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軒文教

2004.12.15 by
數位時代
康軒文教
你知道肚子裡有哪些器官嗎?心臟、肝臟、胃、腸究竟在我們身體中的哪些地方呢?」認識身體的器官是小學四年級「自然與生活科技」科裡重要的一課。 ...

你知道肚子裡有哪些器官嗎?心臟、肝臟、胃、腸究竟在我們身體中的哪些地方呢?」認識身體的器官是小學四年級「自然與生活科技」科裡重要的一課。
過去,我們只能遠眺黑板上的人體解剖圖,依樣畫葫蘆地對照各器官在身體裡的位置,然後硬生生地記下各種臟器的名稱與形狀。但是在「康軒版」的教科書裡,除了有圖文並茂的身體地圖,老師還會穿上「器官圍裙」,在教室中自由地走動,讓小朋友直接觸摸,快速地認識各器官準確的位置,小朋友還可分組,比一比哪一組可以最快最準確地在透明人形立牌上完成「器官拼圖」,從遊戲競賽中激發學習興趣。
「器官圍裙和器官拼圖,是編輯同仁匯集作者的意見,一起想出來的,」康軒編務一處副總經理吳惠潔說,在2001年九年一貫教科書市場開放後,教育部採取「一綱多本」的方式,只規定教學綱要,課程內容的細部編撰,便由教科書業者自由發揮,除了紙本的教科書外,康軒每年還同步推出上千種教具、各式各樣的光碟、隨時更新的網站,讓傳統教科書脫下老古版的外裝,變身為老師們教學時的好幫手。

**讓老師滿意的創意教材

**
成立於1988年的康軒,在教科書出版業者中,與老字號的翰林、南一出版社相比,算是後起品牌,「但是康軒的成長過程,正是教科書開放的寫照,」創辦人兼董事長李萬吉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他認為,康軒雖然是後起之秀,一樣能做出傲人的成績。
康軒的教科書產品,從最早只有「藝能科」(音樂、美術、家政、工藝)到2002年中小學教科書全面開放前,都是跟教育部的政策慢慢增加,但是九年一貫教材開放後的第二年,康軒就以超過30%的市佔率成為龍頭老大,其中最關鍵的因素在於「康軒版」的教材,充滿了體貼老師的創意。
「教科書全面開放的過程很倉促,很多老師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教、需要些什麼幫助,」董事長特別助理許牧民是康軒創立時的第一批業務員,他回憶說,當時除了必須穿梭在各學校,強調康軒產品與其他業者的差異外,同時也不斷地將老師在教學上面臨的問題帶回編輯部門,「許多編輯揣摩出來的教材或教具,如果不實用,馬上被淘汰,第二年換新的作法,一定是老師們能接受的。」
許牧民進一步解釋,康軒沒有其他業者與學校、老師之間早已建立的人脈關係,為了縮短與老師的距離,康軒開啟市場先例,利用大量的人力親訪老師、定期做市場調查、舉辦研習營,把現代企業行銷的作法,搬進傳統的教科書生產中,就是為了讓產品更貼近使用者。

**到教學現場尋找靈感來源

**
「康軒專做別人不願意做的事情,」和許佑民同期進入康軒的行銷企畫部協理張天恩說,教科書其實受到許多嚴格的規範,因此天馬行空式的創新或創意不見得可行,為了更精準的掌握市場需要,在康軒的編輯部門裡,設有一至二位的「教材研究編輯」,但是,這群研究編輯鮮少出現在辦公室裡,因為多數時間,他們必須在各學校、經銷商之間走動,「這些人雖然名為編輯,但是事實上就是康軒的R&D(研發人員),」張天恩指出,這些R&D長期待在教學現場,將最貼近的觀察與現場問題,定時傳回編輯部門裡,經過作者與編輯們一起討論,往往可以激盪出很多新點子,甚至讓老師們覺得窩心。
例如,現在的社會科教學重視本土文化,當小朋友學習認識自己的家鄉時,會發現課本只有介紹台北、台中、高雄等大縣市,其他縣市就用簡短的篇幅帶過,「讓彰化的小朋友去花時間去瞭解,台北捷運有幾條,似乎引不起學習興趣,」張天恩轉述其他縣市老師們對社會科教材上的缺失所提出的批評,為此康軒便設計出「鄉土資源分享包」的新產品,依照地區不同,蒐集當地的風土民情,讓老師們能夠因地制宜,進行在地文化的傳授。
「成功的教科書必須讓小朋友覺得書中的內容,就是在介紹他最貼身的事物,達到有效的學習,」吳惠潔說,儘管這種為少數讀者量身定做的「鄉土資源分享包」成本很高,是其他出版社口中的賠錢生意,但是康軒還是堅持要做出體貼老師的產品。
九年一貫多元教材的用意是希望把自主學習的空間還給老師和學生,「不管教材怎麼變,教科書出版業者能提供的內容都是死的,教學主導權都在老師身上,」吳惠潔說,但是翻開這些匯集眾人腦力、心力的教科書,如果書中蘊藏的創意能夠在課堂上被活用,無疑也是讓下一代能在吸取知識之外,多培養一分創造力。

康軒教科書創新靈魂-- 吳惠潔摸透小學老師的心
領導兩百多人的教科書編輯團隊,康軒編務一處副總經理吳惠潔用的是 「學習型組織」的管理法,目的就是隨時感受全國小學老師的 痛苦和困難!
深夜晚上九點,位在台北縣新店工業區裡的康軒大樓,編輯部門所在的四個樓層,仍是燈火通明,有的人埋首校對待送審議的稿件,有的人忙著打電話與作者討論內容,會議室裡還有群人忙著討論自家教具與其他業者的不同。 康軒有近900名員工,光是編輯部門,就有234人的編制,佔了近公司的三分之一比重,而引領這個部門的,就是在教科書編輯領域中有長達十年經驗的康軒編務一處副總經理吳惠潔。

我們每個編輯每年都有機會可以出國參觀國際書展!

吳蕙潔在2001年時加入康軒,正好是九年一貫教材開放實施之前,旗下的編輯團隊在短短三年間,人數快速增加。面對市場的快速改變與競爭,吳蕙潔的任務是穩定產品品質,甚至創造出更多元的的產品。
不過要完成這些任務,不單靠吳惠潔一個人的腦袋就能完成,「教科書的內容需要不斷進步,因此整個編輯部門採取『學習型組織』的方式運作,」
吳惠潔說,在教育訓練上,康軒也相當捨得投資,每個編輯每年都有至少30個小時的研習課程,而且不分職位,都有機會可以出國參觀國際書展,或是與日本、大陸等地的學者進行訪問交流。
「不過,公司畢竟無法讓兩百多人都能去看法蘭克福書展,卻利用各式的內部創意競賽,把在國外看到的新產品或新觀念帶回來分享,」吳惠潔進一步解釋,就像前陣子編輯處才剛舉辦「立體書展」,動員各部門的同事去蒐集各式各樣的立體書,每個部門還需自行設計攤位,再由員工互相票選出最具特色的立體書。「藉由這種競合關係,刺激大家做出更好的產品」。

**就算同業在形式上抄襲,也無法摸透獨創的邏輯

**儘管有許多員工在教科書領域都有很深的資歷,但在康軒的企業文化裡,嗅不到一絲刻板與僵化,「能夠接受新人類的創意很重要,」在康軒服務已經13年的張天恩補充說,教科書產業最大的問題是,同業間只會抄襲,然後關起門來各做各的,為了擺脫產業間長期存在的陋習,康軒鼓勵員工向其他企業做標竿學習,例如在設計皮影戲、面具、或是模擬舞台劇時,編輯人員會去觀摩國內頂尖的劇團,再把該領域的專業知識改良後,用在教材研發上。
「我們會去思考的點是,如何讓老師更好講解,」吳惠潔說,用心的起點不同,就算同業之間可以在形式上抄襲,也無法摸透康軒編輯人員背後獨創的思考邏輯。如果你有機會去書店翻一翻康軒版的教科書,一定也能發現「創意無敵」的魅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