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是一輩子自在的老友

2004.10.01 by
數位時代
京都是一輩子自在的老友
提到京都,你最先想到的是金閣寺、平安神宮,還是具有現代感造型的京都車站?豐富的古日本文化,讓京都有種古典美,但讓阿爾卡特行動電話事業處處長黃...

提到京都,你最先想到的是金閣寺、平安神宮,還是具有現代感造型的京都車站?豐富的古日本文化,讓京都有種古典美,但讓阿爾卡特行動電話事業處處長黃淑楨感動的,卻是一種最直觀的、對於美的直接感受。她自認對京都背後的歷史典故所知不多,但第一次踏上京都的土地,就愛上了它。
在黃淑楨眼裡,京都深秋楓紅時,彷彿整座城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我第一次看到京都的楓葉,整個人都呆住了,」她回憶,她第一次到京都的清水寺,看到滿山遍野的楓葉,就連腳下的階梯也都布滿落葉,當時整個人都被震撼住了。她看到的楓葉的顏色是有層次的,隨著樹葉接受日照的角度不同,呈現從綠到紅的漸層分布。黃淑楨呆呆地看了好一回兒,同行的先生才回過神來拍照,而她則是不斷地在階梯上上下下,不時撈起大把葉子把玩。

**漫步哲學之道,忘卻煩憂

**
5年前起,黃淑楨幾乎每年至少去京都一次。「有一年我甚至春天、夏天、秋天都去,隔年春天又跑去,」她笑說,到訪京都簡直變成一種癮,「我現在都要強迫自己不要再去。」她很喜歡京都那種老老舊舊、安靜又帶有濃濃古意的城市。「我喜歡京都,是因為它變化不大,」她說5年來的京都沒有太大改變,日常生活變動太快,台北可能在2個月內快速變動,但是京都就像個讓人覺得自在的老朋友,一直在那裡等你,不曾改變。
在京都的眾多景點中,靠近金閣寺有條長約一公里的小徑「哲學之道」,是黃淑楨的最愛。她描述,那是沿著一條小溪的道路,是古代日本文人和哲學家常來散步思考的地方。「這裡楓葉和櫻花都有,」她總是在人較少的上班日來到這裡,她自承是有些附庸風雅,但靜靜地在這裡散步,真的讓人覺得好像可以忘記一切煩憂。
而櫻花讓黃淑楨有種淡淡的哀傷,今日開滿的白色花朵,隔葉風一吹可能就吹落滿地。「看櫻花時間要抓得很準,」她提到,就因為櫻花的花期短,若是賞櫻時期來到京都,到處都是當地觀光客,她至今沒有辦法靜靜地體會落花的美。她希望有一天,能夠在見識在地所謂的櫻花雨。

**不急著趕行程,全然放鬆

**
到京都時總是由黃淑楨的先生攝影,然後把照片製作成月曆分送親友。而她則會在欣賞美景之餘,買一些紀念品。她提到京都很多店家都有賣貓頭鷹的飾品,各式材質的都有,那是因為貓頭鷹的日語發音和「福來了」相近,被居民視為吉祥物,而烏鴉則是當地的另一種祥瑞的象徵,回想起京都的聲音,大批烏鴉的呱呱叫聲就是她最熟悉的背景音樂。
即使美景當前,但現代人的緊張仍然不容易消除;黃淑楨平日過慣了快速的生活步調,讓她出去也很難放鬆,即使上了飛機,還是會去想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交待,還會想要去檢查電子郵件。「我都要到第三天以後,才會有拋開一切的感覺。」
為了讓自己趕快進入狀況,黃淑楨到京都都是和先生兩個人自助旅行,她們通常盡量利用六、日搭飛機,然後星期一後開始遊玩。「到京都就是為了全然的放鬆,」她解釋,避開一般觀光人潮,才會讓她有種「空」的感覺。
這種放空的感覺,也讓她學習在旅程中不刻意去追求什麼,不再急著趕行程,看到美景就算賺到,就算沒看到也沒有什麼遺憾。「當然,也是因為我覺得京都什麼都美,不必很認真特別去看什麼,」她笑著說。
黃淑楨多次的京都行,才知道過去自己多麼忙碌和匆促,才明白悠閒的漫步,才是人生最快樂的地方。她每次去京都大約6天,每次要離開時都覺得依依不捨,但也是因為這種意猶未盡的感覺,讓她能有勇氣回到快速、競爭的世界;然後期待下一次再造訪,而她知道京都永遠都會在那裡,靜靜地等著她。

旅者小檔案
姓名:黃淑楨
出生:1963年
職稱:阿爾卡特行動電話事業處處長
旅行頻率:平均一年一次
下一個想去的地方:還是京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