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Competence如此刻骨銘心!

2004.12.15 by
數位時代
原來,Competence如此刻骨銘心!
汗多、苦多、與累多,讓我的思考遲鈍,也無力再禱告,但『眼』卻比平常更亮麗與專注,而『心』卻意料之外的安息與敬畏,」今年10月12號,友立資訊...

汗多、苦多、與累多,讓我的思考遲鈍,也無力再禱告,但『眼』卻比平常更亮麗與專注,而『心』卻意料之外的安息與敬畏,」今年10月12號,友立資訊董事長兼總經理陳偉仁,帶領30位來自全球分公司表現優秀的同仁,登上玉山主峰迎接日出,當天正巧碰上47歲生日的他,下山後,寫下了這段文字。
這是友立資訊第二年舉辦登玉山活動,「現在資訊產業競爭那麼激烈,沒有前兩名,生存就很困難,而我們做軟體的在台灣又處在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狀況,每個人壓力都大得不得了,所以我一直在想,有沒有方法可以讓大家有機會紓解壓力?」陳偉仁說。

**登玉山,身心靈合一的修鍊

**
2000年底,身為虔誠基督徒的陳偉仁,在一本《當代基督徒的人文素養》書中找到了答案。「爬上山峰,仰望夜空繁星,山腳下的人生、生意、工作問題,都變得不嚴重,過程中,只忙著替手腳找落點……」雖然過去最高只上過合歡山,但陳偉仁決定,要帶大家去爬玉山,一方面讓大家減壓,也希望藉此凝聚團隊默契。
創業至今15年的陳偉仁說,所謂的團隊鬥志,必須來自個人的領會,而「登高山」這件事,要體力、要意志,也要有基本登山知識,「很少活動可以那麼徹底的幫助人達到『身心靈合一』的修鍊。」他說,友立的企業文化,強調的是「Can do」的精神,「就是如果用很理性的角度評估,可能會做不成,但真的堅持做下去,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去年10月,他首度帶著21位主要幹部上玉山,一方面考慮經理人平日壓力大、運動少,而且沒有群體的推動力量,人其實很容易懶惰,找藉口不運動;另一方面,也做為日後要不擴大辦理的嘗試。「做為東北亞第一高峰,玉山帶有『冒險與挑戰』的象徵意義,但相對其他台灣百岳,玉山一切措施相對完備,有冒險卻不危險。」

**攻頂成功,就明白吃苦很值得

**
結果令陳偉仁相當滿意。「因為有體力的付出,加上特別空間的氣氛,過程中所體會到的情緒或感動,往往會留下很強烈的印記,」陳偉仁指出,類似團隊合作的活動,辦過不少,不論是非正式的吃飯唱歌,或是較正式的心靈訓練課程,過程中同樣有感動,「像是心靈課程,一堆同事都哭得稀哩嘩拉,但常常是三天就忘了,可是去年登玉山的點點滴滴,到現在大家都還津津樂道,」陳偉仁在說這話時,坐在一旁的全球行銷中心企業公關部經理王茂臻,也忍不住分享她去年的經驗,「我幾乎是被同事拖上去的,但還是很驚訝原來自己也能做到。」友立一位工程師在他個人攝影網站中也寫著,「最後2.4公里的攻頂路程,真的是很累,但我一直唸著『3952』、『3952』(玉山峰頂標高),最後我做到了!」
「我們常常鼓勵同事說,人是很有潛力的,碰到困難,撐一下就會過去,講歸講,但不知道撐過去的感覺是什麼,可是經過攻頂後,看到炫爛多變雲彩光影的美景,大家就明白為什麼過程要吃苦,還有那種已瀕臨體力耗盡邊緣,突破個人極限的美好感覺,」陳偉仁笑說,同樣是體力付出,登玉山又比爬陽明山、跑操場、打球,多了一個限制,「這是『one way』活動,只能往前進,沒辦法後退或中途落跑,而這剛好就是企業經營的精神。」

**互相扶持,體會補位的價值

**
不僅是個人身心靈的磨鍊,由於攀登玉山過程中,難免有人會出現高山症的狀況,「無形之中,也讓大家體會到相互扶持、彼此補位的價值,」陳偉仁笑說,尤其是有些同事,看到其他在辦公室內,可能表現不如自己的人,居然爬得比自己輕鬆愉快,就會產生那種「別人能,為什麼我不能」的良性競爭心態。
第一年成功的經驗,讓陳偉仁決定今年擴大辦理,這次上山的30人中,就有分別來自美國、德國、日本的同事,「現在跨國合作的機會越來越多,但團隊互動卻不一定多,趁著登山,剛好可以讓彼此有不同的相處環境,增進同事間的熟悉程度。」他就對一些同事在登山過程中,時常對大家打氣說:「你很棒!」「我們為你加油!」印象深刻,「在工作上,很多鼓勵人的話不容易說出口,久而久之,彼此情感也會比較冷淡,但經由這樣的過程,大家重新感受到同事間的溫暖。」
兩度登頂的陳偉仁,除了明年已打算遠征日本富士山之外,對「經營」這件事也有新的想法。「過去我們做影像軟體,就覺得只要版本不斷改進,把品質做好就好,但我現在希望能夠挑戰新的山頭。」今年底友立也開始籌劃擴展業務觸角,從單純的電腦應用,跨足更多樣的硬體應用。
「累,再多也要繼續向前走,因為渴望踏上台灣第一高,山下挫折困難未再做夢的心,要更新。」這是陳偉仁登玉山的感動,更是工作者對人生積極的期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