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科技巨擘轉型不利?

2019.06.24 by
蕭瑟寡人
蕭瑟寡人 查看更多文章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Sergey Nivens via shutterstock
自製造業遷往中國以來,台灣不僅多年位居亞洲四小龍之末,也未見新產業萌芽,其根本原因在於台灣企業文化層面已跟不上時代腳步。

台灣許多製造型產業從90年代開始隨著對中國投資金額增加,產業迅速外移。除了造成了國內投資動能不足,多年來位居亞洲四小龍之末以外,也一直未見新產業萌芽,取代電子業與傳統製造業成為台灣的新經濟引擎。

故此,不少台灣科技與傳產企業,都曾動過 「產業轉型」 的主意。然而,多年過去了,轉型成果有限。今天想在這題材上哈拉,其實因為筆者過去十年內曾接觸過三家台灣大型科技企業、了解到其轉型過程(失敗)的一些內幕。

提起,不是唱衰台灣,而是是時候該深入反省了。台灣的未來最淒慘的下場,哀莫大於心死。

三家轉型的企業

筆者第一家接觸到的企業,是台灣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當時透過一位長輩認識該企業之創辦人,有緣與其請教交流。當時筆者研究所畢業沒多久,在學校做點研究,正打算離開研究室去創業。彼時,這家企業見亞馬遜與微軟積極布局雲端市場,因此自己也開設新的雲端事業部,另一方面也開始投資機器學習(今日AI的主要支派)。

當時美國經濟不好,這位前輩問我是否有意回台加入他們的新事業部門。

對於一位社會新鮮人,這機會相當誘人。而當時這位長輩也直言,台灣人還是要回亞洲才有優勢,如果在美國是玩不過美國人的。這觀點筆者並不認同,尤其當時筆者已看到台灣在學術研究和新創投資的力道遠遜於美國,自己還是希望能在美國嘗試創業看看。兩年後,筆者的新創公司籌到A輪,也確定將在紐約落腳。

之後,筆者還是與這位前輩保持聯絡,也不時向其請教。在觀念上,這位前輩不認為筆者當時公司做的線上軟體服務(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算是「雲端」,以為雲端應該就是架構雲或是平台雲。當然,沒有軟體服務,架構雲和平台雲也賺不了錢,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這種觀點是有其缺陷的。

三年後,這家企業將雲端事業部收了,原因根據筆者的了解,是缺乏對於雲端服務市場的了解,以致技術難以產品化。筆者個人是對於這位前輩相當敬佩,畢竟他力求轉型的時點是正確的,算是台灣大型企業中極少數早在十幾年前就看到雲端商機的五年級生。

之後,筆者創辦的第一家公司被併購出場,開始在業餘時間輔導新創公司。此時,透過另一位前輩介紹,認識了台灣一家電子代工龍頭的經理。

這家電子代工龍頭企業意識到了轉型的壓力,因此希望透過發展軟體服務來轉型。第一步,該企業創立了一個以教育軟體為主的子公司,筆者也榮幸受邀至該公司跟其管理階層分享美國企業轉投資新創的方法與成果。

不料,公司高層對於投資新創公司不感興趣,這次倒是底下的經理和策略夥伴向筆者爆料。原來這家企業雖然想透過子公司轉型,但是公司內的高層幾乎都是由原本母公司空降的。而做電子代工的,怎麼會懂得怎麼做教育用的解決方案呢?

公司本身雖然已經有和一些教育新創團隊締結策略聯盟,但是從母公司空降的一位經理卻是百般刁難,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而一直堅持在公司內部養團隊土法煉鋼。結果,外面一家新創公司用不過百萬台幣研發出來的產品,這家企業燒超過億元還做不出來。

而這家公司上頭的一位副總,是從某政府相關的非營利團體空降過來的,其過去接觸過許多政府的軟體標案流程,因此整體策略就是靠搶政府標案來做出公司內部的KPI。當然,這種做事的方法,只是做點表面功夫,做出來的產品完全沒有市場競爭力。

兩年半後,這家公司的人才差不多走光了,反觀是當時與其合作的新創公司一飛衝天,事業從台灣一路拓展至歐美。

此時,筆者正在研究第三次創業可能的項目,同時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一家台灣電腦品牌大型企業新上任的技術長。根據其內部的說法,這企業意識到未來電腦與平板業務將被中國擠壓到沒有生存空間,因此也布局要轉型切入雲端軟體事業和AI產業。因此,從美國某大科技公司招聘了一位任中高階工程主管的台灣人回台掌管新事業部門,出任集團的新技術長。

兩次見面後,對方邀請筆者加入其軟體事業部門,並希望將筆者正在研究的商業模式歸納成專案,在他們的事業組內發展。

第一次見面談,感覺都還不差;但是再深入討論數次後,自己開始感受到台灣大企業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做事方式,肥大的官僚制度不說,合作對象更是不乏一堆怕事又喜歡扯後腿的機器人。

首先讓人感到不對勁的部分,就是公司號稱要以「美式新創」的方式管理,但是公司卻是以大力尋找「通才」工程師,而不是針對產業、業務需求去組成產品、工程團隊。而說真的,「美式新創」的做法,就是要以少而精實的團隊,透過結合高度專業的市場、產品、設計、工程、營運等人才,才能在短時間內針對市場需求快速地開發產品和修正商業模式。反觀,這新事業部門,竟然是用這種大型企業的人事編制,這也意味著若開發新專案,被編制進來的員工恐怕完全沒有該領域的相關經驗,這種人事設定上先天就有很大的缺陷。

第二讓人一頭霧水的地方,就是這個新事業部門裡面大部分的員工和經理都是該企業其他硬體部門空降過來的。這位技術長前輩指派的產品處長,竟然是在該公司手機事業部蹲了十七年的經理。對於這荒謬的情況,開始洽談時,敝人已經盡量以最婉轉的方式表示新的專案最好是不要有太多沒有相關產業經驗的主管插手,否則很難成事。然而,對方似乎執意以企業內的輩分制度來決定人事任命。就算沒說白,意思也很明顯了:不會讓一位才三十幾歲的外人進入決策核心。

第三,應該也要算是最扯的地方,就是在沒有產品的情況下,該事業組已經硬性規定了「核心技術」方向。這些技術包括了語音辨識、臉部辨識技術。核心技術已經投入開發數個月,但是卻完全沒有市場面向和產品定義,反而是硬要新的產品專案去「採用」這些閉門造車的核心技術。第一次聽到筆者就懷疑,這些技術,微軟、亞馬遜、谷歌和一堆軟體公司都已經發展得那麼成熟了,而且很多都開放API或SDK給大家付費使用了,有必要自己去研發嗎?晚了那麼多年才自己研發,拚得過這些軟體巨擘嗎?

最後,這家企業完全不願意考慮用轉投資或是子公司的方式去轉型,更不願意提供員工認購權。而這家企業提供「優渥」的薪水,其實只是相對於台灣的水準,而且若產品成功了,這薪水相對而言只是九牛一毛。你要招攬人才為你效力,你卻連獲利都不願意分給員工?公司成功與否,員工就只拿得到一筆薪水,請問你請到的人才,是不是都抱著公務員心態在工作呢?

筆者肯定這家企業業主轉型的意圖,但是這種「台式大企業」的管理與做事的方式,敝人相信若在同產業遇上體質良好的新創公司,恐怕也是會被打得落花流水。

之後,他我雙方討論一小段時間後,還是決定各奔前程,自己還是選擇出去找資金創業。

為什麼轉型不利?

說到這邊,不禁納悶,為什麼手頭上有數十億台幣預算的大企業事業部門或子公司,為什麼會連一家新創公司做得出來的產品,都可以搞得人仰馬翻?

從這三次經驗,筆者好像也歸納出了幾種因素。

首先,許多台灣大型企業仍深陷「工程規格就是產品」的思維

台灣過去幾年有幾位高分貝從美國大軟體公司回台效力(或創業)的中生代,然而努力一段時間卻沒有生出像樣的產品。問題不光是在於招攬外國的專業人才,更是招攬純工程人才來做產品。台灣過去的產業確實很多只要有規格就有買家,但是若要拚創新,一家公司所需要的產品人才一定要有深度的產業知識與經驗。 而這些希望轉型的台灣科技大企業,走錯的第一步,就是讓工程主管去決定要開發甚麼產品。

再來,就是「新瓶裝老酒」的問題

在美國,如果力拼轉型,從外部請人成立新事業組並且大換血,並不是甚麼奇怪的事情。事實上,很多美國大企業深知企業內部難免有備份問題,因此乾脆直接成立新公司、或是透過創投部門去參與新事業,以達到換新血的目的。但筆者在幾次觀察台灣企業轉型的過程,新的事業部門超過八成都是原有的事業群組空降過來的。可惜的是,很多在這些大企業蹲著的經理、副總,心態真的跟公務員沒有甚麼兩樣,一心只想要保住個錢多事少的位子。 當人事任命都不是以「專業」為導向、又缺乏激勵新員工的福利制度,同樣的文化,怎麼會變出新的花樣?

第三,我們企業文化中,還是缺乏學習他人長處的因子

台灣傳統產業和電子產業,結構中完全缺乏品牌行銷、產品設計的人才,因此在產品創新上常常走在歐美日之後,近年來更是大大落後於韓國。但是,在求轉型時,老闆們仍然是以一位「找打工仔」的心態在找人才,並沒有接納新思維的意思。明明在國外已經盛行十幾年的管理模式、產品型態,若說韓國落後人家五年,我們可能就落後十五年,而且我們還不見棺材不掉淚。

最後,最無可救藥的就是業主吃米不知米價,對於危機沒有全面的了解

今天力求轉型,有能力幫助你開發新商業模式的人,是你最重要的資產。而從筆者經歷過的經驗來看,台灣業主開出的條件是荒唐可笑,根本對於國際產業發展的現狀是完全脫節。一些台灣老闆,自己要轉型,竟然是要求對方要拿出完整的企業書來說服公司裡面的老屁股,還以為自己坐擁資本優勢就掌握一切。在美國,如果是你的公司要轉型,是你要付錢找人去做市場研究、去寫企劃書,根本不可能會有人主動提案來給你看!

找到好的商業模式,有能力籌資的人就自己去創業、去執行了,才懶得跟你在那邊眉來眼去。還會免費把商業機密拿出來給你看,你是活在哪個平行宇宙?

說到吃米不知米價,筆者自己碰過最扯的案例是一家台灣代工大廠派人到美國考察,透過台灣的經文處向當地台灣人詢問是否可以跟美國一些大型新創和知名創投「認識認識」、「交個朋友」。好死不死,經文處問到了敝人,敝人就曾對其反應過,如果到此考察的企業沒有明確表達自己的目的,基本上知名的新創和創投是不會浪費時間跟你接洽的。但是,台灣方面只說「就跟對方說我們是台灣的大企業,未來可能會投資」。雖然這種答案蠢到不行,筆者還是請朋友去接洽,而朋友接洽的結果是對方說:「不確定對方目的為何,我們也不缺錢。」這用比較直白的方式解讀,就是告訴這台灣大企業的考察團隊:「你有錢又怎樣,誰理你啊?老子有的是錢。」

說穿了,這些黃昏企業已經是溫水煮田雞了,一些業主依然搞不清楚今天到底是誰在求誰,依然到處擺架子。長久下來,有哪一位真的有能力的人會想跟他們合作?

總而言之,力拼轉型,最終的問題仍然在於文化層面無法革新。 說起來難聽,但或許台灣新產業萌芽的契機,這些大企業恐怕是無可期待了。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