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科幻電影《一級玩家》的遊戲與現實:認真就輸了?

2018.05.07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Kathy Hutchins via Shutterstock
看似樂觀色彩的《一級玩家》,沒說的是:我們也許能透過「遊戲」做些改變,但撼動不了龐大的資本主義體制。

《一級玩家》,由史蒂芬史匹柏執導,到目前為止頗受好評(甚至有人譽為神作)的新科幻電影。故事設定的背景是2045年,不令人意外地人類世界又落入了大部分人貧困的處境,人們為了逃避現實幾乎都跑進了「綠洲」(Oasis)這個虛擬世界之中。

一反常態的科幻電影

類末日的未來世界背景不稀奇,但作為設定年代為2045年的科幻電影,裡面的科技倒是有點「一反常態」。在那裡既看不見人造複製人(銀翼殺手),也看不見全義體生化人(攻殼機動隊),甚至連自駕車、飛天車都沒出現半輛!在《一級玩家》裡最重要的未來科技,就是「綠洲」這個虛擬世界及令其成為可能的各類VR裝置。

你可以想像,這樣的背景設定更為「現實」,但換個方式來想卻也意味著更為恐怖。因為,如果今天已見端倪的VR科技,在近30年後確有實現「綠洲」的可能,那麼我們是否也將如《一級玩家》裡的人們那樣,終究逃不過貧困的命運?

不過,這倒不是《一級玩家》想要傳達的訊息。這部電影的重點在「遊戲」,也因此,電影散場後我腦袋裡就浮現「認真就輸了!」這句鄉民們經常用來嘲諷別人(或自己)的話。

遊戲經常讓人聯想到的便是「不需認真」、不嚴肅、輕鬆、隨便等。這也是為何鄉民們常常自嘲或嘲諷他人「認真就輸了!」

對網路鄉民來說,網路世界其實就是讓人放鬆、嘻笑怒罵的地方,過於認真地看待他人的一言一行,不僅自討沒趣,還會帶給他人不必要的壓力。

但《一級玩家》要說的卻是,唯有「當真」,你才有可能尋獲最終的彩蛋!

認真就輸了?不,當真才能贏!

當真才能贏!這裡所謂的「贏」雖然指的是男主角韋德最終的「勝利」,但還是得稍作區分。所有的競賽遊戲當然有勝負,但最後的勝利究竟指向遊戲「之內」還是「之外」,讓韋德一行人與片中的反派「創線企」截然不同。

或者,更精確地說,在《一級玩家》中,我們得看到兩個層次的「當真」如何將韋德推向勝利。首先,韋德之所以能夠贏,很清楚地正是因為他全心全意地投入遊戲之中,當真地看待遊戲與遊戲創造者的一切。因此,認真玩遊戲正是韋德最重要的特質之一。這一點直接表現在第三把鑰匙的取得過程中。為何創線企的「六數人」明明選對了遊戲,也破了關,卻還是「輸了」。因為他們並不是認真地投入遊戲,而是為了一個「遊戲之外」的目標在玩遊戲。

但是,「當真才能贏」指的不只是如此。一開始的韋德很強,但就只是眾多遊戲好手之一。直到他遇見了女主角莎曼珊(雅蒂米思)。莎曼珊體現了另一種「當真才能贏」的典型。我們或許可以這麼說,莎曼珊不僅認真玩遊戲,更將遊戲與其現實人生當真地扣連在一起。

Sherry Turkle在《虛擬化身》裡提到,虛擬生活世界雖然讓人們扮演角色,但是否真能藉此獲得自我成長,並不一定!

關鍵在於我們抱持何種心態進入虛擬世界,逃避?還是認真地將遊戲與現實扣連在一起,嘗試在遊戲當中探索,進而才可能將「收獲」帶回線下世界。

莎曼珊正是如此看待著「綠洲」與她的現實生活。雖然這裡面有個人的因素,但重點在於她與一開始的韋德(或其他玩家)不同,並不是單純地因苦悶的現實生活而遁逃進「綠洲」之中。她積極地投入遊戲,為的是對抗那個在現實生活中不斷壓迫、剝削人們的「創線企」。

因此,當韋德遇見莎曼珊,甚至向她告白示愛,卻換來一頓教訓後,才看見那個他以為也跟自己一樣認真遊戲的雅蒂米思,遠遠比他更把這個遊戲「當真」。若不是這樣的轉折,也許沒有遇到雅蒂米思的帕西法爾很可能就真的在某次迷糊之中,把自己賣給了創線企。

認真就輸了!過於認真而失望的我

從上述的討論中可以看見,《一級玩家》確實成功地向觀眾(至少是我)傳遞「遊戲」訊息。

有別於我們認為「遊戲」無需認真,我不確定《一級玩家》是否想暗示我們,在未來的世界裡,認真遊戲也許是我們僅存的希望?

電影散場後,我腦袋的另一邊也浮現一點失望。特別是當韋德識破最後的考驗,拒絕簽下合約時,內心小劇場正逕自上演著不同的橋段:放下筆後,韋德不僅說了為何不該簽下合約,也說出類似「綠洲該是屬於所有玩家的!」類的話。

我承認我過於認真地把「綠洲」爭奪戰聯想至我們面臨的網路開放性問題。創造今日網路最重要的基礎設施之一的Tim Berners-Lee,在當時決定不將全球資訊網私有化、商業化,便是希望它能持續作為一個開放的、公共的平台。

在近30年後,這個理想岌岌可危。當我在《一級玩家》中看到「綠洲」爭奪戰的橋段,就直接地將其扣連公共性問題了。

你也許會認為這樣「過於認真」,但真是如此嗎?在《一級玩家》2045年的世界中,「綠洲」是遊戲,但也不只遊戲。你可以看到玩家砸下重金購置裝備,想在「綠洲」競賽中獲勝,實現換棟新樓的夢想;也可以看到有些玩家因為角色死亡,失去所有「財產」,想跳樓自殺。

換言之,「綠洲」本身就是一個得當真的遊戲,你甚至可以想像它已成為2045年的社會流動機制:透過遊戲,貧困末日的玩家們保有最後「翻身」希望。

這正是我失望所在。《一級玩家》凸顯創線企這個企圖染指「綠洲」的惡企業,讓人忽視「綠洲」本身也是一家公司,也讓某些人(例如,「綠洲」的創造者哈勒代)坐擁眾人無法企及的億萬財富。甚至,透過韋德的經歷,我耳邊彷彿響起典型的個人主義成功的故事。

一方面,我們當然無需苛求所有電影都得傳達正義理念;但另一方面,不免又想到,這會不會又是另一顆被深埋的且灰暗的彩蛋?

看似樂觀色彩的《一級玩家》,沒說的是:我們也許能透過「遊戲」做些改變,但撼動不了龐大的資本主義體制。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