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別再誤會,早就沒有「拿顯示卡挖比特幣」這回事!

Grindi via Shutterstock
是時候放棄以「比特幣」「山寨幣」來代稱所有加密貨幣的說法了!

前言

如果是接觸電腦硬體、加密貨幣的老玩家,應該還記得2013年那波挖礦潮吧?當時「比特幣」價格暴漲,「顯示卡挖礦」等消息不斷登上主流媒體版面,這股熱潮隨著2014年比特幣自約一千一百美元大跌至四百多美元後降溫;之後「顯示卡挖礦」的議題於台灣沉寂了兩、三年直到2017年再度爆發。

2017年的挖礦熱潮不但比當年更加猛烈,另一個大熱的領域「深度學習」也同樣需要顯示卡來做科學運算,這下可苦了遊戲玩家啦,各地方顯示卡常處於「斷貨、無交貨期」的狀態,光華商場附近更是各種流言紛飛:「某某顯示卡廠商單子已經排到三個月後了,要預訂得先全額現金繳清」、「上個月有人開車來一次掃掉了幾百張貨」、「有個阿伯帶著裝著上千萬現金的包包來尋,一家家問卻一張卡都買不到」。

這半年來、財經媒體也沒缺席,大篇幅討論「挖礦概念股」「礦機供應鏈」受益廠商云云;2018年初台積電法說會更公布了「業績受惠於挖礦訂單」的消息,「挖礦作為一種產業」似乎開始被一般民眾認可。有趣的是,比起對挖礦設備的關注,對挖礦本身的討論卻很少見於主流版面,由於資訊變化很快,挖礦又是種「越多人加入、個別礦工的收益越低」的行為,導致礦工們多是自學挖礦,也缺乏主動傳播資訊的誘因,大眾對這個領域還是半信半疑,處於霧裡看花、充滿誤解的狀況;而各種誤解中,最常聽到的是要「拿顯示卡挖比特幣」的過時說法。

到底什麼是挖礦?

剛接觸加密貨幣與區塊鏈理論的朋友常會覺得不好理解,很多概念很難找到經驗做類比,於是諸如比特幣是「數位黃金」、用「挖礦」去取得,這些都是便於理解、卻實際有段距離的比喻;「挖礦」的本質是「分散式帳本進行共識機制的獎勵」,「區塊鏈」則是分散式帳本的一種形式。

以往我們熟悉的銀行體系,是種「交易需要第三方與才能進行」的形式;打個比方來說,可以想像一個家庭有一家三口:阿明、阿明爸爸、阿明媽媽,一直以來家裡都是媽媽管帳,爸爸跟阿明需要錢都需要從媽媽那邊進出,即使是爸爸想買禮物送阿明,也需要經過媽媽同意,媽媽扮演了第三方、銀行的角色。

有一天阿明爸爸看到了比特幣的介紹,回家後興致匆匆的說「從今天起,為了防止媽媽記錯帳(順便防止媽媽不給零用錢),我們家要使用分散式帳本的機制!」自此,一家三口都紀錄同樣的帳本在身上,如果任何成員的帳本跟家庭其他成員的不一樣,就代表帳本出錯、會改成跟其他人相同;而如果家庭成員很多,要記錯帳的可能性很低、惡意攻擊的成本也會極高,這就是區塊鏈「無法竄改、不會出錯」的原理。

小明爸爸認為自己相當聰明(媽媽有點不開心),決定帶大家去外面吃大大餐等,這筆帳要怎麼紀錄上去呢?小明一家決定好要用猜拳來決定,最贏的成員負責記新的帳,其他成員照著更新自己的帳本,這時候「猜拳決定」的行為就是系統中的「共識機制」。

最後,為了要讓大家都能開心接受這套系統,有個獎勵記帳的方案:每次猜拳猜贏的得到一百元的獎勵,得到這個獎勵的過程就是所謂的「挖礦」了;如果小明猜拳技術特別好,常常都能猜贏而得到記帳的權力與獎勵,我們會說是小明的「挖礦的算力高」,常常都能「挖到礦」。

這種「挖礦」就是被叫做「工作量證明」(Proof of Work,POW)的共識機制;能「挖礦」的加密貨幣都是使用某種POW共識機制,而不同的加密貨幣中,有可能你玩猜拳、我玩撲克、他玩跳棋,這就被稱為不同的「共識演算法」。現在顯示卡不挖比特幣、主要挖以太幣,就是因為幣之間不同的共識演算法產生的經濟考量。

2018年挖礦的基本認識

評估挖礦所需的費用時,一開始都會先著眼於礦機的購買成本,不過在長遠角度而言,主要的變動成本:「電費」,才是能否維持的關鍵因素。

比特幣ASIC礦機
陳保羅

2013年前用顯示卡挖比特幣的確是主流,但隨著當年的幣價大漲,市面上開始出現了各種「比特幣ASIC礦機」,這種使用特製ASIC晶片、專門計算比特幣共識演算法「SHA256」,除了做比特幣挖礦之外就沒有任何用途的機器,憑藉相同耗電卻千百倍於顯示卡的算力、直接把顯示卡礦工打的落花流水從市場中消失,自此比特幣挖礦成為了高資本密集也很奇特的行業,每新一代ASIC礦機出現後上一代礦機就被打入廢鐵區。

以太幣(ETH)的發布自2015年開始,吸收了比特幣的經驗而設計名為「Ethash」的共識演算法,它在運算過程中記憶體佔了重要角色,由於製造這種演算法的ASIC晶片,不比直接使用顯示卡挖礦划算,因此阻止了「以太幣ASIC礦機」的出現。

以顯示卡為主的以太幣礦機
陳保羅

加密貨幣的戰國時代

朋友們別再誤會!去年年中開始的挖礦潮、顯示卡缺貨,還有各種學生宿舍偷挖礦、住家挖礦引起火災的新聞,大都在挖以太幣、而跟比特幣沒什麼關係。

許多新設計可挖礦的加密貨幣,如零幣(Zcash)、門羅幣(Monero),都會強調對「ASIC晶片」的抵抗性,並以不同的共識演算法,希望能避免比特幣挖礦過度資本化的問題,但事實上,當年號稱抵抗ASIC晶片的萊特幣(LTC)還是出現了ASIC礦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共識演算法的設計增加了這種晶片出現的難度與獲利效益,但在幣價高漲時仍產生設計ASIC晶片的誘因。

也因此更出現了如「權益證明」(Proof of Stake,POS:現存幣數量多、持有久的節點,有更高機率獲得記帳權並得到獎勵)等無須挖礦的共識機制,希望能解決「工作量證明」可能產生的集中化、還要消耗太多資源用以發電的問題。

是時候放棄以「比特幣」「山寨幣」來代稱所有加密貨幣的說法了,翻開2018年的統計可以發現,比特幣從以前常居八、九成的市場份額跌到不到四成,而以太幣自去年年中佔據市場四成份額的高峰後,也逐漸減少到現在約占兩成的狀況,其他各幣合計共有四成的占比。

加密貨幣的版圖不斷變化,比特幣為共主的春秋時期已成過去,現在正進入由以太幣領跑,數百種加密貨幣蓬勃發展的戰國時代。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陳保羅

陳保羅,去中心化系統愛好者、加密貨幣使用者,相信加密貨幣與區塊鏈所組成的去中心化概念,是繼網路之後顛覆現行體制的新一次革命;主要出沒在Facebook社團「加密經濟的烏托邦」。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