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的經濟體

2004.08.01 by
數位時代
美學的經濟體
一個社會愛美或不愛美,跟GDP有關係嗎?當然有!東京的書店裡,光是針對15到30歲的女性「選衣服」的雜誌,就超過40種(那就更別提另外30多...

一個社會愛美或不愛美,跟GDP有關係嗎?當然有!東京的書店裡,光是針對15到30歲的女性「選衣服」的雜誌,就超過40種(那就更別提另外30多種讓男人買「行頭」的雜誌了),正因為日本人愛美,養活了印尼上千萬人口(它每年砍下的熱帶雨林紙漿,一半運到日本);就因為日本人愛美,所以日本的某些工業主宰著世界消費市場。以影像工業來說,日本人對視覺的纖細苛求,使得他們的電視、攝錄影機、數位像機、印刷機都執世界牛耳,為日本GDP賺進大批外匯。在東京南青山深夜書店「洋書abc」買時尚雜誌的年輕人,不少都是Sony、Canon、Panasonic熬夜加班發想創意的工業設計師。
印尼人伐木、日本人買雜誌、歐洲人用Sony攝影機,全球好大一部份的GDP,就在格林威治時鐘的各個時區裡,同時翻上兩番。
但歐洲人的收入哪裡來?他們賣紅酒、賣賓士、賣貝克漢、賣羅浮宮,甚至賣「自己的生活」,我的法國朋友說:每年數十萬日本人遠道到法國南部的普羅旺斯(Province),陶醉到連買把「鄉間的泥土」,都覺得此生此行死而無憾;別的不說,光他們喝掉的「馬賽魚湯」(bouillabaisse),大概就可養活一整年雅加達市人口。
印尼人不是沒有美學,只是他們的美學無法產業化;日本人汲汲追求「美學」的學習和體驗,產業化的深度無與倫比,有次看日本公司的新產品設計圖,那種精密、周詳、果斷的美感,可令達文西都絕倒。但,要說歐洲人深夜窩到書店裡去學時尚的人,恐怕是少之又少,歐洲人根本不必像日本那樣,用謙卑學習的高度內在紀律,來把美學產業化,因為--歐洲人的生活本身,就是美學產業!
當今世界經濟體的強弱,有著工業革命先後、帝國主義殖民與否等等的不同歷史際遇,那是一段悲情和無奈的過程,但對台灣而言,也許我們暫將歷史「懸擱」起來,用現實的心境來辨識全球化經濟下的自我新角色,才是個務實的做法。我的意思是:台灣必須趕快加入到日本人和歐洲人的「美學經濟體」中,為曾經絢爛過的「製造業模式」找尋新的星空。
優先之務,不妨從「學著愛美」開始!

**美學經濟:為歐日創造高GDP

**
對日本人來說,「美學」意味著一種「物件和意義」的合諧關係,日本人穿衣服、買東西、設計產品、談吐舉止,所有的行為和消費,都對應著他們認為的「合宜價值」,舉例而言:日本的懷石料理僅供小口品嚐,因為它要求味覺只有在專一的、深情的咀嚼中,才能感受廚師料理食材上百道程序所呈現的無盡真理,這是一種對「達人」的回報。
在歐洲人身上,「美學」比較代表「創造意義」的浪漫生命情調,假如一個人要買件東西,多半是為了要塑造自己成為獨一無二的個人,而不是複製社會所給予的理想形象(在義大利、法國、西班牙逛街,你會發覺幾乎沒有人會穿得一模一樣)。
不管是和諧(harmonic)的日本美學經濟體,還是原創(original)的歐洲經濟體,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每天生活方式,這兩種「美學經濟體」創造了世界三分之二的國民生產毛額,遠比中國大陸、印尼的勞力經濟體,更像是台灣人要摘星的星空。
台灣經濟的命運,依靠著接下來社會大多數人對日常生活方式的抉擇--好好品嚐一餐懷石料理,可比囫圇吞碗陽春麵,更有益於你和千萬人的未來人生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