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哈佛到Airbnb,資料科學家的美麗與哀愁

2017.12.20 by
何佩珊
蔡仁譯/攝影
Airbnb首席經濟學家暨資料科學團隊主管Peter Coles形容,矽谷就像是一個什麼都有,怎麼吃都吃不完的糖果店。但這令人興奮的背後,其實也有許多不同於學術圈的挑戰。

「我從來都不覺得無聊。」4年多前從美國東岸的哈佛商學院來到西岸的矽谷,先是加入eBay,現在則是擔任Airbnb首席經濟學家暨資料科學團隊主管的Peter Coles(彼得.柯爾斯)形容,對學術圈的人來說,來到矽谷,就像是進入一家糖果店。不過他沒說出說口的是,糖果店裡其實也是酸甜苦辣都有,不是每顆糖都甜滋滋。

矽谷像一座寶山,資料又多又好用

柯爾斯大學就讀普林斯頓數學系,後來在史丹佛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畢業後則是進入哈佛商學院擔任助理教授。「我很喜歡教書。」柯爾斯說,但加入企業之於他則是有不一樣的吸引力。他解釋,在大學裡做研究的人,總是希望可以得到足夠的數據資料去驗證他們的假設,而來到矽谷,就好像是站在一座資料大山的最頂端,各種數據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而且相對於10年以前他正在修讀博士課程時的景況,他表示現在也有更多資源可以讓數據資料變得更容易使用。

此外,對柯爾斯來說,做這份工作還有一個很棒的部分就是可以創造價值。在他眼中,eBay和Airbnb這兩個不同世代的網路公司,在做得其實是同一件事,就是以市集平台的模式媒合供需兩方。只是eBay平台上是銷售商品的賣家和買家,Airbnb平台則是出租房間的房東和房客關係。

而他在這兩家公司都做過同一件事,就是確認什麼地方/產品有供不應求的狀況。如果他們能基於這樣的訊息在房源不足的區域召募更多房東,或者是將需求大於供給的商品項目告訴賣家,那就可以改善供需失衡的狀況,進而提高媒合的機率。他說:「把媒合工作做得愈好,價值就會愈高。」這也是他工作中最喜歡的一個部分。而能夠看到研究成果被落實執行,進而得到令人滿意的商業結果,大概也是在學術圈比較難獲得的成就感。

Airbnb首席經濟學家暨資料科學部門主管Peter Coles很喜歡原本在哈佛的教學工作,但矽谷對他來說也有另一種吸引力。
蔡仁譯/攝影

動機遭質疑,研究成果被貼標籤

但過去這四年多來,柯爾斯在企業內其實也面臨了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挑戰。

「通常你如果是在學術界,人們可能會質疑的是你的研究方法,不是去質疑你的研究動機。」柯爾斯表示,但來到企業則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原本應該被客觀看待的數據結果,如今在他人眼中卻可能被貼上有色標籤。特別是Airbnb這樣較具爭議性,且衝擊了傳統產業既有營運模式和利益的平台,面臨這類問題的狀況也更明顯。

他直言,即便今天Airbnb是跟外部的學者專家合作,且是以無償合作的方式,不會付給專家學者半點錢,甚至Airbnb還簽署了合約,保證不會干涉研究結果。但最終可能還是會有人,如政府單位對研究結果抱持懷疑態度。

「但如果你不願意相信這些有信譽的都市規劃專家,當他們做得都是無償的研究,那你要相信誰呢?」柯爾斯有些無奈,好像他們都已經將數據攤在陽光下,但有些人或許基於政治因素等理由,就是無法被說服。而柯爾斯表示,拚命捍衛資料科學團隊的名聲其實也是他相當重要的工作之一。

一不小心可能成為夾心餅乾,溝通技巧是門必修課

而類似的挑戰也不會只發生在對外的情況。因為公司內部畢竟還是有不同部門,而不同部門看待事情就會有不同角度和不同目標,這時資料科學團隊就可能會變成兩方勢力之間的夾心餅乾。

面對這樣的情形,柯爾斯表示,一種解決方法是,他們必須全程保持和不同團隊的持續溝通,確保不會讓任何一方感到驚訝。另一方面,他則是認為資料科學團隊不能像教授或傳教士那樣直接提出研究結果,這也會有助於減少衝突發生。

Airbnb首席經濟學家暨資料科學團隊主管的Peter Coles直言,資料科學家有時可能會成為兩個部門之間的夾心餅乾。
Airbnb

不難看出,「溝通」其實是資料科學家在企業工作很重要的一項技能,但卻也可能是他們的弱項。

「資料科學家通常可能是比較內向的人。」柯爾斯觀察,這群人很可能會不知道怎麼去推銷自己的研究成果,特別是當今天要面對的若是企業中具有決策權且相當忙碌的管理階層,如果不能把握有限的時間提出重點,只是不斷地想要提供更多細節,那恐怕就會錯失讓研究成果變成現實策略的機會。而該如何從中取得平衡,也是他認為必須要學習的一門功課。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