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大大的後母面,騰訊遊戲審批被凍結、股價暴跌27%

2018.08.17 by
高敬原
shutterstock
騰訊過去一段時間,騰訊股價已下跌超過27%,市值蒸發將近1650多億美元。這張讓人大失所望的成績單,只要來自當局對於遊戲事業得監管,在中國,政府的勢力宛如雙面刃,可以是助力,也可能是阻力。

「要愛政府,但不要和它結婚。」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這句話,套用在本季騰訊的財報上顯得格外貼切。營收、淨利潤兩大關鍵數字都讓外界失望,淨利潤更是創下自2005年第三季以來,首次單季負成長,過去一段時間,騰訊股價已下跌超過27%,市值蒸發將近1,650多億美元。

這張讓人大失所望的成績單,主要來自當局對於遊戲事業的監管,在中國,政府的勢力宛如雙面刃,可以是助力,也可能是阻力。

「版號荒」,騰訊成一級受災戶

「很多遊戲還沒有得到許可,」騰訊總裁劉熾平在財報會議中這麼解釋,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遊戲市場,市場規模達到379億美元,而遊戲更是騰訊的核心事業,以上一季財報來看,遊戲事業占騰訊總收入的48%,將近一半的占比。

今年中國的遊戲業者可以用哀鴻遍野來形容,監管機構出手凍結網路遊戲審批,形成了讓所有業者都叫苦連篇的「版號荒」,騰訊更成了一級受災戶。根據中國規範,一款遊戲要進行商業化營運,必須得到廣電總局的出版版號,不過今年三月,當局以擔心遊戲涉及暴力和賭博為由展開整頓,遊戲版號審批權大幅調整,導致審批暫停。

如果新遊戲不能推出,遊戲公司就只能靠著舊遊戲吃老本,而騰訊不只不能從新遊戲賺錢,連舊遊戲也受到影響。本季營收之所以表現不佳,主要是因為《絕地求生:大逃殺》(PlayerUnknown Battleground,PUBG)受限韓令影響,無法取得遊戲軟體版本號,手機、PC版本遊戲變現能力也受到衝擊,由此不難看出中國當局對於遊戲產業的監管力道,然而劉熾平態度倒是很樂觀,他認為通不通過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今年中國的遊戲業者可以用哀鴻遍野來形容,監管機構出手凍結網路遊戲審批,形成了讓所有業者都叫苦連篇的「版號荒」,騰訊也就成了一級受災戶。
shutterstock

另外一個大家關注的焦點是騰訊單機遊戲平台「WeGame」,向日本卡普空株式會社(Capcom)取得代理的《魔物獵人:世界》(Monster Hunter: World),在遊戲上線4天19小時後,突然宣布要將遊戲下架,官方解釋是因為遊戲部分內容不符政策法規要求,許多用戶更稱這是「中國遊戲最黑暗的一天」,在財報公布前,讓許多投資者非常擔憂。

此外,去年七月騰訊旗下一款《王者榮耀》遊戲,相當受到歡迎導致許多青少年沉迷其中,遭官方色彩濃厚的媒體《人民日報》批評是「毒瘤」,要求必須針對遊戲加強管制,因此《王者榮耀》也在去年淪為監管下的受害者。

中國政府是一道雙面刃

劉熾平在財報會議中談到,公司正在努力調整內容,希望可以盡快通過審批,同時他也直言,中國高層改組後,讓很多公司新遊戲沒辦法賺錢,並且正在影響整個產業。

這麼一席話,似乎直接承認了中國政府對民間企業的巨大影響力,一個政策、一道指令,就能對產業發展構成巨大影響,中國政府彷彿是一道雙面刃,可以是一股助力讓你飛上天,卻也可能是一股阻力,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習近平自2012年上任以來,對於各類網路言論的控制、打壓日趨嚴格。
shutterstock

習近平自2012年上任以來,對於各類網路言論的控制、打壓日趨嚴格,以騰訊旗下的擁有10.58 億每月活躍用戶的微信(WeChat)來說,除了是中國網路產業創新的標竿,也同時是習近平政權下的受益者,政府建起沒有盡頭的網路長城,讓Facebook、Whatsapp等外國產品不得其門而入,造就微信今天幾乎壟斷的通訊帝國,也成為當局言論監控、打壓最方便的工具。

的確,政府的大手一推,可以讓乖乖配合聽話的企業飛上天,然而日易收緊的監管、過度的官僚主義,也讓許多科技界人士擔心,是否會因此壓縮了創新能力與空間,助力的背面就是阻力,中國獨特的政治生態、日益收緊的言論打壓,上頭一個指令、一個想法,就可能在一夕之間毀掉一個正在發展的產業,然而這些中國科技巨頭除了乖乖聽話,現階段看來似乎也別無選擇,如果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或許正如同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曾說過的:「要愛政府,但不要和它結婚。」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