灣創業團隊變得成熟,環境也變得稍好,但台灣教育圈、科技研發圈與創業環境,常用親情攻勢手法招募在外遊子回國服務卻越來越為在外人才所詬病。「你不能永遠用親情號召大家回國創業、用家裡媽媽老了、小孩還小,請大家回來!」這位上海創業家說,最後學校剛畢業能跑的人才,早就往中國、歐洲或美國去闖,很多人就算回來,幾年又受不了跑掉了。整體來說,如張忠謀般落燕歸巢的成功機率並不高。「台灣市場不夠活潑、沒辦法接受還沒賺錢,但是有 traction 的公司上市,於是整個台灣就十幾個公司在美國發行 ADR,因此你難像蝦皮、騰訊、獵豹移動這些公司來搶人才。」目前旅居荷蘭、創立 EurasiaCB 的詹佳俊說:「反倒是因為某些歐美創投、創業生態系裡,有許多台灣女婿,讓我們建立了許多關係,只能說謝謝台灣新娘們。」

還好台灣的新創團隊也早已意識到此事,越來越願意提供年輕人機會,「即戰力難找,大家越來越傾向自己培養」林昶聿說「本來覺得一定要有幾年經驗的人,許多新創現在覺得,有意願最重要,我們自己培養,也可以達成工作目標。」

創業比賽得獎、技術不代表一切

雖然有許多大企業出身的創業家開始在市場上出現,也因此多出了許多具有可看性的團隊,但許多台灣新創團隊還是帶有特別的問題。陳儀雪從10幾年創投經驗分享,「做一個事業,除了趨勢要對、理想也要對,配上充足的子彈,熬得氣夠長才能成功。」許多大企業出身的技術型創辦人,很容易工程師的偏執,活在自己的技術圈中,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當今天從原有大企業所提供隨手資源的環境來到新創,許多規則都要重新制訂,就連工程師所慣有的驕傲很多時候也必須為了市場要求而修正。一位不願意具名的天使投資人就提到「當今天從大企業來到新創,很多人拿到錢與權就變了一個樣子。」就算是新創團隊,小而具有彈性,並不代表不需要遵守法規或制訂遊戲規則。「別以為你開始當老闆了就能隨心所欲!」一位已經創業並成功引入私人資金超過 5 年創業家提醒。

況且,許多人喜歡參加各式各樣的創業比賽。「比賽原本是手段,通常目的是為了鼓勵新點子出現、幫助新創生態系媒合團隊與資源、也可能為了幫助創業投資人發掘投資標的或協助團隊曝光、商業開發與行銷等等」長期研究、觀察創業環境的世新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林建江說,「但當新創團隊不停參加新創比賽,很容易陷入被投資者認為是獎金獵人」一位不願意具名的台灣投資人說。他認為,許多創業題目需要花光幾乎所有創辦人與共同創辦人的時間,如果是一個可行的創業題目,不可能一直有空參加比賽,會很容易被推論為可能因為商業模式或市場有問題,所以一直靠參加比賽來做商務開發,或是其實在不斷換題目,每次比賽都用不同的內容去參加。「而且就算得獎,也不見得代表一切。」陳儀雪說,首先要看得什麼獎,獎項設定或評分規則是什麼,其次是獎項設計所對應的相關市場。

ShutterStock

「不一定每個創業比賽,真的都請到夠多能真的出手、適合投資每個團隊的投資者。」一位曾拿過中國知名創業大獎,後來也真的在北京取得投資的創業家說。「當你開始花時間和創投談,你會發現有許多常常出現在當評審的創投不一定真的會、能夠出手,也不一定花時間認真研究你。」最近剛完成募資的創業家說。「你要非常小心選擇參加具有代表性的創業競賽,也要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對接什麼樣的資源。」這位創業家總結。

成功很難!連續創業不見得行行能辦

至於談到能夠複製成功經驗來再度投入創業,達成過去兩年常被熱捧的連續創業就更不容易了。郭大經就認為,連續成功創業很可能只是一個結果,不該是一個必要元素。「台灣創業失敗率(公司解散)其實沒有像美國那麼高,可能是台灣目前所累積的網路或科技創業題目多半還比較小;不像美國或中國,題目比較大,技術作不出來、或做出來沒有市場就放棄了。」郭大經說。「而且特殊法規或奇怪市場規則所設定的環境,就算創業成功也很難複製!」一位曾在台灣參加了成功創業團隊,目前加入矽谷新創工作的開發者說。

但程九如則觀察,雖然台灣有 10 年的網路產業空白,但其實相對東協 10 國仍不到 5000 億台幣的電子商務市場,已經超過 8000 億產值的台灣電商商業模式,仍很適合東南亞市場取經。「我們看到很多好東西進不來台灣,很多台灣做不得、國外想做的東西也進不來台灣;但電商是個例外。」程九如說。包括蝦皮在內,許多電商在東南亞的發展,其實在學習台灣的操作模式。「雖然蝦皮的 UI 從行動切入、非常現代化,因此超過台灣現有的市場參與者;但在東南亞,台灣常見的買萬送千、分期付款、甚至多少錢免運,都是從這裡(指台灣)學過去的操作策略。」

郭大經認為,電商相對重複創業容易;因為換不同產品、或成立不同種類的平台即可重新開始運作,但基本商業模式比較固定,只要相對資源(指金流、物流、供貨商、行銷通路管道等)穩定,其實比較有機會在同一市場複製。「但技術型創業就比較難了;首先,你得找到一個商業模式難度比較高,但具有市場潛力的題目;再者,在過去一段時間裡,這樣的題目不見得比較容易拿到台灣創投的錢。」所以相對比較喜歡投資技術創業的美國市場,台灣比較少見技術型創業,更難見其連續創業。

「先求有一次成功,就很好了。」郭大經認為,因為台灣本來的網路成功創業家就不多,更不要說能夠很多次成功的連續創業家;但他非常期待台灣可以開始有更多在數位科技領域的技術型創業,陳儀雪也透露,在這波人工智慧潮流裡成熟的團隊比較多,美商中經合自己就投資了超過 2000 萬美金在 15 家 A 輪或 Pre A 輪的 AI 團隊。「許多團隊都正找到客戶、在累積數據進行市場驗證。」陳儀雪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 美麗之島?國際新創紛紛初登流著奶與蜜的新創寶地

ShutterStock
雖然台灣正在鬆綁自己的法規,企圖打開對自身新創或創新的束縛,但國外新創可是視台灣如沃土,早紛紛來這裡投資、聘僱員工,和他們一起打回本國市場。

「數位經濟正衝擊既有的供應鏈,台灣可以做出高品質的物聯網關鍵元件,但在細部整合和創新,我們還有很多進步空間。此外,服務業必須因應共享經濟的潮流,金融業必須參與金融科技的趨勢,這些都是沒有辦法迴避的挑戰。」蔡英文總統在 2016 年台北創新創業嘉年華的主題演講所點出的一番話,恰巧為 2017 年數位科技對應內需服務業,下了一個註解。「但數位科技帶來新的機會,我們可以用新的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可以讓創新結合人性,用更多社會責任來支撐經濟,這就是這個時代吸引人的地方。」蔡英文這樣期待著年輕人可以撐起未來經濟,進而改變國家。

雖然「國籍法」、「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雇用法」終於綠營全面執政後分別在2016年底與今年10月陸續通過;但,提出台灣網路在 2000 至 2010 空白十年的程九如,卻仍憂心現在的台灣發展。「台灣都是正面表列,你沒說可以做的都不能做!所以有很多東西都被法規綁住。」他說,之前台灣說不准做電子支付,所以中國領先的服務如阿里巴巴、騰訊,甚至平安銀行、招商銀行,都有有技術、有Know How的台灣人在裡面。「接著你會看到因為台灣醫療法規的限制,遠距醫療的人才也會繼續出走」程九如說,「大企業都已經在大陸佈局醫療市場,台積電、明碁、長庚、甚至其他台灣抬面上的醫療機構都有投資。」一位長跑台灣與中國,協助台灣某醫院以區塊鏈技術,在中國佈建病歷資料交換網絡的資深技術人員說,「雖然賴清德已經說將會適度開放,但是人才還是在快速流失,因為這些在台灣法律面規定下,有不能實作、商轉的疑慮。」

nutonomy

新加坡開放了自動駕駛的相關法規,實現了無人計程車營運,因此在東南亞的無人服務會優先在新加坡生成聚落。全球的金融科技,如今也在愛爾蘭生成聚落。但台灣政府往往先問前例是誰?有什麼可以參考、研究,在心態上「希望全世界都做完我們才開放,光這點,我們就沒有資格談創新。」程九如提醒,現在所有正在顛覆過去產業的項目,其實都是跨業服務,例如 fintech 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目前主流的 fintech 服務,其實都不是由金融業出發,而是由科技提供過去只有金融業能提供的服務。

但是台灣目前現存法規,多數對跨業服務並不友善。不容許跨業服務,意味著沒有刺激,讓很多產業其實沒有真正轉型升級的動能。當法規不准(或主管機關解釋含糊、解釋過於保守)、產業就沒有發展可能,進一步就沒辦法累積人才、最後也不會外溢到學校、沒有老師研究與教學、在校生什麼都學不到。「能在趨勢上跟很快、拼命吸引產業轉型與投資的國家,其實對這些創新選項,都是採負面表列。」

資本市場有待解放

「在美國,我們能常見成功的連續創業家,是因為創投環境支持這樣的行為,讓併購很興盛。」郭大經說。在本週稍早(14日)國發會公布的報告中,台灣新創團隊去年募資的總金額約為新台幣104億,不到韓國的一半、新加坡的三分之一,也只有印尼的四分之一左右;全球214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新創獨角獸(unicorn),美國擁有108家、中國大陸55家,也沒有台灣身影。

「股市其實是未來經濟櫥窗,我們沒有為未來服務做準備!」程九如提醒,台灣因為資本市場沒有針對未來服務開放,導致台灣有許多團隊做得還不錯就必須要賣掉,但這些公司其實不是自己想賣掉。「在國外,沒有賺錢的公司是可以掛牌的,經由資本市場的支持去全球搶人,台灣資本市場不支持,如果想生存繼續做這個項目只好賣掉。」程九如說,所以我們見到很多不錯的團隊陸續都被外國公司收購,「因為不賣掉就會被花錢挖角與複製,這很多其實是不能不賣。」

2012 年 8 月,NXP 對 NASDAQ 市場舉辦分析師日
NXP 官方部落格

相對目前的國際市場,台灣的資本市場其實不夠活潑,導致台灣面對數位新創競爭時能夠施展的拳腳有限。資本市場不活潑,通常指的是資本市場能夠承擔更多不同的可能性。例如:各式大企業、中型企業對小企業或甚至大企業對中型企業的併購、在前期沒有盈餘的時候就能夠到資本市場掛牌上市的規則。例如剛在美國Nasdaq上市的蝦皮,燒錢、不用賺錢就可以上市,但如果蝦皮真要到台灣上市,光和 PChome 一比,只剩下 PChome 股價的 1/10 都有可能。美國的資本市場容許未盈餘、而且給予的倍數相對台灣高許多。更別提台灣還是非常嚴格管理外資,甚至對已經全球化的陸資都仍設立非常高的門檻。

國際新創落腳流著奶與蜜的新創聚落

不止外國公司、企業或資金可以看出台灣的好,事實上,連國際人才想做新創也開始想到台灣。以 AppWorks Accelerator 之初加速器計畫為例,一屆大約招收30-40隊中,挑選越來越嚴格,但仍有一定比例留給國際團隊。Garage+也看到一樣的現象,從 2015 年開始試辦,每半年一期輔導國際新創進駐台灣的 Startup Global Program,在今年 10 月的梯次收到來自 37 個國家共 303 個申請案。

Garage+近年來協助輔導國際新創的Startup Global Program實收隊數

梯次 實收隊數
2015下半年 4隊
2016上半年 15隊
2016下半年 14隊
2017上半年 22隊
2017下半年 22隊
Garage+提供,James Huang 整理

「很多國家都在台灣找人,甚至願意給予資金,讓台灣團隊做他們的市場。」盧志軒提及,台灣人才是很好的,國際有遠見的公司,會和台灣人作朋友,一起合作去打市場。甚至連東南亞市場創投、團隊都來台灣找人,想要投資台灣的團隊或直接招聘台灣工程師。因為台灣人的特色,讓這些已經投東南亞的資金或團隊,都想透過這樣的方式藉助台灣經驗。

無獨有偶,程九如也看到一樣的現象。「在未來的 3 - 5年,整個大東南亞。台灣與印尼就佔了一半了。」這兩個市場其實不太像,但是有些特殊連結。「當中國市場的服務要出海,他會發現由於自身市場特色的關係,很難進到其他國家去,於是,他們就會選擇直接收購或投資創新。」程九如說,歐美也看到東南亞興起,可是去哪裡找工程師、找經驗?於是,我們看到中國資金邀請台灣人去創業或投資台灣團隊,他們不是為了台灣,而是觀察到大部分文創是從台灣傳去東南亞,所以中國可以從台灣這條路走到東南亞。歐美人也發現,最靠近東南亞,本來電子商務就發達、生活水平又接近西方的地方,又是台灣!

程九如說大東南亞地區(GSEA區)有 6.3 億人。75% 是 35 歲以下,這些世代很容易接受新的數位服務也很善用,掌握這些資源與通路的人其實並非數位時代的人,在找合作併購夥伴時只好找台灣。他們的教育也分兩大系統,不是送到英美,就是送到台灣。目前在東南亞地區35-55歲掌握經濟發展的主流群體,其實正是台灣畢業的僑生。

程九如認為,台灣雖然經歷過網路的空白10年,但在未來五年,消失10年東西會流回台灣。「台灣是個hub,流行歌曲是從台灣發到整個東南亞,加上數位文化的孕育與輸出,我們有機會聚集這些know how 與優勢,但他認為,我們只剩三年時間,有機會可以耕耘東南亞這塊市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