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因Shopping而自由!

2004.12.15 by
數位時代
人,因Shopping而自由!
要說全世界「最奇幻」的Shopping城市,大概非日本東京莫屬。要hi-fashion一點,到代官山或南青山;要kawai~i一點的,原宿表...

要說全世界「最奇幻」的Shopping城市,大概非日本東京莫屬。要hi-fashion一點,到代官山或南青山;要kawai~i一點的,原宿表參道、裡原宿、澀谷有很多好康;你是李登輝那種old style,銀座一定讓你滿意;至於你仍搞不清楚自己是哪一風格路數的,新宿這個摩登、傳統、新古典的大雜膾,保證給你些意外驚喜。

**「自由」和「拘禁」的關聯

**在東京Shopping,不僅區位特色明顯,最重要的是它的「物品數量」和「物品種類」,繁多到嘆為觀止。13年前,我曾在《天下》雜誌社出過一本採訪的小書《迫力的東京》,當時會取「迫力」二字,主靈感就是我逛澀谷的Tokyu Hands百貨公司時,為貨架上的三百多種牙刷而驚嚇--難道一樁簡單的「刷牙」,會有這麼多種差異化的可能性嗎?東京消費市場的魄力,已經變成迫力了!
那趟東京採訪之旅,滋味複雜,雖然街頭上處處都是因Shopping而陽光的人,但一進到他們的辦公室進行採訪,那受訪者身上無邊、碩大而苦澀的憂鬱,便悠然襲來。一位《東京人》雜誌的主編告訴我:「東京人從小就憂鬱,每個人都一樣!」
多年來,出入東京不下20次,我慢慢對東京人Shopping時的快樂和工作時的憂愁,有了一個綜合式的體會--東京人其實是用著購物時的「自由」感,來平衡著工作時的「拘禁」感的。「自由」和「拘禁」,像是一塊「日常生活」銅板的兩面,彼此相依相存;而正因為日本企業的集體性太強,才造就出這麼一個物種繁茂的消費社會,一有空檔,東京工作者便逃離office、奔往街道,在Mall裡、在神保町的書肆深處、在無數的秋葉原電器產品間,去找尋「自己創造自我」的自由感。

**「消費」和「自由」的關係

**20世紀九○年代前的社會學和經濟學研究,多半都認為「消費」是「生產」的後續衍生行為,沒有主導性,但我在東京人的身上,卻看到「消費」主導「生產」的奇幻效果,如果不是如此,一個貨架上怎會有三百多種牙刷,讓你刷到天荒地老也刷不完。
波蘭裔的英國學者鮑曼(Zygmunt Bauman)出過一本小書《自由》(Freedom),把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消費」和「自由」關係,觀察得透徹無比。他指出:雖然資本主義是以「市場中的自由」為前提,但在生產端的企業組織內,由於資源的稀有性,「自由」永遠只屬於少數管理者,其它多數人則無法按照自己意志行事,天生是不自由的(這才符合效率的理性原則)。但為何這處處充滿壓迫的「自由零合」社會不會崩解呢?鮑曼的答案是:因為我們有個「消費市場」,消費品以無窮盡的符號、風格、式樣,超脫了稀有資源的侷限,提供給人們無數「創作理想自我」的誘人自由,然而正因此陽光背後的黑雲背景,消費自由因而是「一種令人悲喜交集的福音,」鮑曼說。
隨著Tokyu Hands和Muji(無印良品)的進駐,台北是愈來愈像東京了,但--你,是覺得愈來愈自由,還是愈來愈困頓呢?算了,Merry Christmas!,趕快去Shopping耶誕禮物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