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業家在紐約
專題故事

高達9千家新創團隊,每年擠進全球的十字路口——紐約,其中,台灣創業家也在這顆大蘋果中,找到自己的舞台。

1 將彭博拉下寶座!華爾街打滾十年,百大銀行超過3成都是他的客戶

鄭柏君/攝影
在紐約創業,能自己買辦公室已經很不簡單,而RiskVal的總部距離帝國大廈走路只需5分鐘,隔條街就能到梅西百貨。能在曼哈頓中城(Midtown)精華地帶置產,即便只是一層樓,都凸顯這間公司的財力不容小覷。

走進西33街上一棟辦公大樓的5樓辦公室,會有來到金融交易所的錯覺。第一眼,注意到的是牆上大大小小螢幕裡全是交易數據和指標;會議室外更擺放了調整成倫敦、香港、東京時間的時鐘。只不過這間公司自己不投資,而是「提供雲端軟體」給投資銀行、財富管理公司、避險基金這些大客戶,幫他們找尋市場機會。

產品口碑強壓同業龍頭彭博

「彭博(Bloomberg)提供的軟體授權,一台電腦每個月要價2千美元(約6萬元新台幣),我們卻可以開出5千美元價格(約15萬元新台幣),整整貴了2倍以上。」RiskVal執行長胡國琳自信地表示,在曼哈頓、華爾街談到交易風險評估,第一個跳出來的,一定是他們的名字。

他的信心,其來有自,因為旗下客戶幾乎都是金融圈大公司,摩根大通(JPMorgan)、巴克萊(Barclays)、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都是合作對象,「資產排名全球前百大銀行,有超過三分之一,採用我們的產品。」

RiskVal最受歡迎的軟體功能是「投前分析」,畫面中的數字,是債券和期貨組合相對值分析。
鄭柏君/攝影

專業金融媒體WatersTechnology認為,「RiskVal在固定利率市場的交易策略分析和風險管理技術領先其他業者,成功將產業巨人彭博拉下寶座,且在競爭中持續取得贏面。」因此連兩年給予他們最佳資產管理方案獎項肯定。

不過,RiskVal的產品風評雖好,卻很「難懂」。因為這些投資策略、策略風險評估,都是給金融產業大玩家使用,多半是基金經理人或是投資部門操盤手才有機會接觸。

舉凡選擇權、債券、期貨以及各式衍生性商品,都是他們的分析目標。RiskVal自2001年開始,蒐集市面上各式金融投資商品的報價,透過數學模型分析,提供超過200種交易評估策略。「好比下象棋,有各式各樣的走法,但要採取攻勢、守勢,需要做出『判斷』,而我們的強項,就是量化各種影響因素,讓投資者能評估,到底是要買5年公債、賣出10年的好,還是可以有更多種搭配方式。」

胡國琳說,蒐集大量商品數據並做出分析模型,對於投資銀行、避險基金公司而言,並非做不到,但開發需要時機、時間,還需要多年的市場驗證,就像想買房的人,不見得會需要自己蓋房,只要懂得挑標的,就可以了。

嗅到新需求大膽轉行創業

2001年創立,RiskVal從第一年就開始獲利,產品淨利超過5成,如今擁有美國、日本、香港、新加坡與歐洲等上百個客戶。

回想創業路,胡國琳認為,過去在華爾街待了超過十年的背景,對於找出投資市場利基,帶來極大幫助。

他擁有清大數學系、紐澤西理工學院電腦科學碩士學位,1988年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就順利進入所羅門兄弟(Salomon Brothers)的IT部門,負責將數據、計算模型電腦化。待了四年後,短暫加入高盛兩年,再回到老東家帶領自營交易部門。

他回憶當時部門裡只有25個人,但這間擁有9千名員工的公司半數營收得靠他們賺,其實薪資條件很好,根本不需要自行創業。不過隨著所羅門兄弟併入花旗集團後,原本擅長的自營套利模式與新東家投資策略不同,被宣告中止計畫,胡國琳決定成立RiskVal,因為他開始思考自己是否要繼續「被聘用」,還是該把發球權抓回手裡。

1998年離職後,胡國琳看好網路興起將會帶動即時交易的風險評估需求,決定自行創業。過去在業界的口碑,讓瑞士信貸主動找上門,給了他一筆900萬美元資金,要求幫忙建置內部系統。而這筆錢,也成了他創業的第一桶金。他坦言,要打進白人、猶太人為主的華爾街市場,若是沒有從業背景、了解需求並建立口碑,其實很難能打入。

「新創團隊一定要記得,這些大銀行的內部工程師、研發團隊實力都很強大,而他們之所以想投資新創團隊、合作,絕對不是技術不足,而是不希望重複投入大量人力、成本,從頭來過。」

胡國琳說,要和紐約金融大公司做生意,新創團隊必需證明自己產品有足夠準備,能隨時上線,「因為動輒5千萬、1億美元投資,就像在前線打仗,但戰場,從不等人。」

創業Tips

  1. 做B2B生意要找到利基點,解決「被需要」的小問題。
  2. 待過相關業界,有助於了解自己的商品價值有多高。
  3. 做大客戶生意時機很重要,當銀行需要時,就要能端出有效產品上門。
鄭柏君/攝影

RiskVal Financial Solutions, LLC

創辦人|胡國琳
成立時間|2001年
團隊人數|紐約50人、台灣10人
關鍵數字|超過3成客戶來自全球百大銀行
特殊成就|創辦人連續3年獲選紐約50位最有潛力CEO(2016–2018)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IBM前首席科學家出走創業,讓全球第五的中國銀行主動找上門

鄭柏君/攝影
創業未滿一年,就讓公司達到損益兩平,甚至合作的首位客戶就是資產規模排名全球第五的中國銀行。這間新創公司有什麼過人之處,能夠租下正對紐約帝國大廈的辦公室?他們靠什麼在高門檻的金融圈,拿下好口碑?

Graphen是一間以打造「新世代人工智慧(AI)解決方案」為主軸的新創公司,目前主要領域包含銀行內部資安監控、不良呆帳預測、防洗錢系統等。2017年公司剛創立,中國銀行便主動上門詢問合作,如今在中國銀行的紐約分行系統中控中心裡,接近30面螢幕的監視牆中,有三分之二是Graphen負責運作,確保沒有來自銀行內、外部駭客入侵。

17年老手:「創造新應用」才重要

在紐約,Graphen創辦人兼執行長林清詠說,很多新創公司無法和企業合作,是因為他們看見有應用出現後才去思考如何解決問題,可是對銀行來說,更有價值的合作,往往是在於「創造」出解決方案。例如銀行反洗錢、防呆帳、中控系統都是既存業務,只是痛點一直未被改善。

不過,即便是像他這樣的業界專家、知名老手,一旦選擇走上創業路,還是需要面對放手一搏後的擔憂;而紐約另外一項好處,是擁有許多頂尖大學,不愁沒有優秀人才。

當年從台大電機所畢業之後,林清詠赴美攻讀哥倫比亞大學電機博士學位,有了這一層關係,他從2005年開始在哥大開設大數據分析課程,至今已完成超過400多個專案。他笑說,公司絕大多數員工都是自己的學生,其實會比較安心,因為你會曉得這些人的實力在哪裡。

林清詠擔任執行長將滿一年時間,成功讓公司獲得兩輪天使募資,又有中國銀行這個大客戶上門,繳出不錯的成績單。不過,從IBM重要人物轉身成新創公司老闆,心中仍有不少體悟,尤其是台灣公股銀行因為洗錢防制不足被重罰,讓他感觸良多。

「在紐約,越大的銀行衝得越快,因為他們不能停止思考,你會發現那些中小型銀行反而比較保守,因為只要現階段可以營運就好了。」他期待有朝一日,是台灣業者主動找新創團隊合作,能夠少一些保守心態。要與世界頂尖銀行談生意,不只要有技術,還需要有良好的名聲與人脈,才有機會開啟合作之窗,而林清詠具備了這樣的條件。他是前IBM首席科學家,過去負責帶領IBM華生研究中心的System G團隊,領導超過40位博士級研究員,專門研究圖像運算中的連結大數據領域。

在IBM待了17年,林清詠認為下個世代的人工智慧和大數據發展需要思考,如何在多樣化資料中尋找「相關性」,因為傳統AI和數據分析方式,可以藉由更大量、更強的硬體完成任務,但如果牽涉到關聯性,沒辦法A處理到一半,就去解決B的問題,「根本的架構和軟體設計思考都不一樣,也沒有開源平台和演算法能解決這件事。」

1歲公司部署:中國不良貸款預測率

在擔任IBM首席科學家期間,他積極對外募資、尋找合作機會,爭取在IBM裡研究圖像運算。在這個過程中,林清詠接觸到不少銀行客戶,加上資安、社群媒體分析專案成果,奠定了Graphen的基礎,讓公司的起跑能一鳴驚人。

鄭柏君/攝影

「離開,是因為大公司做決策還是會受到環境影響。」林清詠話說得保守,只表示,即便團隊做到自主募資研發,但當需要更大量人力投入產品化研究時,組織觀察其他業者尚未投資這麼多資源,就會開始思考如何降低成本。

也正因如此,他選擇和過去的研究班底創業,選擇金融產業發達的紐約作為大本營,看好企業AI應用有巨大發揮空間,

「銀行傳統的系統監控軟體,是根據過去已經發生過的攻擊來作為預測規則,但是從機器學習的角度來判斷異常行為,即便是設計者本身,也很難能夠成功入侵,」林清詠說。

同時,他也部署中國市場的不良貸款預測系統,因為光是每一季就有約320億美元的呆帳出現,其實對銀行影響很大。而Graphen的平台強調有別於傳統的個人行為預測,是以客戶周邊的供應商、貨款流向做判斷,成功讓預測準確度從10%上升至40%,「就像感冒一樣,得病不見得是缺乏運動,有時候是被身邊的人傳染。」

創業Tips

  1. 別只用現有應用解決問題,企業需要你創造「解決方案」。
  2. 個人名聲和信用累積,對與金融業談合作很有幫助。
  3. 挑選市場創業,選有最多相關人才的地方。
鄭柏君/攝影

Graphen, Inc.

創辦人|林清詠
成立時間|2017年6月
團隊人數|47人(紐約、台北、香港、北京四地辦公室)
關鍵數字|中國銀行紐約分行系統中控中心監視牆,三分之二由Graphen營運
特殊成就|擔任IBM首席科學家,率領40位博士研究圖像運算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 36歲教授創業,殺進曼哈頓的金融一級戰區

鄭柏君/攝影
若是在台灣,從57樓看向窗外,視野應該無比寬廣,能盡情往下俯瞰。但在紐約的景象是,眼前仍有大廈擋道,一山還有一山高。這裡的風景和金融圈的競爭都是如此,要開啟一道小小窄門,才有機會走進寶庫裡。

36歲的林敬倫(Peter Lin),正希望能用自己的兩種身分,在這場曼哈頓戰役中脫穎而出。

兩地設點,研發、數據分析團隊在台灣

這5年來,他一邊在紐約史蒂文斯理工學院教財務工程、大數據;同時也成立一間財務管理公司Gamma Paradigm Capital,並把研發、數據分析團隊放在台灣,目標是用最新的量化投資模型管理資產。目前試水溫的資金約有150萬美元(約新台幣4千500萬元)。

為什麼在紐約創業?他說,台灣金融體系還是相對嚴謹,每個步驟都會很小心,牽涉到投資會更加倍謹慎。相較之下,美國金融圈雖然有高標準,但不會因為合作對象是新公司就有不同態度,因此值得有實力的團隊前來挑戰。

不過,林敬倫強調, 有技術不等於有實力,更無法用在台灣的市場成績證明自己。因為許多銀行、基金都會優先和美國本土大學、研究機構交流,掌握學界最新的產業脈動,因此與其大談自己的技術,不如強調自己能解決什麼樣的產業痛點。

2018年新任務,他希望能用今年的投資表現,將資金池裡的150萬美元,放大成2千萬美元(約新台幣6億元)規模以上的避險基金,繼續在曼哈頓、台灣兩地驗證投資模型的可信度。

兩種視角,結合學、業界觀點思考產品

究竟Gamma Paradigm Capital有何能耐,能在金融之都紐約闖蕩?「一般而言,從指標夏普指數(Sharpe ratio)來看基金投資績效,數字在1.8到2之間,就是表現很好的公司了,但今年美國股市如此動盪,我們的數字卻可以達到2.25,代表能用低風險換取高報酬,卻不會受到槓桿影響。」林敬倫說。

換句話說,這是一間科技實力相當不錯的財富管理公司。不過即使如此,要在擁有約2千家避險基金、管顧公司的紐約生存,對他們來說,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這也正是他身兼兩職的重要原因,光是有技術,是無法在曼哈頓脫穎而出的。「這是一種必要、趨勢,也可以說是環環相扣,因為你需要證明自己在學術場域也能夠生存,打造出來的產品才會比較禁得起考驗。」他說。

林敬倫表示,在紐約有越來越多教授開始跳出校園轉而管理避險基金,例如位在長島的文藝復興(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科技公司,創辦人詹姆斯.西門(James Simons)就是一位學術成就卓越的教授,曾創立知名的Chern-Simon理論。

他笑說,能用量化投資模型創造高報酬,聽起來好像每間公司都能做到,可是要從學、業界兩種角度去思考產品,有深度理解的團隊還是不多的,而這也是紐約金融圈的潮流。

對林敬倫而言,一路從建國中學、台大資工系畢業,到哥倫比亞大學念電腦科學,再到約翰.霍普金斯取得數學博士學位,隨後成為史蒂文斯理工學院最年輕的產業教授(Industry Professor)。

2015年起,他便經常飛回台灣洽談合作案,目的是要把最新的量化模型帶進業界。第一個階段已經幫助知名公股銀行建立解決方案,下一步希望延伸到證券、投信與人壽公司。

鄭柏君/攝影

Gamma Paradigm Capital / Research

創辦人|林敬倫
成立時間|2013年
團隊人數|台北6人,紐約3人
關鍵數字|投資指標「夏普指數」超過2.25
特殊成就|摩根士丹利全球金融市場年度傑出獎第二階段(2010)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連《歌喉讚》都找上門!這對台灣兄妹檔用指甲油說故事

王曉桐/攝影
要追逐時尚潮流,到紐約一定得去第5大道逛逛,但可別以為這裡的美妝市場,都是大公司天下,由來自台灣的兄妹檔創立的Live Love Polish,就在這裡寫下好成績。

「紐約有很多具影響力的時尚媒體,得到他們的報導,對新品牌來說很有幫助,能快速被更多消費者認識。」負責主導產品設計的蜜雪兒·林(Michelle Lin)堪稱指甲油狂熱分子,房間裡隨時準備了一、兩百瓶以備不時之需。不過,她發現市面上的大牌子,越來越無法滿足她對顏色的挑剔程度,因此在紐約大學念大二的時候,決定休學創業,一切自己來。

為創業,妹妹休學、哥哥辭去亞馬遜工程師

她說服自己的哥哥韋恩(Wayne)辭去亞馬遜軟體工程師工作,兩人留在紐約開設品牌。不過他們的方式和其他指甲油品牌不一樣,只透過「線上」販售。

「雖然一般美國指甲油品牌的營收,可能只有3%至4%來自網路訂單。但我們的想法是,小公司沒有足夠資本從實體店開始,如果能透過各式網路管道宣傳自己,只要做得好,還是有機會成功。」韋恩說。

即便2014年剛創業時,認識他們的消費者並不多,不過Live Love Polish相當重視細節,官網上每一瓶指甲油的介紹,都會有「動態」圖片輔助,努力呈現塗在指甲上的真實樣子。

接著,他們開始走內容行銷方式推廣品牌,除了自己寫文章,聘用正職的手部模特兒拍攝圖文集,也利用紐約優勢,找在地美妝部落客合作,逐漸拉抬品牌聲量。

儘管Live Love Polish對自家主打無毒、無動物實驗,又有獨特顏色美感的產品很有信心,但他們在紐約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好的品牌要懂得「說故事」。

他們決定以「組」為單位推出產品,每組有3到6種顏色,卻都有共同點,能從顏色聯想到某件事。

例如公司裡的人都很喜歡兔子(bunny)可愛的樣子,就將牠的顏色元素放進指甲油;甚至梵谷名畫《星夜》(Starry Night)也成為創意來源。對Live Love Polish來說,懂得如何說故事,讓他們和競爭對手不同,也更容易在網路上銷出產品。

「Branding(做品牌)實在太重要了,因為台灣有很多很棒的指甲油品牌,產品素質都很好,但推出一支叫做NS001的顏色,記憶點真的太低了。」蜜雪兒說。

這種故事包裝方法,加上評價不錯的產品,甚至吸引探索(Discovery)頻道上門,和他們共同宣傳《鯊魚週》(Shark Week)系列節目,推出聯名款做慈善。 甚至連電影《歌喉讚3》也主動上門談合作。 Live Love Polish幫他們推出6種顏色的限量款,每瓶命名都有巧思,例如「U-S-OMG」以白、藍雙色為底,灑上大量亮片象徵狂歡;「Awesome Nerds」則是微亮暗紅色,代表單純的人也有值得喜愛的地方,結果都被搶購一空。

王曉桐/攝影

透過一個又一個迷人的故事,Live Love Polish不斷往前進,加上是自己拿錢創業,並沒有接受創投投資,反而讓這對兄妹檔更希望快速達成損益兩平,最後只花了一年時間就達成目標。

單月最高賣10萬瓶、年收逾6千萬

目前,他們已經有單月最高銷售10萬瓶指甲油、年營收幾百萬美元實力,相當於新台幣超過6,000萬元的年收入,但他們仍然希望讓網路銷售數字繼續成長,再來討論要不要進軍實體店。因為紐約的房價,實在太貴。「我們的倉庫兼辦公室並不是在鬧區,一個月租金卻要8千美元。」蜜雪兒認為,這是到紐約創業最大的問題。

2017年,韋恩和蜜雪兒共同入選了《富比士》(Forbes 30 under 30)30歲以下潛力創業家,達到創業的第一個里程碑,接下來,他們希望能讓更多的美國消費者,認識這間網路指甲油品牌。

王曉桐/攝影

Live Love Polish

創辦人|韋恩·林(Wayne Lin) & 蜜雪兒·林(Michelle Lin)
成立時間|2014年
團隊人數|20人
關鍵數字|年營收200萬美元以上
特殊成就|獲選富比士美國「30 under 30」零售與電商類創業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6,000
來自台灣的兄妹檔創立的Live Love Polish,已經有單月最高銷售10萬瓶指甲油、年營收幾百萬美元實力,相當於新台幣超過6,000萬元的年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