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直播平台鬥魚登陸納斯達克,騰訊爸爸仍是最大贏家

2019.07.19 by
陳君毅
遊戲直播平台鬥魚登陸納斯達克,騰訊爸爸仍是最大贏家
鬥魚
儘管鬥魚經過一波三折才正式IPO,總算與虎牙間的鬥爭提升到了「上市公司」等級。而快手、抖音則悄悄地踏入戰場,不過,不管怎麼打,最大贏家仍是騰訊。

美東時間7月17日,遊戲直播平台鬥魚正式掛牌納斯達克,股票代碼「DOYU」。

鬥魚的IPO之路可以說是困難重重、一波三折,從港股、紐交所到落腳納斯達克;從有機會成為「遊戲直播第一股」到股價破發。上市後儘管美夢成真,但更崎嶇的道路現在才開始。

一波三折,鬥魚股價仍破發

上市首日,鬥魚開盤即破發,開盤價為11.02美元,低於發行價11.50美元。截至交易日止,鬥魚市值為37.3億美元,對手虎牙的市值約為49.9億美元,帳面上鬥魚的市值約為虎牙的七成。

從2018年開始籌備IPO,昨日登陸納斯達克,鬥魚的上市之路並不順遂。

鬥魚身為遊戲直播領域中最大的玩家,原本乘載著許多人的希望走上上市。不過,虎牙於2018年3月赴美遞交IPO申請書,登陸紐交所成為「遊戲直播第一股」。

自此,鬥魚IPO的進度不斷落後、延宕,先是放棄港股轉戰紐交所,最後選擇納斯達克。對於頻繁更動上市目的地,鬥魚僅回覆:「一切以招股書為準。」

確定落腳納斯達克後,鬥魚也修改了幾次上市時間、募資金額,歷經的波折不言而喻。但終究讓鬥魚擠上市了,儘管波折重重,但從用戶與遊戲資源來看,鬥魚的手中好牌仍不少。

鬥魚的優勢:用戶數量與遊戲資源

儘管市值低於虎牙,鬥魚仍有用戶數量與遊戲資源兩項優勢:

1. 用戶數量優勢

鬥魚Q1的註冊用戶達2.809億,月活躍用戶達1.592億,領先虎牙的1.238億。付費用戶也達600萬,較去年同期成長66.7%;每付費用戶平均收益(ARPPU)達226元,相較去年同期成長51.7%。

2. 頂尖主播多、仍是騰訊重要的遊戲宣發管道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3月,鬥魚註冊的主播數達650萬,頂尖主播6,500位。其中,鬥魚與中國Top100遊戲主播中的51位簽訂了獨家直播合約,包含8位Top 10的主播。本次鬥魚前往納斯達克上市,也帶上了四位頂尖主播。

鬥魚在IPO之日,也帶上了四位頂尖主播前往。
pdd_liumou微博

在遊戲管道方面,則靠騰訊撐腰。2018年3月,鬥魚獲得騰訊獨投的6.3億美元,同日虎牙也獲得騰訊4.61億美元的投資。儘管雙方都獲得投資,但騰訊在熱門遊戲、賽事直播上都把資源提供給鬥魚。

此外,還有一個「看點」,就是鬥魚的收入來源。招股書中顯示,鬥魚第一季營收為14.89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23%。直播業務營收13.541億元,占營收86%,其他收入來源則為廣告收入。

鬥魚的收入主要來自直播業務是事實,但是對比虎牙直播業務占比90%,其他占比超過95%的遊戲直播平台大有人在,鬥魚的收入來源「相對健康」。

遊戲直播的下一個戰場:電競

談到賽事直播,的確是鬥魚的強項。

2018年鬥魚直播了300場以上電競賽事,包含《英雄聯盟》第8賽季中國賽區所有的正規賽,以及全球季中邀請賽。在暴雪(Blizzard)的遊戲和中國非常流行的《Dota 2》中,也都擁有主流賽事的轉播權。而鬥魚也自辦賽事,「黃金大獎賽」目前也小有名聲。

招股書中也寫明,鬥魚將利用IPO的資金來發展更多的優質電競內容。

無獨有偶,今年1月虎牙宣布成立電競公司,將電競視為全公司的戰略目標,並宣言加大對於高質量電競賽事的投入。

遊戲直播平台的修羅場,將集中在電競賽道。只是,當大家都做一樣的事情,過去「大搶主播」將變成「大搶賽事」,如何做出差異化將是未來的重要目標。

崛起的第三方勢力:快手

一度登頂首富的中國萬達集團創辦人,王健林的獨子王思聰,曾創立「熊貓TV」,曾在中國畫下「三分天下」的遊戲直播局勢,但卻在今年3月宣布破產。

自千播大戰後,中國直播賽場上只能說一地雞毛,剩下鬥魚與虎牙雙強爭霸。

但搶在鬥魚IPO前,快手宣布遊戲直播手機端日活躍用戶破3,500萬,遊戲影片用戶日活躍用戶達5,600萬。就活躍用戶來看,已經超過了鬥魚與虎牙之和,鬥魚日活躍為1,500萬、虎牙為1,100萬。

接著快手也投入了「百萬遊戲創作者扶持計畫」,強化中、低端的遊戲創作者的專業化管理與協助扶持。

除了快手,抖音也在加大對於遊戲的投入,短影片的發展,可能進一步擠壓直播平台的空間。

唯一贏家:騰訊

不管直播行業上演怎麼樣的恩仇錄,最大贏家都是將是「騰訊爸爸」。

騰訊在去年同一時間投資了虎牙與鬥魚。騰訊握有鬥魚43.1%的股份,以及34.6%的虎牙股權。兩大遊戲直播平台都得尊稱騰訊一聲爸爸。

至於快手,騰訊自2017年3月領投3.5億美元、2018年又投入了10億美元,也是快手揭露的最大投資人。所有人都是「騰訊系」。

旗下業務相爭,誰得利?也許是所有人的疑問,但回頭看騰訊體內的「賽馬文化」DNA,騰訊的做法也合理化了起來。

騰訊過去在產品研發、項目發展上採用賽馬機制,讓產品團隊處於一個公平的競技場。為的就是不求單人、單一團隊成為常勝將軍,而是打造一個持續能貢獻爆紅效益的產品池。在開放的生態系中,騰訊似乎也樂見競爭的情況。

回歸到鬥魚本身,首度轉虧為盈可能僅是曇花一現,未來的前景還存在著很多不明朗之處。但跟隨著鬥魚IPO一路走來,踏入了資本市場之後,新的戰場才開要開始。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