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你該學著獨立思考!少了Google大神,根本連思考都做不到

2018.07.13 by
數位書選
別再說你該學著獨立思考!少了Google大神,根本連思考都做不到
shutterstock
科技早已根深蒂固滲透了日常生活,解決事情最快的方法就是上網找答案。當我們活在共享知識的群體中,自以為對某件事物很專精,事實上,在自身理解的同時,你早已納入了別人更多的知識和經驗。

本文摘自《知識的假象》,先覺出版社

人類對新科技的掌握,跟自己的演化歷程息息相關。紐約市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榮譽退休館長伊恩.泰特薩(Ian Tattersall)就說過,隨著文明不斷發展,「認知能力和科技相輔相成」。

每個階段的技術都伴隨著文化、行為和基因等種種變化,進而促成了現代人類出現。無論在哪個階段,工具、文化、認知和基因都會一起改變,彼此重新取得平衡,讓我們祖先能依喜好去改變環境。灌溉渠道等新技術造就了人類文明,文明則帶來各式各樣的古代器具;到了20世紀中葉,資訊科技才會有飛速的成長。無論如何,社會和科技向來都是彼此改頭換面的動力。

過去幾年來產生的變化是,科技不再限於使用者控制的工具,也許能說明為何許多人感到不安。從各方面來看,科技進步的速度都超越人類,甚至先進到像有自己的生命。我們以前總認為,只要在相同情況下給予指令,電腦就會做同一件事,畢竟電腦只是機器而已。如今不是這麼回事了,我們無法一直掌握電腦的反應,彷彿在面對有自主意識的生命體,即使是相同環境下給予的相同指令,都可能導致差異很大的行為。

掌握知識的人類,越來越把科技當人看

機器之所以變得難以預測,可以從兩個方面說明。首先是機器的複雜度,系統複雜到我們難以窺知它們的狀態。你以為自己把手機關了,其實只是螢幕變暗而已,所以雖然把手機放到口袋,只要內襯擠壓到螢幕,說不定就會撥號給前女友。

另一項原因是,環境因素可能對機器運作有出乎預料的影響。網路跟生物一樣會不斷改變,超出我們的預測或控制。現今,機器可以自動更新作業系統和應用程式。因此,每當你打開自己的電腦,系統可能就跟昨天不一樣了;你每天開著12個小時的電子信箱或文字處理軟體可能有所改變,這就好像家中正值青春期的孩子,不過出門找自稱對髮型有研究的朋友剪髮,回家後你卻完全認不出來。我們的機器同樣難以預測,因為其運作取決於網絡流量,而我們往往對此一無所知。三不五時,流量壅塞到害我們網路斷線。我們最愛的機器好比家中兒女初長成,居然變得愈來愈不可靠,讓人無法確定其動向。

網路變得彷彿具有人性,徵兆之一就是能引誘我們上當。我們以為點了某個網路連結,就能開啟搞笑影片的網頁,卻跳出一個警告頁面,叫我們找某家公司清理硬碟,否則電腦檔案就會報銷。不然就是當我們造訪某個網站,不小心下載了惡意軟體。當然,這些並非科技本身所為,而是有心人士在背後搞鬼,但正是因為科技夠複雜,他們的伎倆才會得逞。

從樂觀的角度來看,科技愈來愈像具有生命的實體,有時會解決自己的問題,可以內建自癒功能。你不小心切傷自己時,會貼上OK繃等傷口癒合,現今軟體程式的錯誤有時會自己消失,此時自動更新就十分有用。或許,下一代的軟硬體會截然不同,屆時以前解決不了的問題,很可能也不復存在了。這正是無知的好處。我們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但運氣好的話就能從中獲益,即使自己沒有貢獻,甚至渾然不覺,我們都仰賴著知識共同體的進步。

這些發展所導致的一項結果,就是我們愈來愈把科技當人看待,猶如參與知識共同體的成員。網路就是絕佳的例子。知識不僅貯存於別人身上,同時也貯存於網路之中。我們從前文也曉得,別人腦袋裡的知識容易讓我們高估自己的理解。由於我們活在共享知識的群體中,每個人都可能無法畫清彼此知識的界限,進而導致了說明深度的假象:我自以為對事物很熟悉,實則不然,因為我評估自身的理解時,納入了別人的知識。

靠著網路搜尋,可提升自我「認知自尊」

兩組獨立研究團隊發現,我們在上網搜尋時,也會碰上「模糊的邊界」。德州大學心理學家艾卓安.渥德(Adrian Ward)發現,網路搜尋能提升人們的「認知自尊」,即對於自身記性和處理資訊能力的感受。另外,受試者搜尋自己原先不知道的資訊後,研究人員問他們在哪裡找到,他們卻經常記不起來,還回答自己一直都知道。許多人甚至完全忘了有上網搜尋,硬生生搶走了Google的功勞。

另一項研究是由當時耶魯大學博士生麥特.費雪(Matt Fisher)與法蘭克.基爾(提出「說明深度的假象」學者之一)所進行的,受試者要回答一連串跟因果相關的常識問題,像是「拉鏈的原理為何?」受試者共分成兩組,一組要上網搜尋相關資料,佐證他們的說明;另一組則不可利用參考資料回答問題。再來,受試者會看到其他問題,主題跟原本的毫不相干,他們要評估自己能否回答得好。舉例來說,他們可能會看到「為何8、9月的大西洋颶風比較多?」此與前面的拉鏈原理無關,接著要自評理解程度。研究發現,先前上網找資料的受試者,自評分數都比較高。受試者在上網找某些題目的答案後,更容易出現自己能回答所有問題的假象,其中包括他們根本沒查過資料的問題。

工作完成,功勞人機參半

分不清自身知識與網路資訊,其實有著意想不到的道理。若我們把人機系統視為單一實體,共同執行某項任務,那表現優劣的責任歸屬就不單是人類或機器,而是兩者都有責任。假如我安排旅行時參考多個網站,分別用來查詢資訊、找尋推薦行程、預訂機票住宿等,最後計畫完成是誰的功勞呢?所有步驟都有貢獻。若我起初沒有上網,一切就只是空談,但我查詢的每個網站很可能都產生了影響,因此結果是所有人共享。

若你最近工作時曾用到網路,就會覺得很難把個人工作執行力單獨評估,因為跟網路的幫助實在密不可分。所有跡象都顯示,團隊、個人與電腦得共同作業,而團隊合作比單打獨鬥有效率,因此相較於沒網路的人,你執行任務的能力更強。思考不只在腦袋裡進行,還包括追求目標所需的外在助力,因此幾乎不可能評估個人貢獻。這就好像自己的團隊贏得比賽,無論扮演的角色大小,最後都是整個團隊的功勞。

不過,這樣也會導致令人憂心的後果。網路的知識無遠弗屆又容易取得,未來社會可能只要有智慧型手機和無線網路,大家都能自稱是多個領域的專家。

問題在於,花個幾分鐘(就算幾小時好了)仔細瀏覽WebMD網站,不可能取代多年訓練培育出來的專業,以及據此做出的合格醫療診斷。同樣地,花幾分鐘到財經網站查詢資訊,也不足以了解投資的各種細節。不過,當全世界的知識都唾手可得,我們就會有腦袋裝了一堆知識的錯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