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R&B歌手當品牌大使,一百種收攏電競鐵粉人心的方法

2018.10.01 by
王郁倫
天生無懼
投資電競戰隊,跟電競同名電影合作、邀請R&B歌手當品牌大使,近兩年越來越多電競品牌舉辦電競賽事,經營樣貌從線下走到線上,從賣產品走向粉絲經濟,為了讓用戶對品牌增加信仰,看看他們用了哪些方法?

電競電腦品牌過去3年,競爭角度從單純的產品規格設計走向群眾,從線下走到線上,搭電影促銷、找藝人代言編主題曲、成立俱樂部、投資電競戰隊,到主辦全球賽事,業界絞盡腦汁卻不是想靠這些活動直接變現,而是想創造一種讓鐵粉上癮的氛圍。

業者花招百出,為的是收攏數以萬計粉絲的喜好。從2016年宏碁宣布與遊戲發行商Garena結盟,成為《英雄聯盟》官方賽事贊助商,冠名世界大賽總決賽及全明星賽開始,已連續3年成為官方夥伴。

2017年電競品牌戰國元年

2017年可說是電競戰國時代開端,華碩2017年將電競獨立成立事業部,並砸金投資電競戰隊RW,從科技品牌走向投資戰隊經紀。

技嘉今年舉辦第一屆AORUS OPEN賽事,選擇以PUBG《絕地求生》為比賽項目。
Aorus

聯想2017年在CES也宣布成立Legion電競品牌,與雅虎香港合作開始舉辦台港澳Legion菁英賽,2018年邁入第二年,將電競電腦競爭如散射的火花朝電競社群、玩家用戶的方向射去。

2017年,宏碁除冠名《英雄聯盟》賽事贊助,也宣布開始自辦亞太區電競賽事「Predator電競聯盟大賽」,2018年邁入第二屆,總獎金池規模上看40萬美元,參賽國也從第一屆8國增加到第二屆16地區,台灣隊將從宏碁台灣舉辦的Predator League電競盟校盃中選出,單台灣盟校杯就預計有1500位職業與業餘選手參加,合作校方超過12所。

宏碁表示,2018年第一屆亞太區Predator電競聯盟大賽在印尼舉辦,共有1,197支隊伍來自8個國家,創造了線上239萬互動參與人數、接觸了3.21億人次,而IG#apacpredatorleague,更在賽時排名為第一熱門Hashtag。

2019年宏碁亞太區Predator電競聯賽,除了延續第一屆的遊戲項目DOTA2之外,今年首度加入PUBG遊戲
acer

2018年,技嘉的AORUS電競品牌,宣布將首度舉辦AORUS OPEN《絕地求生公開賽》,並將總決賽地點拉到法國巴黎PGW(Paris Games Week),目前為止韓國區還在進行資格賽,但官方統計5大區域包括台灣、韓國、德國、法國、中國總計已經有1,200支隊伍參加,要角逐4.5萬美元冠軍獎金。

舉辦電競賽事的品牌仍要以英特爾跟微星最有先見之明。英特爾極限高手盃大賽(Intel Extreme Masters;IEM)從2007年起舉行,至今已經有12年歷史,英特爾固定與電競活動舉辦龍頭ESL合作,最初只是歐洲區域賽,後來發現全球的市場潛力,目前IEM已經發展成為全球最大型的電競賽事活動,每年也有不少品牌電腦商冠名贊助爭取曝光。

微星是品牌電腦自辦賽事始祖

而品牌電腦業者自辦賽事則屬微星從2010年起舉辦MGA大賽最早,是最早期開始經營電競比賽的業者,今年邁入MGA第九屆,選在美國紐約巴克萊中心舉辦,現場可容納超過1.5萬名觀眾齊聲吶喊,觀看從全球從近3,500名玩家組成700隊戰隊中經過層層賽制選出的菁英團隊對戰,而決賽線上直播觀看人數更超過百萬。

在Facebook的MSI Gaming官方粉絲團,累積已經有585萬人追蹤,僅次於Razer,但比華碩ROG及聯想Legion不到400萬人次要高,這些幾家品牌商合計掌握超過2千萬人次的粉絲追蹤,背後享受的是鐵桿粉絲荷包的力挺與口碑效應。

宏碁2019年亞太區Predator電競聯盟正在開打,決賽於2019年2月舉辦。
acer

而華碩的粉絲經濟操作則更進一步,除贊助戰隊,跳過自辦賽事,直接走到成立運動戰隊上,華碩選擇與騰訊的《英雄聯盟》合作,RW戰隊加入聯賽後,成績短時間內快速崛起,在中國拿下前2名,在全球前5名的好成績,沈振來開心的說「美國NBA有勇士隊,在《英雄聯盟》有俠道勇士隊。」

華碩擁有的英雄聯盟戰隊RW粉絲多,在中國名氣響,送禮物的小粉絲絡繹不絕,沈振來口中的「粉絲經濟」能否真的變現還待觀察,但確實吸引的是20歲以下的年輕人口,沈振來說,粉絲經濟跟賣硬梆梆的產品區別高,未來戰隊的成績突出,隊員變成運動明星,帶來的週邊效益將比硬體毛利更高。

宏碁亞太營運總部暨台灣區總經理侯知遠直言,電競賽事將成為電競生態區不可或缺的關鍵條件。

遊戲打哪一場,地緣關係因素高

然而遊戲賽事怎麼舉辦?其中「眉角」其實頗多,比方要辦的賽事規模是國際或區域賽,選擇哪一種遊戲項目,各國愛好主流遊戲不同,也考驗品牌業者經驗,是業餘賽或職業賽事,也讓觸及玩家對象不同。

「我們也曾經考慮辦純業餘賽,」微星行銷總監程惠正說,但最後因為定義職業隊跟業餘隊有一定困難而放棄,MGA目前舉辦賽事是採開放態度,讓職業與業餘一起比,他解釋,這是因為界定職業與否很難,職業戰隊選手來來去去,若一個職業選手離開後,加入一個新遊戲隊伍,這屬於職業還是業餘?判斷爭議很多。

微星MGA2018選在紐約的巴克萊中心舉辦,4區代表在此搶奪冠軍。
王郁倫攝影

不過,市面上也還是有純業餘賽事。技嘉的AORUS OPEN公開賽事今年舉辦第一屆,選定6個主力國家,以PUBG《絕地求生》為比賽項目,並鎖定業餘玩家,由於不是職業賽,技嘉也特別跟PUBG合作,由AORUS制定獨特「CQB」玩法,這是Close Quarter Battle近身作戰模式,由兩人為一組的第一人稱視角模式進行,遊戲中安全區比一般設定還小,而且縮圈不間斷,但拿到物資的機會將會更高,讓遊戲更具挑戰與趣味性。

然而相對砸巨金管理電競戰隊,電競品牌自辦賽事能快速收攏玩家,投資金額相對低,然而因為越來越多電競品牌投入辦賽事,各擁遊戲商的態勢也逐漸明朗,華碩與宏碁都跟《英雄聯盟》關係密切,聯想港澳台賽事也選此遊戲,但宏碁自辦賽事第一屆選DOTA2比賽,但考慮這個遊戲在北亞不甚風行,因此今年第二屆為新加入PUBG《絕地求生》項目,希望更多國選手組隊參加。

業者分析,各國熟悉遊戲不同,所以選擇哪一款遊戲往往也決定了冠軍者的臉孔,比方《DOTA2》遊戲在東南亞熱門,射擊遊戲CS:GO是微星MGA主力競賽項目,在歐美市場最風行,玩家眾多,不過過去微星MGA也辦過《星海爭霸》及《DOTA2》賽事,前者是日韓玩家多,後者以東南亞最熱,而PUBG《絕地求生》在中國就相當風行。

電影、藝人代言,電競走向粉絲經濟

然而只有辦賽事這招收攏人心嗎?其實不然,宏碁剛宣布跟美國20世紀福斯合作科幻大片《終極戰士:掠奪者》(THE PREDATOR)合作,結合雙方全球行銷資源聯手橫跨傳統廣告通路及數位社群媒體一起推動Predator,而Predator正是宏碁的電競品牌。

宏碁董事長暨執行長陳俊聖於宏碁汐止總部體驗中心與《終極戰士(The Predator):掠奪者》塑像合影
acer

微星也宣布跟索尼影業合作漫威電影「猛毒」全球行銷活動。而微星更與ESL合作,在ESEA論壇上成立MSI Dragon Club,讓北美和歐洲玩家加入會員後可以週週上線組隊開打,甚至也會邀請電競選手Rank S一起對戰。

華碩ROG玩家共和國更宣布邀請台灣R&B新生代「Julia Wu吳卓源」擔任品牌大使,並與知名製作人梁永泰(terrytyelee)合作,共同推出兼具街頭、潮流與電競元素的主題單曲《天生無懼》,以嘻哈、饒舌、電子、R&B等元素,用唱的詮釋ROG玩家共和國「天生無懼、永不妥協」精神。

結合電影、音樂,電競除運動元素,未來也走向影音娛樂,三產業彼此交融,也讓電競產業的演化似乎還只是進行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