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公司治理的迷思

2004.08.01 by
數位時代
打破公司治理的迷思
博達案例在國內資本市場持續發酵,財務透明度與公司治理等相關議題,再度成為眾所關注的焦點。基本上,「公司治理」的立意甚佳,在歐美市場已行之多年...

博達案例在國內資本市場持續發酵,財務透明度與公司治理等相關議題,再度成為眾所關注的焦點。基本上,「公司治理」的立意甚佳,在歐美市場已行之多年,是非常正確而且必須要做的事;不過,如果只專注在表面功夫而沒有從根本做起,結果或許仍不盡如人意。

**公司治理人人有責

**
是否全數引進並套用歐美企業所實施的「公司治理」的模式,就可以防杜作假帳、虛報業績等等的金融弊端,這恐怕是個值得探討與深思的議題。因為,即使是向來極度重視公司治理的美國資本市場,仍免不了會爆發像安隆(Enron)公司醜聞這麼嚴重的弊案,而且這椿血淋淋的教訓並非是史上頭一遭,我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案例。
透過公司治理的精神,並針對國內企業所面臨的問題及實際運作上的狀況,截長補短,加以修正,才能夠真正落實到公司治理與財務透明的基本意義。不過嚴格來說,身為企業內部的員工,每一個人都應該肩負著公司治理的責任,並非是內控、稽核或財務等相關人員的任務而已;甚至,也不是總裁或董事長,才必須扛下這個重責大任。當然財務單位肩上的擔子,要比別人來得更沈重些,不僅僅是扮演公司最後一道把關防線的角色而已。畢竟,消除壞帳、管控財務等「除弊」的任務,可能比較消極,一個好的財務單位更應該要化被動為主動,要發揮所謂「興利」的作用,亦即,致力改善公司財務結構,用更宏觀、更積極的財務策略,來建構一個效能最佳的現金流量表。

**適度舉債創造價值

**
舉例來說,如果單看財務報表中負債比例很低,就將「保守」跟該公司的財務結構健全畫上等號,這是錯誤的思維。事實上,財務指標太低並非全然是好事,它所代表的另一層意義是,財務單位並未發揮財務管理的真正價值,僅是一味地守成而已,並沒有將公司資金做最有效率的運用,以及替公司爭取良好的信用;譬如,適度舉債有時候反而可以為公司創造更多的附加價值,特別是在公司邁向大型化、國際化的過程中,更需要前瞻性、建設性及國際觀的財務管理。
在國外、尤其是美國市場,舉債是企業界最主要的節稅管道,適度舉債,可以產生所謂「tax shield」的效果。台灣企業因為節稅方法及避稅管道較多,負債比例大多低於國外企業,以致於陷入「負債比例愈低就是好公司」的迷思中。隨著國際化及大者恆大時代來臨,大型企業一旦要邁向國際舞台,就必須建立起應有的正確觀念,亦即,財務單位必須要有更積極的作為,不單單只是檢視負債比例、現金流量而已,甚至是就整體公司考量的ROE(股東權益報酬率)、各個事業群的ROIC(投資報酬率),乃至於籌資規畫、資金周轉率等,均要相互搭配,在財務上要有完整的配套措施與長遠的規畫,這麼一來,才能夠發揮財務單位應有的最大效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