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產業的下一場盛會

2004.05.15 by
數位時代
網路產業的下一場盛會
五月中旬,Acopia Networks董事長吳錦城風塵僕僕來台灣訪問,他創業的上一家公司箭點通訊(ArrowPoint Communica...

五月中旬,Acopia Networks董事長吳錦城風塵僕僕來台灣訪問,他創業的上一家公司箭點通訊(ArrowPoint Communication),在2000年被思科(Cisco)以57億美元的天價併購,轟動全球,但他卻認為,真正會改變歷史的網路技術還沒出現,而在網路泡沫後還堅持理想的創業家,才是真的會成大器的人……

**網路產業的下一件大事

**Q:網路產業的下一件大事會是什麼?
A:網格運算(Grid Computing)。資訊業界所謂的應用程式(Application)、伺服器(Server)、儲存(Storage)與網路(Network)可以視為四種網格(Grid),這些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領域會重新洗牌,更有智慧的網格網路(Grid Network)技術,會讓大多數的軟體與硬體更加大眾商品化(Commoditized)。想像一下,未來的伺服器可能只是一個主機板,而未來所有下載檔案的儲存設備可能只是一個暫存(Cache),不管是在手機或PDA中存放MP3或者多媒體檔案--真正有意義的是隨時聯網的網路,而不是任何硬體或軟體。
以後網路設備本身會更有智慧,可以直接和伺服器、儲存設備和應用程式溝通,而不是只做資訊傳輸(Transport)層次的工作。這樣一來,所謂的隨需運算(On Demand Computing)才會變成可能,相關的軟硬體會變得跟水與電力一樣,企業的資訊運作會完全不同。
這個理念IBM與惠普(HP)都在談,只是現在網路端的技術還沒法真正解決及時性(Real Time)處理的問題,真正事先主動(Proactive)的偵測都還不能透過網路端來達成。現在的解決方式,不管是IBM或惠普也好,或者EMC或甲骨文(Oracle),都不是透過整體網路的角度解決問題,都是處理伺服器或軟體自己的那一部分,或者用叢集(Cluster)的方式。但從整個網路的眼光來看,軟體也好,伺服器或儲存設備也好,都應該只是網路資源的一部分。

**不跟上這個變化,生意一定會被別人拿去

**
Q:既然IBM或惠普都在探索這個趨勢,他們有可能突破這些瓶頸嗎?有沒有可能是思科(Cisco)這樣的公司找出解決方案?
A:他們當然很感興趣,但只能說很困難。網格網路需要的是一種混種的技術,你要很懂網路端的技術,也要對異質的檔案系統(file system)和應用程式端很了解,基本上這需要綜合性的理解。
不管是IBM或者思科,他們當然有很多錢,可是能不能有這樣一個創新的環境,讓不同領域的人能夠在一起成功做這方面研發,現在還不知道。看起來,IBM、惠普或EMC這樣的公司,會比思科更有可能搞這樣的技術,因為它們的生意本來就更接近應用程式端;但是這些公司最大的問題是不太懂網路,所以做出來的技術架構都很伺服器導向;思科的問題,是不懂實際應用程式跑起來會有哪些複雜的情況。這裡面每個人的訓練、想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樣,要有人能夠同時綜合不同的領域,還要讓這些領域的人一起激盪,這非常困難。

Q:如果這樣的技術出現,這些公司會樂意看到這樣的改變嗎?
A:應該是又愛又恨吧。這是一個趨勢,會影響到原來每個人的版圖,所以每個人都宣稱要往這個新方向前進,但事實上,不管是EMC還是IBM的人都還不能真正解決這些問題——知道這個趨勢,不代表自己真的能做。
這是整個典範的改變。實際上,從整個IT預算分配的角度來看,在四個領域當中,網路現在可能只佔10~15%,其他的三個領域大概平分剩下的預算。過去幾年的資訊預算很低迷,伺服器的想要去搶儲存設備的預算,軟體的想去搶伺服器的經費,就是你搶我我搶你,整個IT預算沒有成長。每部分的人都去跟客戶說他可以解決客戶的問題,但是還沒有一個公司可以把四個領域的東西全部整合在一起做出解決方案。
網格網路技術如果成熟,整個遊戲規則都會改寫,伺服器、應用程式與儲存設備都可以先自動察覺網路(Network Awareness)才動作,每家公司如果不跟上這個變化,生意一定會被別人拿去,他們只有兩條路,一是想辦法說服客戶還是自己的專屬性技術最好,不然只有跟上這個新典範,把自己的業務徹底改頭換面。

**不怕網路泡沫的創業家,更有機會成大器

**
Q:Acopia這家公司,是你第三次創業,和前兩次有什麼不同?
A:我離開思科、重新創業是在網路泡沫破滅之後。我的第二次創業(箭點),從財務上來看非常非常成功,但從技術的層次上來看,我覺得只有普通而已。對我自己來講,箭點那時候做的東西是因應大量網站出現的熱潮,甚至有點短視,所以只去處理網站內容(Content)的問題,沒有去觸及檔案系統、伺服器端的東西;公司賣到那麼高的價錢,那完全是網路泡沫的因素。
第二次創業的成功,讓我現在想的已經不是財務報酬了,我現在想的是,怎樣在技術方面,創造真正會影響歷史的東西。如果網格網路的技術可以成功,這是多Amazing(驚人)的事!
對我來講,這才是真正有吸引力的挑戰,不管以後我們會怎麼樣發展,我希望這樣的技術可以留下來。

Q:網路泡沫的破滅,對於創業的風氣影響有多大?
A:網路泡沫破裂後,有好也有壞。你知道,在這樣的熱潮下有很多假的創業家,也有很多真的創業家,那個趨勢下面,很多人把創業家的這個名聲弄壞了,他們多半是為了錢才來做,反正很容易拿到錢,對於成功的期望也很不切實際,使命感很差。真的創業家,是把企業當作一個理想來做,投身其中,是真的想面對挑戰、實現理想,財務報酬有多少還在其次,有時候那是時機的問題。
在泡沫破裂後很低潮的底部,還願意出來一起創業的人,那才是真正有創業精神的人;我現在的公司Acopia,就是泡沫破滅後才創立的,還願意投入的人,也才真的會是長遠的夥伴。
逆流而上,低潮的時候越少人敢作,但這時候敢作的人,成大器的機會可能更大。
我上個公司箭點在財務上很成功,但是反而毀了很多人,他們要再出來做事嗎?他們反而會畏畏縮縮,多少他們覺得自己是過度成就(Over Achieved)的,如果再做一次沒有上回那樣好,他們會不知道怎麼面對。但是人又不能不做事,這讓很多人失去工作的動力,很可怕。
比較起來,我第一個成功的公司Arris(1995年以1.5億美金代價與其他公司併購),很多人都還繼續創業。那個公司也成功,讓很多人致富,也是這輩子可以不再做事,但也還沒有到那種不做的地步;那時候的某些夥伴還繼續創業,因為他們想做的更好,也想讓自己的能力更上一層樓,所以繼續尋找新的機會。我反而很珍惜那樣的精神,網路泡沫這件事毀掉的不只是在其中失敗的人,更多是成功的人。

**政府應該帶頭把格局作大,而且不能再等

**
Q:台灣的創業風氣也很盛,但是新創公司在某些地方的創新性一直無法與美國相比,你會擔心這樣的情況嗎?
A:我比較憂心的是台灣的經濟型態,長期處在次經濟的型態,一直在支援美國的發展。我們缺乏像韓國政府那樣的格局,可以定出清楚的願景,然後讓整個產業,從數位內容、娛樂、半導體到通訊,都能在其中找到可以落實的焦點去做。如果還要繼續放手讓產業界各自決定要怎麼做,產業界決定的格局是有限的;我不是說這樣不好,但是我們不能老停留在這裡。
已經有了PC產業的優勢,台灣有沒有可能結合目前在顯示端(Display)、無線網路(Wireless)與行動電話製造上的優勢,制定出整個對資訊產業下一步的全新願景,繼而像韓國那樣,讓整個經濟體系中的每家公司都獲得新的國際競爭力?我知道政府有雙網整合、M台灣計畫,如果是幾年前,我會說3G結合Wi-Fi很有創意,但是到現在,我覺得已經太晚了,新的技術一直在出現,台灣的Wi-Fi環境到現在都還沒有韓國的水準,更別說3G網路。我們需要一個全方位的新願景,我希望政府能帶頭來做,如果再晚,就真的沒機會了。

吳錦城小檔案
1951年生,新竹人,交大電工系畢業,美國印地安那大學電腦碩士。
1995年春天起3次創業,第一家公司Arris創立後6個月就以1.5億美元成功賣掉,締造25名員工在半年內收穫上億美元財富的佳績。
第二家公司ArrowPoint在1997年創立,3年半內成功上市,隨即被思科(Cisco)以57億美元天價收購,之後擔任思科副總裁,成為思科最高的華裔主管。
Acopia是他的第三次創業,成立於2002年網路泡沫破裂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