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搶人大戰」天天上演,陸專家曝台灣半導體的人才隱憂

2019.09.09 by
簡永昌
Dick Thomas Johnson via Flickr
企業搶人才是這幾年的大趨勢,但中國半導體專家謝志峰卻認為,企業應鼓勵員工合作,並珍惜人才,並點出我國半導體產業將面臨的人才隱憂。

面對全球少子化的現象,搭配正在發展、起飛的各種產業,人才議題是近年來的發燒事,每每談及產業的未來,人才的布局跟規劃都是不得不溝通的一環。

根據勤業眾信日前公布的《2019全球人力趨勢》報告指出,在現在這個主張社會企業至上的時代裡,企業應該要做的是重新找回對於人性價值的關注,而非不斷地將利潤作為達成目標的手段,更應該要惜才勝過於對科技的重視。如果說「人」真的是公司最重要的資本,那在全球都將搶人才升高為國家級戰爭的同時,企業該怎麼面對現有人才?

大陸半導體產業專家謝志峰,趁著來台宣傳新書《一本書看懂晶片產業》,用自己過去在英特爾、中芯國際等工作經驗,分享他對於人才的看法,也點出我國半導體產業目前在人才上的隱憂。

企業搶人才時,更該「惜才」

他表示,過去包括台積電、德州儀器等大廠都是用「末位淘汰制」的方式在篩選人才。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曾說,人才培育是科技發展重要的一環。
簡永昌

打個比方,當北北基所有國中每班的第一名都進到建中、北一女後,每個學生都會要再接受一次新的考驗,有人會是這群頂尖高手的第一名,有人會是這些人裡面的吊車尾,然而在大企業裡的末位淘汰制之下,吊車尾的人才必須被篩掉。

如此一來,造成企業裡每位員工之間都是獨立、競爭的關係,短時間內可能會對公司帶來快速的成長,但長遠看來卻是一個惡性循環,因為人與人之間少了「合」的關係只剩下「競」,這些頂尖人才從一流企業出去後,依舊在市場上炙手可熱,企業又為何要為了淘汰而淘汰?

借鏡微軟,創造企業員工正向溝通

謝志峰以微軟這兩年來的表現為例,他表示,過去微軟也是採用這樣的方式淘汰末段班的人才,微軟內部稱之為「狗咬狗」文化。但自2014年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擔任CEO以後,不僅改變了微軟的內部文化,更重新找回微軟的地位,微軟的股價翻倍、業績也有2倍成長,沒有別的方法他靠的就是不再以個人業績為掛帥,看的是團隊成果。(當代溫柔CEO納德拉,用三個字讓微軟成為最會合作的公司

納德拉上任以來,一改過去「狗咬狗」的企業競爭文化,改以團隊表現來衡量員工,不僅找回微軟的地位、股價飆漲,業績也有2倍成長。
Heisenberg Media via Flickr

謝志峰解釋,當微軟鼓勵員工主動去幫助他人、主動請求他人協助解決疑問的這種領導方式,馬上把公司的氣氛變得正面且積極,當狗咬狗的廝殺消失後,取而代之的就是納德拉一直強調的「一個微軟」的概念。

除了微軟的治理方式可供科技業作為借鏡參考外,謝志峰也針對台灣半導體目前人才的狀況提出一些建言。

記憶體市場起飛,台積電將面臨人才隱憂

有鑒於目前晶片市場各種技術人員都缺乏可用人才,他個人觀察:未來10年記憶體(memory)會是重要戰場,目前市場上擁有記憶體技術且同時對台灣半導體有威脅性,非三星莫屬。因三星在先進製程上是台積電的重要競爭對手,人才布局與攻防在謝志峰眼裡對台積電來說格外重要。

謝志峰認為當記憶體逐步成為市場主流,一直以晶圓代工為主業的台積電,將面臨沒有足夠記憶體人才的窘境,最壞的可能將是被握有IC設計與記憶體技術的三星威脅。
Shutterstock

就三星而言,雖目前先進製程仍不敵台積電,但三星擁有自己的IC設計與記憶體技術,跟以晶圓代工為主的台積電相比,三星手上握有另外兩個強而有力的武器。當台積電專注在先進製程研發的時候,他們也開始關心記憶體市場,誠如過去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曾公開表示「不排除收購記憶體廠」,看得出來台積電也開始在關心未來記憶體的發展。

打破藩籬,建立跨部門、跨產業的溝通

另外,謝志峰也以過來人的經驗表示,製程跟設計人才是兩個頻率不對的溝通,雖然兩者在校都曾學習IC設計跟製程的內容,但畢業後選擇的公司會決定未來的發展。 謝志峰觀察,因台灣半導體以代工為主、各自擁有一片天,卻缺少相互交流的可能,對未來發展埋下未爆彈。

他以過去在英特爾的工作經驗分享,英特爾如同三星在晶片是一條龍公司,因此製程跟IC設計的同事會彼此互相交流,讓不同專業部門可以換位思考,了解不同領域同事是如何作業,讓製程的發展可以更完備。(美光大舉擴廠、東芝併光寶SSD部門,記憶體市場將迎來新契機?

就目前台積電單純以晶圓代工為主的事業,雖然不去踩IC設計對客戶不造成威脅是其賣點,但若能與聯發科這種以IC設計為代工的企業合作,謝志峰認為這對於我國半導體的發展將有如虎添翼的效果。

責任編輯:陳映璇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