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Google的支票談起

2007.02.15 by
數位時代
從Google的支票談起
這到底是誰的營運模式?你的?還是他的? 上一期的《數位時代雙週》的封面故事,是「我拿到Google的支票」,故事主要報導幾位在台灣很成功、...

這到底是誰的營運模式?你的?還是他的?
上一期的《數位時代雙週》的封面故事,是「我拿到Google的支票」,故事主要報導幾位在台灣很成功、很受歡迎的部落客加入了Google的AdSense關鍵字廣告聯播計畫,現在他們陸續收到Google寄來的拆帳支票,數字高的可以到達兩週三百美元(這是一位名叫艾瑪的台灣部落客的成功故事,請參見http://www.wretch.cc/blog/amarylliss)。如果你辛勤創作、耕耘屬於你自己的部落格,你不再像過去網友說的只是「寫心酸的」(完全奉獻,毫無所獲),而可以是「自給自足」的獲利事業。

**我回想從前自己跳進網路世界創業時,
我以為會有的收入,很多後來並沒有出現;
而很多我不曾想像的收入,後來倒是慢慢從地平線上升起來。
關鍵似乎在於你所提供的服務是否有足夠的人使用與認同。
**

報導中當然也不忘舉了美國幾個有名的「辭職去寫部落格」的例子,暗示他們的名利雙收(月入百萬),好像也視它是一種成功的「創業」(不用說,最有名的例子不就是那位辭去《Business 2.0》平面雜誌主筆工作、專心當個部落客的科技作家歐姆.邁力克(OM Malik)嗎?請參見http://gigaom.com/)。最後文章還不無期許地,強調Web 2.0百花爭放的世界也有它的「營運模式」,或者說,既然你可以收到Google的支票,你的未來就不用發愁沒有收入了。
真的是這樣子嗎?這件事真的是這樣的意思嗎?
在Web 2.0的話題甚囂塵上的時候(現在也還在進行中),我不時會碰到一些想創業的年輕朋友,他們帶來各行各業的計畫給我看,希望得到我的支持或評論,這些案子有的極有趣,有的則難看懂。但當我問到他們心裡想像的是什麼樣的收入的時候,他們常常會顯得有點遲疑,有的人就大膽地說:「可以有廣告,因為Google已經推出AdSense。」
其實我很希望他們誠實地告訴我,他們不知道收入在那裡,或者他們還完全沒有想清楚,因為我對他們的收入並不著急。我回想從前自己跳進網路世界創業的時候,我那時候以為會有的收入,很多後來並沒有出現;而很多我不曾想像的收入,後來倒是慢慢從地平線上升起來。關鍵似乎在於你所提供的服務是否有足夠的人使用、有足夠的人認同。

**如果你發明一種像AdSense那樣的東西或服務,
你的確是找到了一種營運模式,可以成就一個事業;
但如果你只是參加了AdSense的聯播計畫,
你只是讓別人完成了他的營運模式。

**
因為AdSense做為一個回答次數太多了,我忍不住要問他們:「這倒底是誰的營運模式?你的?還是Google的?」
這當然是Google的營運模式,除了自己創造出來的瀏覽頁面可以賣廣告以外,現在就連「別人」創造出來的瀏覽頁面也可以賣廣告(你只要分給他一點錢),這不是聰明之極的營運模式嗎?Google更了不起的是,這些你拿來賣廣告的瀏覽頁面還不需要花力氣去找、去談判,你只是設個供人申請的網頁,讓全世界想收到Google支票的人自己來申請。辛苦填表申請AdSense帳號的你,其實是「排隊」替Google賺錢的人。
我一點沒有反對Google的意思,也沒有嘲笑領到支票的部落客們。相反地,我覺得Google的模式與構想都極了不起,AdSense也絕對是最了解網路特性的創新。同樣的,我也對台灣的部落客們開始能夠得到收入感到高興,他們的努力和成績值得更好的對待,Google支票只是個起點,未來的報酬可以不只是如此,也最好不只是如此(不是嗎?艾瑪兩星期三百美元的收入,做為一種外快令人開心,做為辭職去工作的報酬,恐怕就不太夠了)。
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發明一種像AdSense那樣的東西或服務(或者你不曾發明它,你只是模仿和跟進,但執行得很好),你的確是找到了一種營運模式,可以成就一個事業;但如果你只是參加了AdSense的聯播計畫,你只是讓別人完成了他的營運模式。
部落格的創作者收到了一張支票,這件事並不新鮮。從前在還沒有網際網路的時代,傳統寫文章的人也有人能收到數字不壞的支票(這張支票可能來自報社、雜誌社或出版社),雖然當中也只有極少數的人,才能辭去工作專職寫作,這和現在部落格的新環境又有什麼兩樣?創造受人歡迎內容的創作者,有資格拿到高額的報酬,這件事已經頗有歷史了。
在Internet創作而得到報酬,在我來看,只是一種「遲來的正義」。在傳統媒體的環境裡,像艾瑪這樣的創作者早該得到很好的報酬和尊重,我指的是像創作〈哈利.波特〉系列的羅琳(J.K. Rowling, 1965-)那樣。Google的AdSense的出現,只是意味著網路業者終於找出方法提供報酬給有價值的創作者(是否公平我們還要再觀察)。當然,網路時代的報酬系統,價格的決定與流程都和傳統媒體不同,你的文章的價值不再是通過編輯決定的,而是網友幫你決定的;你的稿酬是讀者讀完才決定的,而不是發表時決定的。
對於網路時代的創作者,未來報酬的來源應該會更多元也更公平,好像網路初期發展時一樣,「免費」是一個過程,「收入」則是一種創造。有心在網路上創作的朋友,雖然不一定要為物質報酬而創作,某種與你的受歡迎程度相應的報酬仍然是會出現的,你倒是不用擔心或心生不平。
但對於想在網路上創業的人,想著Google的支票則是一種「思想懶惰」(我自己懶得想個新名詞,就借那位不受歡迎的部長的台詞吧);它表示你甘於成為別人營運模式的小元素,少了創新或發明的勇氣和努力,這不像是創業家的基因。
如果你那麼安於成為別人系統裡的一員,為什麼不帶著你的想法投身某家企業,好好做一個職工呢?
但有沒有可能我們可以棲身在既有的平台(類似廣告平台或電子商務平台),借用它提供的機制或收入,有計畫地逐步建立自己的事業?這倒是聰明而可行的。事實上,我倒很想建議年輕朋友採用這種方式,來降低創業風險,我也許可以把它稱為「微型創業」,但我得下次再談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