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事業噩耗不斷,騰訊Q2淨利潤首度出現衰退

2018.08.16 by
高敬原
shutterstock
最新一季的騰訊(Tencent)財報在營收、淨利潤上都達不到分析師預期,淨利潤更是自2005年第三季以來,首度出現單季負增長,歸咎主要原因,是受到中國監管單位凍結網路遊戲版號和備案審批的影響。

上一季騰訊公布財報時,「騰訊沒有夢想」文章引發各界討論,認為騰訊喪失了產品能力與創業精神,轉變為一家投資公司,不過仍靠著遊戲事業,交出仍算「達標」的成績單。

最新一季的騰訊財報在營收、淨利潤上都達不到分析師預期,淨利潤更是自2005年第三季以來,首度出現單季負增長,歸咎主要原因,受到中國監管單位凍結網路遊戲版號和備案審批的影響。

馬化騰讓出中國首富寶座

先從數字來看,本季騰訊營收為736.75億元人民幣,表現比去年同期成長30%,但比分析師預期的773億人民幣還低。

這是自2015年第二季以來,成長最為緩慢的一季。

淨利潤則為178.67億人民幣,較去年同期下降2%,比前一季下跌23%,除了低於分析師196億人民幣的預期,更是自2005年第三季以來,首度出現單季負增長。

營收、淨利潤兩大關鍵數字都讓外界失望,自2004年上市以來,騰訊股價上漲超過400倍,今年年初更創下歷史新高的474.6港元,不過過去一段時間股價已下跌超過27%,市值蒸發將近1650多億美元,馬化騰目前身價378億美元,輸給馬雲的381億美元,讓出中國首富寶座。

過去一段時間股價已下跌超過27%,市值蒸發將近1650 多億美元,馬化騰目前身價378億美元,輸給馬雲的381億美元,讓出中國首富寶座。
騰訊

遊戲事業的隱憂

馬化騰拱手讓出首富寶座的原因,跟騰訊遊戲業務的發展有很大的關係,以上一季財報來看,遊戲事業占騰訊總收入的 48%,將近一半的占比,讓騰訊宛如成為一家遊戲公司。

本季手機加上 PC 端的遊戲營收為252.02億元,比去年同級成長6%,其中PC 端遊戲營收為129億,較去年同期下降5%,較上一季下降8%;手機遊戲營收則為176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成長19%,較上一季下降19%。

根據遊戲市場研究機構Newzoo數據,中國是全球最大遊戲市場,市場規模達到379億美元,支撐騰訊經濟支柱的遊戲事業,之所以表現的這麼力不從心,主要是接二連三的負面影響有關。

最近,中國監管機構以擔心遊戲涉及暴力和賭博為由,凍結網路遊戲軟體版本號的審批,無論是像騰訊這樣的大咖,或是一般小遊戲商,從今年三月開始都苦苦地等候政府發下核准執照。像是騰訊單機遊戲平台「WeGame」,向日本卡普空株式會社(Capcom)取得代理的《魔物獵人:世界》(Monster Hunter: World),在本月13日突然發出公告,指出遊戲內容不符政策法規要求,當局收到該遊戲的大量舉報,導致遊戲必須下架整改、停止遊戲售賣,消息一出讓騰訊股價下跌超過5%,遊戲只短短上線了4天19小時,許多用戶更稱這是「中國遊戲最黑暗的一天」,不僅帶給騰訊帶來不小的打擊,也讓投資者擔憂。

《魔物獵人:世界》(Monster Hunter: World),在本月13日突然發出公告,指出遊戲內容不符政策法規要求,當局收到該遊戲的大量舉報,導致遊戲必須下架整改、停止遊戲售賣。
flickr via BagoGames

過去騰訊的招牌遊戲《王者榮耀》和《絕地求生》,帶給騰訊相當大的流量,不過《王者榮耀》成長已經出現疲態,今年六月的《2018年Q2移動互聯網行業數據研究報告》顯示,6月王者榮耀的日活躍用(DAU)為489萬,比三月下滑了約20%;此外,今年騰訊主打的《絕地求生:大逃殺》(PlayerUnknown Battleground,PUBG),受限韓令影響,無法取得遊戲軟體版本號,手機、PC版本遊戲變現能力也受到懷疑。

騰訊則在財報中解釋,遊戲業務成績下滑,主要是因為戰術競技類遊戲還沒能商業化,而PC遊戲的下滑,是因為用戶將重心轉移到手機遊戲上所導致。未來,會持續加強手機遊戲營收的動力,努力的方向包括加強現有主要遊戲的參與度、推出更多每用戶平均收入(ARPU)高的遊戲、努力將戰術競技類遊戲商業化,也會提升海外市場的收入,極力穩固公司的主力事業。

微信成長放緩,用戶成長紅利到盡頭

除了遊戲,可別忘了騰訊還用擁有微信、QQ這兩個幾乎壟斷中國社交通訊的產品。本季微信(WeChat)每月活躍用戶達10.58 億較去年同期成長 9.9%,成長比起上一季的10.9% 明顯放緩;QQ每月活躍用戶為8.032 億,較去年同期下降5.5%。

隨著微信用戶突破十億大關,用戶成長紅利已幾乎到了盡頭,因此兩大通訊產品成長放緩,已經是完全可以預期的事情。因此,近年微信逐漸把重心放到小程序以及微信支付的整合,替不同的行業類別客製化解決方案,馬化騰自己也說:「小程序生態對騰訊支付、廣告及雲服務發展的貢獻正逐步增加。」隨著小程序及微信支付的應用場景逐漸擴大,反映了用戶參與度及黏著度提升,微信逐漸把小程序放在更加重要的戰略地位。

隨著微信用戶突破十億大關,用戶成長紅利以幾乎到了盡頭,因此兩大通訊產品成長放緩,已經是完全可以預期的事情。
shutterstock

以社群業務來看,本季營收為168.67億元,比去年同期成長30%,較上一季減少6.8%,主要原因是受到今日頭條、抖音競爭的影響,短影音的崛起削弱了騰訊用戶的黏著度。

不過財報中仍有一些亮點,騰訊旗下的串流訂閱用戶,比去年同期成長30%,來到1.54億名用戶,主要是來自影音串流的訂閱,其中騰訊視頻會員數達7400萬,較去年同期成長121%;此外,朋友圈、小程序、QQ 不同內容推送管道廣告內容的增加,也推升網路廣告業務141 .1元人民幣的營收,較去年同期成長39%。

「騰訊沒有夢想」的副作用

綜觀本季,騰訊仍有不少困難需要克服,摩根士丹利分析師Grace Chen表示,雖然騰訊面臨短期壓力,但預測遊戲監管只是暫時性的,並非結構性問題,仍對遊戲業務的基本面抱持信心;花旗分析師Alicia Yap也持相同看法,認為騰訊能在2019年恢復強勁的成長。

本季營收、淨利潤,以及許多關鍵業務表現都不佳,似乎也正呼應先前引發各方論戰的文章「騰訊沒有夢想」,逐漸失去了創業精神的本質,以這次《魔物獵人:世界》風波為例,似乎也能看見騰訊將事業重心放在投資上的副作用。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