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藝術家

2004.10.15 by
數位時代
我不是藝術家
「我不是藝術家,我是設計師,是要幫人們解決問題。」凱利.兒玉(Kelly Kodama)說。他是美國Zoe Design公司的CEO,也是資...

「我不是藝術家,我是設計師,是要幫人們解決問題。」凱利.兒玉(Kelly Kodama)說。他是美國Zoe Design公司的CEO,也是資深設計師,設計了手機、PDA等。
Zoe Design名氣不大,但是它的合作廠商包括Samsung、Siemens、Motorola、Acer都大有來頭。總部設在舊金山的Zoe Design主要以工業設計、行銷分析、產品製造支援為主。很多時候,兒玉還兼做美國客戶與台灣廠商的仲介。

**當設計師變成CEO,他堅持什麼? 設計師的存在,是為了解決問題

**
兒玉堅持好的設計必須符合顧客需求、市場需求,以及增加品牌價值。他認為「藝術家」這幾個字眼對設計師來說,真不是個好字眼,設計師是要解決人們生活上的問題,儘管設計師也會創造出藝術品,目的性跟藝術家卻全然不同。
對他來說,好的設計關鍵字是「關聯性-Relevance」。他說:「設計,就是創造與解決問題,了解對方的需求很重要,如何?使用者解決問題?設計者與使用者的關聯是什麼?」兒玉常用的第二個字是「理解-Understanding」。他不用創意來定義設計的好壞,而是了解使用產品的人們到底在想什麼。
兒玉是日裔美國人,從祖父那一代就移民到美國西岸。在美國史丹佛大學唸完機械工程之後,投身工業設計。處在美國大市場跟台灣起飛的浪頭上,他眼中看的是全世界。在他眼中,世界流動太快速。一個沒站穩,下個浪頭又打上來。在這流動的世界,我們買美國的NIKE、開德國的車子,人們都在渴求這樣的生活。對兒玉來說,工業設計傳達的不只是產品,而是有很多意在言外的價值。

**我的存在,是為了面對挑戰

**
「可是產品的生命變短了。」兒玉感嘆:「好處是大量的商品等著被設計,但是卻壓縮了設計師的時間。」設計師不是機械性地工作,他必須敏感。兒玉無奈地說:「一個想得很透徹、經過完美溝通的產品,都需要較長的時間。可是現在的時間循環越來越短,客戶當然急。」但他還是對全球化仍充滿熱情,他說:「這是挑戰,也是孤注一擲的時候!」來自美國西岸的他,在多種族的世界長大,他不否認全球化會流失掉某些文化特性,但他聳聳肩說:「好處也不少,不是嗎?」
兒玉背景複雜身分多重,要做個精明的CEO,又要回到設計的位子思考。除了設計師該有的敏銳,一定還有些特質。
採訪時,我們請兒玉拿著自己設計的PDA擺個姿勢,連拍不到的螢幕,他都要呼口氣,用衣袖小心地擦拭螢幕。然後才露出滿意的微笑。這個小動作,意外洩露了他嚴謹、注重細節的一面,與員工口中一板一眼的形象,不謀而合。

凱利.兒玉
年齡:38歲
現職:Zoe Design CEO
學歷:美國史丹佛大學工程系
經歷:與Samsung、Siemens、Motorola、Acer合作工業設計產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