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真實的新一代偶像——VTuber,台灣怎麼玩?
專題故事

2017年人稱「AI人工智障」的VTuber(Virtual YouTuber)鼻祖絆愛開始竄紅,從日本開始吹起一陣「虛擬偶像」風,這人數今年一路暴漲近30倍、現在已達6,000人。看似和一般動漫人物沒什麼不同,但透過背後聲優真人演繹後,到底賦予VTuber什麼樣的魅力?而台灣的VTuber小圈圈,也正在萌芽。

1 第一位領學生證的「虛擬網紅」誕生!台灣VTuber聯盟明年要讓百人出道

唐子晴/攝影
當你剛剛聽聞「VTuber」這一個詞時,台灣VTuber聯盟就成立了,目標明年要讓100位VTuber「出道」。

「YouTuber」這一個角色,從陌生到習以為常後,「VTuber」這一個詞,是否開始逐漸出現在你的網路世界中?

若以字面意思解釋,VTuber意為「虛擬YouTuber(Virtual YouTuber)」。最鮮明的代表,就是2016年在日本「出道」,觀眾公認的VTuber第一人「絆愛」,打開其YouTube頻道「A.I.Channel」,訂閱人數已超過230萬人,比不少YouTuber關注度還高。

絆愛算是VTuber界的始祖。
YouTube

雖然絆愛看上去和一般動漫角色沒有什麼不同,但最大區別是在螢幕後,有一名「真人聲優」透過「動態捕捉設備」演繹著絆愛,讓她成為一個在螢幕前有自己生活、脾氣、想法的人,透過一場場直播,成為一位活生生的「虛擬偶像」。

東南科大打造台灣虛擬網紅培育基地,推出VTuber「楠兒」

因動漫產業盛行,日本自然而然成為VTuber的發源國。

根據日本網站CyberV統計,自2017年底開始,VTuber人數增長的趨勢從未停止;2018年1月VTuber總共181名,到了9月卻上升至5,000名,其中除了絆愛這種動漫形象的VTuber,像是Hello Kitty也開始把角色擴展至VTuber,多了一個互動更直接的方式來經營角色。

而台灣這一次也緊追在後,不少動畫公司也開始搭上這一波VTuber浪潮,像是Yahoo TV、KKBOX等大公司及組織,也都推出自家的虛擬偶像——虎妮及K’WA。看起來,這是一個剛剛成型的新產業;但對業界的人來說,或許更像產業的轉變——「動漫」、「網紅」、「直播」三個元素,開始緊緊結合在一起。

就在今(28)日,包括動畫、聲優、網紅、經紀、科技近15個業界廠商,宣布成立台灣第一個VTuber聯盟,並和東南科技大學創新設計學院開建了第一個「台灣虛擬網紅培育基地」,要透過角色建立、動畫等課程,培養VTuber主播和IP創立人才。

而該學校第一位VTuber「楠兒」也橫空出世,下週就要申請領學生證了!

東南科技大學有兩位VTuber,一男一女,而女生的髮型、男生的外套都是以校徽為參考設計,其中女VTuber楠兒已成功成形。
唐子晴/攝影

一位VTuber是怎麼誕生的?

「我們本來就有很多平面設計的人才,現在是要讓這些平面人物動起來,並推到直播上。」東南科技大學創新設計學院院長楊靖宇表示。

如果要端出一位VTuber,需要什麼?楊靖宇認為,第一步一定是「人物角色設定」,了解他的背景、個性,才能設計一款IP,以東南科技大學的VTuber來說,身上的意象都和學校有關。

當人物形象開發好後,緊接著就是製作。得要透過動態捕捉設備,和一套套系統,經過電腦整合,讓螢幕後的真人「演繹」出螢幕前的角色形象。

現場示範的設備,肢體得靠身上搭有17個感測器、約新台幣30萬元的裝置捕捉;而臉部表情,則靠iPhone X的True-Depth相機來生成。
唐子晴/攝影
在綠幕前拍攝,人員則可透過系統,即時Key上想要的背景。
唐子晴/攝影
東南科技大學現在已經可以做到最多五人一起連線,也就是五個VTuber同時在一個畫面中,未來可以同框演出「對手戲」。
唐子晴/攝影
但幕前人物還是有短板,像是手交叉在腰前時畫面會有Bug,現場人員解釋,這是不可避免,VTuber主播要「先學好表演」來防止狀況發生。
唐子晴/攝影

當然,有了設備、角色,要如何讓人物延續熱度、有生命的感覺,內容仍是關鍵。楊靖宇舉例,若是要讓東南大學的VTuber楠兒更有「真實感」,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擁有自己的生活」,到處在各種社群平台上打卡、PO影片,但這也是最難、最麻煩的部分。

「希望2019年,每個學校都有屬於自己的VTuber,自己的代言人」,楊靖宇表示。

VTuber之戰比訂閱數,贏了直接被投資

再把目光拉回台灣VTuber聯盟身上,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先讓更多「台灣原產VTuber」誕生。細數現在台灣活躍的VTuber,可能連10位都不到,但聯盟要透過一場比賽來衝量、衝熱度。

該比賽將於明年1月起開放報名,全台學生皆可參賽,從角色設計、執行、行銷、經營,參賽者得一手包辦,6個月後,在YouTube、Facebook、Twitch、Vimeo平台上,依訂閱戶數和觀看次數,選出勝者。

「我們可能會投資勝出的團隊,或是投資IP、讓人物有舞台延續。」聯盟成員之一的羊咩咩整合行銷有限公司協理朱惟慷說道。

另一個聯盟成員甲尚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封平表示,也正積極建議各地政府,對VTuber這一個新興產業進行資金贊助,當學生團隊勝出後,要讓IP延續勢必需要資金,若政府能扮演「天使創業基金」的角色,會是一大助力。

「過去新媒體興起時,台灣的企業慣於單打獨鬥,只能顧得上自己溫飽」,陳封平說。而台灣VTuber聯盟,就是要串起人才、技術、製作場域、發表舞台跟資金,搭建起台灣自己的VTuber產業。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5,000
根據日本網站CyberV統計,自2017年底開始,VTuber人數增長的趨勢從未停止;2018年1月VTuber總共181名,到了9月卻上升至5,000名。

2 一場「臭奶呆」的對談,Yahoo TV虛擬網紅虎妮背後秘辛揭曉!

蔡仁譯/攝影
想擁有自己的比基尼、想要成為台日交流大使⋯⋯ Yahoo TV旗下第一位「虛擬網紅」虎妮,她到底是號什麼人物?她的魅力究竟在哪?

Yahoo TV製作人許朝欽:「我要召喚神獸!虎妮在哪裡?」
Yahoo TV虛擬網紅虎妮:「你要說出咒文。」
許朝欽:「咒文?是什麼?呃⋯⋯大麥克?」

記者:「我可以問她幾個問題嗎?」
許朝欽:「可以,但超越虛擬世界的知識,她可能回答不出來(笑)。」
記者:「虎妮,在妳的世界裡,你現在幾歲?」
虎妮:「這是女生的秘密,不要問虎妮這個問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記者:「等一下採訪,妳會全程在這裡嗎?」
虎妮:「嗯!虎妮會在這負責抱怨製作人的。」

在2017年6月,Yahoo TV自家第一位虛擬網紅「虎妮」,默默地誕生了。受訪這一天,在電視機「裡面」的她一口「臭奶呆」,和製作人許朝欽嬉嬉鬧鬧,和《數位時代》說著自己的願望:短期之內,她想要一套自己的比基尼;終極目標,是要成為台日交流大使。

即便從「造型」跟「最終呈現」看來,虎妮和一般動漫人物沒有什麼不同,但及時真實的反應,卻讓她比在各種直播平台出現的網紅們,來的更有溫度。

回顧出道一年半的成績,在Yahoo TV上,虎妮擁有自己的一檔節目「虎妮好朋友」;在她的YouTube頻道「Hoonie friends」上,訂閱人數已經超過1.7萬人。仔細看看影片內容,除了和原先Yahoo TV給的「人設」相同,虎妮介紹不少電玩遊戲外,令人意外地「跨界業配」也不斷,跟台北市長柯文哲拍過世大運宣傳片,甚至在中元節時,還帶大家去逛家樂福買普渡拜拜的食物。

虎妮不僅是Yahoo TV的一個新開端,也是台灣VTuber(Virtual YouTuber)圈的「經典代表作」之一。

小小4人團隊,執掌「虎妮的日常」

「VTuber的族群,最早是一群喜歡二次元的動漫遊戲宅,動漫中的角色對他們來說甚至超越了真實,當VTuber需要動態捕捉技術、VR技術都成熟後,他們發現原本只能在活在螢幕裡的角色都『活過來了』,開始可以和他們及時互動,這種零距離跟親切感,是非常深刻的,」許朝欽談起他的觀察,可以說VTuber的「基因」與動漫息息相關,2017年開始在日本迅速竄紅,目前VTuber人數就達5,000~6,000名,其中幾乎都是類似於動漫中的角色形象。

正逢此時,在台灣開站約一年的Yahoo TV主攻自製直播節目外,一直再尋找新的內容形式要嘗試。那時公認的VTuber第一人「絆愛」才剛剛走紅,YouTube頻道訂閱人數只有20~30萬,成敗與否都還是未知數,但許朝欽卻認為VTuber雖然「虛擬」,但透過背後的真人演繹卻「真實有趣」,毅然決然投入資源嘗試,更像是Yahoo TV中一項「內部創業」。

執掌「虎妮的日常」只有小小的4人團隊,在每週更新2~3次的直播、影片中,除了虎妮背後的聲優外,有人負責最基礎但也關乎成敗的技術,有人負責社群操作、經營與網紅「衣食父母」粉絲們的關係,而有人則負責最關鍵的內容發想企劃,個個環節,缺一不可。

虛擬網紅是怎麼面試的? 虎妮自己大揭秘!

事實上,虎妮當初在Yahoo TV規劃中是要當一名「虛擬主持人」,負責介紹自家動漫、遊戲的內容,但人設和個性討喜與否,還是成敗的關鍵。這讓人不禁好奇--背後從不露臉的聲優,究竟是號什麼人物?螢前幕後的她,個性完全相同嗎?她究竟是「演繹角色」,還是「真實呈現」呢?

「在日本也一樣,關於虛擬角色背後這個人的事情,大家會盡量保持神秘感,當她夠神秘,粉絲才會對她有幻想,所以我們這裡不存在『虎妮背後的人』這件事情(笑),因為她就是她,她就是虎妮。」許朝欽道出了VTuber圈心照不宣的「行規」,但還是透露了其中的一些秘辛過程。

當初Yahoo TV對於虎妮這一號人物,有幾個簡單的構想:陽光外向、放得開、散播歡樂散播愛,希望她像一隻活潑的小老虎,還設定她是「獅子座」,這也是為什麼虎妮的外型有耳朵耳朵跟尾巴。

虎妮透露,自己的粉絲87%都是男生,幾乎都是25歲以下的學生。
蔡仁譯/攝影

緊接著的「甄選」,形式與甄選一般主持人的方式大同小異,虎妮自己分享了面試的過程:「我就被帶到一個小房間,然後先自我介紹,問我喜歡做什麼,虎妮就說虎妮最喜歡打電動了,還覺得自己最可愛了!然後就跳了一段舞,跳了大麥克。」結果兩個禮拜後,就被Yahoo TV通知正式錄用。

「她當下可能還有很多需要訓練的地方,但我們最後會選擇她的原因,是她對這個工作有愛、有熱情,當她願意把自己投入在這件事情上,她就可以讓虎妮活過來,我覺得這勝過一切。」許朝欽表示,虎妮並不是給好腳本單純去演繹,所有的內容都是跟團隊一起發想創作,她把自己投入在角色中,甚至現在還會半夜跟網友分享心情,才會真正跟網友產生「零距離」的關係。

技術V.S.內容,哪一個更難?

短短一年半,虎妮的YouTube頻道已有1.7萬人訂閱,已經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但在她剛剛出道時,VTuber總共大約只有40~50位,而現在已經暴增超過100倍,這也讓虎妮在VTuber人氣總排名中,從前10幾名落到100名上下。

「沒辦法,這個文化還是在日本最受歡迎,台灣雖然已經慢慢陸續在做,但日本一直在超車。」許朝欽表示,想要勝出,就牽扯到VTuber經營粉絲、經營社群最難的一部分:長期的內容輸出。

當然,前期較大的困難還是技術的建立,要讓虛擬角色「活過來」,得砸下不少角色建模、軟體、硬體成本,像是虎妮身上的衣服,做一套新的就得花上好幾個月,而且費用比現實中的衣服貴得多。而光是在Yahoo TV,根據預錄、直播、出外景等不同的拍攝狀況,就有約3套不同的硬體設備分別運作。

受訪這一天,Yahoo TV展示的是透過HTC VIVE來運作,硬體設備成本約2萬元,當然更貴的是「軟體+人物製作」的費用。可以捕捉身體動作外,但臉部表情,得靠人為按鈕操作,來進行喜怒哀樂切換,記者也實際體驗了一番。
蔡仁譯/攝影

「我覺得真正難的是,當你突破技術門檻之後的日常經營,你怎麼讓她持續地在網絡上有聲量,」許朝欽表示,每週都要絞盡腦汁,想想要跟粉絲要做什麼、要玩什麼梗,畢竟虎妮終歸是一名「網紅」,即使已經設定好人物背景,但隨著她每天跟網友粉絲互動中來形成這個人物,形成虎妮的人生。

而會講日文的虎妮,已經擁有大批日本粉絲,讓許朝欽印象深刻的是日本311大地震時期,虎妮決定臨時直播,幫日本網友加油打氣,沒想網友狂刷回饋表情,紛紛符號表示很感動,也讓虎妮團隊認為,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義。

現在她還開了兩檔「台日交流」節目,一來教日本網友一句來台灣觀光要說的中文或台語,二來用「虎妮的方式」教台灣網友說日語。

2019年,Yahoo會有播新聞的「虛擬主播」嗎?

綜觀台灣,不少企業紛紛加入「VTuber圈」,甚至是個人、學校都在經營,台灣接下來也會和日本一樣熱絡嗎?

「我覺得要看大家怎麼做,在日本已經有一個蠻明顯的狀況:VTuber開始在做區隔,分門別類會有不同屬性,其實就像網紅一樣,你必須開始找自己的特色和經營方式。」許朝欽認為台灣都還在摸索期,但障礙還是會卡在「長期內容輸出」。如果是企業經營,角色就會有明確的目標跟定位,才有方向一直往下操作內容,但個人和學校在設計出人物後就怕「內容斷層」,這VTuber就沒有活過來,反而會變質。

今年9月插畫家H.H先生開始與Yahoo TV合作,旗下人物美美也開始「動起來」,主持與藝人的訪談節目,容祖兒、孫協志、鬼鬼都已經上過節目。
Yahoo TV

在資訊爆炸又過於碎片的時代,Yahoo TV走出一條靠虛擬網紅來帶內容、搏眼球的新形式,而虎妮只是一個開端,現在Yahoo TV旗下還有3位角色:奧麗絲、阿虎、美美,許朝欽也透露,Yahoo TV還會推出針對年輕上班族,談論時事議題的新角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獨家專訪KKBOX,台灣第一個華語唱跳VTuber團體是怎麼誕生的?

賀大新/攝影
擁有「音樂」、「娛樂」DNA的KKBOX,推出的第一個VTuber(Virtual YouTuber),就是「虛擬歌手」華語唱跳組合,首度接受媒體專訪暢談背後的故事。

「虛擬偶像不會有緋聞,更不會有吸毒、嗑藥這類負面的新聞,因為角色是你創造的,你可以掌握他是怎樣的人,」KKBOX專案製作人hinac說道。VTuber在日本已是「千家爭鳴」,而在台灣則還是剛剛啟蒙之際,有著「音樂」、「娛樂」DNA的KKBOX目標很明確——就是要做VTuber屆的「虛擬歌手」。

2018年5月,KKBOX旗下第一個台灣華語創作Vtuber團體「K'WA」正式出道,從「人物生成」到「角色演繹」都是高規格:人物3D模型找到和日本VTuber第一人「絆愛」同一團隊製作,而聲優配音、舞蹈指導,則分別找到為好萊塢動畫配音的導演陳國偉,以及羅志祥的專屬舞者小虎負責編舞。

現在,其YouTube頻道訂閱人數已超過4,000人。

但提到「虛擬世界」的代表歌手,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非「未來初音」莫屬了。但初音的聲音,是源自Crypton Future Media與Yamaha合作開發的語音合成軟體,完全是機器生成,而K'WA卻是背後有兩位人物在「真人演繹」。

團名藏玄機:K'WA = ㄎㄨㄚ = 歌

「日本的VTuber,是在軟體、硬體都成熟下出現的產物,」想在虛擬世界玩「聲音」,hinac表示在初音的時代入場門檻太高,現在VTuber反而降低了技術和資金門檻,同時也帶動了「聲優」產業。以聲優發達的日本來說,至少以5,000~6,000位VTuber來說,有這麼多聲優,都找到了新工作。

而在KKBOX本來就負責動漫相關業務的hinac,在一次動腦會議上突發奇想:台灣動漫市場還是以「日本動漫角色」、「日文動漫歌曲」為主流,沒有以唱華語歌曲為主的虛擬動漫角色,不如做一個在台灣唱華語歌為主的Vtuber。沒想到一提案就通過了,也算是KKBOX「實驗性」的社內創業,也一步步計畫將和公司內部的內容結合。

而hinac在經過公司內部幾番討論後,給了K'WA這樣一個人物設定:外型活潑可愛的「空」是在台北街頭駐唱的18歲女孩,不擅言詞但非常有想法,常透過創作歌曲來表露心聲;而Hooya則是會說話的貓玩偶,是空在創作歌曲中重要的和聲角色。除此之外,hinac也向《數位時代》透露了沒有公開過的細節。

「其實我們當初在外形設定、角色設定上,暗藏很多東西在其中」,像是「空」這個名字,代表所有東西都可以丟進來,都可以進行「合作」,也代表了天空,跟身上藍色衣服相吻合,當然,這也是KKBOX LOGO的顏色。而「K'WA」雖然乍看之下是日語的「卡哇依(可愛)」,但中間一撇分開發音就唸成「ㄎㄨㄚ」,也就是台語「歌」的意思,跟團體屬性不謀而合。

甄選聲優超嚴格,沒想到「對的人」就在身邊

但既然是要認認真真唱歌的VTuber,那聲音條件肯定格外重要。這一名聲優,又是怎麼選的?

「聲優是在『演繹』這個角色,所以在找人時,我們不會特別一定要去找和K'WA人設個性相輔的人,我們只會在他唱歌、演戲的時候,決定這個人是不是我們要的。」hinac表示台灣聲優產業不大,很多人跑去配了柯南、又再去配小丸子,配完之後又配韓劇,KKBOX想找「新的人」,做了近1~2個月的甄選,和一般徵選歌手一樣,演出去監聽、甚至做了demo帶。

K’WA是以女歌手「空」為主唱、吉祥物「Hooya」為和聲的華語音樂創作團體,一人主責歌唱創作、一人主責節目主持,粉絲群都是以學生群為主。
KKBOX

「我們討論了非常非常多次,但沒想到,最後選到的這個人早就在我們身邊,是KKBOX的同事,」而Hooya則是hinac自己的好朋友。自此,K'WA的團隊正式成立——在公司內只有2個人,而包括兩位聲優,委外團隊共有5個人,要撐起一片天。

機器嬌貴,K'WA製作人:經營VTuber真的很燒錢

「我們這兩個人基本上要上山下海,談合作、想內容、攝影棚機器壞了要自己修,總不能一直麻煩IT,而外面的人負責後製、音控等等,這些如果還要我們自己做,真的會瘋掉(笑),」hinac坦言,VTuber這一個產業在台灣才剛剛開始,很少有人會願意加入,現在大家都是在「燃燒熱情」,中間困難的過程,是難以想像的。

從一開始有構想,到K'WA真正變成3D、動起來的那一刻,前前後後歷經了1年的時間,但談到其中最艱辛的地方,hinac笑說:「都是錢。」

他大概估算了一下,先從「製作人物」開始,雖然沒有透漏K'WA的實際製作金額,但從找個人工作室做「簡易版」,到專業團隊做「精緻版」,其實都可以完成,但品質和價格落差舊很大,範圍約十幾萬到幾十萬;另外一方面則是硬體設備,以hinac自已用的是一套Perception Neuron的設備,一套約10萬台幣,但為了避免裝備「秀抖出槌」,他還備了兩三套,而這些「基本成本」,都還沒有把軟體算進去。

「錢是真的需要高強度的投入,即便你有時間、花了很大的精力去做內容,但在這之前,你必須要先通過軟體、硬體的技術門檻。」

這一套Perception Neuron設備,是從頸部到小腿,在關鍵人體關節上有感測器,進而動態捕捉到聲優的動作。
賀大新/攝影
整套設備較為嬌貴,得要妥善保存。
賀大新/攝影

他也透露了其中一點,讓他哭笑不得的過程就是為「機器租屋」。

「你必須要找到一個好的地方,設備才能夠活下來,不然播出去的話真的會有很多『放送事故』,會斷手斷腳,」就和空拍機一樣,VTuber身上穿戴的設備,相當容易被WiFi、電磁波等雜訊干擾,這讓hinac沒有辦法在公司內進行拍攝錄製,得要往外租房子、租攝影棚,但只能把所有裝備扛著一間一間看、一間一間試。

「就跟看風水一樣,我們找了非常久才找現在這個地方,雖然很破爛,但因為夠偏僻,根本不會有什麼干擾,」值得一提的是,由於「臉部動態捕捉」門檻太高,多數VTuber的表情都是靠人為操作來生成,且錄製空間都不需要綠幕,因為背景也是靠軟體即時合成,所以需要的空間也不用太大,算是唯一好辦的一件事了。

和「主流文化」結合,VTuber才有可能慢慢成主流

談起台灣的VTuber圈,hinac表示「大家私底下感情都很好、很Peace」,台灣這塊市場剛剛起步,大家本來就會互相交流,一起把市場養大。但他認為,VTuber的「屬性」很重要,大家要各掌其職才能把產業做大。

「我們就是跟流行音樂界整合,我們去找了好的流行音樂製作人,讓好的音樂、聽華語流行音樂的人可以進到VTuber圈,目的是要活化了流行音樂的產業」,他認為,讓VTuber和「主流文化」結合,VTuber才有可能慢慢也變成主流。

像是K'WA的第一首歌《飛》,就是2018年大專啦啦隊的主題曲,當時還設了4層樓高的螢幕,讓K'WA出現在螢幕上載歌載舞演出。「一開始台下學生還在疑惑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唱到第二首歌,大家也都慢慢接受了,還有學生跑到螢幕前跟空尬舞,這現象真的很有趣。」

在11月,空也剛剛和市民管樂團合作「現場演出」;至於Hooya則專注在主持上,在KKBOX固定播報「KKBOX風雲榜華語新歌週榜」,採訪過蕭敬騰、鄧紫棋、MATZKA、李玉璽等歌手明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