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給差評?走向信用社會,希望我們能多給點寬容

2017.12.13 by
王彥荏
王彥荏 查看更多文章

王彥荏Allen Wang。台灣永和人,1988年生,政大廣電碩班畢。曾任Discovery頻道社群經理,目前在北京從事社群運營與開發工作,喜好自然人文,對任何事情充滿好奇心與新鮮感。同時也是業餘攝影師與自由記者,致力傳達當前社會現象。

Flickr CC byCafeCredit.com
大陸成都明年1月開始試行信用社會,你是什麼學歷加幾分,你按時繳房租得幾分,你的分數決定你可以在這社會上有什麼立足點,想必這些評級也會被加入進去,我只想問,面對信用社會,我們真的準備好了嗎?希望我們都能多點寬容吧!

最近一個影片在大陸地區廣為流傳,引起對於外賣和評分系統的討論。一個外送員因為一個隨意給的差評崩潰在地上大哭,「為什麼給我差評」另一個(競品)的外送員安慰他還遞上面紙,路人也紛紛關心,這段影片讓人很心痛,我看了好幾十次,很痛苦(註)。

一個差評可能就讓他今天都白忙了,或是丟了這份工作。

 
在大陸外賣非常方便,一個APP我就可以坐在辦公室享用2公里外的餐廳美食,儘管今天體感溫度是零下十度,外送員還是必須在程式規定好,近乎苛求的時間(頂多20分鐘內)送過來,晚的話就要賠錢。
 
剛來北京時我也給過差評,馬上電話就打來,「您為什麼要給我差評?」當時心想你東西晚送一小時,全部都涼掉了,我當然給差評呀? 想想我真差勁,因為這一個晚送他已經要被扣掉薪水(賠我當下一單的紅包抵免),我給他這個差評,等於雪上加霜。我後來越瞭解才越覺得自己這麼做不應該。
 
外送員一單平均賺3元至6元人民幣左右,他要先衝去餐廳領餐,有些在購物中心裡面還得找地方停車再下到B2,接著再送到你手上,近的可能1公里來回,遠的我遇過3公里左右的,等於一小時內辛苦一點跑,大概也只能接兩單左右,更別提有些人拿外賣的時候還會慢吞吞地讓外送員等。
 
我附上的其他圖片是外送員可能會收到的指示,還有地址填停屍間來作弄人的,以及另外一則在朋友圈傳的故事。
 
講的也有點亂了,就是很難受吧,這些外送員也都是人生父母養,也都是別人家的支柱,之前在路上聽過一個人向別人嚷嚷,「我從來不給這些美團或餓了麼外送好評的。」

我就想到有一回我搭公車,看到一個外送員出車禍,滿地的湯水,他站在路旁打電話,我想他一定不管身上的傷痛,只想趕快跟叫餐的客人解釋他出車禍,不要給他差評。

 
不只這些,我租房子的打掃阿姨也特別在乎評價,只要一打掃完就會卑躬屈膝地說,「可以給我一個好評嗎?」
 

英國短劇黑鏡的劇情正在真實上演,信用評價固然有利有弊,但在人類的不理性情況下,我們真的能夠做到設身處地替他們著想嗎?就像打遊戲或是FB都容易收到惡意檢舉,這個差評只要我不更改,就永遠不可能被移除。

 

大陸成都明年1月開始試行信用社會,你是什麼學歷加幾分,你按時繳房租得幾分,你的分數決定你可以在這社會上有什麼立足點,想必這些評級也會被加入進去,我只想問,面對信用社會,我們真的準備好了嗎?可以再看看這個影片,希望我們都能多點寬容吧。

註:這段影片的真實性還有待查證,但並不影響本文想要強調的觀點

本文由王彥荏授權轉載自其Facebook。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