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私德有虧的天才又做了一支新手機,外型就像遙控器

2019.10.22 by
36氪
36氪 查看更多文章

36氪是中國領先的科技新媒體,報導最新的互聯網科技新聞以及最有潛力的互聯網創業企業。

Essential
雖身負多起醜聞,卻絲毫無法掩蓋他在科技史上的成就,全球市佔率最高並與蘋果系統鼎力抗衡至今12載的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

嘿,西奧多,你還記得我嗎?我是莎曼珊,那個沒有肉身的莎曼珊。

這段台詞源自電影《雲端情人》,它講述了一個「宅男愛上了電腦作業系統」的故事。

而在現實世界裡,備受爭議的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Andy Rubin)也有他的終極目標:打造一台可以模仿機主行為,並自動替他們回覆信件的AI人工智慧手機。這或許是Essential打入由蘋果和三星們壟斷的市場的最後救命稻草。

讓手機成為第二個你?

在Twitter上因性騷擾醜聞消失整整一年之後,Android創辦人魯賓一回歸就鬧了不小動靜。他曬出了一款新設備的照片和小影片,而魯賓所創立的手機公司Essential也在Twitter上同時發布了這款像一個遙控器一樣的設備,代號「ProjectGEM」。

36氪

魯賓重回科技圈的亮相是一部從設計思路上就距離主流很遠的手機,然而這卻迅速引發了爭議。

@UpicX的一條評論代表了相當一部分網友的糾結心態:

手機很酷,但某些人糟糕的聲名會讓我在購買時感到非常不道德。

先說這台外形酷似「遙控器」的長條手機,它契合了去年末Essential公司正在改變的手機市場潮水方向:當其它廠商都在比拼手機螢幕誰尺寸更大的時候,Essential則要開發一款小螢幕手機。當Essential的手機螢幕變小,整個互動都會因此發生變化:它旨在真正透過語音命令對設備進行控制(而不是Siri那種雞肋的存在),在用戶給出具體要求後,AI便自動為用戶執行任務。

這聽起來就像是專門的手機版人工智慧助理,卻是魯賓在研發Essential Phone系列產品時一直堅持的理念:「讓手機成為虛擬的自己」。如果事情真的能像魯賓所期望的那樣發展,Essential Phone很可能將成為下一個類似Android系統的革命產品。

但這並不是魯賓在Android大成功之後第一次折騰自己,甚至不是第一台Essential Phone。

2014年10月,副總裁魯賓從Google離職。他本可以開啟安逸的休閒生活,但抱著生命不息,折騰不止的態度,魯賓又開始了新的折騰。

魯賓先是創立了技術孵化器-Playground Global。按照他的想法,本想專門扶持那些打造硬體裝置的新創公司,幫助他們在AI方面取得技術進展。儘管投資過製造360°、視訊會議設備-Owl Labs,但大多是雷聲大雨點小,一直未能扶持出什麼獨角獸。

於是,魯賓有了新的目標:親自造手機。他創立了手機公司Essential,最初在沒有任何產品售賣的情況下,公司估值就超過了10億美元(約新台幣307億元),成為新的獨角獸。

就在大家紛紛猜測這位Android創辦人是否要出一個全新系統的手機時,2017年Essential Phone一代橫空出世。雖然這台有著全面螢幕、美人尖、鈦合金中框、支援外接360°全景攝影鏡頭的手機看起來有點驚艷,但它依然是一台沒有革命性意義的手機,因為它的系統還是Android。

Essential PH-1渲染圖。圖/Essential
36氪

在同時期三星Galaxy Note 8和iPhone的雙重夾擊下,這台被魯賓一度視為改變世界之作的Essential Phone一代,發行首月僅賣出五千台,此後更是一蹶不振,最終以全球15萬台左右的總銷量慘淡收場。

除了Essential Phone,同樣市場冷淡的,還有同期推出的Home智慧家居助手。這套致力於打破各種家居平台之間壁壘,連接一座座「孤島」的「橋樑」產品,聲稱可以與任何智慧家居設備兼容,不管是蘋果、三星還是Google的平台,但其可行性遭到業內諸多質疑。

儘管一代面臨銷量差、軟體安全漏洞等問題,其他產品頻受爭議,Essential公司在新一輪的估值中甚至臨近被賣的邊緣,都絲毫沒有消減魯賓對Essential新品的研發熱情。為此,他暫停了不少項目,甚至裁掉了30%的員工,收縮開支集中資源,專注在這台新型AI手機上。

這台被整個公司賦予厚望的新設備,未來扮演的角色可能不再是智慧手機,而是功能強大的智慧語音生活伴侶。在智慧手機風靡的當下,魯賓始終認為手機成癮行為是一種新革命的缺點,網路時代下的幸福絕對不是依賴智慧手機,Essential新品在未來會具有特殊競爭力。換句話說,它使用人工智慧來改變人類與行動設備之間的互動方式。手機交給AI來打理,這樣人類才不會被手機的成癮性扼殺。

光芒背後的暗影

然而魯賓這次的新革命,開頭就不太順利。他「糟糕的聲名」讓許多人在見到Essential Phone真機之前就號召抵制這款看上去非常特別的新設備。

在魯賓發布的Essential Phone新機推文下面,點贊最高的幾條評論都是一位名為

@Kelly Ellis的女性軟體工程師所發布的:

朋友們,請不要從性侵僱員的人那裡購買手機並付錢。

這位一手打造出Android,讓全世界數十億人用上智慧手機的天才工程師,本該在科技發展的史冊裡享受無上榮光。然而,The Information在2017年11月,《紐約時報》在2018年10月相繼發布了關於魯賓「性侵醜聞」的報導,於是,這位被成功外在包裹的科技精英的臉譜被撕了下來。

《紐約時報》的報導披露,2012年,已婚的魯賓與Android團隊裡一名女下屬有染,二人約會了很長一段時間。在分手時,魯賓將該女子約到酒店,並強迫她為自己提供性服務。在該女子提出控告後,Google透過調查證實了該指控屬實。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因為該醜聞從Google辭職的魯賓,不僅沒有遭受唾棄,Google還為其「掩蓋」了醜聞,並為他舉辦了英雄般的告別,魯賓拿著近1億美元(約新台幣30.7億元)獎金風光離職。在Google因涉嫌性騷擾而開除的48人裡,魯賓是唯一一個離開還拿到錢的。更匪夷所思的是,離職後的魯賓創立了新創公司和軟體孵化器Playground Global,而Google,還是該公司的投資人之一。

由於Google對魯賓性侵醜聞事件處理不當,促使Google全球各地員工紛紛走上街頭抗議,認為Google在一系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事件上包庇指控對像等不承擔責任的處理方式。由此引發了史無前例的科技巨頭員工大罷工,共有2萬名員工參與。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塵埃落定,八個月後,BuzzFeed News又從魯賓前妻那裡挖出了猛料。根據前妻指控,魯賓不僅涉嫌性行為不端,在結婚期間還與其他女性存在多重「不正當關係」,還拿出數10萬美元(約新台幣307萬元)來包養她們(至少有五位),甚至還營運著一個「sex ring」(性交易圈)。

在這場高階主管要利潤,員工要價值觀的文化內戰中,誰輸誰贏難以評判。但魯賓,這個代表著自由、技術、快樂的靈魂人物,實際上卻沒有他使命宣言中要改變世界那麼光鮮亮麗。

從蘋果、微軟到Google,從機器人到Android

俗話說科技圈的大佬都有一個共同的愛好:搞事。魯賓也不例外。回顧魯賓這半生的創業史,幾乎呆過了美國所有大網路公司,且每到一處必定雞飛狗跳。

1989年,本做著機器人工程師的魯賓,一次機緣巧合之下,被引薦進入正處於第一次全盛時期的蘋果公司,擔任軟體工程師。蘋果公司輕鬆隨意的氛圍讓天生帶著玩樂氣質的魯賓如魚得水,做出了史上第一個軟體數據機,用通俗的話說,就是我們現在用的路由器。

1992年,魯賓輾轉加入了從蘋果公司分拆出來,專門開發手持個人電腦的General Magic公司。在新公司研發部這片「工作就是生活」的天地裡,他享受著創意碰撞激出的火花。抱著極大熱忱的他乾脆在辦公室搭了個地鋪,24小時吃睡都在這裡,每天蓬頭垢面,開發了在當時極具突破性的手機操作系統和界面Magic Cap。這個如曇花般的產品,一面世便驚艷市場,成功讓公司股票實現翻倍。可很快,就因為概念超前,營運商支援跟不上,慘遭市場拒絕而迅速凋零。畢竟那會,大家還在用著BB Call。

但魯賓當時在人機互動上展現出的天賦已經證明,這是一個遲早會改變世界的傢伙。

魯賓所在的研發部被迫解散。隨後,他加入了蘋果老員工創辦的Artemis研發公司,領頭參與的產品互動式網路電視WebTV,創造了多項通訊專利。

Artemis被微軟相中收購後,魯賓跟著留在了微軟,隨之加入他心儀已久的微軟超級機器人項目。他造出了會走路的機器人,還帶著麥克風和攝像頭,時常在微軟公司裡晃悠。但很快因為控制機器人的電腦遭駭客入侵,這個危險的小東西被微軟安全小組勒令禁用。

在微軟呆了兩年後,魯賓選擇了離開,創辦自己的公司Danger。「Danger」這個源於上世紀60年代風靡美國的太空劇《太空迷航》裡機器人經常發出的警告,承載著他對機器人一如既往的熱愛。他一邊製造各式機器人,一邊研發出了T-Mobile Sidekick手機。

在2002年那個諾基亞還是綠螢幕的時代,這個肥皂盒大小,能打電話上網的設備,有著超越時代的價值。但再一次,超越時代也有著超越時代的代價,在當時,該產品並未能實現商業價值。

不久後,魯賓成立了自己第一家公司「Android」。或許連魯賓自己也沒想到,這個綠色小機器人logo的背後,正宣告著一個新時代的到來。

然而,工程師出身的魯賓精於研發,卻不擅經營,Android公司在他的營運下其實並不理想,甚至到了舉步維艱的境地。就在這時,慧眼識珠的Google公司出資5,000萬美元(約新台幣15億元)與部分股權買下了魯賓和整個Android團隊。

圖:IC photo
36氪

在Android之前,Google的行動戰略專注於將自己的應用安裝到其他手機上,例如諾基亞和黑莓手機。而根據Android的理念,Google不僅要向其他平台安裝應用,還要打造自己的系統,推廣自己的服務。就這樣,憑藉其「開源」的特性與強大的「相容性」,2007年魯賓帶領團隊將Android打造成了世界上佔有率最高的操作系統,重新定義了智慧手機,引發了行動領域的革命,並與蘋果系統雙足鼎立抗衡至今。

極客世界裡的酷人

極客,這個源自美國俚語「Geek」的音譯詞,過去常被用來描述那些反常、古怪的人,如今則代表著在某個領域做到極致的人。他們保持好奇、動力,不斷打破規則和製造變量。從骨子裡,他們希望世界是他們認為的樣子,然後用這種「認為」推動了世界改變。

「Stay hungry,Stay foolish」是賈伯斯所推崇的名言,這位擁有極客基因的孤獨科技先知,一邊與病魔抗爭,一邊先後改變了PC產業、數位娛樂產業、音樂產業和出版業,最後留下了一家像神一般為消費者頂禮膜拜的高科技公司。

Google的兩位創辦人賴利.佩吉(Larry 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一直堅持著自己對世界的理解——打破一切信息的阻礙而創立了搜索公司,從智慧翻譯技術的開發到將全球的圖書館數位化,他們將世界上的信息分門別類整理好,並讓你在想使用的時候就知道如何使用。

和他們一樣,魯賓同樣沉浸在自己的極客世界裡。編程、作業系統、製造機器人,旁人眼中的高科技,在他看來或許僅僅是有意思的玩具。

魯賓用業餘時間為自己開發了一個巨大的機器手臂,每次發送信息就可以給他製作咖啡;他改造了家庭影院系統,一旦看完電影,客廳的燈就會慢慢亮起來;他也從不帶鑰匙,因為他在大門上安裝的視網膜掃描儀會自動為他開門;在他的辦公室裡,各式機器人滿地跑。

這些只是魯賓生活的一部分,卻代表了他在工作上一貫的風格:做這些只是為了享受過程,因為這很酷。正如他所言:「促使我不斷前進的動力是我能透過Android接觸許許多多人,如果有31億人在用手機,那麼這就是接觸人們的偉大途徑。」

賈伯斯曾評價魯賓非常自大而不自知,Google的內部資深員工認為他難以琢磨和溝通。儘管如此,魯賓仍忘我地在科技這條賽道上奔跑,不斷打碎、不斷重塑,只為將他心中這個時代裡最酷的東西展現給世人。

10月12日,魯賓向《The Verge》網站證實,自己已經離開親手創立的孵化器公司Playground Global,專注於Essential Phone的創新,繼續製造著他心中最酷的玩具。

但正如Android系統在全球科技史上註定青史留名一樣,光輝的另一面,另一些人並沒有忘記魯賓曾惹出的性侵醜聞——直到今天,Buzzfeed仍然把「不光彩的」(disgraced)這個形容詞定語加在魯賓的名字前面,給其它每一個科技天才敲響警鐘。

責任編輯:江可萱、蕭閔云

本文授權轉載自:36氪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