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選戰開打,看柯P拉攏年輕族群超級利器
專題故事

年底九合一選舉登場,數位選戰煙硝遍佈,網路直播、網路TV、FB、IG及Twitter外,連新創徵才平台及群眾募資也都登場,一切都是鎖定年輕選民,根據統計,台北市30歲以下選民約有30萬人,占1成4,其中超過14萬人首投族,如何善用數位工具行銷,就能打動這群數位原住民世代的心。

1 粉絲塞爆網站搶什麼?北市選戰柯文哲首度啟用群眾募資人氣爆棚

teamKP官網
台北市長柯文哲拚連任,25日首度以teamKP群眾募資平台進行小額募款,期望以先公布計畫,後募資的作法顛覆政治獻金流程,不料因參與募資線上人數過高,導致當機3.5小時,原來這一切是因團隊錯估情勢,柯粉規模已比2014年高得多。

台北市選情激烈,今年數位選舉工具也百花齊放,市長柯文哲25日推出群眾募資平台TeamKP為文宣募款,並找新創徵人平台Yourator海選競選團隊,姚文智則以Facebook、Instagram、官網行銷,也會用Facebook直播跟支持者互動,丁守中則在Yahoo!奇摩 TV頻道拍影片,也在Facebook直播。

柯文哲25日公布第一波群眾募資計畫,本來預估要募集到8月初才能完成。
teamKP官網

台北市長選戰才剛起跑,台北市長柯文哲為募資文宣品、宣傳與活動、據點等費用,25日中午TeamKP群眾募資網站上線,展開第一波小額募資,因上線流量超乎預期、頻寬不足,募資網站足足當機3個半小時才恢復正常,柯辦表示這實在始料未及,在晚間9點左右就完成1310萬元募資目標,其中最熱賣商品是2000元「改變成真組合包」。

柯辦表示,由於參考2014年規模,本來預期此次群眾募資1310萬元要到8月初才會完成。不料6個小時(扣除當機時間)就完成募款任務。

用新創徵人平台,群眾小額募資

拼選戰,行銷市府活動,柯文哲團隊數位行銷工具百出,柯辦日前才透過新創徵才平台Yourator招募人才,海選職缺包括發言人、Vloger社團經營人才、隨行及營運組織人員、活動企劃,薪水從4.2到5.2萬元不等,另外也推出《一日幕僚》影片爆紅,為世大運暖身,市府也找網紅合作,推一天一網紅拍9支世大運宣傳片。

柯辦表示海選伙伴陸續加入中,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林筱淇也將於8月1日上線,她也是4年前柯文哲競選辦公室發言人。

為即將開打的選戰暖身,柯文哲除將住家抵押貸款借2000萬元,25日也利用群眾募資網站向外募款。柯文哲在Facebook說,「我貸款的2000萬,主要是拿來付選舉的人事、雜支等基本開支。至於募資文宣品、宣傳與活動、據點等費用,我們會使用群眾募資的方式,請大家一起幫忙。」

首次利用群眾募資募款

柯辦表示,這是柯文哲第一次利用群眾募資募款,2014年時競選期間使用的是小額募款及政治獻金,總計到11月募得1.4億元,團隊以當年募款進度推估,加上判斷目前選情不是很熱,所以估今年第一次募款1310萬元速度不可能1天完成,導致主機跟頻寬設計都不足,隨12點開站後,到下午1點衝上同時上線2500人流量,網站從2點就當機到5點半,約當機3個半小時才搶修恢復。

柯辦表示,1310萬元金額主要規劃用於8到9月文宣等費用,接近10點時募款金額已經逼近集資目標,但因線上購買踴躍,網站開到晚上12點才關閉,超額部分將列入不動支項目,未來等第二波募資開始納入。

柯辦表示,目前統計熱賣產品是2000元的改變成真組合,包含胸章3個、標語貼紙2張、柯語錄貼紙6張、托特包、衣服等。TeamKP計劃8月18日舉辦活動,此次出售商品就是期望柯粉當天穿來參加。

當機3.5小時,募資人潮高於預期

至於12點時募款實際總金額將在後續公布,柯辦表示,因當機時許多人反應刷卡但不知道成功與否,將一一聯絡當機期間出現刷卡無回覆等募資參與民眾確認後,再對外公布實際金額及人數。

柯文哲競選團隊公布群眾募資1310萬元的用途計畫。
teamKP官網

首波募資1310萬元中,募集來的資金將有45%作為施政成績宣傳、24%製作文宣品、21%舉辦政見推廣活動、10%設置競選辦公室、總部,未來會階段性公布財務細項。

對於為何不以2014年小額政治捐款方式操作,柯文哲也在Facebook說明,用「群眾募資」而非直接捐款的方式,就是希望先提出一個預算規畫再來募資,並隨著計畫增減來決定募資金額,而不是大家錢捐一捐之後,再公布要用在哪。

另外,在網路平台上進行群眾募資,網路轉帳金額最高3萬元,刷卡最高10萬元,所以只能小額募款。柯文哲說,「選舉費用太高是台灣政治敗壞的主要原因」,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也盡量降低選舉費用,來確保日後可以公平的執政。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柯文哲teamKP群募成績揭曉:達成率286%、1日湧入2.23萬筆訂單

柯文哲Facebook
柯文哲競選團隊第一次使用募資平台進行小額募款,今(26)日公布募款成績,總計2.23萬筆付款筆數,已付款金額3749萬元,募資達成率286%相當高。

台北市長柯文哲尋求連任,25日展開第一波群眾募資,結果網站流量過大一度當機3.5小時,提前於昨日晚上12點結束募資。

柯辦今(26)日公布募資成果,外界最關心的莫過於到底有多少人上線,導致群眾募資平台塞爆?柯文哲競選辦公室稍早公布統計數據,昨日9小時內已付款筆數達22317筆,已付款金額3749萬8105元,是第一階段募資目標1310萬元的2.86倍。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公布25日募資9小時成果,募資金額達成率286%。
teamKP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表示,超過初估款項部分將凍結,待有預算規劃後才會動支,且會公開向社會大眾說明相關用途,內部也在思考引進外部監督機制,藉眾人之力來符合眾人期待。

柯文哲利用群眾募資平台完成第一階段文宣等費用來源,對此丁守中辦公室則回應表示,目前為止尚未使用群眾募資平台,由於募資管道很多,丁辦也會有不同的做法。

柯文哲Team KP的募資平台已經在昨晚12點正式停止募資,柯辦也在該網站張貼大大公告表達感謝,強調雖在啟動群眾募資時一度懷疑是否可以獲得這麼多人支持,但仍感謝大家,也讓未來更有信心。

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辦公室表示目前為止尚未使用群募,內部會有不同作法。
丁守中官網

超商或ATM款項尚未入帳,未來將公布清帳數字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公布募資內容,總計超過1.1萬筆訂單買的是單價最高的2000元商品。柯辦表示,所有募資產品組合中,最熱銷的是2000元的「改變成真組合」,這裡面包含胸章、貼紙、柯語錄貼紙、托特包及衣服,總共售出9883組。

第二名與第三名熱賣商品是單價1000元的「超越藍綠組合」5457組、「白色力量組合」3994組、,最後是「自由贊助」賣出1792組每組價格2000元,「持續發生組合」1191組銷量最低,價格500元。

由於25日募資平台網站一度當機,需要一一確認交款金額,其次部分選超商或ATM繳款金額尚未支付,所以柯辦今(26)日公布最新統計數據,截至26日上午,已付款筆數達22,317筆,已付款總金額達37,498,105元整,已超越第一階段預設目標,但柯辦也強調這個數字會因為超商或ATM款項入帳,金額將會向上增加,未來也會公布清帳數字。

柯辦表示部分贊助者訂單尚在處理當中,團隊正積極處理,對於第一階段募資總金額超過預設目標,柯文哲競選辦公室則僅表達感謝。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 【專訪】柯P海選徵才就靠它!新創求職平台 Yourator:數位人才在選戰中越來越重要

蔡仁譯攝
柯文哲海選徵才使用的新創職涯平台Yourator 究竟有什麼魅力?而他們又如何看待台灣職場與求職者之間的巨大鴻溝?

柯文哲在七月初時宣布,競選團隊將以海選方式選出。他們選用的海選平台是新創職涯平台 Yourator。或許新創圈的人對 Yourator 很熟悉,不過台北市長競選團隊與新創職涯平台的結合,卻讓人有不少想像。

為此,我們特地與 Yourator 創辦人陳秋瑜聊聊,深度理解他們與柯文哲團隊合作的細節,以及他們如何替新創公司找尋人才。

柯文哲找競選團隊,看準數位產業人才

柯文哲七月初於新創求職平台 Yourator 進行競選團隊人員招募。
Yourator

「是柯文哲團隊主動找上來,不過針對柯文哲競選團隊,與其他企業客戶處理上並沒有太大的差別」陳秋瑜笑著說。

柯文哲決定用海選方式,選擇 Yourator 來招募競選團隊成員,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打造不一樣的選舉風格,符合柯文哲推動的開放政策;另一則是因為預算,如果從 landing page、網站系統開始重新打造海選網頁,將會花一筆更可觀的開銷,因此才選定現有的求職平台合作。而與新創企業保持良好關係的 Yourator,便在新創人脈的串連下與柯文哲競選團隊連上線。

如果你注意過柯文哲競選團隊所需要的人才,與新創現在在找的人才相當契合——數位產業人才 ,」陳秋瑜說,「除了小編之外,發言人就是 PR(公關)、文宣就是內容,數位產業人才在選戰中越來越重要」。

而如同一般企業用戶找上她,Yourator 同樣給予柯文哲競選團隊在文案、工作敘述,甚至是宣傳時段上的建議。不過陳秋瑜講完之後自己謙虛地更正,「應該是分享,他們團隊也有很厲害的人才,講建議有點太過了。」

不過,過程也是戰戰兢兢,畢竟 Yourator 從未替公眾人物,更別說是柯文哲這樣的鎂光燈吸引器做人才招募。最終柯文哲競選團隊在六個職缺上共收到 1,893 封履歷,而後續的篩選 Yourator 選擇完全不參與。「畢竟那是要跟他們一起共事的人,由競選團隊親自篩選比較適合」陳秋瑜說。

深度了解職缺需求,協助新創招募人才

Yourator 與一般佈告欄式的求職網站不一樣,除了專注以新創公司做為客戶對象外,還提供招募顧問。顧問內容包含文案撰寫、工作描述,甚至職缺是否符合現在人才市場現況等,而不僅僅是將職缺擺在網站上。

「很多新創公司第一次招募,也沒有專職的人資,我們會深入了解他們事業內容」陳秋瑜解釋道。職位需求、公司裡的人在做什麼事情、每一階段的徵才狀況,Yourator 都會深入了解,採用這種麻煩的方式,就是為了打造 Yourator 難以被快速複製的護城河。

「求職網站的技術門檻並不高,跟客戶的關係,決定這條路能走多遠」陳秋瑜說,因此 Yourator 才選擇深度經營與客戶的關係。

不過,提供文案與工作描述上協助,是否會造成文字過於溢美,讓許多人年輕人「誤入歧途」的情況?陳秋瑜則說並不是完全替新創撰寫,而是「建議」與「調整」。與 Airbnb 早期替租屋者拍攝照片的情況有些類似,在內容導向的力量驅使下,許多平台都需要兼做內容顧問。

目前與 Yourator 合作的企業約 600 家,有效職缺數量 700 個左右,並不算特別多。對此,陳秋瑜則解釋道,他們很密切地控管有效數字,頻繁與企業溝通是否徵到人,因此職缺數字並沒有巨量成長。

挖掘企業文化,找出求職者關心的亮點

除了深度了解企業的徵才情況之外,Yourator 也推出了「三分鐘看新創、職場專欄」等看似跟招募業務並沒有直接相關的內容。

對於協助求職者理解企業文化的內容,陳秋瑜笑著說,她大力要求企業不要講太多商業模式,而是講述整體的組織文化。「我會很直接跟他們說,你們在《創業小聚》上講過的東西我不要,我們要從別的角度切入。」

陳秋瑜表示,「《創業小聚》比較聚焦在商業模式、募資進度,我們盡量不問這些問題,而是問他們如何看待人才、團隊的工作模式以及對人才的期待。」

而企業文化相關的內容,很多都不是訪問創辦人,而是訪問企業員工,為什麼走上新創這條路,又或者在公司內有什麼體悟。

「過去在父母那個年代,找工作是為了溫飽、穩定以及安穩過日子,現在的求職者更在乎自我價值」陳秋瑜說。比起薪資,現在求職者更在意對社會有沒有貢獻、是否達成自我實現,透過事先了解企業文化,對求職者來說多了一個可以參考的指標。

台灣的困境:職場與人才認知有鴻溝

蔡仁譯攝

儘管如此,仍有許多新創抱怨找不到人才,對此陳秋瑜認為,目前全台灣都缺乏人才體系的培養,除了外商與大企業之外,求職者進到公司後大多無法受到有系統的培育。年輕求職者喜歡進大公司,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要做的事情被定義的很清楚。 要進新創就要學著自己「定義問題」,但這是台灣教育長期以來的弱項

不過,新創阮囊羞澀,難以投入資源培育人才,對此又該怎麼解決?陳秋瑜認為現有資源其實很多,不管是技術社群或是數位人才所需的技能培訓;付費又或者是免費的講座與課程坊間都相當多元。「重點是公司有沒有心培養新進員工」陳秋瑜說。

另外一個她所觀察到的現象,就是企業都只想要即戰力。

「現在企業的徵才心態應嘗試從『符合條件』,轉換成『具備潛力』,在新人進公司的前幾個月讓他密集地去參加活動、課程來培養技能。」陳秋瑜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很多企業列出來的工作敘述,市場上根本沒有這種人存在,像是『具備 10 年 UX 經驗』,雇主跟求職者之間的認知有很大的落差。」

想對求職者說的話:做就對了

看了無數個職缺、無數的應徵者,身為一個求職平台,有什麼話想要對求職者說呢?

陳秋瑜說,求職者的自我提升當然很重要,想辦法觀察組織內的問題,理解公司的挑戰,以及在這個框架下自己能夠發揮的價值。

接著她引用了哈佛法學院畢業生 Pete Davis 的畢業演講:「現在年輕人處在一個會在 Netflix 轉台 30 分鐘,選不定要看啥就去睡覺的時代。」

最重要的永遠是「做」。

陳秋瑜認為,也許是因為社群網站,讓年輕人都處在一個很憂慮的狀態,常常在同一個職位上待三個月、半年做不出成果就很挫敗,或者是花半年時間去找一份只會做三個月的工作。花了太多時間只看不做,反而忽略了「做」這件事情的重要性。

「找到一個不錯的職位就想辦法投入、做出成果吧!」她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社群經營可以裝萌,但不要裝熟——柯文哲專屬小編柯昱安

陳君毅攝
身為台北市長柯文哲的Facebook與Instagram小編,柯昱安如何做出兩者的區別性,而對於「台灣第一政治網紅」的社群媒體經營,他又有什麼想像?

《一日幕僚》從發布至8月1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點閱率已經突破 910 萬。不只捧紅了幕僚「學姊」黃瀞瑩、「大熊」發言人劉奕霆,還有「小牛」柯昱安。

柯昱安目前已經從柯市府幕僚,轉為柯文哲競選總部001號員工,過去除了幕僚之外,最重要的工作為柯文哲Facebook與Instagram的經營。社群媒體在選戰中的地位舉足輕重,不管美國歐巴馬、川普,甚至是蔡英文、柯文哲的勝選歷程中都少不了社群媒體的操作。

而身為「台灣第一政治網紅」柯文哲背後的社群經營者,柯昱安從完全沒有經驗,到能夠侃侃而談社群操作的「眉角」,過程中吃了不少苦頭。柯文哲自帶媒體流量的特性,讓柯昱安並沒有太多的參考對象,他所能做的,就是比別人花更多的時間重新認識柯文哲,讓所有人能夠理解柯文哲最真實的一面。

接手柯文哲Facebook,觸及一度掉到谷底

「剛接手Facebook的時候齁,真的是有點青黃不接,」不知道是不是跟柯文哲相處太久,柯昱安語句的尾巴時常出現語助詞「齁」。剛加入柯文哲幕僚團隊的他,第一件工作就是從前人手上接下柯文哲Facebook的經營工作。

上一任經營者從選戰時就是柯文哲的隨行與新聞聯絡,對於柯文哲的習性、習慣與會談論的議題都相當了解。雖然柯昱安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認為Facebook貼文就是要短,「圖片簡單、資訊簡單,一切都簡單呈現。」結果卻是迎來Facebook觸及的黑暗期,觸及掉到連柯文哲都要他向外找尋救援。

在撞牆一段時間,並尋求了不少建議後,柯昱安第一步是購買了所有柯文哲的著作,上網看遍柯文哲公開的演講。「我從中找尋柯文哲講話的脈絡、談論每個政策議題的SOP,」舉例來說,談到環保,柯文哲就會說「環保是文明城市的象徵」。其中當然也少不了一些「我覺得是這樣啦」之類的發語詞。

柯昱安的目標,是寫出「有柯文哲fu」的內容,策略也相當奏效,漸漸將柯文哲Facebook的觸及與互動拯救回來。

社群經營重點: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

不過,這種方式會不會已經脫離社群經營,而只是一昧模仿柯文哲呢?對此,柯昱安認為柯文哲風格固然是重點之一,但做社群最重要的事情是「 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

像是柯文哲與吳鳳去逛寧夏夜市的貼文,就特別選在晚上10點,「我就是要營造出『宵夜文』的感覺。」還有愚人節時,柯文哲粉絲團將大頭貼換成手繪自畫像,一張隨性的塗鴉就獲得了10萬個讚。

「連柯文哲都很訝異,甚至會拉著我想要探討背後的科學因素,」柯昱安說,「但有時候社群需要一點直覺。」愚人節手繪大頭貼也是突發奇想下的產物,但也要上位者願意放手、放心地讓社群經營者有發揮的空間,「當初柯文哲也不懂手繪自畫像的意義在哪,但是他沒什麼包袱,也願意讓我嘗試。」柯昱安說。

不過,愚人節自畫像的策略偶一為之,平常仍要累積大量素材,柯昱安就說,他手機裡面有很多素材,就等待適合的時機發出。

Instagram策略:裝熟很可恥,也沒有用

比起中途接手的Facebook粉絲團,高達45萬的粉絲的Instagram則是柯昱安一手從零開始打造的成績。

不過,儘管有了經營Facebook粉絲團的經驗,剛開始經營Instagram時,柯昱安仍有一段方向錯誤的時期。「在經營Instagram時,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為了與Facebook做出區隔,太過刻意地迎合年輕人,」柯昱安說,「網路流行什麼我都跟,中國有嘻哈、搞笑梗我都做。」

儘管一開始人氣相當不錯,卻與柯文哲的個人風格有所出入。柯昱安後來才發現,Instagram雖然是瞄準年輕人操作的社群媒體,但不應該追流行講一些「自以為很有趣的話,」也許跟風、搞笑梗年輕人覺得有趣,會覺得「原來柯P也懂這個。」但真實情況是,柯文哲其實根本不懂,長久下來在品牌建立上會有偏差。

這則貼文被柯昱安認為是柯文哲Instagram 走向「真實」的轉捩點。
柯文哲 Instagram

於是柯昱安嘗試摸索Instagram年輕化與個人化中的平衡點,他認為柯文哲Instagram表現暴衝的時間點,是在一張腳底按摩照片發布後。「因為很真,沒有特別迎合任何人,就是柯文哲真實一面,而且沒有任何包袱。」柯昱安說。

而他另外舉了一個反例,「撩妹語錄」風潮,柯文哲的社群媒體上沒有選擇跟進。「因為這跟柯文哲本人的形象不符啊,他根本不會撩妹,」柯昱安笑著說,「 千萬不要裝熟,裝萌還可以,裝熟會讓年輕人完全沒辦法忍受。

當老闆自帶流量,該怎麼做?

做好社群經營的下一步呢?柯昱安則毫無猶豫地說,「宣傳市政」。

也因此在他們不斷找尋各種方式,想要突破大家對於市政宣傳的不耐感。不管是跟著柯文哲直播搭公車,在早上六、七點時段,對著線上觀看的4,000人宣傳1,280元月票,或者是「柯P便當」,大家看柯文哲吃便當時,安排官員來做市政宣傳。

「你在看阿伯(柯文哲)吃便當的時候,聽進去一兩段市政宣傳都好。」柯昱安說。

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能夠讓聲音跨越同溫層,柯文哲的三週年小遊戲、《一日幕僚》都有這種效果。「但這真的很難,我們也嘗試了很多方法,」柯昱安說,「找網紅行銷也是為了達到分眾宣傳的效果。」

柯文哲有當網紅的天份。」這是柯昱安替老闆所下的結論。他認為柯文哲相當符合網路世代的口味,不論是脫序的行為或話語。「也可以說他下標能力很強,」記者出身的他點出了柯文哲另外一個特點,不管是「垃圾不分藍綠」、「肚臍Umbilicus」等都一時蔚為風潮。儘管會為曾是幕僚的他帶來一點麻煩,「但社群能夠讓柯文哲的天份發揮到極致。」柯昱安說。

最後,我問到當老闆自帶流量跟鎂光燈時,到底該怎麼做,柯昱安只是笑著說,「我們齁,就是讓他賣相好一點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5 【專訪】台灣史上時間最短、金額最高的募資,柯文哲競選團隊怎麼做到?

柯文哲群眾募資網站
12 小時內達成總金額 40,931,360 元、總筆數 24,338 筆,除了數字驚人之外,柯文哲競選團隊為什麼不用現有平台募資?群眾募資又跟一般募款有什麼不一樣?他們又怎麼看待文宣品的設計力量?

談到柯文哲群眾募資的走期,競選團隊的行銷總監華天灝(下圖)抓著頭說,「真的趕透了、趕到都要崩潰了、趕到團隊成員的第二人格都出現了」。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的行銷總監華天灝認為,設計具有改變政治文化的力量。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

柯文哲的群眾募資網站從討論到正式上線,僅僅只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就連網站上的文宣品品項,都必須利用網站的上線日期回推製作的可能性來決定。不過,雖然事前規劃的走期十分緊繃,柯文哲群眾募資網站的最終成果卻相當驚人: 總金額 40,931,360 元、總筆數 24,338 筆 ,號稱「台灣史上時間最短,金額最高的募資活動」。

柯文哲群募結果驚人,總金額 40,931,360 元、總筆數 24,338 筆。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

柯文哲本次的群眾募資必然是台灣選舉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不論是募資速度、金額,或是願意嘗試的創新性。不過,對於如此驚人的成績,文宣部主任邱昱凱卻說,本次群眾募資只是給未來候選人參考的「小 Sample」,而華天灝更是在妥協之下選擇了一個相當謹慎的詞彙「一次實驗」。

對柯文哲競選辦公室來說,群眾募資的目的不只是「找錢」而已,更是希望透過網路的公開、透明性來對預算做最嚴格的省視,並用設計的力量,降低接觸政治的門檻。最終目標是期望能夠讓人民更容易地接受政治,進而監督政治,最終參與政治。

柯文哲不是要省錢,為什麼要自推募資網站?

柯文哲競選團隊採用了新創媒合平台 Yourator 作為招募人才的海選入口。Yourator 的創辦人 Lydia 也說,因為柯文哲競選團隊所需要的人選,與新創公司所要找的人才——數位產業人才相當契合,因此不難想像兩者的合作。

不過,台灣也有不少的募資網站,為什麼柯文哲競選團隊沒有採用現有平台,選擇自己做一個募資網站呢?

邱昱凱表示,因為政治募資與一般群眾募資仍有許多不同,特別是流程必須要符合監察院的《政治獻金法》,法條中寫明必須詳記捐贈人的姓名、時間、金額等明細。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的文宣部主任邱昱凱認為,群眾募資還有「傳遞價值」的意味存在。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

「如果用別人的平台,勢必需要『會員登入』,再加上還要蒐集明細資料,還是要給我們的贊助者一些隱私啦,」邱昱凱補充說,「所以我們覺得這些資料庫,還是要放在我們自己手上比較負責任。」

至於會不會利用手上這筆名單進行選票的估計,甚至做為下網路廣告的參考資料?華天灝則說,其實大部分的捐贈者都來自台北以外,換算下來能夠掌握的人數並不高,做為參考沒有太大的意義。

群眾募資與傳統募款的不同之處在哪裡?

如果將光譜的兩端定義為傳統的政治募款以及一般的群眾募資,柯文哲的群眾募資則介於兩者之間。比起傳統政治募款,柯文哲競選團隊願意清楚公布預算流向;但與一般群眾募資也不盡相同,捐贈者意不在拿取實體的「回饋」,更像是表達價值觀上的認同,文宣品在群眾募資的地位中更像是附加的「認同感徽章」。

對柯文哲競選團隊來說,群眾募資對比過去的傳統募款有兩大好處,第一是透過線上金流的限制,如便利商店匯款的限制,將個人的捐獻金額限定在《政治獻金法》的捐贈上限,「每一個流程都要符合《政治獻金法》」,邱昱凱再次強調。

第二則是嚴格檢視預算編列,因為募資網站上的資訊公開透明,所有的預算都列出了清楚的用處。「我們盡全力將所需的費用、每階段的目標都寫出來,」邱昱凱說,「不過募資規模跟支出真的很難抓,還好不斷有朋友、專業人士來給我們意見。」最重要的是,因為要事先提出預算,所以需要不斷檢視每一筆費用是否必要。

在第一階段募資金額達標後,柯文哲競選團隊馬上凍結多餘的款項,並宣告如果「夠用」,將不再進行第二階段的募款。邱昱凱笑著說:「這與傳統的政治獻金募款,開個帳號、放個募款箱,讓支持者隨喜捐贈有天差地遠的差別。」

設計,是讓年輕人接觸政治的開始

柯文哲本次推出的文宣品中,並沒有號碼、頭像、名字等元素。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

華天灝希望可以用設計的力量,改變台灣選舉文化,而他也認為這件事情超越選舉的勝負意義。「過去選舉很『躁』,路上就是人頭、旗子、看板、號碼、名字,」華天灝說,「我們希望可以改變選舉文化,對我來說這件事很淺顯易懂,應該可以更好看一點吧?」

因此,在本次競選的設計概念上,柯文哲競選團隊朝向「講概念、談精神、闡述核心價值」前進,不論是代表「傾聽」的對話框堆疊起來的「K」字母,或是「keep it real」、「keep it possible」的標語。

文宣品部分,衣服、托特包、貼紙,除了圍繞著上述的原則之外,柯文哲競選團隊更認為,文宣品是讓年輕人接觸政治的第一線媒介。

「過去大街小巷的海報或看板,讓政治跟一般民眾的距離很遠,我們想讓政治溝通變得更親近,」華天灝說,「這些你真的願意穿著、戴著走在路上的 T 恤、包包、徽章,我想才有溝通效果。」

今天願意把文宣品穿在身上的年輕人,就有可能更深一步地主動了解政治,他才有可能主動去探討今天柯文哲是否有跟著當初的選舉理念在做事。主動了解,比一切的抱怨、謾罵、怨天尤人都更加有意義。政治要從「參與」開始,參與就會關心、關心就會要求、要求才會監督。這是華天灝與柯文哲競選團隊所認為,用設計降低政治接觸的門檻,改變台灣選舉文化的方式。

「設計就是拿來溝通的」華天灝說。不過,就算不談設計改變選舉文化、降低政治門檻的潛力,華天灝簡單的一句話,「你不想穿任何候選人的人頭在身上吧?」比什麼都更有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