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金融和網路就業前景暗淡,三季職缺數較去年同期少51%

2019.01.06 by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 查看更多文章

你的頭條新聞可以不只是些無聊事,讓好奇驅動你的世界。所有新聞的報導和解讀均由專業作者原創撰寫,鎖定全球範圍影響你日常的公司變化、新聞事件和產品資訊。(網站

中國金融和網路就業前景暗淡,三季職缺數較去年同期少51%
ADragan via Shutterstock
第四季的結果可能更加不妙。

最近,中國人民大學聯合智聯招聘發佈的中國就業景氣指數報告,指出2018年以來整體就業景氣指數可能沒有前年好。

根據該報告:2018年7~9月中國就業景氣指數(CIER)小幅上升至1.97,高於前兩季度的數值1.91和1.88。按照以往經驗,第二季因大學生畢業季,就業市場競爭較大,該時期結束後求職人數和職位需求環比會有所回落,就業指數上升,去年也如此。7~9月求職申請人和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分別下降了24.37%和20.79%,該季度CIER由此上升,但這一數值仍低於去年同期的2.43,下滑19%。

CIER透過市場招聘需求人數除以求職申請人數而得出結果,一般來說數值越高說明競爭越小,就業行業就越好。而CIER指數從去年第二季度開始下滑,當時國信證券撰寫的報導提到,儘管國家統計局披露的調查失業率在下降,但走弱的CIER反映了就業市場上的潛在風險,不可否認市場上職位空缺和求職人數的比例也在下降,適合求職者的崗位越來越少了。

據報告,2018年以來網路/電商、金融、仲介等十大行業所呈現的CIER指數均有所下降。僅依第三季度資料來看,十大行業環比第二季度有所上升,但比前年同期整體下滑。其中以網路/電商和金融行業相關數據下滑得最厲害。

好奇心日報

另一份由智聯招聘發表的應屆生求職報告則顯示,應屆生整體就業形勢好於2017年。該報告也提到,2018年大學生就業景氣度指數為2.68──也就是說每1個求職者面對2.68個崗位人數需求,這一指數較去年的1.78有所提升。而應屆生就業景氣上升可能與幾個事情相關:大學畢業生的總數在減少,應屆生市場變好──企業出於成本考量,招聘更多的廉價勞動力。

該報告還指出,越來越多畢業生青睞鄭州、天津、杭州、西安和南京等新一線城市,而這些城市也逐漸成為網路公司總部的移轉城市,像是阿里巴巴在杭州、小米要去武漢、訊飛在合肥等。工作在北京、上海等傳統一線城市,在應屆生的期望中逐步下滑。

麥可思研究院統計了近5年的畢業生流動情況,也證實了該現象。其資料顯示,越來越多的應屆生不再湧向一線城市。根據該統計,本科畢業生在「北上廣深」就業的比例從2013屆的28.2%下降到2017屆的22.3%。而除了應屆畢業生之外,畢業半年後曾在「北上廣深」就業的本科生,三年後離開的比例從2012屆的13.7%上升到了2014屆的21.7%。

網路和金融職位需求下降最多

具體來看,網路/電商行業的CIER指數,從去年同期的12.62──排名第一,2018年下滑66.7%至4.2,位列第四。細分來看,其中IT/網路行業的招聘職位數與前年同期相比減少51%,連續第二個季度出現需求的負增長,職位的收縮幅度遠高於全中國的平均水準。網路/電子商務子行業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達57%、網路遊戲則減少48%。

報告指出,這與網路行業發展遭遇流量瓶頸有關。網路競爭白熱化,資本不再熱衷於流向這個領域。原以流量起家的大網路公司,開始轉向產業網路,騰訊、美團等公司在下半年開始分別對外公佈調整組織架構,從消費網路邁向產業網路(B端),而阿里巴巴從前幾年開始不斷向雲技術、人工智慧等產業端大筆投入。

而2018年,網路流量紅利逐步衰減的同時,每個具體的行業都有監管的問題。2018年年初,遊戲版號停止審批,伴隨一批遊戲行業倒閉和從業人員流動。網路行業大部分公司不是在調整業務就在裁員,滴滴多業務合併、錘子發不出工資、摩拜、知乎、鬥魚等裁員、36氪的氪空間裁掉整個活動部門……

根據統計,僅2018年12月以來,至少13家網路公司被爆裁員。不過,基本上沒公司承認裁員,都把裁員說成優化人員配置。

好奇心日報

網路金融行業則慘得一塌糊塗。這個行業從2013年興起,至今已成立7000多家,但在過去一年中,75%的公司不是已經倒閉就是跑路。根據網貸之家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1月,網貸行業停業以及問題平臺已達5245家,涉及的投資人數約200.9萬人,涉及貸款餘額1612.5億元。

網路金融平臺不斷爆雷,某種程度上帶動了金融行業就業整體下滑。據第三季度就業景氣報告顯示,7~9月金融行業整體招聘職位需求下降46%。但具體到各子業務中,剔除保險一路保持良好就業以外,以基金/證券/期貨/投資行業的招聘職位數同比降幅最大,同比降50%,銀行、信託等其子類的招聘需求則分別為17%和38%。

2018年9月以來,中國就基金合夥人繳稅稅率引起了一系列爭論:稅率按股息、紅利和項目轉讓收益的適用20%稅率、還是按個體工商戶經營所得適用的5%~35%超額累進稅率。而在此明確稅率之前,創投裡的人民幣基金已經減少了四成。到了2018年前11個月,清科稱,股權投資市場募集1.15萬億人民幣,同比下降28.7%。行業不景氣,又進一步削弱了行業招聘需求。

券商領域則從上半年就開始「焦頭爛額」,收入下滑、零傭金成為行業主流。1~6月32家A股上市券商淨利潤340億人民幣,同比下降23%──這一速率遠超營收下滑的7.9%。下半年情況也沒有改善。根據中國證券業協會資料,131家證券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收入1893.31億人民幣,僅為2016年同期的78.25%、2015年的43.33%。

報告還指出,2018年4月開始執行的資管新規,以及不斷規範P2P和網貸行業等措施,影響了金融業的招聘和求職數量,四季度可能持續保持下滑狀態,最終導致金融行業內部的景氣度出現分化,但具體效應仍有待觀察。

好奇心日報

民營企業薪酬優勢不再,小企業招人更難

網路和金融也下滑的職位需求,也跟當下這兩個行業的裁員呼應。而根據報告,2018年7~9月景氣上升幅度最快的行業是教育/培訓/院校。「普遍來看,在宏觀經濟承壓時,許多職場白領往往會透過繼續讀書深造、職業培訓等方式來增加自己的競爭力,也使得教育培訓行業的就業景氣度從上一季度的第五升至本季度第三。」報告寫道。

僅從增速變化來看,中國國家統計局去年公佈的11月投資、出口、消費三大資料基本處於歷史新低;生產方面,規模以上的工業企業利潤增速不斷下滑。前11個月該增速僅11.8%,為近2年內新低──2017年年初、2018年年初分別31.5%、16.1%。

「無論是從不同性質企業還是不同規模企業的平均薪酬來看,我們均能夠發現民營企業經營困難,」中國國信證券研究員說。

人大和智聯招聘的報告,也調查了不同性質企業的平均薪酬。具體來看,合資企業、上市公司、外商獨資和國企的平均薪酬水準基本相當,均在8300~8500元人民幣的範圍內;而民營企業和事業單位的平均薪酬則明顯較低,其中民企的平均薪酬最低,為7608元人民幣。根據智聯招聘統計資料,全中國37個城市個不同性質企業平均薪酬,從2017年至2018年年底的7個季度中,民營企業有4次墊底,另外3次也排在倒數二位。

民營企業薪酬優勢喪失的背後,與其自身利潤率下滑相關。我們根據同花順iFind所提供的資料發現,民營企業利潤增速從2016至今在5.2%~6%之間波動,整體增速在2016年時仍在中國國企、外商等五類企業中位列第二或三,此後逐步下滑。2017年4月至今持續為五類企業中利潤增速末尾。

招銀國際的統計資料顯示,在最近三年的去槓桿改革中,主要受影響的仍是民營企業。由於去槓桿最直接的辦法就是銀行收縮信貸,在資金趨緊的情況下,企業帳期被迫拉長,交易風險大幅增加。自2016年以來,中國國有企業應收帳款平均回收期從7天下降到0天左右。私營企業則從1天上升到10.9天。與此同時,民營企業的利息開支也在加大

好奇心日報

另一方面,2018年7月中國發佈新規定:自今年 1 月起,社保費將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這一變化將加重企業的負擔,很多地方不繳納社保的小企業也可能將被追繳。但據《21世紀經濟報導》於2018年12月27日報導指出,企業社保轉交稅務部門可能會暫緩,具體實施的時間還未知。

而據國信證券報告顯示,在2017年以前民企的薪酬水準還具有一定的優勢,而且規模在100人以下的企業的平均薪酬也極具競爭力。在這樣的背景下,企業──尤其小企業經營困難,從而又影響了招聘、就業情況。

在人大和智聯招聘的報告中,大型企業的CIER指數最高為2.87,就業形勢相對較好;微型企業為1.23、中型企業1.19、小型企業最低為0.92。從環比來看,2018年7~9月大中型企業CIER指數上升明顯,小微型企業上升幅度略小;從同比來看,大中型企業在本季度的就業形勢明顯好於去年同期,而小微型企業的CIER指數要明顯低於去年。

本文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