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和不平等

2019.05.29 by
朱平
朱平 查看更多文章

生意人、悅日人、漣漪人。目前倡導並推廣有更高社會目的的營利企業商業模式(Profit for Purpose Business),希望連結更多年輕創業人參與創新經濟,共同創造台灣新的可能。

nuvolanevicata via Shutterstock
喚起大家的社會意識來參與一場新的社會創新活動,讓這些力量平擺未來有可能出現的社會動盪。

剛收到一月號的Fortune (財富)雜誌,封面故事是“美國縮小的中產階級(The Shrinking Middle Class)”,很用心的花了一整天,看完這篇特別報導,總共有19個作者、5個編輯、3個文字編輯、12個攝影師(在12個城市)、3個攝影編輯、4個影像製作師、2個插畫師、1個數據影像專家、2個平面設計師,合計51個人合作製作的28頁專文。有時真的佩服這些紙本雜誌,仍然願意花這麼大力氣、很嚴謹的談一個大家都知道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民粹主義,雖然看起來跟網路的放大效應及貧富的差距拉大有關係,但更深層的原因仍是過去支撐民主及社會經濟的中產階級正在消失中。當大家都覺得對未來沒有安全感、買不起房子、存不了錢、而有錢人靠資本投資,更能累積巨大財富並世襲傳代,因此要求徵富人稅、反對菁英、反對移民,反對既得利益、製造階級及世代對立的思想就成為主流。大家都在找敵人,如此才能從打倒敵人中建立新的秩序、新的權力、這正是政客最拿手的絕活,全世界都在發生中。

富人稅的弔詭

我曾經在美國碰到我女兒的朋友,對資本主義、全球化及高科技所造成的富人更富及貧富不均有過一段激烈討論。首先我承認我是參與這場資本主義殘酷競爭的一份子。31年前,從母親的客廳開始,一步一步、戰戰兢兢的從”Zero to One”到”The Lean Startup”到 “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我都經歷過,我是連續創業的生意人。2019年的台灣更是面臨許多的不確定,連續的成功絕對不是偶然,但也沒有人能保證公司不會在一夕之中倒下來。每個創業人都付出了代價。我並不認為有錢人就是罪過或賺太多錢的人就是不道德,但我絕對同意,因為社會流動停滯及機會不平等,而讓貧窮人不能翻轉,是不道德的,而且我們必須提出一個解決方案。

當我女兒的年輕朋友問我為什麼不對富人徵富人稅來資助政府的社會福利政策。我一向認為政府存在的第一任務就是要照顧一些沒有謀生能力、被迫需要社會資助的人。每一個人的生長環境、資質、機會及人生都不同,政府一定要有安全網來維持這些人的基本生活權。這是一個文明社會一定要做的事,不做就是不道德,這又絕對是民粹主義的溫床。

我們都知道一旦有富人稅,尤其當超過一定的百分比時,富人一定會將資產轉到低稅的區域,而政府一定又是用最沒有效率的方法支配這些收到的富人稅。最後,會因為缺少資本投資,產業無法成長,就業機會及薪資也會無法成長。社會及經濟仍然停滯,最後就是因「不確定」及看不到未來,而降低每個人的生活品質及幸福感。

一小群人的改變力量

台灣是以中小企業為骨幹的經濟體系。為能喚起大家的社會意識及找到有效的方法,許多有資源的人都願意參與一場新的社會創新運動。我們不期待每一個有資源的人都要做慈善家,但看到台灣有許多人已開始默默地動起來,「不求名,但求心安,求未來子孫福」。我一直鼓勵有資源(不要用有錢人定義任何人,因為有錢及沒有錢是相對的)的人,應該主動做些事。不要為反對民粹而反對,要用自己的行動來參與一些有長遠意義的事。

我們知道在未來AI的時代裡,會有更多人失去工作。只是不知道在這一波數位革命中,要花多少時間,才能用創造新工作的動能,解決被失能的成千上萬工作者。如果時間拉太長,將一定會造成社會的動亂。這也是為什麼以後一定會有一種新型態的社會福利政策如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來取代目前各種補貼式的福利政策。但如何解決消失的中產階級更是大家都要面對的挑戰。如果您是總統,您會如何解決這挑戰?

在台灣過去數年已有許多人決定捲起袖子,找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開始用民間的力量,從社會創新中做許多實驗:
1. 嚴長壽先生創辦的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2. 顏漏有先生、詹宏志先生創辦的AAMA搖籃計畫
3. 由鄭志凱先生、陳一強先生創辦的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
4.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
5. 何榮幸等人創辦的報導者
6. 張代偉先生的Crossroads
7. Elisa Chiu的Anchor Taiwan
8. 由XY Bridges與 The Leap 共同主辦的Lead for Taiwan
9. 由UBS贊助的台北當代藝博會Taipei DangDai
10. 我曾幫助創辦的Red RoomForward TaiwanHappier Lab

這僅是一小群人覺得在民粹的政治趨勢中,應該有些不同的聲音,不同的做法,雖然有時曲高和寡,甚至不接地氣,但相信任何有意義的改變都是由一群少數人所開始的。

“Never doubt that a small group of thoughtful, committed citizens can change the world. Indeed, it is the only thing that ever has.” ― Margaret Mead

家庭作業:
1. “看所有的註解,並來信分享”您的看法
2. 免費電子書 “World after Capital” by Albert Wenger,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