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跟老婆承諾再也不創業!他從鬼門關逃回人間,為何又要勇闖雲端

2019.10.05 by
陳君毅
蔡仁譯攝
在高速公路上2次車禍,又遇到法國恐攻,用曲折來形容CloudMile(萬里雲)的創辦人暨執行長劉永信的創業人生,似乎還有點小看他。

劉永信曾是蕃薯藤的創始員工,創辦蕃薯藤旗下的電商平台「賣蕃天」,隨著蕃薯藤的電商業務賣給了eBay後,轉投台灣知名的代工廠,負責與Google的Android部門接洽,被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Andy Rubin)稱為「懂軟體和生態系統的人才」。但是在代工廠「重硬輕軟」的情況下,決定自行創業。

2012年,劉永信創立了伊雲谷,是台灣第一批亞馬遜雲端運算服務(AWS)的代理商。最後卻因為創業長期帶來的壓力與睡眠不足,在高速公路上發生了兩次車禍。衡量家庭與健康後,他選擇離開了伊雲谷。

後來加入外商公司,劉永信在2016年法國旅遊期間向太太保證不再創業,他永遠記得那一天,「7月12日,那一天我喝醉了,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能夠釋放我的壓力跟情緒。」他向太太承諾,自己已經死心,再也不會創業了。

恐怖份子大街殺人,那個歐洲女生跟我們說:快跑

卻在兩天後,劉永信一家人遭遇法國尼斯的恐怖攻擊,一台貨車衝向在法國尼斯盎格魯街慶祝國慶日的人群,隨恐怖份子朝著民眾開槍,最終造成86人死亡。「我永遠忘不掉第一個跑過來跟我們說『快跑』的歐洲女生、也不會忘記逃跑過程中倒下的那些人、也不會忘記在公寓躲了四小時後,法國軍人把我們帶回飯店的那一幕。」劉永信說,但是也許最有感的,是當他回到飯店,從陽台望去,看到一台又一台的車輛把受難者搬走的畫面。

後來,劉永信誠實地向太太表明,人生有些事情不做,真的會後悔,「這次我太太沒有反對,因為她知道我All-in(梭哈)了。」於是他在2017年創立了CloudMile(萬里雲)。

AI為骨幹,目標5年內IPO

CloudMile的商業模式主要有二,一是替企業提供Google雲端建置、管理與應用的解決方案;二是利用AI、機器學習與深度學習技術,協助企業進行商業預測與產業升級。

雖然有伊雲谷代理AWS的經驗,CloudMile瞄準的卻是Google雲端平台。轉換合作夥伴的原因,是因為劉永信認為AI時代Google所掌握的資料量無可取代。「2016年Google就喊出了人工智慧先行(AI First)的概念, 如果要做AI的題目,一定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劉永信說。

而商業模式中,替企業布建雲端是CloudMile進入市場(go-to-market)的策略,AI則是獲利方程式。先協助企業布建雲端,掌握客戶的名單,接著再用AI技術替客戶的數據加值。

舉例來說,替Burberry、Coach等國際知名品牌生產高品質布料的台灣紡織廠,就與CloudMile合作,將耗時費力的人工辨識布料,升級為機器自動辨識,將原本需要1.5至3個月的作業流程縮減至數天。

除了紡織傳產之外,CloudMile還有醫院、銀行、電商、直播平台等,共300個不同領域的企業端客戶。在2018年,CloudMile營收成長了3倍,2019年上半年更已達去年全年的成績,營收成長相當快速。在海外,香港與新加坡辦公室也陸續成立,其中香港不過成立一季就挹注了兩位數的營收占比,讓劉永信更有信心地喊出了「5年內IPO」的目標。

關於創業的Q&A

Q:未來的市場布局?


短期內希望能跟國際型的資金對接,切入東南亞市場並展開布局。東南亞對於雲端產業有個大優勢,就是當地的基礎建設不足,直接上雲的機會大,相當具有潛力。當我們拿到大聯盟中的「亞洲盃」的資格後,下一步也會考慮前進歐美市場。

Q:傳產對於「上雲」的意願高嗎?


過去我們真的是雲端「傳教士」,現在大家對於雲端都比較有概念了。在與傳產打交道的過程中,我發現有個趨勢,雖然許多傳產的舊系統仍無法取代,但只要出現新的需求、新的採購、新的事業部門成立時就會考慮上雲,所以傳產大多採用混合系統。

Q:創業與生活找到平衡了嗎?


過去創業從寫程式到CEO,我什麼都做。但在CloudMile我更注重人才養成,希望台灣人才有發光發熱的舞台。找到平衡了嗎?還是很累、很辛苦,但我在心態上把一些責任跟機會交給我的團隊,大家一起朝目標前進。

責任編輯:林美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