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像Google一樣思考

2018.05.09 by
鄭鎧尹
鄭鎧尹 查看更多文章

愛卡拉是一間以 AI 為核心的行銷科技公司,致力於發展行銷技術產品,協助廣告主及企業主進行精準行銷投放。總部設於台灣,營運遍佈新加坡、香港、台灣、日本、泰國、及越南。(iKala 徵才中

Beat-Sonic
創業多年後,我領悟到一個道理,就是「別像 Google 一樣思考」,裡面的Google可以代換成任何一個成功的大型公司。如果你的思考越是像這些大型公司,那麼就代表你的DNA也越像這些大型公司,那也代表你所做的Business Model也跟這些大型公司很像,那麼只要時機到了,他們可以簡單沿著他們的競爭優勢自然延伸,那麼被橫輾過去,也就只是剛好而已。

最近F8大會結束,看到這則新聞標題「臉書 F8 正式宣布進軍「約會服務」Tinder 母公司股價大跌22%」,頗有感觸。不知道為什麼, 我突然腦中閃出了這麼一個旁白,「我不是故意要消滅你, 只是你剛好走在我要前進的道路,我不小心踩死你了而已,你可別怨我啊!」

被橫輾過去,也就只是剛好而已

創業多年後,我領悟到一個道理,就是「別像 Google一樣思考」,裡面的Google可以代換成任何一個成功的大型公司。

如果你的思考越是像這些大型公司,那麼就代表你的DNA也越像這些大型公司,那也代表你所做的Business Model也跟這些大型公司很像,那麼只要時機到了,他們可以簡單沿著他們的競爭優勢自然延伸,那麼被橫輾過去,也就只是剛好而已。

網路廣告模式是過去式

每一個時代,都有每一個時代起來的時空背景跟機會點,一旦過了時空背景跟機會點,同樣的 Business Model或許就不是那麼work了。最近羅輯思維有一集叫做「免費模式的真相」,我覺得十分值得一聽,聽完覺得心有戚戚焉。

許多人看到互聯網公司巨頭的「廣告模式」十分成功,紛紛效法,將其中的Business Model 抽象化出來,簡單總結可以這麼說,「就是拿使用者的 data,然後來賣成廣告錢」。

但實際上,很多人沒想清楚的是,這個Model是上個「世代」巨頭創造出來的成功基石,也就是他們的DNA。如果要賣使用者的數據,做廣告變現,你真覺得可以賣贏Google或是Facebook嗎?

如果我是廣告主,透過Google或是Facebook (或是他們的廣告聯播網),我已經可以reach 到網路上80%以上的使用者, 那為什麼我要在你的 channel下廣告?所以,毫不意外的,每年數位廣告大餅超過一半是被前面幾名的網路巨頭囊括, 即便數位廣告每年都高速成長,多出來的這些餅, 還是大口大口地被互聯網領先集團吃掉了。

被行業巨頭嚴重低估的商機才是真機會

所以,在互聯網上,效法已經成功的Business Model,或許不是最好的選擇,看起來明確,但是這個戰爭已經打完了。那這些成功公司的行為不值得學習了嗎?也不是這個意思。

這些公司之所以可以長到這麼大,是因為他們都不像他們那個時代任何的公司,也就是,他們都不以他們那個時代的巨頭的方式思考,所以巨頭也完全不會想(到)要做他們的事情,甚至可能覺得他們做的事情是垃圾。

Google一開始也只是在Yahoo! 頁面上邊邊角角的一個搜尋功能; 當Steve Wozniak 做出第一個個人電腦原型時,HP的高管根本不屑一顧; 當 Amazon開始在線上賣書時,出版社跟書店老闆紛紛在打賭這個網站什麼時候會倒;當Facebook 開始在做校園社群時,其他人覺得這個只是個校園佈告欄。

這些公司有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的DNA都不像他們當個時代的成功模式的DNA,他們就是他們自己。

我們身處在高速增長的奇點時代,每年的變化都十分巨大,看似有很多的機會,但是屬於你我真正的機會實際上是十分稀有的。要學會辨認那些真正的機會,就別像行業巨頭一樣地思考。

本文由鄭鎧尹授權轉載自其Facebook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