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奕成與梅驊兩大金融科技戰將,斜槓人生登入純網銀戰局

2018.12.17 by
高敬原
蔡仁譯 / 攝影
劉奕成、梅驊這兩大金融科技戰將,是將來銀行籌備處的兩大核心人物,兩人都是跨領域的斜槓人才,除了在自身的專業上深耕,也不忘對於人文、社會的關心,或許這正是台灣網路銀行誕生,翻轉金融服務的關鍵。

說話語速非常快,這是將來銀行執行長劉奕成給人的第一印象,才剛跟採訪團隊碰面,就盯著手機中的訪綱,盡可能要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回答每一個問題,眼神中盡是專注。

「不要笑年輕人常換工作,我自己也換了好幾個。」身為金融科技當紅炸子雞的劉奕成,無論背景、經歷都非常多元,就讀建國中學時本來是自然組學生,後來因為喜歡人文科學轉到了社會組,他常常自嘲:「我是自然淘汰,回歸社會。」

訪談這天《台北爸爸,紐約媽媽》作者陳俊志才剛傳出因心因性休克在自家中離世的消息,「他是高中大我三屆的學長,他也很關心我。」說出這句話時,劉奕成盯著潔白的會議桌桌面,語速放慢。

出身金融,鍾情於藝文

台大畢業後,劉奕成曾擔任日本券商櫃台行員、雜誌社記者,後來到美國費城華頓商學院攻讀碩士,畢業後進入摩根大通(J.P. Morgan)投資銀行紐約分行工作,30多歲就當上摩根大通投資銀行副總裁,外界說他是「華爾街金童」,回台後受到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賞識,成為國泰金控集團最年輕的副總經理,2011年接替連勝文擔任悠遊卡公司董事長,後來轉任巴克萊銀行董事總經理。

劉奕成雖然來自金融業,但正如同他高中時選擇從自然組轉到社會組,依舊對人文藝術非常關心。2007年在導演楊順清的牽線下,劉奕成以自己的房屋作為抵押,幫助當時正在拍攝《海角七號》的導演魏德聖調度資金,也曾以個人名義投資電影《BBS鄉民的正義》、《騷人》,以及舞台劇《木蘭少女》。

劉奕成雖然來自金融業,但正如同他高中時選擇從自然組轉到社會組,依舊對人文藝術非常關心。
蔡仁譯 / 攝影

這也就是為什麼2017年李開復會在台大畢業演說上說:「進入AI時代,各種文科真的變得更有意思了。」劉奕成雖然出生傳統金融業,但每每總能跳脫金融業的框架和思維,從人文、文化層面去發掘多面向需求與商機,這點,也反映到將來銀行的人才招募上,目前籌備處20位成員,分別來自IT產業、金融業、電商、網路服務領域,劉奕成認為台灣金融業需要有更多跨領域的人才加入,因為金融不該只有唯一一種理解方式。

名片上連職稱都沒有,第二號人物「小梅子」

將來銀行的第二號人物,是人稱「小梅子」的總經理梅驊,接過名片時,上頭只印了大大的「梅驊」兩字,素雅的白底黑字設計,連職稱頭銜都沒有,一如名片設計上的低調,身為將來銀行籌備處一號員工的梅驊,非常強調不分彼此的重要性,「我也不喜歡稱自己是總經理。不需要,真的不需要。」、「在這裡大家都一樣,不分彼此在努力。」

跟劉奕成不同,梅驊曾在新浪網、PChome、eBay等電子商務產業打滾超過15年,八年前才踏入金融產業,曾擔任永豐銀行電金處處長。在個人Facebook專頁上,梅驊用「偽網路行銷、電子商務專家;真宅男、社會運動工作者」來形容自己,現在的他偶爾也會化身親子專欄作家。

梅驊曾在新浪網、PChome、eBay等電子商務產業打滾超過15年,八年前才踏入金融產業,曾擔任永豐銀行電金處處長。
蔡仁譯 / 攝影

不過,網路上卻找不太到「小梅子」的由來,「這要從我國中說起,」梅驊回憶,國中時因為想在BBS上認識女生,「但要怎樣才能認識到呢?」當時才國中的他,認為取一個女性化的名字,可能會跟女生相處起來比較親近,沒想到結果不如預期,「那時候發站內信來的都是大學男生(笑),覺得好難得有個國中女生在上網。」

後來,梅驊就沿用「小梅子」當作筆名,在雜誌上寫東西,但現在在Facebook上用的是另一個暱稱「Macdog(Mac 狗)」,這是梅驊的另一個筆名,「因為我屬狗,然後都用蘋果電腦,從國中開始也有用這個名字。」

純網銀,其實就像玩寶可夢

2018年11月,台灣連線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LINE Financial Taiwan)籌備處負責人劉奕成正式宣布離職,接著轉任由中華電信領軍的將來銀行籌備處執行長。劉奕成、梅驊這兩大金融科技戰將的結合,讓外界格外期待日後發展。

「我們認識4~5年有了吧!」劉奕成回憶,四年前銀行公會電子支付委員會剛成立,兩人因緣際會一起共事,發現彼此在作事風格上氣味相投,「應該說是互補,有些事情他(指梅驊)會幫我多想,我會幫他多想。」原本自不同機構工作的兩人,其實早就在許多領域有了交集,「我跟他有很多共通的朋友,不見得都跟金融圈有關,像是在新創圈、藝文圈,都有不同情境的交集。」劉奕成說。

這種情境上的交集,就是現在純網銀想要顛覆的事情,「很多人都會說純網銀是不是就是以年輕人為主?這個答案對也不對。」梅驊解釋,在傳統銀行都是用固定邏輯在分析客群,「但是搞不好我們都喜歡藝文,有些特殊的點、嗜好能讓我們成為一群人,這在傳統金融的分析可能是找不出來的,這就是生態圈的重要性。」

原本自不同機構工作的兩人,其實早就在許多領域有了交集,「我跟他有很多共通的朋友,不見得都跟金融圈有關,像是在新創圈、藝文圈,都有不同情境的交集。」劉奕成說。
蔡仁譯 / 攝影

梅驊認為這就像玩寶可夢(Pokémon GO)一樣,一開始以為只有年輕人會玩手遊,但最後老年人反而成為主力玩家之一,「很多需求等待被滿足,背後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並不重要,而是要讓旗下股東的場景應用發揮到最大。」透過科技的力量,去找出人跟人之間可能交疊的特性,建構虛擬的生態系,就是未來純網銀的突破點。

「想用過去的經驗,去協助更多台灣年輕人,給大家空間跟舞台,這是我們很相似的地方。」梅驊說:「他(指劉奕成)的確在金融上面比我更資深,而我的強項是在資訊的理解上面。」

從劉奕成跟梅驊的經歷觀察,兩人都是跨領域的斜槓人才,除了在自身的專業上深耕,也不忘對於人文、社會的關心,在傳統金融產業面臨數位化挑戰之際,或許這正是台灣網路銀行誕生,翻轉金融服務的關鍵。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