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R&D人才,如何磁吸全球科技大廠?

2005.01.01 by
數位時代
中國R&D人才,如何磁吸全球科技大廠?
在北京摩登大樓盈科中心的辦公室裡,來自丹麥的馬謝(Steven Marcher)一邊把玩著整桌諾基亞新手機,一邊傾訴多年來他對中國的愛慕之情...

在北京摩登大樓盈科中心的辦公室裡,來自丹麥的馬謝(Steven Marcher)一邊把玩著整桌諾基亞新手機,一邊傾訴多年來他對中國的愛慕之情。四十歲的馬謝總是夢想有朝一日他會到亞洲來,年輕時他曾經孺慕中國文化,甚至還為自己取了個中國名字,「為什麼要留在歐洲?中國才是大事發生的地方,」如今擔任諾基亞北京產品開發總監的他激動地說,「不管是消費方式或使用習慣,中國完全都不一樣!」
發現中國的不同,是馬謝的工作之一,他領導的部門負責設計專為中國市場量身訂做的產品,包括知名的6108手寫輸入機。但如今他的部門必須把更多的時間轉向全世界:諾基亞在中國設計並生產的手機,銷售範圍已不僅是中國或亞洲了,有越來越多北京產品開發中心的作品,在其他地區的市場上販售,包括知名的5510i與3108,「中國不再只是廉價製造的基地了,我們在此投入越來越多的設計跟研發資源,」馬謝說。
二○○二年,諾基亞在杭州成立研發中心,針對三G行動電話的網路平台與軟體進行開發;更早一點,在一九九八年,諾基亞就在北京成立了中國研究中心,重心放在行動電話網路有關的軟硬體平台,這是諾基亞在全世界高度活躍的研發據點之一,與中國許多大專院校與科研單位都有合作關係。

**擁有高素質低成本的人才

**
在二○○四年,中國的大專院校畢業生每年超過二百八十萬人,擁有碩博士班文憑的每年應屆畢業生也有二十萬人以上,和印度一起,中國已成為全世界擁有最多高等教育畢業生的國家,這更強化了跨國公司在中國設立研發部門的誘因。根據中國商務部統計,跨國公司在中國設立的研發中心已經超越四百家,包括拜耳、杜邦、IBM、微軟、摩托羅拉、惠普、諾基亞、英特爾等一線大廠通通都有,所雇用的研發人員與投資金額仍在繼續擴張中。
中華經濟研究院國際所所長陳信宏分析,跟台灣相比,國際大廠在中國設立的研發中心不只規模更大,也更偏向上游的基礎研究與技術,但所謂的研發中心,也有許多是針對當地生產需求的技術支援工作,「包括上層具有躍進式潛能的長期研發,以及適應本地市場所做的開發工作,中國兩項都有,」當許多企業擔憂無法在本國找到充分人才之際,中國提供了一個高素質、低成本的選擇,以一般理工科系碩士生來說,行情大約在六千人民幣到九千人民幣之間,是台灣的X分之一。

**擁有中國科學家的創造力

**
在距離上海市中心不遠的張江高科技園區,美國奇異電器(GE)碩大的中國技術中心已經成為訪客不會錯過的地標,這是奇異第三個全球級的研究中心,次於紐約與印度的兩個全球研發中心,「如果不懂得妥善運用中國科學家的創造力,不久後我們將失去優勢,」奇異中國技術中心總裁陶瑞祥(Bijan Dorri)說。
這個研究中心除了擁有二十八個先進的實驗室,進行醫療影像、可再生能源發電、機電系統、材料科學、原型製造等技術研究外,同時也成為支援跨亞洲區製造業務的技術支援中心;目前共有超過六百名研究人員與工程師在此工作,到二○○五年底將超越一千二百人。
在這間擁有健身房跟彈子台的技術中心裏,奇異客戶創意中心的技術專案經理蔡益民為到中國尋找工廠的客戶調配各種顏色,將奇異各種化工塑料上的配方,組合為符合客戶需求的材質與光澤,「我們甚至進行消費者研究,告訴客戶在中國哪種顏色較受歡迎。」
來自伊朗的陶瑞祥是奇異的資深研發主管,曾經負責奇異X光設備與氣體渦輪引擎的開發工作,「在今天,研發工作早就已經高度國際化,奇異有許多了不起的產品,都是由美國以外的研究人員做出來的,」陶瑞祥認為,中國成為全世界重要的製造據點,也讓奇異思索如何在中國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而中國市場的逐步發展,也讓奇異不得不投入更多資源,開發符合中國需求的相關技術,「例如在中國,燃煤發電仍然重要,對於再生能源的利用也越來越受重視。」
在北京與上海蜂踴成立的外商公司浪潮之外,位在幾千公里外的西安也用充沛的人力資源,吸引跨國公司前來設置研發中心,「這裡比北京安靜太多,比較不會受到干擾,」曾在北京建立研華中國研發中心的魏廷安,一年前到西安來,從無到有打造研華在大西北的研發據點,「這是一個還沒有多少人開發的處女地,可能會成為研華未來最重要的R&D據點,」魏廷安說。

**擁有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西安有一百所大專院校,是僅次於北京與上海的教育與科研重鎮,知名的西安交通大學、西安工業大學,都是中國知名的工程師搖籃,「除了大量的優質人才,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是我們選擇西安的原因,」英飛凌(Infineon)西安開發部門主任武力仕(Ulrich Fiedler)解釋。英飛凌在二○○三年設置在西安高新開發區的研發據點,如今已經招募超過二百人的當地工程師,進行半導體晶片設計,英飛凌的幾個部門在此都有專案進行,包括行動電話與網路通訊晶片,「只花了一天功夫,西安政府就通過我們的申請案,讓我們可以工作,」這讓來自德國的武力仕印象深刻。
在未來四年內,英飛凌預估在西安的研發工程師人數將成長三倍,超過八百人,成為英飛凌在歐洲以外的最大研發據點,為了加速對當地人才的培養,英飛凌在一年內已把數十名西安的工程師送往歐洲訓練,將近一年後再返回西安工作,「他們學的非常快,真的非常快,」來自法國、被配往西安支援一年的研發主管馬迪歐(Vafadar Mathieu)解釋,研發人員的溝通經常是計畫能否成功的關鍵,讓工程師能夠面對面互相熟悉、建立起親近的個人關係,讓跨越國際接力發展的研發工作,能夠更加順暢。

**變成跨國公司的新競賽場

**理工人才的數量與質量,是跨國公司到中國尋找腦力的驅動力,然而趨勢科技台灣區總經理丘立全觀察,在實際的產品開發上,兩岸還是有各自的優勢。他以趨勢科技舉辦的防毒軟體程式設計大賽為例,已經有連續好幾年的得獎者都是來自中國大陸,他們的程式碼品質相當出色,「但最有效率的程式碼,不見得是在產品中最好用的,」在定義產品介面以及具體的產品開發工作上,中國的本地工程師還需要有經驗的人加以協助,「這也是台灣工程師仍有優勢的地方。」
但是諾基亞的馬謝在乎的不是這點。他在茲念茲的是,諾基亞在全世界的主要競爭對手也在中國四處獵尋大量的研發人才,摩托羅拉在中國的北京與上海成立了十九個研發中心,從中文語音識別到TD-SCDMA(第三代行動電話的一個標準)都有人在做,摩托羅拉在中國聘僱的研發人員,更老早就超越一千六百人,「如何在中國找到對的研發人才,將成為跨國公司的新競賽,」陳信宏說。這也是三星、英特爾、微軟與諾基亞這些公司的新煩惱,從運用勞力到運用腦力,跨國公司在中國的這一步動作,速度將會再次讓全世界驚訝。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