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海外台人的你,可以為台灣新創做什麼?

Gajus via Shutterstock
台灣從工業經濟起飛後,就一直有接受國際投資。若台灣現階段見不到大幅國際資金投資新創公司,這代表問題不在於「國際不知道台灣的好」,而是台灣的投資機會對於國際投資人已經沒有甚麼吸引力了(何況中國和東協就在隔壁)。若我們還整天專注於一些大拜拜活動,這代表海外台人對於問題的嚴重性還沒有基本的概念。

拖了幾個禮拜,終於找到時間完成這篇心得。首先,許多海外台人(如台美人)都希望能幫助台灣的經濟和新創產業發展。敝人相信海外台人之中確實有許多人有能力幫助台灣。既然有此意願,用此篇討論如何「有效」且「正面的」幫助台灣的新創環境發展。

討論具體做法之前,先撇清一些基本觀念和態度

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知道自己不知道甚麼、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做甚麼,也是很重要的知識。海外台人常常犯的錯誤就是認為自己在海外吸取經驗,因此一定有能力可以幫助台灣。事實並非如此,很多海外台人沒有相關的經驗和能力輔導或輔助創業團隊,若沒有自知之明常會幫倒忙。

輔導新創的業師可以分為好幾種:第一種針對創業態度和過程輔導,基本上沒有成功創業(沒有出場經驗或是長期獲利)和沒有長期創投經驗的人,都不應該從事這類輔導工作;第二種就是產業專業輔導,如跟創業家分享金融、旅遊、物流、娛樂等產業從業經驗。

在美國通常好的產業專業的業師都要有至少五年到十年以上的管理經驗,而且最至要是資深專案經理以上、高階主管或共同創辦人為佳。沒有這樣的產業背景的人,也不應該隨便給創業家建議;第三種就是業務輔導,如在稅務、行銷、法律上提供顧問服務,這種輔導其實跟創業沒有直接關係,但也需要專業的顧問人才。總而言之,你很有可能不符合以上任何一業師類別,這沒甚麼奇怪的。

最後就是要知道你想到的點子不太可能是原創。很多海外台人常常以為只要開個創投、弄個顧問公司就可以解決問題,事實上,這些點子早就一大堆人嘗試過了。如果一個點子看起來還沒有做,你要花時間去了解為什麼。世界上會投資的人那麼多,如果市場和經濟條件良好,絕對輪不到門外漢來攪局。有時候你自認是很天才的點子,可能只是因為自己對於市場的了解不夠深入。

創業並不適合每一個人,輔導創業自然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的事情。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辦法有效地輔導創業家,因此給予創業家鼓勵然後自行離開並不是甚麼壞事,這樣做總比浪費創業家的時間好。

台灣新創環境常見的一些迷思

一些基本的觀念釐清後,讓我們來討論一些海外台人對於台灣新創環境常見的一些迷思:

1.台灣不是美國、不是中國、不是日本、不是德國、不是英國、不是以色列

海外台人最常犯的錯誤就是用另一個國家的經濟和政治角度去分析台灣。以台美人而言,很多人完全不理解台灣市場規模和相對侷限的產業多元性,對產業發展可能性的束縛,因而有很多不切實際的想法。以台灣的市場條件而言,不太可能像中國和美國生出一堆虧損連連的B2C科技獨角獸。在民生科技還沒有達到像樣的規模前,就會因為台灣本身的市場飽和碰到發展瓶頸。

討論台灣的新創環境,要小心不要把一些其他國家成功的案例拿來過度說嘴,像臉書、AirBnb與Uber等都是「幾乎不可能」在台灣成功的商業模式。

2.台灣創業家其實不缺籌資機會

許多人聽來有點違反常理,但事實上,台灣創投界現在卡了上億美金資金卻找不到投資標的,而台灣過去十年從海外匯回的熱錢太多,有能力和有意願投資的天使投資人也很多。

台灣資本市場的熱錢其實比例上來講其實比美國還多,但是卻因為找不到好的投資標的而很多鑽進了房地產。因此,純粹鼓勵投資台灣創業家沒有辦法解決根本問題。

3.相對於美國,台灣很多新創公司有「過度籌資」的現象

以創投投資來說,A輪後的新創公司很多籌資金額都達上億新台幣,但是沒過幾年卻發現台灣市場飽和後,連資本額都賺不回來。在此不點名,但是相信許多人也有聽說好幾個網路言論領袖的公司籌資上億、聘人過百,結果產品沒做好、業務推不動。這種新創圈發生這種情況其實是很奇怪的,這代表實際上拿到資金的公司對於市場不夠了解,商業模式也不靠譜,是很嚴重的過度投資案例。

若說到種子輪的公司,政府的補助金和比賽獎金都在五十萬到上百萬的範圍,這種錢在台灣可能請一到兩名工程師,導致很多早期的新創公司不專注於業務,整天花時間申請補助和準備比賽。由此可見,台灣新創圈不是沒有錢,而是很多錢都用錯地方。

4. 低品質「無頭蒼蠅」創業風氣

台灣的新創圈相對年輕,而其參與者也一樣很年輕。這其實不是個好現象,這代表台灣創業圈中的創業家,幾乎都沒有足夠的工作經驗和產業經驗。這種現象也造就了低品質的「無頭蒼蠅」創業風氣。相對而言,美國科技新創圈中其實年過40的創業家占了將近一半,而成功案例而言則是40歲以上的創業家大勝青創家。要改善這風氣不能光炒作創業,更要將適當的產業經驗和人才引入這生態圈。

因此,台灣的新創圈很少出現B2B公司,因為這些公司需要更雄厚的產業經驗和人脈,正好是青創家缺乏的資源。

在評估台灣新創圈的時候,我們應該要考慮的不是邊緣機率,而是針對家世背景來計算的條件機率,意思就是台灣目前新創圈的成功案例完全導向社會頂層1%的菁英人士,整個生態是完全失衡的。

在此不點名,但相信很多人都發現台灣較大的新創公司成功案例幾乎清一色都是:A)從小就有機會出國、甚至出國念書工作的族群;B)家世背景顯赫、錢二代;C)大型家族企業的關係人士。

在此並非藐視這些成功案例的正當性,但是在討論如何協助生態圈發展,我們不應該每天只專注這些頂層1%人士的案例,而是要去考慮怎麼讓所有(至少也要是多數)台灣人可以受益的新創生態。

7.軟體代工業競爭對象是墨西哥、烏克蘭、阿根廷等開發中國家

就是台灣的軟體代工長期而言並不可行。台灣的軟體產業無論在開發流程還是在開發資源上,自從達康泡沫化後就幾乎停滯了,如今軟體產業已經落後中國近十年。許多現代的軟體開發思維在台灣都不再是已內化的產業標準。最大的問題是這段產業斷層造成了中生代人才斷層,台灣不是找不到工程師而是找不到好的產品經理和工程經理。

因此,台灣的軟體代工業競爭對象可不是國外的大軟體公司,而是開發中國家(如印度、墨西哥、烏克蘭、阿根廷、菲律賓等)的軟體代工產業,而台灣的薪資水準相對於這些國家而言是完全沒有競爭力的。

身為一位海外台人,你可以做什麼呢?

1.如果你沒有相關的經驗和能力,請不要進入輔導新創

首先,回到不知為不知這點,如果你沒有相關的經驗和能力,請不要進入輔導新創這領域。否則你只會為這圈子製造更多不必要的雜音,反而正面干擾到為這圈子努力的人。

2. 奉獻一點時間跟台灣的創業家分享經驗

反過來,如果你在國外有成功創業經驗、資深產業管理經驗,希望你可以奉獻一點時間跟台灣的創業家分享經驗,以幫助台灣創業家了解國際市場的脈動和機會。

3. 幫助台灣刺激市場需求

台灣的人才教育水準很高,但是卻因為長期沒有合適的就業機會使得人才沒有隨著年齡增長而獲得更有價值的產業經驗。台灣的勞動力因此呈現供過於求的狀態,造成普遍低薪,而這整體產業問題不可能從台灣國內自行解決,一定要借助外力來刺激需求和人才升級。如果你在國際上做過生意,若你能夠將新的商業需求帶回台灣,以聘僱台灣人才和使用台灣的產能。很不幸地,這並不容易。如果你有自己的事業,你可以選擇將生產移到台灣,但是現階段台灣很有可能找不到你想要的人才,你要有耐心去培養在地的管理和專業人才。台灣現有的人才斷層之大,恐怕要至少十年才有機會可以彌補。若你想要幫助台灣的產業環境,你要有心理準備。(否則就只是跟其他商人一樣連根拔起,一走了之。)

4.鼓勵海外台人中的經理人和高階管理人才回流

台灣過去的經濟過度仰賴製造、代工和低階服務業,導致台灣在品牌、行銷、產品和業務人才的培育上一直落後於其他已開發國家。現階段台灣的困境在於沒有誘因去吸引這些領域的經理人和高階管理人才來台灣就業。這是個惡性循環:沒有更高附加價值、高毛利的事業,就負擔不起好的薪水去挖角國際人才,而沒有高階的國際級人才,就很難創造更高價值、有國際級競爭力的公司。現階段我們能做的,就是鼓勵海外台人中的經理人和高階管理人才回流。

5.終結台灣人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陋習

台灣資源已經很少了,不要整天想著自立門戶、沽名釣譽之事,該想想如何鼓勵大家合作團結,建立一完整的人脈網路和產業鏈為目標。我們一個小國家,連輔導新創、產業發展還要再分裂成四五個派系,對外口徑、作法都不協調,在國際上只會讓別人看笑話。

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提供海外台人一些不同的觀點,去洞悉台灣新創圈和產業發展的現有問題,希望以此去刺激大家去思想如何去正面地、有效地改進現狀。而不是大家盲人摸象、互扯後腿。

台灣,在世界上也算個中大型經濟體,自2000年來的沒落,並不是短期的問題,並不是「多找人來投資新創」或是「多送一些團隊出國參加活動」就可以改變。如果問題這麼簡單,這些問題也輪不到一群你我這群門外漢來討論。

台灣從工業經濟起飛後,就一直有接受國際投資。若台灣現階段見不到大幅國際資金投資新創公司,這代表問題不在於「國際不知道台灣的好」,而是台灣的投資機會對於國際投資人已經沒有甚麼吸引力了(何況中國和東協就在隔壁)。若我們還整天專注於一些大拜拜活動,這代表海外台人對於問題的嚴重性還沒有基本的概念。我們要以市場經濟的思維去看待台灣的新創圈和產業問題:若國際不買單,代表我們要去解決的問題已經是結構性的了。

這一切改變都需要時間,而現也適時踏出第一步,重點放在:尋找適任的輔導資源、從國際引入需求、根除內鬥。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蕭瑟寡人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