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Netflix原創電影也全靠一支iPhone!為何導演圈吹起手機拍片風?

2019.04.11 by
唐子晴
YouTube
有越來越多「iPhone電影」、「iPhone MV」開始展露頭角,在今年Netflix也推出一部由iPhone 7 Plus拍攝的原創電影《空中飛鳥》後,由台灣導演執掌的第一部iPhone拍攝的劇情長片也要來了!

2010年,蘋果(Apple)發表了iPhone 4,是史上第一支錄影畫質可以達到720P的iPhone;時隔五年後iPhone 6s Plus問世,錄影品質更升級到現在趨於主流的4K,並擁有光學防手震功能。

當用iPhone拍出來的影片,畫質、品質已經足夠登上電視、電影院等更大的螢幕,也正改變著影視作品的產製方式,用手機創作開始成為一項新嘗試、一種另類的新趨勢。

在中國,先是陳可辛導演於2018年,用iPhone X拍出催人淚下的劇情賀歲短片《三分鐘》,接著在今年,賈樟柯導演再用了iPhone XS拍攝了另一部新作《一個桶》。

在台灣,有一群導演們也陸陸續續進行嘗試。在廖明毅導演操刀下,盧廣仲的MV《明仔載》僅靠著一支iPhone 8拍下所有畫面,經過後製,MV質感很高,完全想像不出是用手機拍的。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六弄咖啡館》、《吃吃的愛》的執行導演廖明毅,一直對iPhone拍攝相當感興趣,第一部正式的「iPhone 作品」就是盧廣仲的MV《明仔載》。
Apple

而周興哲在今年一月發表的新單曲《終於了解自由》,這一部MV,也成為了一部「iPhone MV」。

周興哲也用iPhone拍MV,製作背後辛密談

《終於了解自由》MV副導演張立群分享,過去從來沒有試過用iPhone創作,早就計畫要試著拍拍看,而這一支MV全程緊靠一支iPhone XS Max,進行歷時12個小時的拍攝。

「成果比我預期的高很多,我本來對手機拍片沒太大的信心,但後製調完色後的成果,我是滿意的,」張立群透露他的作業過程,先是在iPhone外面先搭上一個「骨骼支架」,再搭上不同的鏡頭,就可以拍出近景、中景還有遠景,也可以營造出「電影感」景深效果。

但要細數用iPhone拍攝的缺點,第一點是夜戲,手機相比傳統攝影機感光元件還是相差甚遠,需要克服。
YouTube
因為iPhone非常輕巧,拍攝時容易晃動,在這次張立群並未使用三軸穩定器,畫面便有抖晃的情況發生。他也建議未來要用iPhone拍攝,攝影者最好使用三軸穩定器。
唐子晴/攝影
相對的,用iPhone拍攝畫面設計也要有所調整,會更多以定焦畫面為主。
YouTube

要說越來越多導演選擇用iPhone拍攝,好處究竟是什麼?除了體積小、機動性高、勘景方便,在鏡位上可以做很多不同的嘗試外,張立群還補充,面對每天都要見到的手機和攝影機相比,iPhone侵略性低,更可以讓演員快速進入狀態。

「成本也降低很多,這當然是很大的優勢,」他做了簡單的算術題,假設攝影師本身就有一部iPhone,再去租一些外接器材,總費用大約一萬元內就可以搞定,和傳統相機相比,光是器材費用就差了4至5萬元。

「有些案子預算很好,可以用很棒的相機拍,但有些案子預算沒有那麼理想,這時用iPhone拍就是很明智的選擇。器材省下來的錢,可以投注在美術、製片上,創作空間變得很大。」

連Netflix原創電影也是!史上有哪些用iPhone拍的代表作?

相當熱衷用iPhone拍攝的廖明毅,也即將推出新作品——亞洲第一部用iPhone拍攝的劇情長片《怪胎》,並找謝欣穎、林柏宏主演,張少懷特別演出,將是台灣影視創作史上的一大突破。

但綜觀全球,這樣的例子從很早前就開始發生了,而且還不少。一起回顧一下,歷史上有哪些具有代表意義的iPhone作品?

2011年 / iPhone 4,《Apple of my eye》

這是全球第一部iPhone短片,在描述爺孫兩人在櫥窗外看玩具小火車的場景。雖然片長只有短短一分半鐘,現在回顧當時的影片畫質也略顯粗糙,但在鏡位上卻有絕對的優勢,把iPhone放在玩具小火車上,拍攝到的第一視角畫面,是傳統攝影機做不到的。

2012年 / iPhone 4,《夜釣》

韓國導演朴贊郁拍攝的作品,講述的是一位漁夫在晚上釣魚時,卻意外發現一具屍體的故事。這是全球第一部iPhone短片電影,並獲得第六十一屆柏林影展短片金熊獎。雖然片長只有33分鐘,但廖明毅分享,據說背後工作人員多達70至80位。

2014年 / iPhone 5s,《Intelligent Details》

賓利汽車連續兩年用iPhone,拍了兩部汽車宣傳片,當時為了主打汽車後座搭載了兩台iPad的使用空間,乾脆連影片後製都直接在iPad上完成,但成品的畫質、運鏡品質完全能媲美攝影機。

2015年 / iPhone 5s,《夜晚還年輕》

是全球第一部iPhone長片,畫面色調鮮豔以凸顯喜劇氛圍,當年在日舞影展引起一陣轟動,這部片影也在台灣上映過,但背後製作團隊卻相當精簡,只有一位導演、三位攝影師、一位錄影師,靠三部iPhone來拍攝。

2017年 / iPhone 7 Plus,《Snow Steam Iron》

導演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在拍攝《正義聯盟》期間女兒自殺過世,之後他將《正義聯盟》的後製工作轉介給他人,並為了紀念女兒、讓家人走出傷痛,拍下了這部復仇題材的短片。

2018年 / iPhone 7 Plus,《瘋人院》

這是因《性、謊言和錄影帶》、《瞞天過海三部曲》一舉成名的導演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第一部iPhone作品,也是一部好萊塢電影,堪稱是iPhone電影史完成度最高、商業度最高的作品,片中充滿大量人物表情特寫鏡頭。

2019年 / iPhone 7 Plus,《空中飛鳥》

史蒂芬索德柏的第二部iPhone電影,也是Netflix原創電影,講述運動員經紀人改變NBA體制的故事。畫面大多外接廣角鏡頭來拍攝,構圖特別,還採用了大量的跟拍鏡頭。

成本低、一台手機直接開工,成為導演新選擇

「我認為用手機拍攝電影,是未來的趨勢,」史蒂芬索德柏說道。

看看他執導的兩部iPhone電影,先是《瘋人院》,耗時兩周、斥資150萬美元就完成了;而由Netflix發行的《空中飛鳥》,預算也不超過200萬美元,反觀同樣是Netflix原創電影的《逃出絕命鎮》,已經稱的上是「低成本」電影,預算都至少有450萬美元。

可以見得,透過iPhone拍攝,除了絕對的成本優勢外,光是一台手機、幾個APP,就可以直接開工。也讓人更期待未來,創作者透過iPhone拍攝,還會迸出什麼有趣的作品?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