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也要當百萬YouTuber
專題故事

目前台灣百萬訂閱等級的YouTuber僅有19人,靠著教英文衝撞兩百萬訂閱門檻的「阿滴英文」、玩《Minecraft》起家,想要轉行歌手的「魚乾」、你不知道她在幹嘛,卻關不掉影片的「白癡公主」,三個人絕對是百萬訂閱 YouTuber 中特別的存在,更進一步理解他們,你會對迷人的YouTuber文化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1 百萬YouTuber阿滴英文專訪:認識「創業家」阿滴

蔡仁譯攝
透過本篇專訪,你能夠看到不一樣的阿滴——身為老闆、創業家的阿滴。

專訪中的阿滴,儼然是個創業家。

也因為他相當清楚阿滴英文的未來、市場、擴展方向、困境,讓訪問過程彷彿是新創在進行pitch,而且是會獲得投資人青睞的新創。

我們先從阿滴英文所面臨的困境談起,每一個困境都是一道牆,阿滴不只一一越過,還想盡辦法跳得更高、更遠。

困境一:知識型內容的侷限性

身為百萬訂閱YouTuber中唯一教育性質的頻道,阿滴英文在內容製作上需要花費更多的心力。不只是因為「知識內容」有正確性,需要多次查證,阿滴還遭遇到一個挑戰:教學內容有限。

「以前做過的東西就不能做了,除非你有更好的切入點,」阿滴說,「因此在教學內容產製上的難度是線性成長。」

舉例來說,阿滴英文頻道中有個相當受歡迎的系列:台灣人常犯的英文錯誤。在製作了三集之後,「我想不到那種講出來會讓大家覺得『噢~對~』的例子了。」阿滴說。

對於知識內容產製上的困境,阿滴用兩種方式解決,一是開發全新、具有延續性的系列;二是運用更棒的技巧、切入點來製作新主題。

「歌曲搶答賽」就是相對來說極具延續性的主題。「老實說這個系列的英文成分並不高,但是融合音樂與英文的元素,讓我能產出更多內容、能夠系列化。」阿滴相當誠實地說。

「超難超瞎翻譯」則是運用新的方式包裝舊主題的例子。透過邀請其他YouTuber來共同參與製作。「簡單來說就是加入新元素在舊有的系列當中,沒有人想一直看類似的主題。」阿滴說。

困境二:在「娛樂」與「教學」中找尋平衡

透過上述兩種方式,儘管能夠產製出更多的內容,但必須稀釋掉部分英文元素。對此,阿滴會不會認為與初衷有所不同?

「阿滴英文不是要讓你看完之後多益考幾分,而是分享有趣的英文學習方式。」對阿滴來說,他希望大家看影片的同時,能夠多多少少學到一些知識,更重要的是對於英文學習改觀,甚至更有動力自主學習英文。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在知識與娛樂中找尋平衡點一直是挑戰,」阿滴說,「找到答案之前,只能一直嘗試。」嘗試有時候會失敗,有時候會成功。成功了,阿滴便延續成功經驗;失敗了,就想辦法找出新的方法。

「我覺得創作者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要不斷突破自己。」在快速變動的時代,環境變得太快速、演算法邏輯一改再改,逼得創作者只能不斷成長,觀眾看膩了,就不會再回來。「 你沒有跟觀眾一起成長的話,你就會被觀眾拋在腦後。

困境三:台灣訂閱人數成長瓶頸

阿滴英文目前訂閱人數約為180萬,在成長上已經漸漸達到瓶頸。如何突破台灣訂閱人數成長的隱形天花板,是阿滴面臨的第三個困境。

對此,阿滴用兩個方式來拓展新的領域。一是拓展國外觀眾,海外的華人包含美國、馬來西亞、香港、新加坡,都有潛力觀眾。阿滴也提到,以阿滴英文頻道的規模,滿容易找到合作者,因此可以找到不少海外的合作對象,讓其他國家的華人圈子也能認識阿滴英文。

第二個方向則是經營其他主題與IP。滴妹的頻道在去年8、9月成立,在短短一年內已經擁有60萬訂閱,不過現在每月的觀看次數已經超越了阿滴英文。「為了突破教學內容的侷限,必須帶來更多的導流來源,建立新IP、生活類型的影片都是吸引新觀眾的方式。」阿滴說。他也補充道,許多人從滴妹的頻道,連結到阿滴英文,兩者是互補並不會存在排擠關係。

設立產品經理,梳理產品線

克服困境只是個開始,阿滴英文想要更有規模,則需要拓展財源。

包含滴妹在內,阿滴一共要養活 9 個人,因此任何決定都必須小心謹慎。
蔡仁譯攝

目前阿滴旗下除了滴妹之外,共有七名員工,特助、財務長、剪輯、設計、社群、企劃,以及「產品經理」。

「設立產品經理的原因很簡單,我們要有新的產品、新的商業模式。」儘管從YouTuber口中聽到「商業模式」四個字讓我有點不習慣,但可以感受到阿滴相當認真。

「Press Play、YouTube的廣告、業配、實體活動門票、周邊商品、課程、出書,不只這些,未來我們想要開發更多產品。」阿滴說。所以他們需要一個產品經理來統整產品誕生的過程,以及新的產品線、商業模式建立後的後續收益控管。「他會獨立去管理阿滴英文衍生出來的商業模式,或是產品線要怎麼經營、能夠得到的不同收益。」

當平台、觀眾、創作者都準備好了,才有FanFest

阿滴與滴妹在 FanFest 上與粉絲同樂。
YouTube FanFest

最後,我們聊到了YouTube FanFest,對阿滴來說,他認為每一個走到線下的機會都相當難得。「FanFest讓我不用花任何成本,就能找到粉絲,」阿滴說,「線下最注重的就是經驗,溫度、感動的程度都差很多。」

除此之外,他也認為FanFest在台灣舉辦具有相當的指標性,「代表平台、觀眾、創作者都準備好了,能參與這個指標型的盛會,我相當驕傲。」

阿滴回顧過去四年的YouTuber生涯,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盛況,值得與所有粉絲一起在FanFest上慶祝。

最後,我問他有沒有話想對粉絲說,阿滴只說:「記得看完Fanfest表演後,要來看我的影片。」相當務實。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白癡公主專訪:無厘頭、佛系經營的百萬訂閱YouTuber

蔡仁譯攝
大眼睛、厭世臉是白癡公主的標準配備,在台灣百萬訂閱等級的YouTuber中,她絕對是最ㄎㄧㄤ的奇異存在。

「我說『白癡公主』,你們就大喊『沒穿內褲』!」白癡公主在YouTube FanFest上的開場,完全體現了她無厘頭的跳躍性思想。

白癡公主在台上大喊「白癡公主」,希望大家可以接著喊「沒穿內褲」。
YouTube FanFest

與現場表演時頗有氣勢的架勢截然不同,於FanFest前的專訪,白癡公主相當認真地抱怨了一番,「他們說上台表演煮菜也可以啦,不過我不知道怎麼辦,大家不是唱歌就是跳舞,想到就覺得好煩好煩。」不過很可惜,白癡公主最後並沒有上台表演煮菜。

在專訪的過程中,白癡公主帶有很多的迷茫感、很ㄎㄧㄤ,很多問題她都難以給出一個肯定的答案,不是她不願意,而是她認認真真的不知道。

唯有講到觀眾的正面評價以及個人對於創作的堅持時,才能聽到她難得的肯定語氣(還有她說自己是多才多藝少女的時候、還有她試圖向記者展現一支老鼠影片的時候)。

「我是樣樣不精、多才多藝的少女」

以迪士尼惡搞配音起家,白癡公主在5年前就開始經營YouTube,不過直至2016年才正式在頻道上露臉。問到露臉之後會不會覺得壓力很大,她則說當時的情緒更像是「期待、擔心、害怕」的綜合體,「就跟見網友一樣,不過,現在覺得都是緣分,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byebye囉。」

露臉之後的白癡公主,創作的主題內容不再侷限於惡搞配音,料理、旅遊及生活類型都在涉獵的範圍中。不過,這也讓她的頻道始終缺少一個如美妝、教學、音樂的明確主題,等於將未來完全賭注在個人品牌上。

對此,她的看法相當佛系,「反正我是樣樣不精、多才多藝的少女啦,觀眾就是想看白癡公主去做了什麼事情,不管是泰拳、服務老人家、配音都好。」而她佛系的態度也衍生至對於訂閱數、點擊數的豁達,「我覺得有人看懂我的笑點,甚至知道我哪一句話在開黃腔,反而更重要。」

白癡公主分享了一個故事,是她前往香港拍的旅遊紀錄影片,介紹製作巴士招牌「小巴牌」的師父以及訂製服務。「有人跟我說,他看了影片之後去香港玩,也去了那家店,師父很開心地問說『你們是不是看了白癡公主的影片來的?』」對她來說,這支影片點閱數雖然只有13萬,但帶來的心理滿足卻與點閱率破百萬的影片不分軒輊,「10 萬的影片也可以很有影響力。」

「我就動作很慢,想腳本、拍片、剪片都很慢」

在不特別追求訂閱數與點擊數的背後,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白癡公主對於創作的堅持。現在她仍維持一條龍式的出片方式,從腳本發想到剪輯都不假人手,也因為獨立作業,在出片速度上自然有所限制。

關於出片速度,白癡公主則爆量地來了一波抱怨:

「但我真的很慢,我就快不起來,哪有辦法這麼快?可能是我的問題吧,我常常思考我的作業流程哪裡出了問題。早上拍完之後,晚上就只能修片,還不是剪片噢,只能修片,剪輯再花兩、三天,再加上拍攝、腳本,一個禮拜出一支片就已經很緊繃了。 」

「我真的沒有辦法兩、三天就出一支。」她很認真地下了一個結論。

問她為什麼不找人幫忙,她則說:「找不到第二個我,找不到一個可以完美詮釋我的創作想法的人。雖然速度快不起來,但其實這也是我的優勢, 因為沒有人有辦法copy白癡公主 」。

除了出片速度之外,關於點閱率與內容,她也分享了另外一種近乎「悟道」的豁達看法。

「有時候你以為大家都喜歡,但是上片後就沒人看;有時候你覺得無趣的內容,反而炸掉。」白癡公主說。因此每當有人問起,怎麼讓影片受歡迎、怎麼想題材、怎麼抓住觀眾的口味,她只能回答不知道,「 既然我都不知道答案,那不如就做我自己喜歡的內容吧 」。

也因為這樣,白癡公主目前洽談的業配、商務合作數量並不多,在接業配之前,她會問自己有沒有很棒的點子,讓觀眾有「看業配也值得」的感覺。如果沒有辦法做到,就算是大案子她也會忍痛放棄,「某方面來說,我可能有點膽小吧,想要呈現最好的一面給觀眾」。

「說不定明年就不做YouTuber了」

無厘頭又對 YouTube 經營抱著佛系態度的白癡公主,絕對是百萬訂閱等級中特異的存在。
蔡仁譯攝

而問到YouTuber生涯的未來發展,白癡公主先是停頓了一下,給了一個輕飄飄的回答,「現在發展這麼快,說不定明天就不做YouTuber了,小時候經歷了這麼多平台,一代換一代的,我好像不會為自己設立什麼目標。」

計劃趕不上變化,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再來應對,白癡公主最後補了一句「生活過得去就好了」,將這種隨遇而安的精神演繹的淋漓盡致。

整個訪問中,最顯現白癡公主企圖心的一句話,反而跟YouTube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好想幫動畫主角配音 」。就是這樣無厘頭又佛系的思維,讓白癡公主成為百萬訂閱YouTuber中奇異的存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專訪療癒系YouTuber魚乾:我要跟觀眾一起長大

YouTube FanFest
以遊戲剪輯起家的YouTuber魚乾,靠著與觀眾「零距離」以及不斷傳遞正面能量,是台灣首位訂閱數量到達百萬的女性YouTuber。

在YouTube FanFest上,魚乾與美國破千萬訂閱的YouTuber Kurt Hugo Schneider的合作表演,絕對是FanFest重要的亮點之一。

「如果可以重來,我想要當cover歌手,然後找機會成為正式歌手。」魚乾在會前受訪時這樣說,現在看起來她似乎不用重來,也夢想成真了。

魚乾在 FanFest 上演唱的新單曲,也在 16 日上傳至個人頻道。

遊戲剪輯起家,靠忠實鐵粉順利轉型

魚乾以《Minecraft》遊戲剪輯起家,在大四那年給了自己一個成為全職YouTuber的目標,5萬訂閱。最終的成績大大超標,魚乾以10萬訂閱作為後援,開始自己的專職YouTuber之路。

隨著年紀增長,魚乾也漸漸轉換頻道的風格與主題,開始跳脫遊戲範疇。「大學的時候喜歡玩遊戲,畢業後有了更多時間,自然想嘗試更多不同的新事物。」對魚乾來說,轉型不只是自己的成長,同時也是跟著觀眾一起長大。「回頭看我的頻道,就像是一本日記。」魚乾說。

現在,魚乾每周至少會推出一部影片,主題從開箱、遊戲、旅遊到貓咪都有,也上傳了不少自己翻唱的歌曲。

不過,轉型必然會遇到點閱數低迷的陣痛期,「我也是後來才明白,不要被數字綁架。」魚乾說。靠著鐵桿觀眾的支持,她曾創下每支影片觀看量的一半來自訂閱者的好成績,足以證明觀眾的死忠。再加上不斷擴展影片的主題領域吸收新粉絲,順利挺過了轉型期。

對於轉型、出道時機、粉絲的死忠,魚乾始終認為自己相當幸運,「我現在開始做的話,一定會被埋沒在洪流中,我真的非常、非常幸運」。

「我沒有什麼東西是超越觀眾的,不會有距離感」

在成為全職YouTuber後,創作影片的主題上也曾困擾過魚乾,「好像YouTuber們都有個很厲害的技能,想到某個人就能聯想到那個技能。」在認真思考過後,魚乾覺得自己沒有特別突出的技能,反而是與觀眾拉近距離的特質。

我沒有什麼東西是超越觀眾的 ,不會有距離感,有些YouTuber太厲害,反而會讓觀眾覺得跟不上。」魚乾說。因此,她給自己的定位是觀眾的「好朋友、好鄰居」。每週發片就像是朋友與你分享本週又做什麼趣事一樣,十分輕鬆。

而對於未來,魚乾則希望可以一直當YouTuber,「一直做下去,跟著觀眾一起長大,甚至到了中年,生了孩子,我就轉型成媽媽頻道。」她笑著說,「YouTube就是我從小到大的日記,未來也會這樣一直記錄下去。」

想成為觀眾的「樹洞」,散播正面能量

而目前魚乾為自己設立了一個更遠大的目標,成為每個觀眾的「樹洞」。為此她每天花上一個多小時,一一回覆觀眾的私訊。再加上為了能夠做得更久,她將自己最不喜歡的「剪輯」部分外包出去。「想要做的長久,就要把最討厭的事情排除掉。」在有幸找到剪輯風格與自己相當符合的合作夥伴後,她就能更專心的在主題發想以及回覆粉絲的留言上。

「我存在的意義就是吸收觀眾的負面能量,不用怕把事情跟我說,我會把正面能量傳達給每一個人,」魚乾說,「而這也是我最大的成就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