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版那斯達克」,對台灣有磁吸效應嗎?

2019.05.16 by
林宏文
林宏文 查看更多文章

主跑科技、生技產業多年,目前為財經專欄作家、財經節目與論壇主持人,長期關注產業發展、投資趨勢、公司治理以及國家競爭力等議題。

Joyseulay via shutterstock
科創板若要做到名符其實的「中國版那斯達克」,如何與香港做出明顯區隔,找出自己的市場定位,以及中國政府是否願意放手讓資本市場運作會是未來發展的關鍵所在。

中國科創板的效應與衝擊到底如何,的確值得台灣進一步探討。其實,中國積極推動科創板與近來經濟面臨轉型壓力、美國貿易紛爭擴大密切相關,目的無非是要鼓勵中國本土創新企業,並擺脫經濟與產業受制於人的困局。

因此,科創板的目標「深化市場改革、創新驅動發展」,重點支援的產業包括新一代資訊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及生物醫藥等,並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和製造業深度融合。

科創板兩大挑戰:拉長觀察時間、不與香港重疊

我認為科創板的威力當然不能小看,但要做到「中國版那斯達克」就有很大的努力空間。首先,要建立一個活絡且能被信賴的資本市場需要長時間耕耘,過去不論是美國那斯達克,或是科技股比重很高的台灣集中與櫃買市場,都不是一朝一夕就建立起來。

其次,以科創板目前的願景,很難與各種條件都相對成熟的香港競爭。 例如,目前科創板5套上市標準都以市值為基礎,配套有淨利潤、營收、研發支出、現金流量、技術成果等,取消了原先對上市需盈利等條件,另外也含括境外紅籌企業、同股不同權,以及估值在人民幣50億元至200億元等企業,確實讓科創板具備相當高的包容性。

但是科創板這些上市條件,與去年才對上市條件做大幅修改的香港有很明顯的重疊。過去香港錯失阿里巴巴,因此積極招攬中國獨角獸企業掛牌,加上香港具備國際資金等各項優異條件,顯然中大型高新企業仍會優先選擇香港,科創板恐怕只能吸收其餘風險較高、規模較小的企業。

此外,若科創板變成中小型股的市場定位,目前中國股市還有中小板、創業板與新三板,不免讓人有疊床架屋之感。如何讓科創板做到具備差異化與獨特性,需要很大的政策力道支持。

不過,不管科創板後勢如何,我認為最值得關心的還是中國進行調結構過程中,若大力改革資本市場、減少過去以政府政策與基金主導、透過各種獎勵補貼方式扶植企業的方式,加速讓資本市場運作,讓企業透過公開市場募集發展所需資金,這可能會帶來更大的產業提升作用,並對台灣造成衝擊。

也就是說,過去中國以政策扶植產業的力度很大,這也成為美中貿易戰期間最被美方詬病的焦點,一旦政府願意讓市場力量更大幅度參與產業轉型與升級,這種改革效應才是台灣最該正視的。 過去台灣科技產業之所以發展,就是受惠於資本市場引進龐大民間資金挹注,才得以成長茁壯的。

兩家中國指標企業:中微打進台積電、微芯成功研發新藥

不過,儘管科創板效應需要時間觀察,但從目前申請的名單中還是有一些可以關注的指標企業。例如,聯電投資的和艦是第一家申請的台資企業,但是否如國台辦所言未來將有百家台資企業也會跟進,就有待時間證明。

此外,從50餘家申請企業中,我特別幫大家挑出兩家具代表性的企業,一家是半導體設備商中微半導體,另一家則是新藥研發的深圳微芯生物科技,兩家公司都由歸國學人創辦且具備研發實力與產業地位,與台灣半導體及生醫產業也或多或少有些關連,值得後續觀察。

中微半導體的創辦人尹志堯曾在美商應用材料服務過13年,2004年帶了30餘人團隊回中國創業,至今已成功打下中國MOCVD(LED生產設備)市場的8成市占,此外在半導體晶圓廠使用的蝕刻設備,也在眾美日歐大廠環伺下,順利將設備賣進台積電大陸廠,證明中微具備技術與生產營運能力,是少數被國際資本市場關注的中國設備新秀。

至於深圳微芯創立於2000年,創辦人魯先平也是從美國Galderma藥物公司離職回國創業,2014年研發成功一款名為「西達本胺」的一類新藥,主要用於治療外周T細胞淋巴瘤,另外還有兩款研發中的新藥。此外,微芯還將西達本胺部分權利授權給台灣的華上生醫。

中微以打入台積電供應鏈為榮,至於微芯則將新藥授權給台灣生醫業者,也顯示兩岸在電子與生醫兩大產業,仍有緊密的供應鏈與合作關係。或許,科創板才不是關鍵議題,兩岸的產業競合恐怕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重點。 相信未來的科創板,還會有更多談不完的產業風雲與精彩故事。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