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Sony、任天堂和蘋果

2005.02.01 by
數位時代
我的Sony、任天堂和蘋果
1994年的12月,一度被任天堂(Nintendo)所離棄的Sony,在一片嘲諷懷疑聲中發表PS遊戲機,開始踏入陌生的電玩世界。歷史證明,S...

1994年的12月,一度被任天堂(Nintendo)所離棄的Sony,在一片嘲諷懷疑聲中發表PS遊戲機,開始踏入陌生的電玩世界。歷史證明,Sony隨後爆發出驚人的PS奇蹟,甚至一路延續到2000年發表的PS2,上演了一場橫亙十年的基督山復仇記,創造了Sony在電玩界的霸業,將Sega(世嘉)逐退到軟體設計與大型電玩的老巢,將任天堂牽制在掌上型電玩機的市場。

**iPod走紅,點醒SONY面臨創新危機

**
近日Sony推出設定為「21世紀Walkman」的PSP(Playstation Portable),希望能夠再次打破成長僵局,喚醒Sony沈睡已久的企業活力。如果Sony成功複製了PS的奇蹟,那將是任天堂無法想像的悲慘命運。PSP猛虎出閘,對任天堂而言不免帶著一種「清剿最後戰場」的挑釁味道。
然而, Sony鎖定PSP的最終攻擊目標並非NDS,而是蘋果電腦(Apple)獨占市場風騷的iPod。以美國數位音樂攜帶裝置的市場為例,iPod的市場占有率從去年初的31%暴增到年底的65%,日本人稱之為「後無追兵」的「iPod獨走體制」。iPod的成功正是Sony最大的懊悔,PSP發表之際,「PS之父」的社長久多良木健表示:錯失了MP3的機會,是「Sony創新精神變得稀薄的象徵」。
蘋果繼續深耕市場,近日推出iPod shuffle這個「完成度不足」的新產品,捨棄許多業界公認在激烈競爭中出線的重點機能,對於在iPod風潮下喘息掙扎的隨身碟業者,卻是個「令人費解的攻擊動作」,譬如新加坡創新科技(Creative)便驚訝蘋果竟拿出「四年前機能水準的產品」。
蘋果的逆向思維是:既然小型MP3錄放音機裡的快閃記憶體(Flash)有存取速度慢、液晶螢幕過小的缺點,如果不易改善,為何不乾脆排除?根據蘋果的調查,shuffle是大部分iPod玩家最常使用的機能,將iPod延伸到MP3入門層次來思維產品設定,「低價位、大容量、炫風格、無螢幕、徹底隨機選曲」的iPod Shuffle於焉誕生。
市場對iPod Shuffle的熱烈回應所展示的其實是蘋果塑造風格的強大魔力,隻手將「落伍」的機能「重新界定」為「隨機因而自由!」蘋果送出iPod Shuffle這支小型敵後空降部隊,配合iPod正面大軍迎擊,反而更有「清剿戰場」的味道!

**任天堂迎戰,用簡單概念復權

**
另一面,在掌上型電玩市場上,任天堂推出NDS(Nintendo DS)迎戰,就技術機能的豐富性與先進性而言,同樣也比不上PSP的聲光炫麗。但在創意大師宮本茂操刀下,以雙螢幕、觸控筆、麥克風、無線通訊等組合而成的全新遊戲介面,卻為玩家帶來刺激過癮的全新體驗。
社長岩田聰直接挑明,太難操縱的複雜遊戲已經讓人們怯於進入電玩的世界,NDS要讓遊戲的「單純體驗」復權。「不問年齡、性別,所有的人重新站到一致的起跑點上,」Nintendo對Sony攻擊號角的回應,結結實實、充滿創意,那種站在制高點上重新界定數位體驗的宣示,霸氣十足但令人讚嘆。
春節即將來臨,三家創意十足的企業適時為玩家們獻上了三個迷人的新年賀禮。就我而言,在「機能」方面,PSP固然拔萃,但是NDS重新組織遊戲「介面」的觸覺魔力與iPod shuffle對於「風格」的感染魔力,反而更具有後工業的啟發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