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愛在黎明破曉時」般的邂逅!單人旅客專屬社交App—Blay

2018.10.20 by
羅郁嫻
創造「愛在黎明破曉時」般的邂逅!單人旅客專屬社交App—Blay
侯俊偉攝影
雖然目前科技比十幾二十年前更進步,但旅人徵旅伴的方式仍舊沒什麼效率。為解決單獨旅行的旅人出國時會有的「寂寞」時刻,Blay 致力於將目前偏向功能服務取向的 APP 打造成一款社交工具。

根據交通部統計,2017年台灣出國人數突破1,565萬,為歷年新高。事實上,無論是旅遊、出差、求學,與科技還沒那麼發達的過去相比,「出國」對現代人而言早已不是遙不可及的事,甚至還有些「空中飛人」因工作需求而長年搭飛機在世界各地奔波。不過不可否認,出國一趟要注意的事情其實不少:機票處理、航班資訊、簽證、貨幣匯率等,這些瑣碎而繁雜的事只要有一項沒有注意好,計畫好的旅行很容易就橫生枝節。

對常出國的人來說,若能有個小幫手提醒你出國相關資訊,一定會令人感到更加安心。現在,除了上網查當地資訊及詢問親友經驗外,不妨試試擁有多元功能的 Blay航班資訊旅遊小幫手

Blay──讓一個人出國變得更簡單有趣

Blay是一款專注於自由行旅客社交需求的APP,如同其音譯名稱:「不累」,使用者只要在應用介面輸入航班編號和出發日期,系統便會自動對應到相對航班資訊,經過使用者確認無誤後自動將該航班加入手機。若該航班資訊臨時變更,手機也會跳出通知讓使用者能馬上接收到最新消息,讓出國不再是勞心勞力的麻煩事。

實際操作一次,點進航班資訊除了可以看見航班狀態外,Blay更提供該班機的對應航廈及登機門,讓旅客省去在機場尋找確認的時間。

只要在手機上輸入航班編號,就能將機票加入手機,讓Blay直接在手機上提醒你注意事項。(由於個資關係,將當事人圖像以黑圈作處理)
Blay 操作介面手機截圖

實際上,Blay所提供的服務從外出旅行需要攜帶或辦理的重要事項到國外適用的插頭型號,幾乎包含了整個行前準備的過程,甚至連下一趟旅程的機票都可以直接在Blay上購買。

就算班機延誤或有任何變更,Blay 都會跳出通知作提醒。(由於個資關係,將當事人圖像以黑圈作處理)
BLAY 操作介面手機截圖

最特別的是,在Blay裡,所有跟你同一天飛往同目的地的使用者都可以互相連結,讓來自各地的旅人們有機會在異地相遇相識,就算是一個人出遊,也有機會在異國與不同的人一起喝杯咖啡、甚至一起遊玩。

異國邂逅激發靈感 解決徵旅伴困境

創業項目百百種,為何偏偏做這個?Blay創辦人江健榕(CJ Chiang)表示,靈感來自於一位朋友某次出遊的經歷。

「當時他正在英國單獨旅行,結果在泰唔士附近遇見一個來自北京的女孩。」CJ轉述朋友的經歷,「他們在某個雕像下互相搭訕,之後就一起去附近一個有名的墓園遊訪。朋友事後還不斷強調:『從來沒有想過墓園可以這麼有趣!』」彷彿想起朋友講故事時閃閃發亮的眼睛,CJ笑道。「不過,他們在那之後就沒再見過面。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就是在旅行裡互相陪伴了一段小小的時光。」

「不過你們不覺得很可惜嗎?」描述完朋友的故事,CJ說著自己的感想:「我都覺得太可惜了。如果我朋友當時能早幾天遇到那個女生,也許他們能夠有更多時間一起遊玩,前面的旅程也會更有趣。

「所以Blay其實是希望解決solo travel(單獨旅行)在旅途中寂寞的問題。」CJ總結。事實上,研究顯示solo travel的數量在過去四年裡成長將近四倍;根據solo traveler world統計,每年出國玩的人有1/4都是單獨旅行,換算下來,等同於每一年有超過10億人正在單獨旅行,也就是說,像「寂寞」這樣的困擾其實是許多人共有的。

不過單獨旅行通常不就是為了讓自己去歷練或練習獨立嗎?「但人類就是這樣的生物,看到漂亮的美景、壯闊的山河、被某個景象觸動時會希望有個人在身邊,跟自己一起見證這些美好。」 CJ指出,其實這樣的需求一直都存在,但時至今日,旅人找旅伴的方式依然只能在特定旅遊版上發文徵旅伴,這樣亂槍打鳥的方式其實沒什麼效率。看到這樣的需求及困境,CJ才決定著手打造Blay 。

功能服務是鋪路,社交才是Blay的終極目標

32歲離開學校,出社會三年後第一次創業,當時CJ的題目類似國外平台Glassdoor。「但我弄了半年後發現這題目不行,因為追根究柢其實沒有人想要透明。大家會想知道別人的薪資,但不會想告訴別人自己薪水多少。」將前面幾次失敗的經驗轉化為再創業的養分,痛定思痛,CJ清楚意識到如果Blay要成功,就必須要有夠多的用戶,社交網絡才能有效建立。而要怎麼吸引用戶來使用?CJ的階段性目標是先做一個「對搭飛機的旅客有幫助的工具」。

「我們用Google Design Sprint的方法做出了這套工具,花了很多時間去做prototype。」CJ表示,他們帶著一群工讀生到北車的機場捷運的直達車找人做測試及訪問,經過一次又一次的修改,最後的成品就是Blay。

我還有好多好多點子要去實現!」講出這句話時,CJ的眼神閃閃發亮。

努力將Blay改良得更加貼心完善、不斷設法拓展各種可能提供的服務來吸引更多使用者,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為終極目標──「社交」打穩根基。事實上,目前若在Blay裡面輸入自己的航班號碼,已經可以看見同一天來自世界各地、和自己到目的地相同的Blay使用者。如果使用者願意,可以在Blay上留下自己的Instagram帳號以便聯繫;CJ表示,目前團隊已經著手開發即時通訊系統,相信在不久的未來,旅人便能直接透過Blay取得聯繫。

創業就像哥倫布的航海冒險。
Blay 創辦人江建榕

創業以前,CJ過的日子其實不算太差。「我那時的日子其實很開心,也蠻舒適的。」CJ坦言,他以前年薪破百萬,工作上也應付得游刃有餘。「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我可能到六十歲都還是這樣。

毅然決然地離開安逸生活選擇創業,CJ看似作了一個很難的決定,實際上他只有一個簡單直接到不可思議的理由:「一輩子只有一次呀,怎麼能荒廢?」比起大多數人的保守選擇,CJ選擇改道,走一條相對難走的彎路。三年的時間裡跌跌撞撞,甚至曾在被子裡不知為何地流眼淚。這是一條沒有前人腳印的泥巴路,自己踩下的每個腳印都是血和淚,卻不知何時才能走到終點。

「你知道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故事嗎?」CJ問,「我覺得創業就像那樣。」

創辦人就像哥倫布。你會有一個願景,一開始大家都相信你,水手相信你、你也相信自己。可是你知道海是什麼樣的地方嗎?旁邊什麼都沒有,你沒有方向、不確定自己到哪,可能連自己迷路了都不知道。

接下來水手就會問你:『我們什麼時候會到啊?』,於是你告訴他:『明天就到了』,可是明天到了,你們還是沒能靠岸。然後食物越來越少,又遇到了一個颱風,整艘船都快散掉,連你自己都開始懷疑會不會到達。

「可是你知道嗎?可能其實真的明天就要到了。只是什麼時候才是放棄的時候?

Blay 創辦人江建榕 CJ Chiang
侯俊偉攝影

台灣做出的App是有外國人在用的!目標成為旅遊界的Line

走過來時路再回首,CJ認為創業的三年是他人生中最苦、但也學到最多的三年。但吃苦不算白費,在沒有任何行銷預算的情況下,Blay 從推出至今已有超過5,000人次下載,其中有50%的使用者來自台灣,另外50%則來自美國等其他國家。對此,CJ神情裡有著掩不住的一種驕傲:「台灣做出的APP是有外國人在用的!」事實上,Blay 一開始就沒有自我侷限,他們面對的目標客群是全球的solo traveler及自由行旅客,目前也已和采盟免稅店簽訂合作備忘錄。對於未來,CJ 期許 Blay 能與更多活動或企業品牌合作,以吸引龐大用戶數,朝旅遊界的 Line 這個目標前進 。

創業快問快答

Q:目前該服務的獲利模式為何?
廣告。

Q:創業,教會了你哪些事?簡單分享創業至今以來的心得感想?

  1. 儒家文化不適合軟體新創
  2. 每一個新創項目都是一個研究題目

Q:創業至今,做得最好的三件事為何?

  1. 設計出全世界人都喜歡的APP
  2. 拿到紐約的加速器的投資
  3. 談成跟免稅店的合作

團隊資訊

公司名稱:Blaysolutions Co. Ltd. Inc
成立時間:2017/9/11
產品名稱:Blay
上線時間:2017/12/1
官方網站FacebookMeetHub

本文授權轉載自:創業小聚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