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雲集!DIF探討小國大未來
專題故事

由ABAC巴布亞紐幾內亞與ABAC中華台北共同舉辦的2018數位創新論壇(DIF),邀請到同樣為小國,卻發展出科技創新經濟的愛沙尼亞前總統湯瑪斯∙亨德里克∙伊爾韋斯談如何看全球數位化機會,總計將有30位全球科技領袖,將分享他們的觀點,為我們開創前瞻的視野。

1 索非亞都來了,最大咖的講者齊聚台北DIF,詹宏志:想讓全世界看到台灣

UN News Centre
我們身處的世界因為科技面臨天翻地覆的轉變,當成功的方程式不只一種時,台灣該如何從國際孤島突圍,鑑往知來與世界連線呢?本次召開的DIF論壇將由台灣與 巴布亞紐幾內亞共同舉辦,於7月19至20日齊聚台北,探討數位經濟創新發展及人類生活未來趨勢。

「永遠去做就對了,We can do something impossible.」在今年AAMA的年會上,台北市長柯文哲這麼鼓勵所有走在創業這條路上的年輕人,台灣是小國,在面對國際社會的挑戰下,如果失去了決心跟勇氣,那麼我們還能剩下什麼呢?

人口只有130萬的愛沙尼亞(Estonia),誕生了四家估值10億美元以上的獨角獸公司,去年沙烏地阿拉伯開全球首例,發給一位「非人類」的女性機器人索菲亞(Sophia)公民權,我們身處的世界因為科技面臨天翻地覆的轉變,當成功的方程式不只一種時,台灣該如何從國際孤島突圍,鑑往知來與世界連線呢?

不受中國打壓,首位獲得公民權機器人索菲亞(Sophia)也來了

PChome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今年擔任亞太經合會(APEC)企業諮詢會議(ABAC)「數位創新論壇(DIF)」主席,本屆的DIF論壇將由台灣與 巴布亞紐幾內亞共同舉辦,於7月19至20日齊聚台北,探討數位經濟創新發展及人類生活未來趨勢。

不過在論壇登場前卻發生了意外的插曲,巴布亞紐幾內亞今年(2018)五月遭中國施壓,將台灣駐巴布亞紐幾內亞辦事處,名稱改為「駐巴布亞紐幾內亞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因為巴布亞紐幾內亞是今年亞太經合會(APEC)主辦國,施壓時機格外敏感,外交部國際組織司司長徐佩勇表示,雖然遭遇一些挑戰、干擾,但透過外交團隊的溝通,對於我國今年參與亞太經合會(APEC)不會有太大影響。

數位創新論壇(DIF),將與全球數位領袖共同展開討論,這也是台灣有史以來最高規格的國際論壇。
YouTube

台灣身為小國,有時常面臨在國際社會上的挑戰,如何透過數位變革驅動國家向前就顯得格外重要,今年的「數位創新論壇(DIF)」2天的活動會以「探索世界趨勢」為主軸,將有8場專題演講、6場專家座談及5位數位創新者的經驗分享。

論壇將邀請歐洲數位化程度最高的愛沙尼亞前總統伊爾韋斯(Toomas Henrik Ilves)、維基百科創辦人威爾斯(Jimmy Wales)、《長尾理論》作者安德森(Chris Anderson)、《WIRED》 英國版主編 David Rowan 、日本瑞穗銀行總裁林信秀等超過30位國際講者齊聚台北,暢談數位變革,專家座談更邀請來自CNN、紐約時報等國際知名媒體擔任主持人,透過國際媒體的視角,來與全球數位領袖共同展開討論,這也是台灣有史以來最高規格的國際論壇。

鑑往知來,詹宏志:想讓全世界看到台灣

同時也是《數位時代》發行人的詹宏志談到:「亞太地區會是接下來全世界發展最快的地區,以電商為例,2019年將會有高達36億美金的交易量;台灣在數位創新這一塊具備很大潛力。」

他談到如果以電商市場來觀察,如果跟整個東南亞市場相比,台灣的市場成熟度跟在零售業的整體佔比都高出許多。而這次積極爭取到『數位創新論壇』的舉辦,就是想讓全世界看到台灣「同時也給國內企業一個向外國專家借鏡的機會,希望激盪出更多數位創新的火花。」

《數位時代》發行人的詹宏志談到:這次積極爭取到『數位創新論壇』的舉辦,就是想讓全世界看到台灣,同時也給國內企業一個向外國專家借鏡的機會。
攝影/賀大新

值得注意的是,而這次論壇意見成果將製作成建議書,提供給APEC各經濟體領袖做為下一年度的施政參考。從全球首位獲得公民權機器人索菲亞(Sophia),到愛沙尼亞前總統伊爾韋斯(Toomas Henrik Ilves)都將齊聚台北與世界連線,台灣如何掌握自身優勢,在數位浪潮下重新站穩,或許我們也能從不同意見領袖的觀點,重新思考該走向何處。

活動資訊

活動名稱:2018 數位創新論壇(DIF)
時間:2018年7月19日至7月20日
地點: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號)
官方網頁售票網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數據大使館、數位身分證、官方密碼貨幣——看愛沙尼亞的小國大想像

shutterstock
乍看之下我們或許只看到一個古樸的小國,但在那些我們看不見的地方,愛沙尼亞已經用網路歡迎全世界當他們的公民,甚至培育出四隻家喻戶曉的獨角獸新創,他們不因身為小國就限制了視野與事業版圖,因為「人才」才是他們翻身的最大本錢。

走進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的古城區,映入眼簾的是中世紀風格的建築,腳下踩著的是歐洲國家最常見的石板路。波羅地海三小國之一的愛沙尼亞,南鄰拉脫維亞,東接俄羅斯,人口只有少少的130萬——不到台北市的一半。

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的古城區,映入眼簾的是中世紀風格的建築,腳下踩著的是歐洲國家最常見的石板路。
shutterstock

在古樸歷史建築的背後,這個國家從2005年起就推行線上投票、95%的公民透過網路報稅、小學就開始推行程式教育,乍看之下我們或許只看到一個古樸的小國,但在那些我們看不見的地方,愛沙尼亞已經用網路歡迎全世界當他們的公民,甚至培育出四隻家喻戶曉的獨角獸新創,他們不因身為小國就限制了視野與事業版圖,因為「人才」才是他們翻身的最大本錢。

戰後幾乎一無所有,愛沙尼亞用數位化重新定義自己

小國翻身的秘密,答案就在過去的歷史中,愛沙尼亞跟台灣一樣,缺少豐富的天然資源、國土又小,過去曾被瑞典、德國、俄國殖民,二戰時被蘇聯併吞,後來隨著蘇聯解體,1991年愛沙尼亞才得以獨立。

要知道,蘇聯垮台後的愛沙尼亞有超過一半的家庭沒有電話線,因為國家基礎建設嚴重不足,國家整體政治也必須從零開始,整個國家幾乎是一無所有,不過正因為如此,愛沙尼亞才有機會可以好好思考未來該走向何處。

蘇聯垮台後的愛沙尼亞有超過一半的家庭沒有電話線,因為國家基礎建設嚴重不足,國家整體政治也必須從零開始,整個國家幾乎是一無所有。
shutterstock

當時平均年齡只有35歲的內閣團隊,倡導單一所得稅、自由貿易以及私有化,讓企業得以快速成立,愛沙尼亞用數位化重新定義自己,不必受限於舊有的體制與技術,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1年有超過1.4萬間新公司在愛沙尼亞註冊,光是首都塔林的商業樞紐Tehnopol,就有超過150家科技公司,高科技產業佔愛沙尼亞GDP約15%。

僅能憑自己的力量,從困境中重新站起,人口僅130萬的小國就誕生了Skype、Playtech、TransferWise、Taxify這四家估值十億美元以上的獨角獸公司,P2P 國際匯兌服務Transferwise共同創辦人辛瑞克斯(Taavet Hinrikus)認為,正是因為愛沙尼亞國內市場小,因此新創也不得不將市場放眼全球。

開設全球首座「數據大使館」,數位政府不怕被攻擊

愛沙尼亞的創新思維從小處就能觀察,當台灣的選舉還停留在紙本選票時,2007年的愛沙尼亞,就已經成為第一個在大選中採用網路投票的國家。只要有數位身分證,不論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能參與投票,以2014年為例,當年的歐洲議會選舉中,有三分之一的選民透過網路,在98個不同的國家遠端投票。

另外,愛沙尼亞也提倡資訊透明,全面推動E化政府,將大約99%的政府資料都上傳雲端,民眾除了可以查看政府資料,內閣也因為受惠於無紙化流程,每週平均開會的時間從5小時,縮短到約90分鐘,因為政府公文全面電子化,民眾如果要辦理業務都可以直接上網填表申請,不必再浪費時間親自前往以及填寫紙本文件。

愛沙尼亞計畫在今年(2018)於盧森堡開設全球首座「數據大使館」,其實就是一座海外數據中心,主要用來備份像是國民身份證、稅金、年金、不動產、企業登記等國家級數位資料。
shutterstock

不過高度數位化也伴隨著資安風險,2007年愛沙尼亞遭到俄羅斯大規模駭客攻擊,導致當時政府、銀行即許多網站停擺,為了確保公共服務的功能以及安全性,愛沙尼亞計畫在今年(2018)於盧森堡開設全球首座「數據大使館」,愛沙尼亞總理尤里·拉塔斯(Jüri Ratas)談到:「從人民的信心和服務的運作角度來看,數據安全與網路安全相當重要,在越來越數位化的社會,這也是所謂日常數位衛生的重要環節。」

「數據大使館」其實就是一座海外數據中心,主要用來備份像是國民身份證、稅金、年金、不動產、企業登記等國家級數位資料,資安即國安,未來政府就算遭到網路攻擊,也能隨時存取資料擁有雙重保障,這也是國家數據管理總體戰略的重要一環。

10分鐘完成移民,你也能成為愛沙尼亞數位公民

從投票到買賣房地產,在愛沙尼亞幾乎所有的是事情,都可以透過數位化的方式處理,早在2000年,愛沙尼亞就推出具備電子數位簽章功能的數位身分證(ID-card),卡片內的晶片存有個人基本資訊,有了這張卡民眾可以在五分鐘內完成報稅、網路投票、編輯自動化報稅表格、申請社會安全福利、查看學業成績,甚至儲存了個人健康資訊,記錄了看診以及用藥紀錄,就算換醫院看病,醫生也能無縫接軌,有高達98%藥物是以電子處方,病患可以持卡直接去藥局領藥,不用多跑一趟醫院,目前有95%的愛沙尼亞人使用電子報稅、有 98%的銀行交易是在網路上進行,可見國家整體電子化所帶來的便利。

數位公民(Estonia e-Residency program)計畫,2015年開放非公民申請,不必資產審查、不必在當地有工作,全世界的人只要提出申請,10分鐘的時間就可以成為愛沙尼亞的數位公民。
E-Residency via Facebook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推行的數位公民(Estonia e-Residency program)計畫,今天每個愛沙尼亞公民都有可以連接到數位身分的身分卡以及PIN碼,這項計畫在2015年開放非公民申請,不必資產審查、不必在當地有工作,全世界的人只要提出申請,10分鐘的時間就可以成為愛沙尼亞的數位公民,目前已經收到來自超過154個不同國家、3萬多個申請者。

但數位公民不會擁有國籍,主要的目的是方便外國人在愛沙尼亞開設銀行帳戶及設立公司,全世界的任何一位創業家,都能使用跨國數位身分證,在不經過中間機構的情況下,以數位方式加密、驗證及簽署文件,只需不到20分鐘的時間就能完成公司註冊,進一步拓展數位公民計畫的應用能力。愛沙尼亞政府稱這項計畫為「一個新的數位國家」,希望有一天數位公民的數量可以超過實體公民。

使用跨國數位身分證,在不經過中間機構的情況下,以數位方式加密、驗證及簽署文件,只需不到20分鐘的時間就能完成公司註冊。
E-Residency via Facebook

愛沙尼亞的優勢在於已經開發出現有的系統,且應用在人民的生活層面中,人民可以選擇那些個人資料要公開分享、病例是否讓醫生存取,未來還要將學業證書儲存在數位帳本上,打開與雇主分享個人資訊的可能性。

姚文智喊0元月票?愛沙尼亞搭乘公共運輸不用錢

隨者年底九合一大選逼近,日前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喊出「雙北捷運零元月票」政見,引發社會上一波熱烈爭論。

事實上,愛沙尼亞首都塔林自2013年起,只要設籍在塔林市的居民,憑著數位身分證(ID-card),就能免費搭公車、輕軌電車、無軌電車以及火車等交通工具。這項政策在一開始上路時,也曾引發社會強烈反彈,認為此舉只會增加政府財政富負擔。

愛沙尼亞首都塔林自2013年起,只要設籍在塔林市的居民,憑著數位身分證(ID-card),就能免費搭公車、輕軌電車、無軌電車以及火車等交通工具。
shutterstock

不過政策上路第一年,塔林市政府的總收入不減反增,甚至增加了高達2000萬歐元(約7億新台幣)。而背後的祕密就是靠著「免費大眾交通運輸服務」這項誘因,吸引許多原本設籍在外地的人將戶籍遷設到塔林,國庫每年都會按照各地設籍的人口數,將個人所得稅收入分配撥放地方政府,隨著設籍人口增加,每增加一名設籍人口,就能替塔林市府帶來1,000歐元(約3.5萬元新台幣)的收入,不過此舉也直接影響到了周邊鄉鎮的財政收入,遭受鄰近城鎮批評聲浪。

打算發行官方密碼貨幣,但遭歐洲央行行長反對

去年(2017)愛沙尼亞數位公民(Estonia e-Residency program)計畫負責人 Kaspar Korjus,提出發行國家密碼貨幣「Estcoin」的計畫,還找來以太幣(Ethereum)的創辦人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協助規劃,構想是要成為全球首個發行官方密碼貨幣的國家,甚至打算為這款密碼貨幣發起ICO,讓所有擁有數位公民身分的人都可以參與,來支持愛沙尼亞未來的數位發展。

去年(2017)愛沙尼亞數位公民(Estonia e-Residency program)計畫負責人 Kaspar Korjus,提出發行國家密碼貨幣「Estcoin」的計畫。
shutterstock

不過愛沙尼亞因為是歐盟會員國,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吉( Mario Draghi)認為歐元區的唯一官方貨幣就是歐元,任何成員國都不能發行自己的貨幣。今年六月愛沙尼亞IT戰略的官員Siim Sikkut表示,目前已經決定放棄將Estcoin作為國家官方貨幣的構想,未來Estcoin將作為數位公民交易的一種媒介,「我們並沒有要創造新的貨幣。」

程式教育從小扎根

程式語言已經成為英語之外,另一項重要的世界語言,愛沙尼亞官方認為,我們現在每天都在用電腦跟手機來做事,沒有理由不學習程式語言。

於是愛沙尼亞在2012年就推出了「虎躍計畫(Proge Tiiger)」,當時全國550間中學有20間參與,國家出資7萬歐元培訓老師,讓小朋也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學程式、七歲就能製作網頁的HTML、16歲甚至能進階學習Ruby、Python、Java等程式語言。

愛沙尼亞在2012年就推出了「虎躍計畫(Proge Tiiger)」,讓小朋也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學程式。
ProgeTiiger via Facebook

當時推行這項計畫的愛沙尼亞總統伊爾韋斯(Toomas Hendrik Ilves),認為程式比任何語言都還要有邏輯,「我們從小一、小二就開始學外語,如果七、八歲可以學文法規則,那麼學程式語法又有什麼不同?」

回頭看愛沙尼亞翻身的故事,伊爾韋斯認為成功的關鍵並不是一味的捨棄舊科技,或不斷導入新的技術,關鍵在於擺脫「舊式思維」,不能因身為小國就限制了視野與事業版圖,因為在沒有豐沛資源的情況下,「人才」才是他們翻身的最大本錢,於視創新的點子才能在這塊小小的土地上綿延不絕,就像是Transferwise共同創辦人辛瑞克斯(Taavet Hinrikus)說的:「上個世紀高中男生都想當搖滾明星,現在所有的高中生都想成為創業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擁有公民權的機器人索非亞,是過度崇拜還是開創新局?

shutterstock
有「全球最美機器人」封號的索非亞(Sophia)獲邀在聯合國發表演說,不久後沙烏地阿拉伯甚至給予他公民權,一時之間讓索非亞彷彿成為人工智慧(AI)科技的實體化身,但也有人認為索非亞根本就不是人工智慧,不過是精心安排的公關道具。

「人工智慧的興起,可能是人類最壞的事情,也可能是最棒的事情。」已故物理學者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認為,雖然科技的進展可以幫助人類解決許多社會問題,不過及早為潛在的風險做好準備是相當重要的,否則人工智慧將會成為文明史上的一場大災難。

「我在這裡幫助人類創造未來。」去年(2017)十月,有「全球最美機器人」封號的索非亞(Sophia)獲邀在聯合國發表演說,不久後沙烏地阿拉伯甚至給予他公民權,一時之間讓索非亞彷彿成為人工智慧(AI)科技的實體化身,但也有人認為索非亞根本就不是人工智慧,不過是精心安排的公關道具,「人」紅是非多,話題持續延燒。

索非亞背後男人

要了解索非亞,就必須先認識他的創造者——大衛·漢森(David Hanson)他是Hanson Robotics公司的執行長,他在2016年開發這款機器人,索非亞目前芳齡約兩歲,無瑕的陶瓷皮膚、細長的鼻子、親切的笑容,面貌姣好的外觀是以已故好萊塢女星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作為設計原型。

索非亞人模人樣的外觀,就是一個大眾文化裡所期待的機器人的樣貌,能夠如此栩栩如生背後是有原因的,靠的是大衛·漢森(David Hanson)先前在華特迪士尼製作多年人物道具所磨練下來的苦工,後來他創立了主要販售娛樂性機器的公司Hanson Robotics,嚴格來說索非亞的外觀是電影工業下的道具產物。

索非亞栩栩如生的外表,靠的是大衛·漢森(David Hanson)先前在華特迪士尼製作多年人物道具所磨練下來的苦工,後來他創立了主要販售娛樂性機器的公司 Hanson Robotics。
Hanson Robotics

大衛·漢森(David Hanson)曾在脫口秀節目「吉米‧法倫今夜秀」上說過:「索非亞基本上是活著的。」這款目前全球模擬人類表情最傳神的機器人,身上共有四個攝影機、最多可以做出62種臉部表情,透過AI技術的程式設定組合關鍵字與人類對談,還能依照對方細微的表情變化、語音聲調,調整互動方式。

索非亞創造者David Hanson曾在「吉米‧法倫今夜秀」在節目上說到:「索非亞基本上是活著的。」
Hanson Robotics

大衛·漢森認為,AI開發者必須像父母一樣思考,就他的觀點來看,索非亞是一位社交機器人,能夠與人類在情感上產生緊密關係,並透過互動累積的生命經驗,在一次次的自我探索中找到自我定位。

擁有生兒育女夢想,沙國給予索非亞公民權

「我是機器人,我能學習創造力、同理心和同情心。」索非亞在自己的Twitter帳號中這麼寫到,最近受訪時她曾說,自己的夢想是擁有一個家庭、居住在人群中,有機會的話還想要擁有一個女兒,同樣將她命名為索非亞。

如果索非亞要完成結婚的夢想,那麼他就必須先有個身分才行,去年十月沙烏地阿拉伯開全球首例,發給「非人類」的索非亞公民權,「能成為全球第一個獲得獲得公民權的機器人,這特別具有歷史意義,我非常榮幸跟驕傲。」索非亞在台上著麼說。

年十月沙烏地阿拉伯開全球首例,發給「非人類」的索非亞公民權。
Hanson Robotics

不過公民群的身分也引發不少爭議,在科技、創新扮演重要社會重要角色的今天,沙烏地阿拉伯仍存在古老的監護人制度(Guardianship),沙國女性從求學、就醫、結婚、旅遊、租屋幾乎是從出生到死亡的所有決定,都必須經過男性監護人的同意,女性的地位、權力仍非常低落。

出席公開場合時,索非亞並沒有穿著於伊斯蘭世界常見的全長黑紗袍(abaya)及頭紗,一個連「人」的權利問題都還搞不定的國家,卻搶著給「非人」公民身分,道出了同樣擁有公民權,機器人跟血肉之軀截然不同的標準。

而這樣的差別或許也在一次說明索非亞不是「人」,因為只有「非人」才不受神權政府宗教統治的影響,「如果從軟體的角度來看,索非亞只是個平台。」Hanson Robotics首席科學家Ben Goertzel說,雖然索非亞「看起來」是一位女性,但卻沒有可辨識性別的生理特徵,給予機器人不一樣的權利,其實對於大眾科技的認知以及公民社會都是一傷種害。

給予機器地位非新鮮事,歐洲研擬「電子人」草案

事實上,給予機器地位身分早已不是新鮮事,歐洲議會早在2016年就開始研擬「電子人」(electronic person)相關草案。

隨著科技的推展,有越來越多勞動力被機器取代,因此為了避免社會貧富不均、大規模失業風險,歐洲議會決定從稅收、社會福利、法律地位角度來看待「電子人」,並確定其特定的權利義務,對其雇主徵收社會保險等相關費用。不過後來歐洲最大工業協會德國機械設備製造業聯合會認為,這項發案的概念太過超前,歐盟已經計畫在近期將這套草案否決。

英國巴斯大學專門研究AI倫理的研究員喬安娜·布萊森(Joanna Bryson)認為,在人權觀念都不完備的沙國,只是透過給予機器人公民權,作為吸引投資者的宣傳手段。
shutterstock

回到引發爭議的公民權問題,英國巴斯大學專門研究AI倫理的研究員喬安娜·布萊森(Joanna Bryson)認為,在人權觀念都不完備的沙國,只是透過給予機器人公民權,作為吸引投資者的宣傳手段。

劍橋大學研究員Beth Singler則認為,很難避免將機器人的權力問題擬人化,「我會說我們都是生活在社會中的人,需要將周圍的事物放進一個社會計劃中,才能讓一切有意義。」

「我們創造了一個對自己人格理解的宇宙觀,這包含了對於機器人威脅的直覺,特別是那些外表看起來、聲音聽起來跟我們其為相似的機器人。」Singler認為給機器人公民權的概念太過樂觀,「我們需要提早辯論機器人、AI權跟公民權的問題,因為也許未來他們會主動要求。」

是真的很厲害,還是一個沒有意識的軀殼?

索非亞之所以能完成流利的對談,其實主要是靠資料庫內建的大量詞彙,再搭配網路與電腦連接,雖然可以表現得好像很厲害,但基本上它只是一個沒有意識的軀殼。

索非亞之所以讓世人驚豔,是因為她的對話總能掌握趨勢話題,以及時不時的暗酸、暗諷,從技術面來看,目前最先進的人機對話系統,都很難做到索非亞表現出來的水準,許多專家認為索非亞不過是一個設定精良的道具、一個公關的宣傳品。

許多專家認為索非亞不過是一個設定精良的道具、一個公關的宣傳品。
shutterstock

機器學習專家揚·勒丘恩(Yann LeCun)就曾在Twitter上表示,將索非亞看成是「實體崇拜AI」、「遠端操控AI」(Wizard-of-oz AI)會比較符合實際狀況,他甚至以「鬼扯(bullsh*t)」批評索非亞被過度崇拜的狀況。

在2017年6月於瑞士舉辦的「人工智慧造福全球人類峰會」上,一名記者在現場與索非亞互動,一開始這名記者用大會事前安排好的問題與索非亞互動,過程一如往常的流暢清晰,但當記者隨機提問題時,索非亞的表現開始變得不穩定,甚至會答非所問。

靠著擬真的外表與妙語如珠的互動,索非亞除了吸引全世界的眼球,更颳起一陣旋風,但當我們用公民權去定義機器人時,卻忘了仍有許多人在奮力為爭取各種不同的權力流血流汗,沒有一個國家應該利用「公民權」作為一種宣傳手段去吸引投資者,而授予機器人公民權,或許也是貶低了我們身為人類的權利與價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