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一位帶種的媒體人喝采

2018.05.28 by
沈雲驄
沈雲驄 查看更多文章

早安財經文化發行人。財經作家。

shutterstock
在自家報紙,用一整版的聲明公開「嗆聲」頂頭老闆的裁員政策,這是百年老報《丹佛郵報》記者普郎克,最「帶種」的事蹟之一。他浴火對抗的,不只是獲利至上的自家老闆,而是所有掌握媒體、卻不珍惜媒體的大財團。

當了多年記者,查克.普郎克(Chuck Plunket)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居然成了全國大新聞主角。

百年老報被賣、換東家

出身阿肯色小鎮的普郎克,15年前加入《丹佛郵報》(Denver Post)時,這份百年老報是當地市民重要的精神糧食,每日發行量超過25萬份,員工近300人。但好景不常,隨後整個美國報業陷入發行量下滑、廣告收入銳減的困境。經過一連數波裁員之後,《丹郵》本身雖然守住了獲利,但它的母公司、當時旗下擁有50幾家地方報社的「媒體新聞集團」(MediaNews Group)卻度不過難關,於2010年宣告破產,《丹佛郵報》也被轉手賣給了紐約避險基金業者「阿登全球資本」(Alden Global Capital,AGC)。

原本普郎克樂觀地以為,這下安了。一來,AGC看起來財力雄厚,足以應付接下來要面對的數位轉型硬仗,二來,既然新老闆是金融業,應該很會賺錢,搞不好能幫報社找出新的賺錢之道。

新老闆上任,裁員潮跟著來

結果,他錯了。AGC接手之後,不但沒有挹注更多資金協助報社因應數位挑戰,相反的,一手將該報資金挪作他用,一手推促報社主管訂出嚴苛的「獲利目標」。為了省房租,幾個月前搬到較小的辦公室。為了擠出利潤,AGC一再要該報裁員,員工人數從當年的近300人,砍到如今剩下不到100人。但AGC仍不滿意,上個月加碼要編輯部在今年7月之前,再砍30人──相當於僅存員工的三分之一。

這一切,AGC聲稱是為了讓報社「從紙本走向數位」,但擔任評論版主編的普郎克愈想愈不對勁。首先,媒體遇到數位亂流沒錯,但《丹佛郵報》並沒有賠錢,財務狀況良好。其次,該報多年來累積的實力有目共睹,光是普立茲獎就拿了九座,尤其在該市其他幾份百年老報如《洛磯山新聞》(Rocky Mountain News,創辦於1859年)、《科羅拉多政治人》(The Colorado Statesman,創辦於1898年)先後倒閉之後,已是該市僅存的少數老牌大報。何況,打從AGC買下《丹佛郵報》的2010年以來,丹佛市人口年年暴增,經濟回穩,房地產熱絡,行情沒那麼差。

不忍見一個又一個優秀的同事捲舖蓋,普郎克決定挺身而出。4月初,他在沒有知會總編輯的情況下,在自己負責主編的評論版上刊登了一整版的聲明,指控自己的頂頭老闆AGC,是「唯利是圖」的「媒體禿鷹」。「當老闆把賺錢當成唯一目標,」聲明中說,「品質、信賴與負責的態度就會被犧牲。」、「如果AGC不肯改變經營心態,就應該把報社賣給願意珍惜新聞品質的人。」

如此「帶種」地與自己的老闆公然對幹,在媒體圈是前所未聞的。當天的聲明一出,立即傳遍全國,從《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到《華盛頓郵報》,都用顯著篇幅報導這位勇敢的媒體人。

砸錢買媒體,卻不以正派經營為榮?

很多人也才驚覺,這些年來摧毀傳統媒體的,不只是數位狂潮,還有那些掌握媒體、卻不珍惜媒體的大財團。

他們砸錢買媒體,卻不在乎新聞、不以經營正派媒體為榮,相反的,他們往往不是想藉由媒體操弄民意,就是著眼於商業利益的榨取。

尤其看在「禿鷹」型的買家眼中,許多百年老招牌其實很有價值,只是當市場對傳統媒體未來不看好,賣價通常偏低,也讓他們有可趁之機。

例如兩個月前,AGC才花了不到1千2百萬美元,就吃下了有170年歷史、拿過八座普立茲獎的《波士頓前鋒報》(Boston Herald)。

買下媒體之後,他們以「養那麼多記者與編輯,無法在數位市場上生存」之名,行榨取利潤之實。《丹佛郵報》之外,AGC在加州灣區有16家地方報紙,原本共超過1千名員工,如今也只剩下百來位。

這些財團老闆從不回答的問題是:把人砍剩幾隻小貓,財報上好看了,但要怎麼好好為讀者報導新聞?要怎麼服務需要優質在地新聞的讀者?社群媒體很好、網路消息很多,但難道你我未來所接收的新聞,要全靠網路上非專業直播、甚至動機不明的爆料嗎?

當然不行,這正是為什麼普郎克的聲明引起如此巨大迴響。普郎克在刊登聲明前已經有被炒魷魚的準備,不過目前為止並未因此遭到懲處。受到他的啟發,丹佛市最近有人發起募資,要從AGC手上買下《丹佛郵報》,讀者也紛紛留言響應,大家似乎明白了:在數位時代裡要獲得優質報導,我們該做的不是盲目地唱衰傳統媒體,而是用實際的閱讀行動,支持更多拒絕財團洗腦的「普郎克」、以及願意「珍惜新聞品質」的媒體老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