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鏡啊魔鏡!美圖「變美」生態鏈的AR大計
專題故事

憑藉著全球5億月活躍用戶的能量,美圖旗下業務已經延伸到電商、AI,甚至是皮膚醫療領域,一步步串起「變美」的生態鏈,還想進軍社交領域,打造中國版Instagram。到底AR上妝的技術有何魅力?美圖的完整藍圖又是什麼?《數位時代》香港直擊為你剖析。

1 香港直擊!全球第一間有美圖魔鏡的免稅店DFS,AR上妝究竟有何魅力?

唐子晴/攝影
在百貨公司購物,脫個衣服就能試穿、抿個嘴櫃姐就能幫妳試唇膏,但為何實體店面也要跟上AR上妝的趨勢,還越演越烈?看看免稅商店DFS和美圖公司8月起在全球設置的「魔鏡」,或許可以看出一點端倪。

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在2016年提出的「新零售」概念,開始改變全球的消費模式。不只電商要和線下串連,實體店面也開始依靠科技,塑造不可替代的新型態體驗,其中AR(擴增實境)就是最常見的例子,不用實際去「試」,透過螢幕和鏡頭就能換衣服、戴配件、染頭髮,甚至是化妝。

而擁有《美圖秀秀》、《美顏相機》的美圖公司,旗下的「APP家族」專門在做「變美」的技術,10年來累積的月活躍用戶逼近5億,單單在2016年處理的照片就超過680億張,用戶使用數據龐大的累積,讓其P圖、AR技術精準程度已經可堪稱業界龍頭。旗下最能和垂直品牌合作的《美妝相機》,在中國版APP中早已開始和品牌合作,可在手機上試用單品後導入品牌線上商店直接購買;8月初,更一舉走到實體店面和DFS集團合作,在全球22間免稅商店,包括紐約、夏威夷、峇里島、雪梨、沖繩推出線下AR上妝的「美圖魔鏡」服務。

《數位時代》直擊DFS全球第一間、位於香港尖沙嘴的「美圖魔鏡」店,一探究竟AR上妝有何魅力?如何成為DFS新零售的一環?

DFS X 美圖魔鏡,選在香港尖沙嘴全球首發

DFS是機場免稅店的標桿,但隨著韓國免稅商店如樂天相繼進駐後,開始往百貨公司發展,也主動找上美圖,客製不一樣的線下體驗。在香港共有2間店計畫推出「美圖魔鏡」——於8月初已經推出的尖沙嘴廣東道店、9月即將上線的希慎廣場銅鑼灣店,皆進行為期1年的合作。

「消費者已經無法滿足過去傳統的銷售模式,需要不一樣的體驗」,談到魔鏡進駐後,有沒有人流量、銷量提高的預期目標?DFS集團香港總經理Devin Pun表示,現階段魔鏡的首要目標並不是提高彩妝品銷量,而是吸引消費者在DFS內互動,讓品牌聲量和消費者黏著度,雙雙提高。

美圖技術長張偉表示,基於鏡頭的調教及3D感測器,都會影響上妝及膚色的真實性,曾考慮過為此開發專用的硬體設備,但最後仍選擇拍照畫素頗佳的iPad Pro。
唐子晴/攝影
由於百貨內光觀人潮眾多,在星期五上班時段試玩人潮仍絡繹不絕。
唐子晴/攝影

在區域內共設有3台iPad Pro可使用魔鏡,根據尖沙嘴廣東道店店員向《數位時代》透露,平均每天約有200至300人試妝,但其中促成多少筆交易,不得而知。

上妝體驗:不失真,效果頗佳

和《美妝相機》相同,美圖魔鏡也是基於人臉118個點位的辨識技術,可將不同質地、顏色的彩妝品虛擬呈現在臉上。在美圖內部的MT Lab(美圖影像實驗室)內,共有由彩妝師、圖像處理效果設計師組成的12人團隊親自試妝,盡可能還原彩妝的真實感及美觀性,確保透過AR也能「妝感正確」。目前在店內共有20多個品牌、約100項產品可試用,包括口紅、眼影、腮紅等。

實際試用亮面唇膏。
唐子晴/攝影
實際試用霧面唇膏,可以看出兩者差異。
唐子晴/攝影

很顯然地,魔鏡內彩妝品的數量,對於DFS來說只是冰山一角、量體很小。Devin Pun表示目前還在測試階段,未來將盡可能讓更多品牌彩妝,置入到魔鏡裡試用。

體驗到購買,關鍵靠QR Code

在刺激消費者試用後,究竟怎麼發揮效益,讓體驗可以延續到實際購買?重點在於「購物車」和「QR Code」。

在試用時,點選左上方即會顯示彩妝品明細,包括品牌、品項及價格等,有意購買即可加入購物車。
唐子晴/攝影
購物車內的內容,可靠手機掃描QR Code透過網址移植到手機上。
唐子晴/攝影
除了化妝品項,每一次試妝皆可拍照,照片也可同步儲存,不用一試再試,即可做為參考依據。
唐子晴/攝影
手機拿到品項後,即可直接去尋找商品購買結帳,或找櫃員直接找出品項進行「實體試妝」。
唐子晴/攝影

基本上,魔鏡並沒有辦法取代櫃員人力,也無法省略實際試妝的過程,多數消費者試過之後若真的有意購買,仍會再尋找品項進行實際的「二次上妝」,只是讓消費者在第一步挑選彩妝時,更省時省力。

店員向記者透露,魔鏡對於銷售最大的益處是吸引人潮,但還無法達到讓店員作業時間縮短,「魔鏡裝置就這麼多,顧客試玩也需要時間,之後實體上妝也需要時間。」

Devin Pun表示魔鏡才剛剛亮相,現在要先讓顧客習慣魔鏡的存在,目前還無法做到替代銷售、試妝人員的人力,但這肯定是長期理想的目標。

在美圖魔鏡設置的區域內,旁邊就有APP內有的彩妝品,便於二次實體試妝使用。
唐子晴/攝影

即時紀錄消費趨勢,意外發現熱門品項

魔鏡另一項重大的作用,是透過客戶試妝的紀錄,實時觀察消費趨勢。DFS旗下美妝品項數以萬計,透過魔鏡便可知曉,什麼顏色被點最多次?什麼品牌最受歡迎?哪一個品項被加入購物車最多次?這些「數據」都是精準行銷最強而有力的支撐。像是尖沙嘴店魔鏡上線後短短一週,就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實例。

在試用時若不主動點選,消費者並不會知道正在用的具體品項是什麼。由於女生購買化妝品常常會「認品牌」,即便紀梵希本身很受歡迎,但美圖和DFS意外發現在不知道品牌的情況下,這個位處於中間色階,需要特意去點選的唇膏,在澳門跟香港都相當受歡迎,進而發現熱門新色。
美圖提供

而對於美圖公司來說,《美妝相機》和美圖魔鏡透過分析使用者數據,可以找到線上及線下用戶各自的特徵,若兩者結合,則能定出線上及線下都可以match的客制化服務。未來不排除是《美妝相機》APP的用戶,到有魔鏡的店裡可靠人臉辨識「登入美圖會員後」,一進店內就可進行產品的客製化推薦。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美圖商業模式大拆解:以相機為入口,串起社交、美顏與硬體的「變美」生態鏈

美圖
提到美圖公司,除了《美圖秀秀》和《美顏相機》,你還會想到什麼?這一間立志要讓人「變美」的公司,已經把觸角延伸至軟體、硬體、電商、AI等領域,下一步還要進軍社群,把《美圖秀秀》打造成中國版的Instagram。

在台灣提到美圖公司,或許你的第一印象仍是修圖APP《美圖秀秀》、《美顏相機》,最多腦海中會再浮現幾支深受妹子喜愛的「美顏自拍手機」。但畢竟其手機鎖定特定族群,論出貨數遠遠無法和主流品牌較量;而經常使用的「美圖家族」APP,也看不出獲利來源的端倪。

但在成立10年後,這一間公司已經串起軟體、硬體、電商、AI等「變美生態鏈」,下一步還要進軍社群,把《美圖秀秀》打造成中國版的Instagram。美圖靠著「變美」走到今天,其商業模式究竟是什麼?

商業模式已成形,手機佔營收大宗、互聯網成長逾6倍

先來看看美圖的過去跟現在。

2008年以PC版修圖軟體《美圖秀秀》起家,為美圖公司踏上10年的「變美」之路鋪了基石。而到了2011年,《美圖秀秀》手機APP上線;2013年再跨足硬體,推出以自拍為訴求的美圖手機;2016年在港交所上市,成為名符其實的「變美科技股」。打開美圖官網,你一定很難想像仰賴全球近5億月活躍用戶這項重要的資產,讓美圖旗下業務已經延伸到電商、AI,甚至是皮膚醫療領域,一步步串起美的生態鏈。

即便業務煩瑣,但和小米集團一樣,美圖公司營收來源主要仍分為兩大塊——「手機硬體」及「互聯網服務」,2017年兩大核心業務營收分別為37.4億及7.87億人民幣,和前年相比各自成長約1.5倍及6.5倍。硬體營收占大宗,去年出貨量達到157.47萬台,和前年的74.83萬台相比,出貨數量增加超過1倍,官方表示「有達到預期」,但造就營收成長的另一個原因是愛美商機抬價,讓2017年手機平均售價提高約400元人民幣,一支美圖手機平均售價為2,365元人民幣。

在美圖公司中國官網,可以看到其事業佈局領域相當多元,甚至未來靠著辨識技術,會著墨在皮膚醫學。
美圖

但眾所皆知,互聯網公司因爲毛利更高,總是比硬體公司更值錢,就如同小米不斷強調自己是「硬體+互聯網+新零售」的新型態公司,相較之下,美圖已經有累積10年、月活躍用戶達5億得天獨厚的優勢,當美圖互聯網業務的變現模式確定以「在線廣告」和「加值服務」兩大主軸執行,成長幅度驚人。

美圖公司的在線廣告收入,在2017年達3.075億元、成長超過4倍。美圖公司創辦人兼CEO吳欣鴻分析其原因在於「精準的廣告受眾」。旗下逾八成的用戶是女性,普遍年齡層落在18至30歲間,撇開微博、微信、百度,透過自家《美圖秀秀》、《美顏相機》及《美妝相機》等APP就能打廣告,也讓與女性訴求相關的廣告主接續找上門。

另外一方面,加值服務的成長幅度就更高了。仰賴在《美拍》直播時,可購買虛擬道具和禮物送給直播主,平台也會進行分潤抽成,使加值服務收入同比增長超過9.8倍、達4.799億元。但美圖官方表示,廣告仍將成為主要盈利成長的最大關鍵。

APP差異定位明確,未來將成數據「大平台」

無論是哪一項業務,美圖其核心仍離不開「相機」,以「拍照」為入口讓更多用戶加入,或是成為願意付費的一份子。而累積越來越龐大的使用數據,無論是為了AI拍照、亦是精準行銷做基礎,都是美圖最大的商業價值所在。

「公司所有的APP早晚都會整合,我們要讓數據流通」,美圖技術長張偉向《數位時代》透露。以《美圖秀秀》、《美顏相機》為首,其實旗下約10款APP已經開始有統一註冊帳戶(MTid),2017年MTid的數量已達2.67億個,目的就是在未來讓每一類數據盡可能打通,成為「大平台」。

旗下因「愛美」而生的APP,背後5億名月活躍用戶的使用數據,都是巨大的商業價值。
美圖

值得一提,美圖旗下每款APP都有自己獨特的地位,接觸的是背後不同的人群。但數據的相互交錯利用,可便於美圖隨時重新制定市場、發展不同的產品策略。

「《美顏相機》背後用戶是愛自拍的女生,我們去年開始看到一個趨勢:只拍大頭照的概率下降、打開主鏡頭的概率卻在上升」,張偉表示,用戶開始從狹義自拍臉蛋,變成廣義的自拍,比方說露半個臉、頭髮,或是在風景很美地方遠遠的拍全身照,在此之後,美圖便開始把主鏡頭放在比較重要的位置,除了在APP上推出主鏡頭次適用的電影大片的效果風格,手機也開始推出前後皆為雙鏡頭的款式。

而談到《美妝相機》,其用戶數量註定沒有辦法超過《美顏相機》。「90%的女生可能3到5天就有自拍需求,但試妝就沒那麼頻繁,可能每個禮拜只試一次」,即便如此,《美妝相機》卻是最容易和垂直品牌結合,導入實際的美妝品做電商的APP,背後用戶也是相對最有可能,購買美妝品的一群人。

美圖在日前舉行的2018年戰略發佈會,公布了「美和社交」戰略,希望通過社交轉型提高用戶黏著度,創造更大的商業價值,而修圖領域的航空母艦APP《美圖秀秀》,就是奔向「社交」的第一步。

下一步:把《美圖秀秀》打造成中國版Instagram

其實美圖已經有一段時間不太強調「APP下載量」和「APP下載排名」,當用戶已經趨於飽和,而開始注重「月活躍用戶數」。

在2017年月活躍用戶流失情況最嚴重的是《美顏相機》,下滑了23%;其次是《美拍》,減少13.8%,而唯一成長的APP只有《美圖秀秀》,增加了14.8%。借鏡Instagram從工具到社群的轉型,美圖便也讓《美圖秀秀》要以P圖為核心發展成「照片社群」,成為中國版的Instagram,在今天5月《美圖秀秀》已經換了新Logo,並開始公測社群功能。

現在打開《美圖秀秀》,已經有「社交圈」功能,像IG般用戶P完照片即可直接PO照進行社群互動。
美圖

「從5月測試開始,美圖秀秀社區每日人均使用時間為25分鍾、平均進入社區次數8次、瀏覽量75張照片,」吳欣鴻說到。改變用戶用《美圖秀秀》P圖後,再分享到其他平台的行為模式,不如打造一個從P圖、到分享統包的社交圈,作為用戶群最龐大、最扎實的APP,一切順理成章。

雖然不得而知,《美圖秀秀》成為中國版的Instagram後,具體該如何擴展商業化的空間,但對於用戶數及用戶黏著度,一定會成為不小的助力,或許可以開發出廣告的新玩法。此外,美圖還宣布組織架構調整,將原有眾多業務整合為「社交產品」、「美顏產品」、「智慧硬體產品」三大產品事業群,這也是美圖在上市後最大一次的組織變動。

因地置宜:台灣廣告變現很「O2O」

而美圖進入台灣市場三年,台灣月活躍用戶超過500萬,根據官方透露,每10個女生就有7人在使用美圖的產品。美圖台灣區總經理柯美慧表示,在台灣的營收占比總體也相似,仍是以手機為大宗、互聯網位居其次,廣告也是相當重要的的成長動能,但方式卻很「O2O」。

美圖台灣區總經理柯美慧表示,每個市場行銷都要「在地化」。至於廣告呈現方式,台灣則很O2O。
唐子晴/攝影

「台灣和香港都屬於小的市場,有很多『實體體驗』的事情,」大陸跟美國市場很大,很多時候靠電商購買,而港台地小人稠,很重視也有條件做O2O的整合,提高觸及購買率。

柯美慧表示,除了去年9月台灣美圖APP開始全面導入Google DoubleClick廣告平台,開放在自家APP上做「硬性廣告」,和鎖定女性消費者的奢侈品牌、彩妝品牌或消費性產品牌合作,像是Cartier和雅詩蘭黛,現在還開始做O2O的行銷解決方案,推出以拍照為核心的互動創意,再透過美圖社群及微網紅,進行口碑宣傳。

「這些品牌現在也知道Facebook、IG傳播效益很高,甚至會把電視廣告預算拿去做線下可以拍照打卡的實體裝置,」柯美慧舉了和PIAGET伯爵實際操作的實例。想觸及更大的消費者族群,過去伯爵總會在快閃店,找一些明星站台,雖然當下話題性很高、但可以持續的效應卻很短。當時美圖以伯爵的廣告視覺跟音樂,推出了客製AR特效,讓民眾拍照打卡。

但重點在於,美圖培養了約500名影響力不低的Instagramer,並稱之為「微網紅」,其粉絲平均為1至10萬不等,相較大型網紅「業配感」很低,而且他們也需要素材PO文、想參加精品活動,本身也「樂在其中」,經過Facebook、Instagram一發酵,在社群的影響力則可以延續很長。根據研究機構Mavrck的「The 2017 Facebook User-Generated Content(UGC)Benchmark Report」調查指出,比起品牌原創內容貼文,社群貼文若為使用者原創內容(UGC),互動數反而高出6.9倍

和PIAGET伯爵實際操作的例子,微網紅在臉書、IG等社群PO文發酵,影響力更大。
美圖

「在台灣,像我們這樣垂直的女性媒體不太多,我想不到有誰流量比我們大」,談到像是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ELLE Taiwan這些主攻女性的媒體,柯美慧認為其流量最大的累積,仍是仰賴Facebook粉絲團,而美圖所有的APP,本身就是一個專屬女性的行銷平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6.5
和小米集團一樣,美圖公司營收來源主要仍分為兩大塊——「手機硬體」及「互聯網服務」,2017年兩大核心業務營收分別為37.4億及7.87億人民幣,和前年相比各自成長約1.5倍及6.5倍。

3 顏值經濟大躍進,美圖要用AR技術成為產業一級玩家?

美圖
當美妝產業和新科技的結合越來越密切,適用於行動裝置的AR上妝、讓合適產品主動找上門的AI推薦,似乎都成為這場戰局中勝出的關鍵,而美圖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一級玩家」。

L'Oreal巴黎萊雅在過去三年間,電商平台的收入成長了近一倍,便開始不斷強化行動裝置購買體驗。在2018年3月收購了一家為不少品牌開發客製化AR(擴增實境)試妝技術的公司Modiface,並將於8月底在Facebook上推出AR試妝功能,一展在手機上也要提供更高規格的「體驗式消費」的決心。

顏值商機和科技的結合,只會有增無減。AR發展至今,在手機上的應用仍以娛樂為主,當AR和現實結合夠逼真,才能發展出更有價值的應用,而和美妝的結合似乎恰到好處。致力於這件事的佼佼者,不得不提的就讓人變美的科技公司--美圖。

90%的美妝零售消費,在線下發生

「我們最早做拍照這件事,發現除了皮膚美化外,很多女生覺得化妝很麻煩,或是根本不在行,進而產生了『虛擬試妝』的需求,」美圖技術長張偉說到。3年前,美圖旗下第一款化妝APP《美妝相機》誕生了,約上線一年後用戶數已破億。透過AR可以「懶人虛擬上妝」,每位用戶平均會試用4~5種不同的妝容,除了唇彩、腮紅、睫毛膏、眼影等單品外,還有網紅或明星同款,一整套妝容可以直接套用。

會使用該APP的用戶,顯然比起他人對化妝這件事有著更高的興趣,「虛擬上妝」因此很容易和垂直品牌結合變現,開發新的商業模式。在中國版《美妝相機》上,和植村秀、Bobbi Brown、Dior、YSL等逾40個品牌合作,可在APP中直接試用其化妝品,甚至部分產品,可以直接導到品牌電商或是淘寶店鋪,線上直接購買。張偉表示,針對該功能官方目前釋出5%至10%的流量測試,可以視為「去超市買藥」到底合理不合理的測試概念,觀察從手機AR體驗到購買究竟是不是合理的流程、消費者到底買不買單。

在《美妝相機》中,只有部分商品可以直接線上購買。
美妝相機

但這樣似乎還不夠,美妝品牌也開始走「新零售」,把AR試妝這件事從線上帶到線下。根據美國人口調查局(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的零售調查報告指出,美妝零售90%的消費出現在線下,原因在於消費者在「實際體驗」後,更容易產生購買行為,如何讓更多消費者加入體驗,成為各家美妝品牌重要課題。

倚靠強大的AR技術,美圖在2017年初開始和美妝品牌合作推出可以線下客製AR試妝的「美圖魔鏡」。一者,讓消費者感到新奇後,導流消費者進行實際試妝;二來,幫品牌記錄消費者行為和購買偏好,即時制定行銷策略。在中國已在LANCÔME、NARS、MAKE UP FOREVER、SEPHORA推出;2018年下半年開始進駐海外市場,和免稅商店DFS大規模在全球16個地區、22間店合作設置。

以DFS舉例,目前在魔鏡中共有逾20個彩妝品牌、100多個品項可以試用,但針對消費者體驗層面,美圖下一步想做「沈浸式」體驗的事。「有可能你試了晚宴妝,你也會希望在晚宴的燈光環境下,看看自己究竟怎麼樣。」雖然有點天馬行空,但張偉舉例,希望以妝容為核心,未來可以透過AR,在魔鏡上看到配套的服飾、環境及空間。

體驗式行銷背後意義:數據為王

那麼,在體驗之後呢?回歸一句話——得數據者得天下,不只對品牌如此,對於美圖來說更是如此。

累積了10年,美圖旗下APP擁有近5億名月活躍用戶,用戶龐大的人像資料和行為數據,成為美圖商業化最重要基礎。張偉透露,鎖定在美妝領域,未來線上的《美妝相機》APP,和線下的「美圖魔鏡」將結合成為一個平台,除了提供數據資訊給品牌,也讓美圖用戶的使用數據融會貫通,可以更了解用戶。

美圖技術長張偉表示,在用戶使用體驗時獲得的數據,可以更了解客戶、進行精準行銷。
美圖

談到這些數據究竟可以拿來做什麼,張偉舉子了一個例子:購物車。「無論是線下實體店面,或是電商平台,當消費者把想買的商品放在購物籃、購物車裡,就成為一項很寶貴的紀錄,即使沒有購買,也表示對該商品有很大的興趣,」但若以線上購物說,現在資訊爆炸,用戶可能放進去就忘了。

「假如某用戶在《美妝相機》的購物車裡放了一款Maybelline的化妝品,但她不會常常去看品牌的電商平台,卻會每天都開啟美圖APP自拍,抓到這項數據、找到用戶感興趣的產品,我們會提出可『導流』或『促進購買』的建議,比方說送一張優惠券,或是提供優惠活動等資訊,」張偉表示,用戶潛在喜好、購物習慣、所處位置,都是通過數據累積,進行精準行銷的關鍵點。

但他坦言,數據流通對於目前來說是一項挑戰,不同的數據要以什麼格式和方法互相通訊?而既要保護好用戶隱私,又要提供數據服務,也是需要權衡的問題。

以相機+AI為入口,導流至美妝護膚電商

數據除了精準行銷,第二大重點——AI。

「用戶終將選擇適應他們個性的東西」,張偉表示,與其讓一位化妝師,每天服務上百位客戶,不如專注在把客戶透過五官特徵來分類,當用戶透過《美妝相機》或「美圖魔鏡」即可透過AI進行大數據分析,找到五官所屬類型,從而推薦最適合自己妝容和商品。相當於不是用戶主動去找商品,而是合適的商品主動找上用戶。

美圖美妝透過AI肌膚檢測,給出分析狀況,進而導流推薦護膚商品。
美圖美妝

在中國大陸市場,美圖已經藉由AI推出護膚及美妝電商平台《美圖美妝》——以AI測膚功能,自拍後會獲得一份膚質分析報告,包含膚齡、膚質、膚色、黑頭等,而後系統給出客製的護膚建議和美妝產品推薦,導流到自家電商購買。根據4月時的數據指出,《美圖美妝》測膚功能累績使用次數達5000多萬,人均使用10次以上,而用戶留存率也因此翻了1倍、轉化率則翻了3至5倍。

在採訪過成功,張偉多次提到「保養護膚」,是美圖下一個技術著重的地方,談到當初發想原由,他難掩興奮。「皮膚的治療跟檢查,醫生都靠肉眼觀察,所以我們覺得這是可以用科技『計算』的事情。」《美圖美妝》的第一步是利用主相機頭跟閃光燈進行初步的檢測,而未來計畫做到探測皮膚裡面的成分,比說蛋白質、黑色素的含量等等。

其實在6月美圖已經結合《美圖美妝》的AI測膚功能,推出了beautymore皮膚檢測儀,除了可以檢測皮膚表層,如膚齡、膚質、膚色、痘痘、黑頭、皺紋、黑眼圈等「看得見」的皮膚問題,還可探測深層的皮膚狀態,如含水量、油脂、黑色素、敏感度、含氧量等。

美圖在今年6月,發表了美圖beautymore皮膚檢測儀。
美圖

從線上走到線下,再到開發出新的硬體產品,看可見美圖在透過相機切入美妝跟護膚領域是「來真的」,不想成為好玩的玩具,而是專業的平台。但如何在消費者心中建立價值,透過相機就能「一站達成」,我認爲還需要時間,累積大眾對AR信賴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0
美圖在中國版《美妝相機》上,和植村秀、Bobbi Brown、Dior、YSL等逾40個品牌合作,可在APP中直接試用其化妝品,甚至部分產品,可以直接導到品牌電商或是淘寶店鋪,線上直接購買。
擴增實境
Augmented Reality(AR)
「擴增實境」是把虛擬化技術加到使用者感官知覺上,例如把一朵虛擬的3D玫瑰花影像放在一個真實的花瓶裡,而且隨著使用者在房間裡走動,還要讓這個虛擬玫瑰花固定在那個位置。擴增實境能為我們提供現實中無法直接獲知的訊息,更深層次來講,這種訊息實際上又讓每個人眼中的世界更加多樣性。擴增實境的技術原理主要是即時運算攝影機影像的位置及角度並加上相應圖像,微軟HoloLens即是一種擴增實境裝置。 (來源: 維基百科數位時代 )

4 美圖PK玩美移動,看兩大龍頭如何點燃台灣AR美妝市場戰火

美圖
美妝美容導入AR,對於女生來說是娛樂,卻也是頗具實用性的結合。顏值經濟不斷擴大,在台灣的兩大玩家:美圖公司及玩美移動,各自是怎麼通過《美妝相機》和《玩美彩妝》兩款APP來稱霸的?

AR(擴增實境)何時已經走進你的生活?除了紅極一時的手遊《Pokémon GO》外,照相APP《B612》、《SNOW》,甚至是LINE上的AR濾鏡,都是頗具娛樂性的實例。但對於女性而言,還多了一項「不只是娛樂」——的結合用AR來美容、上妝。

在台灣市場,切入這塊市場有兩大龍頭業者——旗下擁有《美圖秀秀》、《美顏相機》及《美妝相機》,在中國早已稱霸的美圖公司,另外一者,則是在台灣訊連科技在2015年成立的子公司玩美移動。他們在女性圈中,都是怎麼靠AR讓女生變美,稱霸一方的?

《美妝相機》P.K.《玩美彩妝》,顏值塑造比一比

首先不得不提的便是透過AI辨識人臉,再靠AR就能用手機鏡頭化妝的APP。美圖旗下的「APP家族」多達20款,全球月活躍用戶已破5億,其中《美妝相機》是專為美妝而生的APP;玩美移動則擁有4款APP,截至今年6月全球下載次數已破6億,《玩美彩妝》則專為化妝美容打造。這兩款在「顏值塑造」上,有什麼不同?

兩者在功能上基本大同小異,技術上都可以做到靠照片,或是AR即拍即上妝兩種方式;而針對妝容,也有設定好的「套妝」和各類單品自行挑選搭配的兩種選擇。

但10年前就在中國起家的美圖公司,除了已經攻佔中國市場絕大部分「APP變美」市場,單單2016年就處理了680億張照片,近年更在亞洲經營有成,一連奪戰韓國iOS照相免費APP下載榜首,在妝容上更符合亞洲人,效果自然,且搭上時尚,有針對近日走紅的宮廷劇《延禧攻略》,推出女演員們通用的絳唇妝。

反觀《玩美彩妝》,在台灣一成立就同步攻向海外市場,而歐美成為最重要的陣地,在iOS及Android雙系統中,於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等市場,皆奪下2017年美容類APP下載排行之冠。即便該APP每月有超過10億次的線上試妝、量體不小,但在妝容上卻更貼近歐美,無論是顏色、妝容設計都較誇張鮮豔,不太符合亞洲人。

《玩美彩妝》瞳孔放大片、染髮劑,AR都能線上試玩直接買

但論商業模式,很明顯《玩美彩妝》佈局更早,比《美妝相機》完整得多。對於AR上妝而言,最常見的商業模式之一便是和彩妝品牌合作,依靠AR技術「虛擬上妝」。在線上可在APP中,導流至電商直接購買商品;在線下則可在實體店面設置此類裝置吸引人群,增加現場銷售。

根據玩美移動委託日本市調公司Intage,進行AR與消費者購物行為的調查顯示,會下載美妝APP的用戶本身就對美妝品有購買意願,《玩美彩妝》用戶相較非用戶,購買彩妝的意願高出1.6倍、消費金額也高出2.7倍。

而在該APP中,包括粉底、腮紅、唇彩、眼線筆、睫毛膏,甚至是瞳孔放大片、染髮劑各種品項皆以置入品牌商品為主,可透過AR試用後,直接導入品牌官網及電商線上購買。通過該模式合作的品牌超過數十家,而這種「可以試也可以買」的化妝品,佔整個APP試妝品項的80%以上。

此外,在護膚領域《玩美彩妝》也有所著墨,在2017年推出了「肌膚檢測」功能,透過鏡頭能探測斑點、皺紋、平滑度及黑眼圈等肌膚狀況,重點在於檢測結束後,與雅芳合作,針對肌膚狀況推薦保養品進行導購。但透過APP用這樣的方式導購,具體成效究竟如何?是否是大眾買單的方式?官方並未透露。

至於在線下,也已經與彩妝、美髮及隱形眼鏡等共18家品牌合作,包括雅詩蘭黛、巴黎萊、Maybelline、NARS、NYX及雅芳,甚至是通路屈臣氏,都曾設置AR虛擬試用裝置。對於品牌而言,除了吸引人潮注意力,還可即時監測發現用戶對品項的接受度、喜好狀況。玩美移動業務能力不容小覷,品牌佈線已相當完整。

《美妝相機》商業模式還在醞釀,效仿香港那一套

而美圖公司在台灣,針對美妝品牌建立的「商業生態圈」,似乎才剛剛準備萌芽。即便美圖公司在中國已成立10年,商業觸角已延伸至硬體、軟體、甚至電商領域、相當廣,但2016年才正式進駐台灣,台灣的盈利模式目前集中為硬體手機銷售以及廣告兩大塊。而即便《美妝相機》在中國,已經開始測試試用品牌化妝品,在APP直接線上購買的功能,但台灣仍尚未推出。

美圖在台灣的盈利模式,目前仍以手機硬體銷售及廣告為主。
美圖

然而美圖在2018年已經陸續在香港和品牌及通路進行類似的結合。年初,為蘭蔻設計了一個活動網站,可以透過AR試用旗下5款唇彩,並導入官網直接購買;下半年陸續和D&G及免稅商店DFS達成合作,設置線下AR試妝裝置「魔鏡」來促進購買。「吸引客流很明顯,觸及購買率有很高」,美圖台灣區總經理柯美慧這樣總結成效。

美圖台灣和香港市場皆由柯美慧負責,她認為兩塊市場十分相似,在香港先「試試水溫」後,發現對於品牌業績成長幅度不小,現在也計畫要在台灣執行這樣的合作方式。但談到玩美移動已經早出手,是否現在競爭、時間點有些晚?

美圖於今年起,開始在香港設置線下AR試妝裝置「磨鏡」試水溫。
唐子晴

「我覺得各家都可以做,但不見得進入的早,就可以拿下所有的市場」,她認為美圖的強項非「技術」莫屬,美妝品牌對於AR上妝後的服貼度、漂亮不漂亮相當挑惕,美圖累積10年的數據資量非常龐大,經過調教,她有信心在「美」的這一點能勝出。面對競品,她自信表示「不是很擔心」。

「雖然需要給我們一點時間醞釀,我猜台灣應該很快就會有東西推出,沒道理香港行、台灣卻不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