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狂潮——一個去中心化的世界與新經濟
專題故事

過去一年,無論是金融界、技術宅、創業圈、投機客、學術圈,都在討論同一件事:區塊鏈。有人說它是繼蒸汽機、電力和電腦發明後,新一波工業革命的關鍵;有人說它「修好」網際網路,解決了數十年來只能靠中介機構完成線上交易的問題。在技術演進近十年後,現在正是區塊鏈在產業落地的轉捩點,不論技術面或應用面的創新都讓人引頸期盼,且將一一寫下新的歷史篇章。

1 迎來區塊鏈落地關鍵年,一場應用變形記將登演

黃巧秀/製作
去年底比特幣瘋漲的故事搶盡媒體版面,也讓底層的區塊鏈技術浮出水面,到底區塊鏈會帶來怎樣的巨變?而今年作為全面部署區塊鏈的關鍵年,又會呈現出什麼樣的風景?

在談區塊鏈前,先回顧過去半年發生的幾個重要事件:飲料公司「長島冰茶」(Long Island Iced Tea),把公司名稱改為「長區塊鏈」(Long Blockchain Corp.),股價在消息曝光後隨即飆漲500%;另外,老牌攝影大廠柯達在今年初宣布發行自己的數位貨幣,同樣在消息釋出後股價大漲44%。這樣的場景,讓人聯想到20年前的網路泡沫,只要冠上「.com」,就是最吸睛的行銷手段。然而,網路泡沫結束後,造就Facebook、Google等網路巨擘竄起,而這次,我們期待區塊鏈留下什麼?

區塊鏈變形記登場

去年底,比特幣瘋狂暴漲20倍的故事搶盡媒體版面,進而讓底層關鍵技術「區塊鏈」的價值與應用潛力浮上檯面。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研究所區塊鏈研究員吳李祺(Reki)形容,比特幣像火車、區塊鏈是鐵軌,鐵軌上可以跑不同種類的車子(或應用),為了達成不同目的,鐵軌使用的材質也會不同,像現在,區塊鏈已經從最初的比特幣區塊鏈變形出好幾種:公共區塊鏈平台以太坊為了讓開發者更容易打造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式,新增智慧合約機制;金融業也發展出參與成員需經過審核、各握不同權限的聯盟區塊鏈;IOTA則是為物聯網設計,發展出沒有區塊也沒有鏈、和比特幣區塊鏈截然不同的運算機制。不管是哪種,同樣都保有「分散式帳本」的核心概念——大家基於共識共同管理一個資料庫,在上面傳遞價值。

「區塊鏈是一種無法篡改的全球資料庫,能夠提供一個數位帳本,來記錄金融交易以及其他有價值的東西,如出生證明、資產所有權、教育文憑、醫療程序、選票等各種應用。」《區塊鏈革命》一書中解釋。以比特幣的應用為例,在區塊鏈的架構下,可以讓金流安全地從A流向B,過程中完全不需銀行、信用卡公司經手。

網路傳遞「資訊」,區塊鏈傳遞「價值」

當然,也有不少人認為,區塊鏈正好補足了網際網路的缺點。過去網路雖然讓資訊分享無遠弗屆,但卻無法點對點傳遞有價資產,原因在於陌生人之間缺乏信任。曾經有網購經驗的人就會知道,如果沒有第三方平台協助確認金錢和商品的所有權交換,雙方都會擔心對方是否跳票。不過或許有人會問,有中間人幫忙處理事情不好嗎?為什麼需要去中心化?

傳統集權式的管理模式已開始出現負面效應。今年3月,Facebook傳出5千萬用戶個資外洩、遭廣告商濫用的消息;時間再回推到2017年9月,美國三大信用報告機構之一Equifax遭駭客攻擊,高達1.43億美國人的姓名、社會安全碼等個資都外洩。愈來愈多負面案例發生,也讓不少人開始意識到,將大量個資交給特定大型公司集中管理並不聰明,而可以去中間人的區塊鏈,就被視為彌補既有網路不足的解方。

2018年是全面部署區塊鏈的關鍵年

「區塊鏈發展的速度遠快過想像,充分說明了想要尋求替代方案的力量很強大。」已投資七間區塊鏈新創的源鉑資本執行長胡一天觀察。現階段,愈來愈多人聚焦在如何將區塊鏈應用在貨幣以外的領域,常見的有健康、供應鏈、內容等領域,腳步動得最快的則是金融。

今年,更是區塊鏈落地的關鍵年。「2017年是實驗的一年,企業已經了解區塊鏈有哪些優勢和挑戰。2018年將是企業的關鍵階段,將讓區塊鏈從試點專案到全面部署躍進一大步。」IDC在今年發布的《全球半年度區塊鏈支出指南》中指出,全球今年花費在區塊鏈解決方案的經費將上看21億美元,較去年成長超過一倍,而銀行、物流、製造業會是主要驅動力。

對此胡一天提醒,區塊鏈要落地,還是要回到實體商業場景,每個領域都有要克服的問題。以食品履歷為例,現在將每一段的食品檢驗數據放上區塊鏈,只是做到公開透明,但數據採擷過程是否可靠,還需要很多配套措施,例如在每段過程加裝檢測器自動上傳數據。也因此,雖然目前很多區塊鏈新創努力打造場景後的底層演算法、做出商業模式原型,但如何吸引業者合作、讓商業流程更方便,是之後要面對的挑戰。

如同科技理論家大衛.提科(David Ticoll)所說的,如果區塊鏈影響就如同網際網路一樣既深且廣,現在想預測它未來正面和負面的影響,很可能是徒勞。相比網路發展了數十年才無所不在地滲透到我們的生活,區塊鏈誕生至今還不到十年,但區塊鏈帶來的價值已替我們開啟無限想像,各領域應用也百花齊放,在前往區塊鏈構築的去仲介化網路烏托邦,我們已經在路上。

點圖可放大。
黃巧秀/製作
點圖可放大。
黃巧秀/製作

2 區塊鏈兩大核心技術拆解:用一串程式碼打造出超級信賴機器

黃巧秀/製作
今年以來,區塊鏈技術伴隨著比特幣風潮崛起,甚至深植人心,但說到區塊鏈是如何做到「去中心、不可篡改、帳本公開」等,相信多數人是一知半解。在區塊鏈這個領域裡,究竟有哪些重要的技術創新?

通常講到區塊鏈技術,光是分散式帳本、智慧合約、去中心化應用程式這些專有名詞就讓人感到頭痛。但其實只要了解一點點密碼學、一點點程式概念,區塊鏈其實沒這麼難。

核心技術1:集結密碼學、P2P架構的公開帳本

想了解區塊鏈,必須從第一個應用「比特幣」開始談起。它解決了數位貨幣最根本的問題:如何讓大家信任帳本上記載的數字。

首先,比特幣採用的是P2P(peer-to-peer)網路架構,帳本是公開透明的,只要下載一個程式就能共同維護並存取這份帳本,當有新的交易紀錄,每個人的帳本都會一起更新,幫忙作證交易完成,因此不會有A已付錢給B、B卻說他沒收到的情況。

儘管大家都有帳本存取權,並不是人人都能隨意更改帳本。在比特幣中,每批交易只能有一個人負責記帳,為了獲得記帳權,共同維護帳本的人或電腦(又稱節點)必須比賽解出一個複雜的運算問題,最先解出的人就能獲得記帳權,這個過程也被稱作「挖礦」,而參與搶答的人就叫「礦工」。在記帳前,礦工會檢查這筆交易的發起人是否合法,也就是如果交易內容是從A帳戶轉100元到B帳戶,那必須先確認該筆交易是否由A發起。同時,礦工也會確認這筆資金過去是否沒被花過,避免重複花費。由於挖礦程式也是公開透明的,大家都認同並遵守這套遊戲規則,因此不會懷疑由此新增的交易資料。

在區塊鏈的架構裡,每批交易資訊都會被打包成「區塊」儲存在網路中,每個區塊會按照新增的時間順序串連起來,形成一條「鏈」。照理說,每個區塊後面只會接一個區塊,但如果一個區塊後面接了兩個區塊,就會「分叉」成兩條鏈,正常情況下,比較長的那條鏈會被保留,否則就會出現好幾種不同版本的帳本。

再談細一點,礦工挖礦時必須面對的那些運算,其實是出自密碼學的雜湊函數。教導密碼學和區塊鏈的台灣大學數學系兼任助理教授陳君明解釋,雜湊函數會把餵給它的東西打亂,很難預測結果,無論丟進去什麼內容,最後只會算出一個長度固定的雜湊值(hash)。

以比特幣為例,礦工把整包區塊內容丟進雜湊函數後,會算出256位元的雜湊值。其中,每個區塊有好幾個欄位,包含上個區塊的雜湊值、交易內容,唯一可以動的欄位稱作「隨機數」(nonce)。而礦工的工作就是不斷調整隨機數、放到雜湊函數中,直到算出的數字符合條件,才能把區塊接到鏈上,完成記帳。在比特幣的世界裡每十分鐘只能新增一個區塊,所以挖礦的人越多,計算難度也會越高。

不過挖礦需要耗費大量運算資源,大家為什麼願意投入?為了鼓勵更多人挖礦,比特幣結合激勵機制,成功挖到礦的人可獲得一筆固定的挖礦獎勵,和交易發起人提供的交易手續費。比特幣的挖礦獎勵每四年減半,從2009年的50顆,到現在只剩12.5顆,不過隨著交易量變大,礦工可獲得的交易手續費也變多。

除了挖礦,雜湊函數也被用來產生每筆交易的ID──相當於數位指紋,而這些ID又會和上個區塊的雜湊值合起來成為新區塊的雜湊值。由於只要內容稍有更動,算出來的雜湊值就會截然不同,其他礦工也會發現哪筆交易被篡改,並捨棄掉該交易。可以說是雜湊函數,造就了比特幣交易不可抹滅的特性。

核心技術2:用程式打造最有效力的契約:智慧合約

按照以太坊發明人布特林(Vitalik Buterin)的說法,智慧合約是一個可以自動控制數位資產的電腦程式,也可以把智慧合約想像成一台由程式碼編寫,而且能自動運行的自動販賣機,投下多少錢,相對應的物品就會掉出。例如,有兩個人打賭會不會下雨,如果氣象感測器偵測到下雨、並把結果傳給智慧合約,那智慧合約會自動把賭金轉給贏家。

智慧合約的好處,又或者說把合約寫在區塊鏈上的好處是:合約甲乙方可以不必以信任作為立約基礎,簡單說,就是不用在乎合約對象是否有信用,因為程式碼會強制執行合約內容。一旦合約被觸發,礦工就會開始執行合約內容,這過程是完全自動且無法干預,延續了區塊鏈的特性,因此合約內容很難被篡改、也幾乎不可能違約。

雖然貨幣是區塊鏈第一個應用,但區塊鏈能做的遠大於此,包含身分證、駕照等身分識別紀錄,以及專利、商標、著作權等無形資產,都能編碼成數位資產並在區塊鏈上登記,甚至就連汽車或房子這類的實體資產也能數位化。想像一下,把住宅鑰匙、飯店房卡、汽車鑰匙換成密碼學中的私鑰,擁有私鑰的人才能打開車門。

不過,區塊鏈和智慧合約畢竟是底層程式碼,要加上簡單明瞭的使用介面,才能成為能讓一般人使用的應用服務,像這樣基於區塊鏈打造的應用程式,就被稱作去中心化應用程式(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DAPP),其中,以太坊提供一系列DAPP的開發模組,是區塊鏈應用百花齊放的重要推手。

《區塊鏈革命》一書指出,智慧合約就是像電腦程式的「if…then…」條件語,當預先編好的條件被觸發,智慧合約會執行相對應的合約條款。然而,過去因為「支付」這環節仍需人為介入,智慧合約一直難以實踐,因此,在比特幣這類基於區塊鏈的虛擬貨幣出現後,智慧合約的應用才向前邁進一大步。

技術人物

3 區塊鏈開發能量扎根台灣,無名推手立大功

周書羽/攝影
開源社群,一直是新技術的豐沛能量來源,而這在剛起步的區塊鏈產業中,顯得尤其重要。在台灣,也有默默一群人在推動區塊鏈基礎建設,他們是台北以太坊社群。

某個平日晚上,幾個人還在外為了幾天後的活動場勘。他們是來自台北以太坊社群的一群志願者和開發者,沒有職位也沒拿薪水,但卻是台灣區塊鏈技術和文化的重要推手,以開發者文化為核心的社群氣氛,讓以太坊創辦人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印象深刻。

「社群是匯集一群有興趣、有技術的人,可能也在業界工作,帶給你的成長是非常快的。」梁智程是台北以太坊社群的早期發起人之一,大學主修金融的他,因對統計有興趣而開始接觸寫程式。而像他這樣負責發起、規劃、協助舉辦活動的志工,在開源社群中被稱作「organizer」(組織者),目前台北以太坊社群約有30名。另外兩名今晚現身的組織者,一位是技術底子深厚的謝咏宸,從學生時期就開始做區塊鏈研究、開發過自己的區塊鏈;另一位朱昱任則是開源社群的資深前輩,曾經參與籌劃開源人年會(COSCUP)以及g0v零時政府專案。雖然背景不同,但加入社群的原因不外乎因為想找人討論技術、連結產業人脈,或是另一個更直接的原因:「因為酷啊!」朱昱任笑說。

區塊鏈這條路,先社群後產業

在變化速度快、甚至連官網資料都可能已經過時的區塊鏈產業,一個能聚集大家並單純交流知識的社群尤其重要。謝咏宸觀察,不少人都是先加入以太坊社群,才慢慢進入區塊鏈產業工作,「你一定要親自做,才能夠看得夠細,但你不能只是自己做,一定還要看別人怎麼做,因為這東西發展太快。」另外朱昱任也提到,區塊鏈知識既多且散,沒有系統性教法,一個已經撞牆一個星期的問題,可能在實體聚會直接問一下就解決,遠勝於在線上來回好幾次,他認為閒聊也是實體聚會的重要橋段,可以慢慢建構出對某件事的了解。

2016年4月1日,是台北以太坊社群的第一場實體活動,內容講的是以太坊白皮書,來了20幾人,而最近一場今年3月的大活動,參與人數成長到上百人,不少以太坊領域的重量級國際講者都來了。直到現在,他們仍每個月維持一到兩次的實體聚會。

不只是單純技術分享,他們也是第一批以太坊技術的採用者,曾經將以太坊中的智慧合約功能應用在票選社群標誌、販賣講座門票。「要找理由讓大家來做開發這件事,」梁智程說,「大家可以一起維護一份程式碼、如何寫智慧合約、整合介面,中間可以學到很多觀念。」

以太坊基金會基礎建設研究員,近半來自台灣

而台灣在區塊鏈產業中一直被視為擁有豐沛的開發能量,台北以太坊社群扮演重要推手。梁智程回憶,布特林曾在Twitter上說,他跑過世界上這麼多社群,台北的太坊社群活動的品質最高,「你很難在其他社群裡,看到如此專注在開發者文化的社群。」而事實上,台灣的技術能量不只展現在社群裡,負責開發以太坊基礎建設的基金會研究員,目前全球約有十幾名,光台灣就占了五名。

和其他開發社群不同的地方在於,區塊鏈多了數位貨幣這個炒作因素,讓他們經營起來格外謹慎。「其他的開源社群活動,不會有穿西裝的人來參加。」梁智程開玩笑說。台北以太坊社群發起人都是工程師,已經奠定以開發者為主的發展方向,同時也保有維護社群的共識。朱昱任說:「主要是政策的關係,我們活動幾乎不談幣,假如有談幣,一定是跟技術相關。」謝咏宸補充,他也會提醒分享者,不要來宣傳賣幣。

不過,也因為在區塊鏈這個新興產業中有非常多熱錢,有一個最大的好處是,辦活動找贊助不會太困難。「在COSCUP或其他社群,拉贊助時他們都會很明確地想知道你有什麼回饋,但我從來都沒看過這麼好拉贊助的社群。」朱昱任笑說。

「社群是整個台灣開發能量的培養。台灣要有更多人會設計共識,會寫DAPP(去中心化應用程式),有更多材料可以讀,有更多專案被開發出來。」梁智程這麼期待。去年,靠著這群志願者,台北以太坊社群共邀請國內講者做17場討論、國外講者進行18場,今年目標是邀請更多台下的參與者上台分享、寫更多議題類的文章和文件教科書,傳達正確的區塊鏈技術知識。聊完已經十點多,這群無名推手,回家繼續準備明天上班,以及社群的下一場活動。

社群是整個台灣開發能量的培養。台灣要有更多人會設計共識,會寫DAPP,有更多材料可以讀,有更多專案被開發出來。
台北以太坊社群
區塊鏈基礎建設推手:以太坊社群的梁智程(左)、朱昱任(中)、謝咏宸(右)。
周書羽/攝影
創新人物

4 搶占比特幣錢包八成市場,幣託靠這一字訣:「慢」

蔡仁譯/攝影
江湖上流傳著這麼一句話:「幣圈一天,人間十年。」形容數位貨幣的世界變化極快。其中,自認速度比別人慢上好幾倍的幣託,如何一步步站穩台灣數位貨幣交易平台的龍頭地位?

「早上買的熱咖啡,忙到晚上到家才有空喝」,這是幣託(BitoEx)創辦人暨執行長鄭光泰的日常。不過,在人稱「幣圈一天,人間十年」的快步調中,他卻笑說自己動作很慢,「講好聽點是謹慎。」憑著這點,幣託至今用戶數破30萬,按幣託官方估計,其比特幣錢包在台灣市場占有率近八成、比特幣錢包交易量更是全球前五。

無論年紀或資歷,鄭光泰在區塊鏈界算是相當資深,軟體開發經驗近20年,第一份工作就是幫台灣金融機構和政府機關開發大型金融系統,當時他發現,金融有滿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之後又陸續做了嵌入式系統,並在2002年創辦泓科科技,提供企業資安相關服務。2014年,他和創業夥伴看到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後,忍不住用之前創業累積近千萬元的資金成立比特幣錢包和交易平台「幣託」。他說:「我們不太聊未來。這行業速度非常快,需要用非常多時間來做產品研發。」

在他看來,比特幣擁有貨幣防偽、防止重複花費的特質,而礦工就像銀行櫃檯,幫忙做交易確認,架構相當完整,是未來數位貨幣的雛形。也因此比特幣雖只能稱為「0.1版的數位貨幣」,但他打從一開始就用金融架構的角度在經營幣託。「我相信交易所之後是各種應用的基礎建設。」他解釋,雖然現在交易所是數位貨幣的頂層應用,但隨著代幣市場愈趨成熟,交易所將成為代幣經濟的基礎建設。

進駐便利商店,布建比特幣購買最後一哩路

既然要做,鄭光泰決定從最難的開始做起,也就是法幣和數位貨幣的互通。回想自己第一次購買比特幣的經驗,過程相當繁瑣,因此便利性就成為他首要解決的問題。成立一年後,幣託成功進駐全家,讓台灣成為首個可以在便利商店購買比特幣、甚至用來消費的國家。他回想,當時許多國外媒體特地來採訪,覺得既感動又新奇,但他用一貫務實的語氣說:「我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麼好感動,因為對我們來說那是基礎嘛。」就像中華電信挖路牽線到用戶家,幣託就是想做法幣與數位貨幣兌換的最後一哩。

這段過程鄭光泰講得雲淡風輕,但實際上一點也不容易。2015年,社會普遍對比特幣有先入為主的負面印象,與全家談合作的過程其實非常不順利,中間找來律師和會計師、花了半年溝通才促成這場合作。

今年初,幣託也推出數位貨幣交易所BitoPro,提供比特幣以外更多幣種的交易管道。對外界普遍認為開交易所很賺錢的想像,鄭光泰也忍不住吐苦水:「開交易所是條不歸路。」雖然身經百戰,但開交易所需要的資安和資金仍遠超過他的想像,算上設備、工程師薪水、合規等固定成本,「不是幾百萬,可能是要破億的資金。」除此之外,包含無法可管、發票怎麼開、風控怎麼做到找合作夥伴,面臨的挑戰「每一步都是新的」。

儘管已在資安下足功夫,幣託在2016年仍逃不掉遭駭客入侵。雖然該案還在偵辦中、細節不便透露,但鄭光泰表示,他在事發當天立刻找來各個部門主管檢討事發原因,在最痛的時候吸取教訓並訂出新的公司政策,像是電腦全換新且不能帶回家、不明電子郵件不能開等等。「是很寶貴的經驗。」他說。

布局海外,首選星、馬、印

對用戶數逾30萬的幣託而言,現在的挑戰在於台灣市場有限、商業競爭變大。鄭光泰表示,他們預計今年就會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度落地,成立可兌換當地法幣的交易所,這一塊已布局兩年之久。另一個剛於4月發布的新計畫則是「代幣發售」,發行可用於平台手續費的「BITO幣」,雖然白皮書早就寫好,但同樣為了合規而多花了許多時間。

「我們公司做事就是慢。」鄭光泰說得坦白,但慢的另一面其實代表著更謹慎。他透露,別間交易所一個星期做出來的東西,幣託可能要花兩三個月,原因在於交易所就像接了很多分支的水管,就算只是一個小地方的水流不順,也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也因此,幣託有一套控管程式碼品質的方法,會比平常開發多一到兩倍時間,「功能不是看起來穩定就沒事。」

這點也展現在與合作廠商的溝通上。在三層樓、超過400坪的研發中心,其中一層專門開放給全球合作夥伴進駐,「無論規模有多大,還是要請他飛來台灣一趟。」鄭光泰說,其中一部分是資安考量,另外則是方便直接討論和測試產品介接。

這幾年創業讓鄭光泰學到,地基沒做好,是無法蓋大樓的。「你把東西做好,口碑就會出來。」直到現在,幣託仍沒有請業務,而是把時間花在做好基礎建設。「我們是這樣子,慢慢的。」在高速運轉的數位貨幣產業裡,鄭光泰選擇用自己的步調前進。

鄭光泰

幣託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過去曾參與分散式系統及金融系統建置服務、並於2002年創辦提供企業資安服務的泓科科技。

創新人物

5 區塊鏈新創庫幣科技,用硬底子做到世界唯一

蔡仁譯/攝影
剛獲日本金融集團SBI投資八位數美元的庫幣科技,創辦人歐仕邁原本只是要思考如何幫家裡的製造業轉型,卻意外踏上區塊鏈創業之路,核心產品推出至今三年,仍沒有人模仿得了。

今年4月,日本金融集團SBI旗下子公司SBI Bits執行長Chuck Chon在一場區塊鏈活動中,特地向台下觀眾展示他手中一張小卡片。這不是一般的信用卡,而是用來保管比特幣金鑰的硬體錢包,才剛獲SBI大手筆投資八位數美元。這張卡的背後團隊,是成立不到四年的台灣區塊鏈新創庫幣科技(CoolBitX)。

31歲、有著一張娃娃臉的歐仕邁是庫幣科技的創辦人,他同時也是台灣智慧型顯示卡製造商智慧光科技的第二代。「智慧光始終沒有自己的品牌和服務,」歐仕邁表示,「我們這一代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讓台灣創造更有價值的品牌。」肩負這個使命,他到英國念公關媒體和MBA,原本故事可能到這就結束。

2013年,智慧光科技收到的一筆與比特幣產品相關的需求,雖然那筆需求並不是做比特幣錢包、後來他們也沒有簽下這筆訂單,但歐仕邁卻因此接到來自父親的任務:研究這個完全陌生的詞是什麼、產業有沒有發展性。而這個機會,歐仕邁把握住了。

從零開始投入硬體錢包研發

首先,他鎖定現階段最能創造價值的比特幣產業,然後進行市場需求調查。當時他和團隊發現,比特幣駭客攻擊事件頻傳、身邊也有朋友是苦主,但市面上仍以應用程式、網頁和電腦等這類容易被駭的線上錢包為主,較安全的硬體錢包則因為使用不便,用的人很少。將市場缺口結合可將電子零件做成卡片大小的技術,庫幣科技第一代產品CoolWallet的雛形就此誕生。

回想研發過程,歐仕邁仍覺得有趣,當時為了配合遍布在加拿大、台灣和英國的團隊成員,會議時間常在凌晨四點。推出至今三年,CoolWallet仍是市面上唯一有藍牙連線能力、同時支援iOS和Android手機,且是卡片形式的硬體錢包。

但就算有智慧光科技的硬體技術支持,他們仍花了不少時間在改善晶片傳輸安全、藍牙傳輸穩定性以及電池續航力。其中光是藍牙這件事,就要解決和不同廠牌手機的共容性、找出對的藍牙通訊方式,需要軟體、韌體和硬體廠商不斷地配合測試和調整。

粗估初期人力、硬體模組等研發成本,金額超過千萬元。歐仕邁透露,曾有廠商向他們購買部分技術授權,但依然做不出來,也因此就算有模仿產品出現他也不擔心,「有自信自己的品質最好。」

2015年,靠著在海外群眾募資平台Indiegogo上架打響名號,庫幣科技成立一年就接到一筆大訂單,沒想到緊接在後的卻是大寒冬。2016年,比特幣在台灣的風氣還沒起來,和創投籌募資金並不順利;另一方面,由於第一代產品的使用者體驗不夠好,歐仕邁毅然決定把產品下架,針對產品重新改良研發。這麼做,等於直接把營收來源砍掉,但他並沒有猶豫太久。「產品如果做得好,it sells itself,」他說,「要做對的方向,否則後面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只不過,在第二代產品做出前、資源缺乏的狀況下,歐仕邁心裡也曾懷疑,市場是否真的需要這個產品?「新創最辛苦的一點是,產品還沒做出來、或是做出來但還沒大賣、得到大家認同前,你很難證明自己是在做對的事。」他說。但出了台灣,又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他回想,當時和國外社群互動及參展時,還是獲得很多好評,甚至曾收到「如果你們公司在矽谷,早就被創投投到翻掉」的肯定,讓他決定咬牙撐下去。

下一步瞄準區塊鏈身分證

所幸這段低潮期只維持了半年,2016年底資金陸續到位、產品研發完成,庫幣科技也穩定成長至今。隨著比特幣暴漲,CoolWallet銷量也爆發,截至去年底銷售量已達10萬套,今年目標是再多賣20萬套。「希望哪天當大家想到最方便的硬體錢包,就是想到我們的產品。」歐仕邁說。而錢包只是第一步,歐仕邁還有更有野心的計畫:區塊鏈身分證。他舉例,庫幣科技的卡片本來就是用於確認使用者身分的工具,若之後把卡片做成區塊鏈身分證,就能搭配區塊鏈化的服務,例如投票、健保、繳稅等等。

為了把時間花在更有價值的事情上,歐式邁從創業以來,總是穿著同一套黑色T恤和卡其色長褲、每天早餐只吃全麥高纖維麥片加無糖豆漿。「區塊鏈產業變化太快,每天就是在想,我要怎麼保有在這產業裡無可取代的地位,如何和新服務合作或競爭。」而曾經半年沒休一天假的他早有覺悟:「競爭是不休息的,你必須完全投入。」

歐仕邁

庫幣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畢業於英國新堡大學MBA。目前庫幣科技旗下產品有數位貨幣硬體錢包CoolWallet,以及多卡合一信用卡SLEKT。

常見誤解

6 區塊鏈的技術原理與兩道陰影

shutterstock
區塊鏈技術伴隨比特幣風潮崛起,很多人都對區塊鏈如何做到「去中心、不可竄改、帳本公開」等問題感到有興趣,但其中的原理並不好懂,也造成了許多誤解,本篇挑出兩個最常見的錯誤,加以說明釋疑。

區塊鏈厲害在哪?從技術原理告訴你

透過網路傳遞照片、影片和文字等各種訊息給朋友,是現今社會再平常不過的場景。基本上,每次傳輸出去的資訊,都是原始檔的複製版本,但同樣的情況套用到數位貨幣上,就顯得很荒謬了。如果數位貨幣和其他檔案一樣可以無限複製,那同一筆錢是否就能拿來進行好幾筆交易?這是完全行不通的。

目前線上進行交易得仰賴銀行這類的第三方機構,幫忙保管交易帳本、記錄交易訊息,保證每筆數位貨幣只被使用一次。而區塊鏈之所以被視為革命性技術,就是在於它不需中心化機構的背書,就能讓網路上彼此不信任的陌生人完成交易,這也是在網際網路近30年後,首次單靠網路機制就能完成有價資產的轉移。

區塊鏈看似某種神秘的黑科技,但事實上,背後用的技術一點也不新,其核心技術密碼學甚至早在40年前就存在。究竟這一串結合數位簽章、雜湊函數、P2P網路機制的程式碼,如何解決存在數十年的老問題?在區塊鏈技術演進的過程中,大家耳熟能詳的中本聰固然扮演著創世主的角色,然而,台灣在區塊鏈的技術能量也不容小覷,以太坊社群憑藉著深厚的開發者文化,在區塊鏈技術發展佔有一席之地。

最常見的兩個誤解

教導密碼學和區塊鏈的台灣大學數學系兼任助理教授陳君明指出,一堂讓大家從完全不懂、到理解密碼學和區塊鏈運作原理的課,至少要六小時,很難一次搞懂,也因此造成許多誤解。

Q:比特幣常被稱作加密貨幣,意思是交易內容會被加密?

這是翻譯上的誤用。Crypto在台灣翻譯成密碼或密碼學,加密的話是encrypt,所以cryptocurrency應該翻譯成密碼貨幣。絕大部分數位貨幣都沒有加密,用的是密碼學裡數位簽章的機制,只有簽章和驗章。比特幣從第一筆交易以來,每一筆都是公開透明,像內容都沒有加密。至於比特幣被某些人拿來做非法用途,是因為比特幣上的地址和真實世界身分很難對應。

另一個可能被誤解成加密的原因是,比特幣在驗證身分時用到密碼學中的公鑰和私鑰。有種作法是用公鑰對訊息加密、用私鑰解密,就像大家都可以寄信到某信箱,但只有有信箱鑰匙的人可以看到信。但反過來,先用私鑰才用公鑰,這就叫數位簽章,也是比特幣使用的機制。因此公鑰的確可以用來加解密,但在比特幣和絕大部分的數位貨幣中,用到的都只是數位簽章的功能。

Q:密碼學好神奇,意味比特幣是堅不可摧的?

比特幣存在51%攻擊,意思是只要掌握世界上一半以上礦機的運算能力,就可以篡改紀錄。例如,明明鏈已經往一個地方長,但我算得更快,新增區塊的速度贏過主鏈,讓大家把原本的區塊丟掉。這樣就可以做壞事了,假設我原本用比特幣買一台特斯拉,交易已被記在區塊上,但我用超過一半以上的運算能力長新的鏈出來,這筆交易就會被大家扔掉,所以原先這筆錢就可以再花一次。

量子電腦也是隱憂。成熟的量子電腦估計十年後有機會出現,屆時比特幣、以太坊用來做數位簽章的橢圓曲線密碼系統都會被攻破。現在已有少數新的虛擬貨幣採用可抵擋量子電腦的數位簽章,比特幣之後也可能用分叉改良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