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其實你不需要跟媒體做朋友

2018.05.24 by
高敬原
TED via YouTube
負面新聞屢屢登上版面,特斯拉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近期相當不滿,逼得他想打造一個記者版的TripAdvisor ,命名為「Pravda」,讓所有讀者可以為新聞報導、記者的信譽作評分,但問題來了,馬斯克要如何說服大眾平台客觀公正?

特斯拉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對於媒體的不滿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時常冒出稀奇古怪想法的他,最近又有了一個新的點子,要打造一個記者版的TripAdvisor ,命名為「Pravda」,讓所有讀者都可以評估媒體報導的真實性,以及記者的個人信譽。

許多西方媒體認為,馬斯克某種程度上跟川普很像,看到自己的負面新聞躍上版面,就急著找媒體吵架,據傳這家取名為「Pravda」的公司已經在去年註冊,但將由任職於馬斯克旗下計畫的Jared Birchall 負責主導,公眾投票機制會被操弄嗎?由馬斯克在背後主導的平台,真的能做到對事實公正嗎?在現今分化嚴重的社會氣氛下,我們會不會更容易受到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影響?

負面新聞不斷,火大成立平台替記者信譽評分

馬斯克最近過得並不是很順,特斯拉(Tesla)接連發生連續三起車禍、 Model 3 延遲出貨、高階主管離職、自動駕駛事故調查與政府發生衝突,媒體接連不斷的報導似乎讓馬斯克相當火大。

美東時間周三晚間,馬斯克一連發了九條推文,指責媒體為了點擊、為了廣告,不擇手段發布假消息而且虛偽,其中一條新聞是關於Model 3在加州的掛牌量超過BMW、賓士等同級車款;另一條新聞,則是投資公司Baird認為特斯拉的負面新聞,掩蓋了近期內部一些積極的事實,預測撥雲見日後,特斯拉股價將會大漲。

馬斯克的情緒已經從焦慮轉為火大,認為多數媒體都只報導特斯拉的壞消息,周三晚間在Twitter上寫下:「我要創辦一個網站,讓大眾可以對任何一篇文章的事實評分,並追蹤每一個記者、編輯和出版商長期的信譽,我在想要叫作Pravda。」

「Pravda」這個字在俄文中的意思是「真相」,在俄國真的有一家報紙叫「Pravda」,這是一份在20世紀於莫斯科發行的日報,至今仍然持續運作中。根據加州政府網站資料,有一家叫Pravda Corp的公司在去年10月完成註冊,所登記的公司地址與馬斯克的隧道公司The boring company相同。

多次抨擊媒體

這並不是馬斯克第一次抨擊媒體,去年九月接受《滾石雜誌》專訪時,曾批評媒體在處理負面新聞都過度誇大,本月初在那場語露不奈「史上最尷尬財報會議」上,馬斯克就認為那些質疑無人車安全性的記者「無恥地做著不負責任的報導」。

另外最近特斯拉接連多起的意外事故,成為媒體爭相報導的熱門題材,馬斯克認為,媒體過度放大車禍意外,而沒有強調自動駕駛的好處,在Twitter上寫下:「太錯愕了!特斯拉車主因車禍而腳踝受傷的事故,竟成爲媒體的頭條,過去的一年,光在美國就有4萬人死於交通事故卻沒人報導。」

馬斯克曾多次槓上媒體。
Elon Musk via Twitter

非營利新聞機構Reveal,先前報導特斯拉在加州工廠發生的可怕工安事故,但特斯拉未向相關部門報告,特斯拉則回應:「這是激進組織與工會支持者聯合,進行有預謀的攻擊,目的是針對特斯拉蓄意發布假消息。」

許多人也將馬斯克這次的發言,與現在的總統川普做對比,馬斯克則回應:「雖然你這麼說,每次當有人批評媒體,媒體都會說『你跟川普一樣!』但你說他一開始怎麼能選上?因為沒有人相信你(指媒體),你已經失去的信譽很久了。」

馬斯克如何說服大眾平台客觀公正?

在現今極度分化的網路世界下,對於真相顯然難以有一個真正客觀公正的標準,就像也許有人會說《紐約時報》是美國最值得信賴的媒體,但一定也有人不這麼想,因為「偏見」就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加州登記成功的Pravda Corp,就是由擔任鑽洞公司 The Boring Company的總監Jared Birchall擔任總監,雖然馬斯克的「Pravda」新聞信譽評分網站看似能反映當下媒體報導品質參差不齊的問題,但在線上投票機制可以被輕易操弄的情況下,平台要如何運作才能讓人信服?而有馬斯克在背後主導的評分網站,如何說服大眾它客觀公正?

這幾年來,我們都深深的理解到「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的力量有多大,確認偏誤指的是個人選擇性地回憶、蒐集有利自己細節,故意忽略不利或矛盾的資訊,來支持自己既有想法的片面詮釋。

現今極度分化的網路世界下,對於真相顯然難以有一個真正客觀公正的標準。
shutterstock

舉例來說,如果你超級喜歡特斯拉,這時候有一家媒體報導說Model 3 疑似有煞車問題,你有可能會不太願意相信這件事情,而如果你不喜歡特斯拉,甚至討厭電動車,則相關的新聞你可能都會嗤之以鼻。

這種吸收資訊上的偏誤,也可能發生在演算法上,北卡羅萊納大學資訊科學系助理教授圖斐琪(Zeynep Tufekci),最近曾分享前年他基於研究需要,常常透過YouTube觀看川普的競選影片,一段時間後在他YouTube頁面上推薦影片的列表中,出現很多白人至上主義、否認種族屠殺的極端言論。他認為,雖然演算法是中立的,但用在「資訊接收」上,容易在演算法的餵食誘導下走向極端、讓言論變得單一,甚至成為21世紀最強大的極端意識形態工具。

維吉尼亞大學媒體研究教授 Siva Vaidhyanathan 認為,如果要確保平台客觀公正,應該委由一個獨立的新聞基金會監督,才能讓平台真正發揮效用與意義。

馬斯克其實不需要跟媒體當朋友

只要是人都會有自己的意見,這個很正常,然而新聞的本質在於呈現多元觀點、媒體職責在於揭露問題,像是Uber、Facebook、Twitter 這類用戶數極多的大公司,自然特別容易受到媒體報導。以Facebook的劍橋分析事件來說,祖克柏處理危機的方式,是接受媒體訪問說明,到世界各地的聽證會親自回應,而不是一味的指責媒體都報導不利於自身的消息。

馬斯克是一位傑出的創業家,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很棒,不論是電動車、太陽能租賃、太空事業、地下迴路列車,這些除了是偉大的理想,更是改變社會、改變世界的出發點,但只因為媒體批評公司產品、營運,就在無所不用其極抨擊、指責媒體,這不是一個CEO應該有的高度,甚至不是一個成熟的成年人處理危機的手段。

馬斯克是一位傑出的創業家,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很棒,不論是電動車、太陽能租賃、太空事業、地下迴路列車,這些除了是偉大的理想,更是改變社會、改變世界的出發點。
shutterstock

當然媒體的確會犯錯,引用的資料、報導的新聞都有可能有錯誤,然而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媒體的職責在於提出問題、揭露真相,而不是交朋友。可以理解馬斯克面對媒體的批評感到受挫,但如果他真的想透過科技、自己的影響力去改變世界,那麼可能必須讓自己更強壯的去面對不同的批評與討論。

如果特斯拉的車子很棒,媒體當然會報導,如果營運有問題、產品出狀況,媒體更應該要報導,因為這就是媒體運作的方式,馬斯克不需要跟媒體當朋友,需要的可能是更多的相互理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