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監管規範出爐,許毓仁:金管會太保守,應與全球市場共創多贏

2019.07.02 by
高敬原
shutterstock
立委許毓仁認為,無論最後Libra是否能取得成功,已經喚醒區塊鏈產業對監管規範的意識,他認為:「2019會是監管之年。」,監管者訂出的遊戲規則,必須對產業、消費者乃至於全球市場,創造多贏的局面。

自從Facebook拋出密碼貨幣Libra,以及Calibra數位錢包(Digital Wallet)概念後,讓各國監管機構、央行紛紛繃緊神經,歐洲議會議員費爾伯(Markus Ferber)認為,監管機構應該對於Libra抱持高度警惕。

日前發起「立法院推動區塊鏈連線」的立法委員許毓仁,在亞洲最大的國際區塊鏈峰會ABS 2019上談到,無論最後Libra是否能取得成功,已經喚醒區塊鏈產業對監管規範的意識。他認為,「2019會是監管之年」,監管者訂出的遊戲規則,必須對產業、消費者乃至於全球市場,創造多贏的局面。

而台灣金管會於日前正式推出證券型代幣發行(STO)監理規範的說明,即便各界對於這項規範仍存有許多疑慮,卻也成功帶起更多的討論,引領東亞正式跨出STO法制化的第一步。

東南亞搶擬STO監管架構,許毓仁:台灣對外資應更友善

ABS 2019於今(2日)在台北登場,新加坡金融科技協會主席Chia Hock Lai在會場上分享,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國家為了讓金融科技、區塊鏈發展更加活躍,也都紛紛著手制訂新的監管架構。

像是新加坡就提出快捷沙盒(Sandbox Express)方案,能針對STO實驗設定共通的實驗參數、監理規範與條件,除了業者能降低法遵成本,更能降低監管成本。

今年五月,新加坡的STO平台iSTOX ,已經納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監管沙盒中,目前正在招募第一批投資人,會在完全受監管的狀態下,於今年第四季在沙盒中進行STO,預計在2020年就能離開沙盒。

今年五月,新加坡的STO平台iSTOX ,已經納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監管沙盒中。
shutterstock

台灣受到金融市場先天較小的限制,需要吸引更多的國際新創跟投資人加入,而STO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不過,據金管會公布的STO監理規範,其內容並沒有提及外國投資人進入市場的管道與做法。

許毓仁認為,依照目前的方案,STO認購與買賣採實名制,必須用同名帳戶以新台幣匯出、入款方式辦理,這將讓許多海外項目被拒於門外,也切斷了海外龐大資金市場的機會。

台灣數位貨幣交易所Maicoin集團創辦人兼執行長劉世偉受訪時曾表示,區塊鏈STO的最終的願景,是讓台灣資本市場與國際接軌,必須與當地監管機關保持密切交流。

全球投資人皆積極尋找具潛力的投資標的時,STO針對外國投資人的門檻應該更友善,才能創造吸引海外投資的誘因,也會是台灣STO產業必須掌握住的契機。

金融生態劇烈變動,金管會正式提出STO監理規範

市場上過去存在許多抱持投機心態的ICO,由於不受監管單位規範,募集大量資金的背後,成為詐欺事件產生的溫床,各國政府紛紛出手禁止或管制。在這樣背景脈絡下,STO(證券型代幣發行)成為今年最為熱門的區塊鏈話題。

STO指的是,符合現行監管框架(例如美國SEC)公開發行代幣(token),過程中會經過一系列的審核、調查,因此,不少人認為這將是IPO的2.0版本。

金管會副主委張傳章在ABS 2019中談到,過去ICO(首次代幣眾籌)盛行時衍伸出許多監管漏洞與問題,「區塊鏈的出現,已經改變數位金融的樣貌。」

張傳章說,近期受到市場矚目的STO涉及證券交易法,身為台灣監管單位的金管會,自然無法置身事外,已經在上週正式提出證券型代幣發行監理規範的說明,宣告台灣成為東亞國家中,成功跨出STO法制化第一步的國家。

金管會的資料透露,STO將採取分級管理規則。簡單來說,募資金額規模在3,000萬元以內的,可以依照《證券交易法》第22條豁免,只要跟金管會申報生效,就可以發行證券型代幣;但如果募資金額超過3,000萬元,就需要先進入沙盒實驗,再依照未來實驗結果研議細節。

立委許毓仁ABS 2019上談到,無論最後Libra是否能取得成功,已經喚醒區塊鏈產業對監管規範的意識,他認為:「2019會是監管之年。」
ABS2019

立委許毓仁認為,政府雖然踏出第一步,但態度仍過於保守。他認為STO的投資資格範圍,僅限於專業投資人之自然人(至少要有三千萬元以上的財力證明),而且每個投資案只有30萬的額度,這樣的做法只能讓少數人參與,對加速資本市場投資與資金流動幫助不大。

此外,在發行流程上,無論募資案額度大小,都採用「單一證券平台」供投資人認購,並由平台確認「發行公司符合發行條件」。許毓仁認為,應該發展出類似競價的方式,讓買方可以自由地選擇賣方,賣方也可以自由地選擇買方,且不限於單一平台,讓交易更為自由公平。

STO的目標應該是無國界,單一STO應可在多家平台上交易,交易平台資本額的門檻也不應該這麼高。最後許毓仁點出,每一個單一平台受理其所有發行人募資金額總計不能超過一億元,並且在受理一檔STO交易滿一年後,才能再受理下一檔,「如此的管制方式,會把金融創新的幼苗扼殺在搖籃中,讓STO變得只是小打小鬧。」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