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手機攝影界的奧斯卡得主,這裡有超過30張iPhone拍出的驚人美照

2019.08.05 by
少數派
少數派 查看更多文章

高品質數位生活指南。少數派幫你更好地運用數位產品或科學方法,提升你的工作效率和生活品質。

專訪手機攝影界的奧斯卡得主,這裡有超過30張iPhone拍出的驚人美照
少數派
第12屆IPPA甫於7月25日結束,再度刷新對iPhone攝影的印象。近身採訪今年6名中國得獎者,除了分享攝影技巧外,也傳達他們的理念及照面背後的故事。

IPPA(iPhone Photography Awards)創辦於2007年,是全球影響力最大、舉辦歷史最悠久的手機攝影賽事,被譽為手機攝影界的奧斯卡。

參賽作品必須是用iPhone、iPad或iPod拍攝,不允許電腦後製,2019年已經是第12個年頭,今年有近20位中國攝影師從全球140多個國家的攝影師中脫穎而出。

有幸邀請到其中6位,並進行了獨家專訪。

一、年度攝影師第三名:彭浩

彭浩,29歲,中國成都的青年導演以及獨立攝影師,隨著日益繁重的工作節奏,2018年後,便很少有機會使用專業相機創作和記錄影像,從一開始擔憂iPhone影像質量到逐漸接受,是一個漫長是過程,也是回到「記錄生活」初衷的過程。

獲獎作品創作背景

少數派

去年8月,我前往美國參加一個倡導自由與包容的節日,火人節。在這裡一個臨時城市從出現到拆除一共7天,我們帶著現代人的意識形態回到社會最原始的狀態,好像未來的人穿越時空來看當下的我們,而我每天沉迷於尋找沙漠中人們搭建的龐大裝置藝術,在沙塵暴來臨時被這些「藝術」所庇護。

我在一座彩虹橋上看到兩個人被困在了沙塵暴中,而風暴之後,他們和巨大的銀球面面相窺,不知道是誰遇見了誰,我好像身處賈西亞·馬奎斯式(註1)的魔幻現實主義中,從未感覺我們身處的世界是如此上不真實。於是我用手機拍下了這番景象。

註1:加布列·賈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1927年3月6日-2014年4月17日),生於哥倫比亞阿拉卡塔卡,哥倫比亞文學家、記者和社會活動家,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代表人物,世界文學史上最偉大的西班牙語作家之一,也是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一,198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百年孤寂》的作者。

採訪實錄

Q:如何看待「手機攝影」?
正如我前面所說,剛開始使用手機拍照,是不自信的,畢竟我幾年來使用專業相機拍照,對畫質和專業性要求更高,但用回手機之後,突然覺得過去的創作心態,似乎已經陷入了太重視別人對我的點讚,別人對作品的褒獎之中。甚至使用專業相機拍攝,是因為刻意的想要區別和普通人的差異,為了區別而區別,為了專業而專業,過了很久之後,逐漸找到了手機攝影的樂趣,拍攝全然是取悅自己的行為,這個時候,好像走了很大的彎路終於回到了起點:攝影啊,終究是自我滿足。

Q:您對iPhone有什麼獨到的「秘訣」或「心得」?
我使用手機攝影唯一的秘訣和心得就是:一切拍攝,都有它的情感動機。

就像我自己寫劇本時,不是本末倒置的先要決定去拍什麼,才去想寫什麼,沒有情感動機,照片是不會有生命力。

我也不太喜歡網絡上大量的一分鐘變大神的「攝影技巧」。我覺得那種事,只會讓你陷入追求立竿見影的視覺衝擊,你要明白在氾濫的永遠是太容易得到的,而好的東西,都缺乏,甚至沒有技巧。

Q:您覺得一張好照片的關鍵是什麼?
別人怎麼說它不好,但你自己會哭會笑。

Q:您覺得iPhone拍攝的優勢在哪裡?
色彩吧,我用過很多專業的相機,我也時常跟各大相機廠商合作,拍戲時會有幾十萬的攝影機,iPhone給我的感覺,很接近專業相機的彩色,HDR在高光到陰影的過渡上自然流暢。

Q:你對即將發布的新iPhone,在攝影上有什麼新期待?
希望增加長曝光夜景功能,以及錄影功能,但請不要把前置攝像頭設置為固定是「強制磨皮」。

Q:你用iPhone拍攝最難忘的照片,能不能分享照片,並告訴我們背後的故事。

少數派

印尼宜珍火山的硫磺礦工,他們每天要凌晨1點上山,徒步幾個小時到達火山口的硫磺礦區域,在有害氣體中採集硫磺礦,再扛著上百斤的硫磺礦回到鎮上賣掉,每天可以賺50-100元人民幣(約455元新台幣)。

而當我們拍攝結束後,6台相機中5台壞掉了,因為硫磺的腐蝕性,相機內的電路板被迫更換,他們卻說自己身體沒有異常,但很多人卻死於肺部疾病。

彭浩更多iPhone攝影作品賞析

2019年 3月,巴黎,iPhone XS Max
少數派
2019年2月,克羅埃西亞,iPhone XS Max
少數派
2019年2月,紐約,iPhone XS Max
少數派
2018年8月,內華達州,iPhone X
少數派

二、新聞事件類第二名:李亞楠

李亞楠,自由攝影師,1988年生於太原,大學畢業後生活在北京,常年拍攝有關中東地區還有國內題材的照片。

作品曾獲得美國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杜拜哈姆丹全球攝影大賽等比賽獎項,數次入圍過馬格蘭基金。徠卡大中華區官方合作攝影師。

獲獎作品創作背景

少數派

這張照片是2019年1月份拍攝於敘利亞北部著名的歷史名城阿勒普。

2018年底最後一天,我到了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在那里和敘利亞人一起跨入2019年,之後便前往北部城市阿勒普。

這是一座特別美的古城,濃濃的中世紀風格被完整的保留了下來,被評為了世界文化遺產,然而在敘利亞內戰中全部被毀,整個城市淪為戰爭廢墟。

到了阿勒普我被深深震撼住了,在廢墟之間遊走了四天,拍攝了很多照片。進入一個空房間時看到了一張擺在地上的男孩的寫真照片,我就特別有衝動將它拍攝下來。

我不知道當時打城鎮戰的糟亂情況下這個照片是如何保留下來的,還如此完整,照片裡的男孩也若有所思的樣子,與周遭的戰爭廢墟形成一種對立,又形成強烈的關聯,就很簡單地拍攝了下來。

採訪實錄

Q:如何看待「手機攝影」?
一直挺看重手機攝影的,生活日常的一部分,我也沒把它當作一個特別的門類,本質都是「拍攝照片」。不拿相機的時候就會用手機拍不少照片,心態也更輕鬆。早些年去伊朗的時候,相機拍攝反而不方便,我就全部用手機拍攝,它就是一個拍攝工具。

不過說實話手機攝影更快捷,可以很及時的拍攝和處理照片,尤其是現在眾多App讓手機攝影如此方便,還經常能出現一些非凡的照片風格,都是相機不好替代的。雖然我認為手機攝影本質是攝影,但它已經越來越獨立了。

Q:您對iPhone有什麼獨到的「秘訣」或「心得」?
對於我自己來說,iPhone是我的「取景器」,在國內拍攝我會用到4乘5的大型相機拍攝照片,iPhone X雙鏡頭的視角大致是與我大型相機的雙鏡頭相吻合的,所以拍攝之前都會用iPhone拍攝取景,反而用iPhone能拍不少照片。

中東地區幹活大部分使用徠卡相機拍攝,iPhone就成了「備機」,但其實拍的數量也不少,很多日常生活的記錄就用了iPhone,回頭看照片不少自己喜歡的照片反而是iPhone拍的,因為拍攝的時候心情更好。所以我用iPhone拍照片就是好心情加上與相機的相輔相成,這樣在拍。

常用的App是Instagram和Snapseed,我的濾鏡大部分時候用Instagram,不過下手不重,稍微加一點即可。Snapseed主要用來做透視矯正,我拍照片會經常透視矯正,這也是與全畫幅拍攝有關的一個原因,不過現在嚐鮮升級了iOS 13的開發者預覽版,發現相冊自帶的編輯器已經可以做透視矯正了,可能Snapseed使用頻率以後就越來越低了。

Q:您覺得一張好照片的關鍵是什麼?
我其實很害怕回答這個問題,畢竟每個人對好照片判斷不一樣。我也沒有對好照片的評判標準,只有自己喜歡不喜歡。而且即使有些照片可能看起來並不太「好」,但把它置於恰當的情境內,就特別適合,比如配合文字,或者配合適當的展覽氛圍,那麼這個看上去並不太「好」的照片反而能特別恰當。

不過我會青睞於符合自己審美的照片,而且能透過照片看到拍攝者的狀態、生活環境、心態等是最好的,照片本身散發出一種「特別符合攝影師本身」的氣質我會很喜歡。

Q:您覺得iPhone拍攝的優勢在哪裡?
對我來說最大的特點就是特別方便,常年跑中東就深知一台手機拍攝照片有多麼方便了。拿著任何相機都會被當作是「記者」,很多敏感地區不喜歡記者的出現,然而手機就不受限制,因為任何普通人都會用手機拍攝一些留念照,我就可以用iPhone去拍攝我需要的照片了。

Q:你對即將發布的新iPhone,在攝影上有什麼新期待?
硬體上焦距更豐富肯定是好的,不過我更希望保持住自己的拍攝風格,就是iPhone一貫的真實還原能力。雖然iPhone拍出的照片看上去很「素」,但其實它的可處理範圍很大,禁得住在各種App裡處理,得到各種想要的效果,我不太喜歡出廠設置的照片就做到了很多誇張的效果,想收回來是很難的。

Q:你用iPhone拍攝最難忘的照片,能不能分享照片,並告訴我們背後的故事。

少數派

這張挺平靜的照片是2019年3月拍攝於敘利亞拉卡附近的軍營內。拉卡是過去伊斯蘭國控制時期的「首都」,現已被庫德族人武裝解放。庫德族人武裝有一支特別著名的女子武裝力量,我去到她們的軍營,正好那一天是3月8日國際婦女節,她們準備慶祝這一天的到來。在傾斜的陽光下她們顯得很放鬆。

但其實往前走,就是與伊斯蘭國抗戰的前線,往後退的城市卡姆什利,我見過她們的墓地,很多她們的戰友在戰爭中死亡,年僅十八歲的就有很多。這裡的十八歲,世界其他地方的十八歲。

而此時此刻她們的愜意,與前後都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我甚至不敢想再次去到敘利亞拉卡附近,在墓碑上看到她們的照片。與她們共度完國際婦女節的第二天,我也去了作戰前線,在那裡見證了伊斯蘭國在敘利亞最後的投降。

李亞楠更多iPhone攝影作品賞析

2018年7月,衣索比亞北部。一處鹽礦具有相當特殊的地貌,散佈在鹽礦內有許多大小不一的水塘,一個當地人在一處小水塘內游泳,像極了一個私人泳池。

少數派

2018年7月,衣索比亞南部。非洲原始部落散落在非洲各個地方,穆爾斯族便是其中的一個。幾個當地部落婦女打扮了起來,用她們最原始的方式。

少數派

2018年6月,日本東京。站在森美術館俯瞰東京,東亞密集型城市的典型代表,錯落有致高低不一的樓房密集的插在土地上有幾分美感。

少數派

2019年3月,伊拉克薩邁拉。薩邁拉通天塔像極了傳說中的巴別塔,盤旋而上的階梯高聳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之上,造型既遠古又科幻,是我在伊拉克最喜歡的建築物。

少數派

2019年7月,以色列特拉維夫。特拉維夫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包浩斯建築群,在特拉維夫現代藝術館外看到的包浩斯風格建築的局部很有意思。

少數派

三.全景類第一名:Vincent Chen

Vincent Chen,主業在國外從事有色金屬的國際貿易。業餘喜歡一人背包前往各國旅拍,探索戶外獨特的景緻,走過一些國家,打卡過世界七大洲。

攝影作品登於中國國家旅遊雜誌、尼康(Nikon)中國官方微博、廈門航空雜誌、中國國家地理和美國國家地理官網等媒體。曾參與鳳凰衛視節目製作,影片作品被鳳凰衛視採用並在電視節目中播出。曾獲得2018索尼世界攝影大賽推薦、SIPA國際攝影大賽終選和美國國家地理官網每日最佳等榮譽。

獲獎照片創作背景

少數派

2018年年底,利用年假,本人一人背包前往憧憬已久的挪威北部山區進行露營拍攝,照片拍攝地為當地著名的賽尼亞(Senja)群島,那裡有著獨特而壯觀的峽灣風光。

但是天公不作美,到達的頭三天一直在下雨,沒法進行徒步,到了第四天傍晚,雨停了,於是在天開始入黑之際,背著近25公斤的露營裝備和攝影裝備摸黑徒步上山,到達山頂後又開始下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塊平地,冒雨迅速紮營,半夜狂風還吹翻了外帳,只好大雨中起來修復。

幸運的是,第二天日出之際天空放晴,於是立即抓住機會,利用手機的全景模式,拍下日出時被壯觀峽灣包圍的Segla山峰的美景。

採訪實錄

Q:如何看待「手機攝影」?
這幾年隨著技術的發展,手機成像質量突飛猛進,為用戶的攝影創作帶來了極大的便利性,過往一些很難通過手機記錄的場景,由於硬體和軟體的優化,都能得到很好的呈現,同時由於便利性,大有完全取替數位相機(DC)的趨勢。

同時行動網路的到來,用戶的手機攝影作品有各種各樣的展現平台,如微信朋友圈、微博、Instagram、facebook等,進一步激勵大家利用手機創作的熱情。

Q:您對iPhone有什麼獨到的「秘訣」或「心得」?
平時可以透過Instagram或500px App等圖片分享軟體經常瀏覽一些熱門的優秀攝影作品,培養美感,欣賞優秀圖片的同時,嘗試去分析和總結作品的成功之處,例如構圖、用光和色彩構成等。剛開始,可以到一些熱門的機位,模仿經典作品的構圖和用光,當積累到足夠的經驗了,可以嘗試去不同的地方探索不一樣的拍攝角度,關鍵是要做到常拍常總結。

Q:您覺得一張好照片的關鍵是什麼?
我覺得一張好的照片關鍵是感染力,形式上通過構圖、用光、顏色、氛圍等呈現。

Q:您覺得iPhone拍攝的優勢在哪裡?
1. 快:相機啟動速度、對焦速度、相冊運行速度(尤其有數千張照片時)非常讓人滿意。
2. 準:iPhone對畫面的色溫判斷準確,測光表現優秀,很多Android手機廠商都通過軟體優化,實現所謂「高光不過曝」的HDR效果,但我覺得在各個場景的使用情況看來,整體表現還是iphone針對高光比環境的測光更為自然。

Q:你對即將發布的新iPhone,在攝影上有什麼新期待?
1. 希望能增加全手動曝光模式,雖然iPhone一直希望手機拍攝是簡單易用的,但針對一些有需要的用戶和一些特殊的場景,全手動模式能更有針對性,也可拍出有獨特性的畫面。
2. 希望新iPhone能用上更大的感測器,雖然目前在感測器面積方面,主流的iPhone不具優勢,但通過系統優化也能實現不錯的畫質,但作為攝影愛好者,我仍堅持「底大就是好」的執念,更大的感測器很多時候意味著更好的畫質。

Q:你用iPhone拍攝最難忘的照片,能不能分享照片,並告訴我們背後的故事。

少數派

照片攝於著名的挪威雷納漁村,還沒去之前已經見過無數在這拍攝的照片,但當親眼欣賞時,內心還是激動不已。

Vincent Chen更多iPhone攝影作品賞析

攝於挪威雷納漁村,日落的柔和陽光灑在山峰和小島上,精緻的紅色小房子成了最美的點綴。

少數派

攝於挪威賽尼亞的海灘,那天日落時刻天氣不佳,陰雨朦朧,我沿著走廊到達海灘時,遠處的峽灣若隱若現,配合現場的灰暗色調,別有一番意境。

少數派

攝於蘇格蘭天空島。Neist Point Lighthouse,又稱站在世界邊緣的燈塔,直接伸入北大西洋,被評為世界最美麗的十座燈塔之一。

少數派

攝於蘇格蘭天空島,日出之際,晨光照耀在老人峰上,特別宏偉壯觀。

少數派

四、植物類第一名:劉丹

劉丹,現居中國四川,職業攝影師。長期遊歷國內外進行人文與風光拍攝項目,創作,探索以及記錄社會和自然的群體關係與獨立特徵。足跡遍布世界各地,遊歷了近40個國家和地區,中國近百個城市。

獲獎作品創作背景

少數派

這張照片我是在旅行的途中,在美國的約書亞樹國家公園,有一個名叫Cholla Cactus Garden的山谷,這裡生長著大片的Teddy-bearcholla!它們無懼酷熱與乾燥,在烈日下肆意的生長。我頂著烈日拍下了這張作品!

採訪實錄

Q:如何看待「手機攝影」?
個人預測手機攝影會像數位相機取代膠捲相機一樣取代數位相機成為主流的攝影工具。而且這個時間會比我們預想的快很多很多。科技的更新和迭代會讓未來的攝影變得更加的簡單和直接。當然我並不是說數碼相機和膠捲相機就會消失,他們在專業的領域一定還有作為。我在這裡討論的只是主流的攝影工具。

除了在工具上成為主流以外,手機攝影作為創作途徑和手段也會被得到更多的重視,我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都認為手機攝影是不嚴肅的,退而求其次的。這樣的觀念和態度會隨著科技的進步得到很大的改善。手機也會同其他工具一樣,在創作,甚至商業領域得到更多的發展和肯定。

我們在四五年前就嚷嚷著全民攝影時代的來臨,但我覺得數位單反和微單眼只是揚起了塵土,而手機攝影才會真正的把「全民攝影」這個狀態普及開來,人人都是攝影師,人人都可以創作。並且創作,傳播的即時性和深度,廣度都會比現在還要快很多很多。

Q:您對iPhone有什麼獨到的「秘訣」或「心得」?
iPhone和單反,膠捲在對於攝影這件事情上來說,都是創作工具。在本質上沒有差別。所以無論是使用哪種工具來創作,都要先把基礎打牢靠。但作為創作的意圖和用途,那一定是有區別的。

雖然手機攝影前景非常廣闊,但目前來說,還是有不少痛點:比如寬容度,焦距覆蓋等等一系列的問題還需要時間來改善。那麼作為使用者來說,所謂的秘訣無非也就是上戰場前的戰士,一定要先熟悉自己的武器,它擅長什麼?短處在哪裡?這樣才能做到百戰百勝!

Q:您覺得一張好照片的關鍵是什麼?
這是一個經常被問到的問題,一張好的照片取決你的創作意圖是什麼?作品用途是什麼?沒有不好的照片,只有沒被用對地方的照片。

我舉個例子,考古工作者的記錄照片,在攝影愛好者眼中一定是沒有絲毫美感的。但你能說考古工作著的記錄照片就不好嗎?一定是不可以的。

所以每一張照片我們在按下快門的時候就應該知道他為什麼被創作出來,你的目的是什麼?粗淺一點的說,這就是我們常常說到的:有目的性的拍攝。

Q:您覺得iPhone拍攝的優勢在哪裡?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經常接觸Android手機和iPhone。我經常用Android手機和iPhone做比喻:Android手機是一家飯店,他們做了一手好菜,我喜歡吃豆腐,Android手機非常會做麻婆豆腐。你不用操心太多,Android手機給你端上來的就是一盤做好的麻婆豆腐。鮮豔度,銳度,甚至美顏都幫你安排好了。這對於不會做菜的人來說,是一件好事。但我們很少考慮麻婆豆腐總有吃膩的一天,當有一天你不想吃麻婆豆腐想換個口味的時候,Android會告訴你:不行,你必須吃麻婆豆腐。

iPhone是一家菜市場,他給你端上來的,是一塊新鮮的豆腐,但新鮮的豆腐是很少有人直接就吃的。所以我們需要自己加工,加工什麼?做後製啊!這裡面有後製做的不好的,他會抱怨這是個啥?我不如直接吃麻婆豆腐。也有後製做的好的。他會很享受這樣的過程,以及選擇上的自由度:我想吃麻婆豆腐也好,熊掌豆腐也好,豆腐湯也好。條件都是允許的。

所以說:我並沒有覺得兩種模式在根本上有什麼對錯或者優勢。這是一種選擇。你是想一直吃現成的,還是希望自己參與製作過程?

Q:你對即將發布的新iPhone,在攝影上有什麼新期待?
蘋果在攝影這一塊一直是非常嚴謹的,我覺得蘋果對待攝影是一種生活態度,他希望是自然的,真實的。這和我接觸攝影的理念很接近,但我更覺得攝影對於大眾來說應該是快樂的,充滿樂趣的:所以我期待蘋果在攝影領域能有更多的可玩性,以及更多的創作工具和形式。

Q:你用iPhone拍攝最難忘的照片,能不能分享照片,並告訴我們背後的故事。

少數派

這張照片是5月的時候,我們自己組建的一個紀錄片創作團隊前往印尼的伊真火山拍紀錄片,團隊一共6個人,都沒有薪酬,全部是自己貼錢來拍紀錄片。

那天的工作是拍攝硫磺工人工作的片段,但因為火山口的硫酸湖湧出了大量的毒氣,所以管理方把火山封閉了,禁止任何人下火山口。我們也不知道毒氣什麼時候散去,就坐在山頂上等著。

照片上方的白色區域就是硫煙夾雜著毒氣。最後在火山上形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身為攝影師的我們這個時候竟然覺得大自然是如此的美麗和神秘。

我喜歡這張照片不是因為構圖或者色彩,光影。是因為這張照片的拍攝他讓我想起了那個中午,幾個奮不顧身的年輕人坐在火山口,聊攝影,聊理想,聊自己!我們為什麼會喜歡攝影,為什麼要去做這些看似瘋狂的事情。

劉丹更多iPhone攝影作品賞析

這是我在新疆的帕米爾高原用iPhone 7拍攝的一張肖像作品,這也是我第一次放下單反,用手機開始正式的創作。這張照片也獲得了2017年IPPA肖像組第二名的成績。在我驚嘆手機像素和畫質的同時,我也意識到一個新的時代要來臨了。

少數派

這是在君臨城的清晨拍攝的一張作品,一位清潔工拿著掃帚從我面前走過,陽光灑在他的身上,鴿子在他身邊覓食,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的安靜又美好,我隨手從包裡掏出手機,拍下了這一刻。

少數派

2017年的火人節,我在荒漠中見到了這一對新婚的夫婦,他們穿著黑色的禮服,所有的來賓無論男女都穿著白色的婚紗。當沙塵暴來臨的時候,新郎抱住了他的新娘,深情地吻了下去。

少數派

我們在連續三天的抽籤都沒有結果,大家都塊放棄的時候,在第四天,我們抽中了。大家都興奮得睡不著,凌晨12點就抹黑前往波浪谷,當我們揭開他的神秘面紗之時。覺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大自然是這麼的神奇與偉大。

少數派

這裡據說是世界上酸度最高的火山湖,火山口的所有生命都被硫煙腐蝕了,但仔細的尋找,卻也讓人感動和驚喜:生命的力量總是這樣倔強!

少數派

五、新聞事件類第一名:陸連宇

陸連宇,土生土長的廣東潮州人,手機攝影師,攝像師。目前剛剛畢業,處於自由職業階段,喜歡用手機記錄下日常發生在身邊的有趣時刻。

獲獎作品創作背景

少數派

這張照片是使用iPhone 6s拍攝於元宵節晚上,中國廣東省梅州市埔寨鎮舉行一年一度的舞火龍傳統活動,這個活動至今已經有三百多年的歷史。一條火龍由三十多名赤膊青壯年舉起,跑動揮舞,火龍舞動的時候火花四射,煙花齊放,場面十分壯觀。每當這天晚上,這里便吸引著成千上萬的人前來觀看,以祈求家人新的一年平平安安,身體健康。

採訪實錄

Q:如何看待「手機攝影」?
手機攝影可以說是從iPhone的普及使用而興起,接著有了IPPA全球iPhone攝影大賽,不得不說這個全球最高水平的手機攝影大賽是我手機攝影道路上的動力之一。近幾年來手機攝影隨著手機設備和行動網絡的迅速發展變得更加深入尋常百姓,更多的人使用手機來記錄身邊發生的有趣瞬間,這也促使了手機攝影功能必須更加強大,以致於能夠滿足廣大手機攝影愛好者不同的拍攝需求。我也會緊跟手機攝影快速發展的腳步,探索手機攝影的世界,拍攝更多更有意思的照片。

Q:您對iPhone有什麼獨到的「秘訣」或「心得」?
於我而言是iPhone開啟了我的手機攝影世界的大門,從一開始不起眼的通訊工具到不可離手的攝影工具,我的iPhone攝影之路在慢慢發生改變。最初是用iPhone記錄自己的生活,圖片也沒有經過處理,這是一開始的狀態,緊接著發現了手機內部自帶濾鏡的功能,這對於那時候剛用手機拍照的我無疑是發現了新大陸。

再後來慢慢的各類手機修圖App開始層出不窮,摸索了一段時間之後基本只用到VSCO、Snapseed、SKRWT這幾個後期軟體。我會用VSCO進行一開始的色彩定調,Snapseed進行最終的細節調整,SKRWT用於處理畸變比較大的照片,這是我近些年iPhone攝影的一個成長過程。

Q:您覺得一張好照片的關鍵是什麼?
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對於現階段的我來說,我會覺得一張好的照片最重要的是應該具備一定的趣味性或者說是巧合性。如何置身平凡場景之下拍出常人無法模仿而又有內容的瞬間,是一張好照片的關鍵所在,這也是我不斷學習,不斷追求的一個目標。

Q:您覺得iPhone拍攝的優勢在哪裡?
這幾年來一直使用iPhone進行拍照,也偶爾有使用其他品牌的機型。因為平時拍攝人文紀實類的題材比較多,我覺得iPhone打開相機的速度,相機連拍的速度以及高速連拍下圖片的表現力優越這幾個方面是我所追求的,也是相對重要的優勢。當然還有螢幕顏色更加準確,圖片色彩更加自然等優勢。

Q:你對即將發布的新iPhone,在攝影上有什麼新期待?
對於一直使用目前淘汰率相對較高的iPhone 6s進行拍照的我來說,可能會比大家更期待即將發布的新iPhone。在新iPhone的攝影功能上,第一我會更關注圖像在變焦模式下的表現力,變焦時的抓拍以及圖像的畫質是否有更進一步的提升。

第二會期待新iPhone在偏暗光偏強光的特殊環境下,對於圖像細節的控制。總而言之,新iPhone的到來無疑是給手機攝影領域又注入一劑強心劑,將再次推動手機攝影的發展,也希望自己能盡快體驗到即將到來的新iPhone,探索手機攝影更多的可能。

Q:你用iPhone拍攝最難忘的照片,能不能分享照片,並告訴我們背後的故事。

少數派

能夠登上世界上最高水平的手機攝影比賽是每個使用iPhone拍照的人所夢寐以求,所以我用iPhone拍攝的最重要的照片當然就是這次獲得IPPA新聞事件類冠軍的照片《火龍》。

其實當天晚上我是和我的朋友們從家鄉潮州駕車70多公里過來拍攝舞火龍影片素材的。等到拍攝進入尾聲的時候,一條火龍朝我的方向舞動而來,我習慣性拿起手機抓拍了幾張,此時火龍身上的煙花燃放也即將結束,畫面定格恰到好處,避免過曝的同時也保留了一些暗部細節,最大限度發揮了iPhone 6s在夜間的拍攝功能。在回家路上修圖的過程中心裡也曾暗喜,能在轉瞬即逝時用手機抓拍到這張圖片,這也許就是所謂攝影之神的眷顧吧,或者也可以說iPhone拍攝的便捷性有著厥功至偉的作用。

陸連宇更多iPhone攝影作品賞析

大學時光悄悄逝去,參與好朋友的畢業典禮,幫拿雜物的我在他背後,拍下這張獨特視角的畢業照,祝福千千萬萬畢業生前程似錦。

少數派

在雲南山區一個小縣城的手工作坊裡,村民們有序排隊等待領取手工,其中不乏放暑假的學生,黃發之年的老人,形態萬千。

少數派

古剎內,菩提樹下,金身佛像前,有一個小池塘,五彩斑斕的錦鯉與水面上佛像、菩提樹的倒影相得益彰,形成一幅魚游菩提樹,萬鯉來朝宗的奇景。

少數派

黃昏時分,在南京一個公園內,幾棵錯落有致的樹在夕陽襯托下的剪影已然美麗,恰好一對情侶從樹下走過,浪漫的一幕由此定格。

少數派

六、人物類第一名:熊威

熊威,現居武漢黃陂區,公務員。攝影是我的愛好,平時尤其喜歡用手機攝影,會把自己的攝影作品分享在「黃陂我的天空之城」的微信公眾號裡。

獲獎作品創作背景

少數派

這是在小區旁邊的橋下面拍的。因為我是公務員,不像職業攝影師有很多美景可以拍,但iPhone 給了我很大的創作空間,可以很方便地捕捉生活當中的點滴瞬間。

採訪實錄

Q:如何看待「手機攝影」?
1. 手機攝影是一種生活方式。
2. 手機攝影可以拍出好照片。
3. 手機攝影是最好時光記錄。
4. 手機攝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僅剩的一絲追求。

Q:您對iPhone 有什麼獨到的「秘訣」或「心得」?
自己一直用iPhone拍照有好些年了,也用iPhone拍了許多照片,都匯集到現在iPhone X裡面有3萬多張吧,當然所謂的廢片有98%左右吧,但不是所有相片都用好與壞,留與刪來簡單下個定義,那就都留著吧(實際是自己沒有時間懶得刪,處女座都有一種病),所以第一個秘訣就是多拍,亙古不變的管用。

但是到了一定階段,就要學會少按快門,其實你看到某個可拍可不拍的場景時,你就眨下眼,當做已經按下快門了存在腦海裡了(稍微好點場景就存在心裡了)我現在就是這樣做的,所以我近乎半年多沒有怎麼拍了,因為我都用眨眼睛這種方法在拍(是不是有點扯,其實是沒有時間啦)。從自己實踐的過程來說,覺得用iPhone拍照有幾點習慣可以供大家參考一下。

多拍,不單是數量上,而是同一個場景從不同角度上、從各樣構圖上、從不同時間點上、從不同光影上,最後匯聚到一起,你如果還有一丁點時間思考的話,在iPhone相冊裡可以很科學和方便的面進行比對,就會很快決斷出最優的那張,或許還有的人喜歡用上iPhone的連拍功能(按著快門鍵不放),有時這也是個不錯的手段。

多在同一地方拍,就自己而言,所在的小城不是很大,沒有什麼可去可拍的,一個大堤就可以去了數百次,一個公園也可以去了大幾十次,如何做到每次去有不一樣的收穫,不一樣的認識,就需要你來慢慢感受,這和你新看到一棟有特色的建築油然而生的想拍照是完全不一樣的。慾望,不論是不是同一地點同一場景,要保持自己拍照的慾望。當然去一個新的地方肯定更有慾望,但有時其實並不那麼好實現。

多用iPhone自帶的相機編輯功能。因為iPhone是你拍照的原生機器,你拍的照片出來後,可以第一時間用iPhone 自帶的編輯功能進行查看編輯調整,其實很多時候我就用自帶的編輯功能就夠了。除非是對畫面有一些另外的想法和要求。其中自己用得比較多的就是黑白功能,更好的來發掘相片的潛質和不足,一張好的彩色照片應該也會是一張好的黑白照片,試試。

多看一些用iPhone拍的照片。首先可以看看Apple官網上的樣片,這些相片一般都很真實,甚至覺得有些簡陋,沒有過多的PS和技巧,就是實打實拍照,你更多需要看到是那種攝影的自然,以及對相機性能特點的極致把握,讓照片更普通更耐看也不錯哦。然後可以看看IPPA上的獲獎相片以及推薦的相片,都是iPhone拍的,別人做得到你也可以做得到。再就是看看自己的照片,比較一下,有一技之長沒有。

是要確定一個主題。不管拍什麼,給自己出個必答題,完成一個系列,或者定一個主題,圍繞著尋找著來拍,比漫無目的帶來的思考或者成就感都會更多。自己就拍了牛、樹、灄水河大堤、同事等幾個不同主題,及時很好的發現也是很好的整理彙編,以及記錄。

App。因為我比較隨意,沒有講究太多。一般用了蘋果自帶的編輯後,有時用用VSCO、Snapseed,矯正用SKRWT。有時也用用一閃、Foodie、Lightroom的編輯濾鏡,自己覺得什麼效果適合就用什麼,沒有太多講究。但是編輯時候實際最重要一點就是保持和保證畫面的質量,發朋友圈可以不管,但是會有地方用到。

自己學習攝影這塊,最管用的我覺得是:偶爾看看攝影書,有空的時候看別人iPhone照片,經常看看自己iPhone 拍的照片,然後使勁拍照片,使勁刪照片,拍要拍得筋疲力盡,刪要刪得痛徹心扉。開玩笑的,盡量有意義的不放過,而不是讓你上廁所也拍。找不到有意義的,每天的日出和日落都是有意義的,只問你拍不拍。

Q:您覺得一張好照片的關鍵是什麼?
每個人對好照片的看法都不一樣,不論是用相機拍攝的,還是利用iPhone 拍攝的。個人覺得可以從六個關鍵方面來理解和認識。

技術性。因為手機攝影也是攝影的一個類別,也是需要有理論和技術的支撐,相機本身就是理論和技術的產物。我個人覺得相機拍得好的人手機攝影一定不會差,但手機攝影的覺得還行的相機拍照可能就不會上手那麼快。平時可以在自己正常拍照的基礎上,對光圈、焦距、曝光等參數方面進行一些了解,邊輕鬆拍邊輕鬆感受理論。

瞬間性。布列松提出的「決定性瞬間」, 「在極短暫的幾分之一秒的瞬間中,將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事物加以概括,並用強有力的視覺構圖表達出來。」基本上是每個攝影人都聽過的詞彙。當然,不好理解的話,可以聽聽麗江小倩的《一瞬間》,找找感覺。

記錄性。我覺得這點是最容易做到的,也是保底的,不管畫面拍得再爛,但我記錄下來了這個需要記錄的重要時刻,就了然自慰了。當然,人都是有追求的,所以需要思考一下這個畫面這個時刻,最需要記錄下來的是什麼,反映出的本質是什麼。

藝術性。藝術性不單是美,我也覺得不單是要把自己培養成一個美學家、欣賞家、藝術家,因為從人類對美追求的本性來逐步提升境界,就應該可以達到一定的藝術性了。可以讀一下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的《論攝影》,哲學和藝術,何其自然又糾結。

創造性。因為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優秀攝影師,也有很多很多好的攝影作品,在互聯網時代撲面而來的呈現。你的作品如何有一定特點,就需要有建立在個人風格上的一定創新創造,當然很多時候想不出如何凸顯,但在按下快門前一秒,要有這份思考在腦海遊蕩。

表達性。攝影只是手段和過程,最後以相片形式呈現出來,供人欣賞或供自己欣賞或朋友圈欣賞,所以相片要會「說話」,表達出一些東西出來,讓人可以看到照片引發一絲感官觸動,甚至是引發思考追問。

說了好多啊。其實我們輕鬆一點,特別是我們手機攝影更要輕鬆一點。以上6個方面,其實做到其中任何一個就是好照片了。或者我們再放鬆一點,自己拍下的都是好照片,不是嗎?不然我們手機裡留著那麼多照片乾嘛,記憶體不要錢啊。不能不想,也不要想太多。

Q:您覺得iPhone 拍攝的優勢在哪裡?
自己用手機拍照4、5年了吧,一直用iPhone拍照,從5、6p、7p到現在的iPhone X,iPhone XS Max沒捨得買。

談優勢避不開蘋果iOS系統的優勢,就攝影來說,帶來的就是穩定性、流暢度、快捷度,平時可能感受不到,比如快門的反應速度,如果你碰到一款慢一點的,你就會抓狂捕捉不到精彩一瞬了。還有就是我總是由於手機裡照片太多,長期運行在記憶體0字節的環境,竟然還可以繼續拍。然後最後系統硬被我拖崩潰了,它又開始自動恢復照片了,簡直給了我再一次生命。

再就是處理器及算法的優勢,數碼時代對相機來說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算法了。iPhone手機在相機的算法上一直非常精準且獨特,在攝影看來很重要的還原度、真實度做得很好,是很多別的不能比擬的。iPhone拍照上的每次升級,算法都會進行優化,所以每一代的蘋果手機都能帶來和前一代不一樣的體驗。當然,也有很多人希望iPhone算法出來的照片更討喜,「所見即所想得」,我反而不是很支持。

還有就是品控品質上,工業設計理念以及良好的品控,保證了iPhone優良的設計感和品質,當用這個產品來拍照時,本身也是一種享受設計感受設計的過程,會給你拍照帶來一種浸潤式的體驗感。說直白一點,就是你拿著iPhone就想拍照、就喜歡拍照,停不下來。這點其實是不容易做到的。

Q:你對即將發布的新iPhone,在攝影上有什麼新期待?
就iPhone拍照來說,可能就三個方面,一是在硬體上對相機元件的素質進一步提升,二是在模塊上,對算法更加優化,真實還原度和大眾迎合度一個比較專業的平衡。三是在軟體上,自帶的濾鏡調整等基本功能更加強大,更有互動感。

就iPhone攝影來說,可能就只一點,在設計和理念上保持iPhone對攝影的那份認知、情懷、初衷。因為相機(手機)只是工具,就像《權力的遊戲》裡瓦雷利亞鋼劍,既有本身特質,更有某種精神力量的加持,相信iPhone 可以做到的。

Q:你用iPhone拍攝最難忘的照片,能不能分享照片,並告訴我們背後的故事。

因為我用iPhone攝影初衷就是想每天記錄點什麼,害怕碌碌而過、無為,所以自己拍照更享受一個人流逝時光那種感覺和有一兩張自己喜歡照片的那種美好。有天晚上難得回家早,難得陪老婆兩個人去宵了個夜,回到家門口,在一盞路燈下,說拍張照吧,希望老婆永遠年輕。

熊威更多iPhone 攝影作品賞析

我們生來就是孤獨的,攝影其實也是一件挺孤獨的事情,有時就只有你一個人,靜靜的,聽著風聲,個中滋味只有自知。所以選了幾張比較空寂一點的照片,希望所有人不要孤單然後又保留孤獨。

少數派
少數派
少數派
少數派
少數派

責任編輯:江可萱
本文授權轉載自:少數派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