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富企業家參與政治,對台灣是福還是禍?

2019.04.22 by
蕭瑟寡人
蕭瑟寡人 查看更多文章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何佩珊攝影
郭董日前宣佈參與台灣總統,由巨富企業出線從政,這對台灣究竟是危機還是轉機?

台灣首富前些日子宣布參選台灣總統,若勝選這恐怕是繼美國川普、智利的皮涅拉後,另一位民選億萬富翁總統。

巨富企業家出線參與政治,這究竟是福是禍?

不是川普

雖然同樣是億萬富翁,郭董跟川普兩者很難直接類比。

首先,郭董的事業比川普成功許多,前者是白手起家的實業家,後者則是繼承大筆遺產、生意經營甚麼虧甚麼的紈褲子弟。若論政治,川普在多層面上仍然是共和黨建制派的魁儡,其拉攏社會保守主義者、右派商業領袖、鼓吹美國利益為先的套路,並未脫離共和黨過去二十多年的基本戰略。而美中貿易戰,則是美國國策,並非川普帶來的改革。

但是在台灣,一個由兩大剛性政黨主導的政治環境,一位非建制派的企業家候選人出線,對於國民黨黨內的整體戰略是有巨大衝擊的。

台灣的國民、民進兩黨與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政治上有很基本的不同:美國不管兩黨怎麼選,出發點一定都還是以「美國國家富強與增進人民生活品質」為核心;若論政府內的運作,美國仍有相當穩定的技術官僚體系,即使換內閣也不至於造成太大的波動;若論產業與經濟發展,美國民間資本市場蓬勃、產業動能強勁,政府的角色僅限於稅制改革、投入研發經費、杜絕反競爭行為等,基本上不會沒事去主導甚麼產業計畫。

反觀台灣的政治環境,本質而言依循著華人的官場文化,政商利益分贓為多,技術官僚體系乏善可陳,政府與民爭利層出不窮。藍綠兩大黨皆無能促進產業發展,最後唯一的套路還是靠中國讓點蠅頭小利。

很明顯地,目前台灣政治的套路,跟一位企業家的思維是截然不同的。

台灣政治的詭辯

台灣政客無能,與其說是藍綠黨的問題,不如說是台灣文化的病根。華人經歷了千餘年的科舉制度,那種政治正確性大於一切專業的思維,難以在短時間內根除。

讀書就是為了做官,做官就是為了掙錢。 這種思維讓台灣跟中國一樣,一堆佔著茅坑不拉屎的公務員,皮球踢得連梅西都甘拜下風。要討論稅制改革、討論產業研發,不是打假球就是拖泥帶水。但是,不管哪朝哪代, 建商利益一定不會少。 從一堆豆腐渣公共建設、亂七八糟的BOT百貨到沒事就來服一兩帖的新創基地,利用圖利建商去綁樁這事台灣政治界從來不缺席。

而統獨這假議題,也被被一堆昏庸無能的政客拿出來說嘴。今天不管是藍還是綠,基本上是沒有甚麼人會想要跟中國統一,見過中國人的嘴臉後,沒有台灣人會認為自己跟對岸是「同種」。國民黨是華獨、民進黨是台獨,重點是已經沒有「統一」的討論餘地了。

但是為何每逢選舉,九二共識就會被拿出來說嘴呢?

因為台灣政客無能刺激產業發展,只能靠中國讓利,不管是推動陸客來台、派遣採購團還是再搞一次貿易協定,都能讓短期的經濟指標好看點。

會動用這招的政客,說穿了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而不顧台灣的長期國家利益。

右派與左派的迷思

台灣在這種無能的政治環境下,依然聒噪地吵著左派、右派意識形態,而事實上,左右派並沒有大家所想到有那麼大的分歧。

以現代而言,瑞典算是歐美左派國家的代表之一。國家課重稅養社會福利,工會勢力強大、勞工薪水高假期多;其人民相信政府的行政力,國內食衣住行許多系統都由政府主導推動。從外界看來,這是個富裕的天堂。

而相對的,瑞士則是歐美國家的右派國家代表作。其所得稅和營業稅制低,成為世界各國富豪的逃稅天堂。由於國內政局穩定、治安良好,吸引不少歐洲富豪(如許多俄國人)來此渡假甚至定居。瑞士透過優渥的稅收、穩定的匯率、適度通膨,和市場保護主義,瑞士人的收入高、生活品質好、社會福利好,也是一個相當理想的居住國度。(但是不管從經商環境還是社會風氣而言,瑞士在歐洲都算是極度保守的國家)

一個是從勞工權益為出發點,另一者是從企業經商環境為出發點,但是兩者同樣都創造出了富裕、高收入、高生活品質的國家。台灣雖然本身也是右派意識形態主導的國家,但是卻沒有比瑞典更貼近於瑞士。

最大的問題都是出在人。 台灣有許多圖利富人的稅制,但是經商環境卻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限制,而且潛規則一大堆。

台灣企業文化中,工時長但是時間大部分都是做做樣子(打混等老闆下班才能走),不見得產出有比工時較少的先進國家高。因此在台灣推動類似歐美國家的勞工改革,卻只是害死了原有的台灣企業。

最根本的問題在於台灣的企業、勞工效率和產出都不及瑞士和瑞典。

最後,不管是右派還是左派出線,台灣最終還是卡在文化層面,這個大醬缸如果沒有更根本的革新,生活是不會改善的。

台灣的危機或轉機?

個人對此有所保留。目前郭董許多議題上都沒有明確的立場,是否會回到過去台灣政客那種每天打太極、成天混吃等死的套路,很難說。

但是,由企業家出線,顛覆現有政治平衡是有幾點是值得台灣人觀察期待的。

首先,假設下一代的台灣領導人有能力去刺激下一波的產業和經濟發展,那終於可以將統獨議題打入歷史。

台灣國內沒有統獨議題,因為不管是中華民國還是台澎金馬,都是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個體。台灣只有「護國議題」,今天是已經實質獨立的國家,我們的考驗是拳頭夠不夠大。

再來,若有企業家出線,比較有可能會擁抱右派的經濟政策。而從瑞士的典範看來,右派經濟政策並非不好,但是國家要有心將台灣打造成一個無摩擦力的國際貿易中心。另一方面也可以透過降低所得稅、公司稅等,並加重地價稅,才能將台灣人的資產導入正向的投資循環,解決台灣富人和資本家海外藏匿十五兆新台幣游資、回台大量囤房的經濟問題。

最後,雖然台灣企業家多在中國有投資,但是大家通常都忘了:就是因為企業家在中國有投資,而且現在錢受到管制出不來,更需要透過美國的壓力來逼迫中國政府就範。而台灣企業在中國聘僱的員工數量光是鴻海一家就有百萬餘人,若出差錯已經不再只是經濟問題,而是會帶來政局動盪,對於一位跟美國眉來眼去的台灣企業家出身的總統,中國是備感壓力的。

現階段,很多事情仍有待觀察,但對於台灣而言,或許是個轉機。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