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封印台灣「政治廣告」,為何卻說找YouTuber合作不受限?

2019.11.22 by
唐子晴
Google封印台灣「政治廣告」,為何卻說找YouTuber合作不受限?
google
影片屬於「內容創作」,YouTuber即使有收政治人物業配費,但錢並不是交給Google,而是候選人跟創作者之間的交易,因此不算政治廣告。

距離明年1月的總統、立委大選越來越近,Google台灣日前宣布,在2019年11月15日至2020年1月17日為期兩個月的時間,所有Google廣告平台都暫停接受台灣候選人的競選廣告,這史上第一次的措舉,引發外界一片譁然。

什麼是「政治廣告」?政治人物找YouTuber拍影片算不算?

那麼,到底什麼才是Google眼中的「政治廣告」?

Google台灣政府事務及公共政策資深協理陳幼臻解釋,Google在台灣的規範,是跟著中選會(中華民國中央選舉委員會)來擬定, 如果任何廣告有出現「政黨」、「候選人名字」、「號次」,或是候「選人肖像」,則會被判定為政治廣告。

Google台灣目前已針對政治廣告成立一個小團隊,在廣告主下廣告時,會先通過AI判別是否為政治廣告,但當機器無法給出結論時,廣告審查員則會進行人工的「雙重審核」。但談起若政治人物在YouTube上,找YouTuber一起合拍影片,算不算是政治廣告的範疇?陳幼臻給出明確答案:不算。

從前幾年先掀起一股政治人物找上YouTuber跨界拍片的風潮。今年蔡英文總統就找了大批網紅合作,包括蔡阿嘎在內。Google表示這是屬於創作者的「內容創作」,而非廣告範疇。
蔡阿嘎YouTube

「我們不接政治廣告,是不希望有政治人物利用Google這個平台獲利,Google也不接受這樣的生意,但 YouTuber的影片是屬於『內容創作』,YouTuber即使有收政治人物的業配費,但錢並不是交給Google,而是候選人跟創作者之間的交易。

她解釋,就像是選舉時,政治人物常常會有線下的造勢活動,邀請別人來幫忙站台,在YouTube上也是一樣的道理,創作者幫他喜歡的候選人站台,政治人物也可以在任何平台,包括Facebook、Instagram找網紅合作。

在YouTube被禁止的,是像影片中跳出的廣告影片,或是廣告Banner這類的廣告欄位。

在YouTube的說明頁面中,明確告知消費者YouTube的廣告格式有哪一些。
YouTube

「當然,若覺得創作者的內容不妥,他們被檢舉、違反了社群平台守則,Google會看內容是否屬實,並相對應採取行動。」

在今年第二季,在YouTube社群規範下,光是透過AI已經下架780萬支影片;移除頻道總數達400萬。
唐子晴攝影

禁止廣告不是萬靈丹,培養用戶判斷真偽的能力才是上策

「不實訊息(問題)是沒有萬靈丹的,並不是平台發一個程式就能解決的,我們希望是多管齊下的方式來做,廣告只是其中的一環,」除了廣告,針對Google的搜尋結果、Google新聞,都是至關乎訊息重要的來源。

陳幼臻反覆強調,Google作為一個平台,並沒有辦法直接判斷訊息的真偽,而除了優化自家的產品,最好的方法是和媒體、第三方平台構建生態系,讓用戶能做出自己最好的判斷,因此,當務之急是讓使用者有更多「判斷依據」。

Google已經開始和各種新聞查核組織合作,包括政府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以及民間組織「MyGoPen」和「Cofacts真的假的」。未來在Google搜尋問題時,只要是「MyGoPen」和「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查核過的新聞,在搜尋結果上都會被標示出來。

像是「台灣健保卡到世界各地都可用」,這一問題MyGoPen就查核過,查核結果在搜尋時就會被標註出來,而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也會加入這一呈現方式;而Cofacts真的假的因為主要是以聊天機器人方式來查核,合作方式也會有所不同。
Google

針對搜尋結果的排名演算法,Google也會讓有高品質、高公信力的內容排名提前,就新聞媒體來說,網站成立時間長短、新聞資訊新舊程度、是否為原創性報導、用戶停留時間的長短,都會成為參考依據。

「看起來,我們這次好像採取了一個『限制性』的作法,針對不實訊息、媒體識讀能力,這其實不是一個治本的方式,但在全面考慮台灣目前的狀況後,暫時不接受『政治廣告』會是最好的選擇,」陳幼臻說道。

但事實上,台灣並不是全球第一例,加拿大在今年6月底面對即將到來的聯邦大學,先開出了第一槍,而台灣成為繼加拿大後第二個政治廣告禁令國。Google背後的考量到底是什麼?在他們眼中,究竟什麼才是「政治廣告」?

陳幼臻在接受媒體聯訪時,透露不少禁止政治廣告的考量點,還說明了更多Google在台灣對於不實訊息、媒體識讀在做的事。
唐子晴攝影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車之鑑,特殊時期的特殊做法

先來看看開出第一槍的加拿大。

加拿大在今年6月30日開始實施新的《選舉法》,為了讓政黨、政治人物的線上廣告資訊更公開透明,要求平台必須建立廣告的「數位註冊表」,裡面得包含一份可以留存的「數位廣告副本」,還需要明確標示出誰是「下廣告的人」;面對這樣要求,Google乾脆選擇最簡單保險的做法,在聯邦大選前3個月直至正式選舉期間,全面禁止政治廣告。

然而在台灣,不是被政策推著走,更像是Google的「自發性選擇」。

「這是Google台灣自己做的決定,但我們有知會主管機關,這件事也已經跟廣告主溝通過,大部分會想要下政治廣告的廣告主,都已經知道這一新政策。」

雖然陳幼臻並未直接指出發布此令的「關鍵原因」,一直反覆強調這是「考量政策、文化、用戶習慣」後做出的選擇,但在先前政策頒布的新聞稿中,或許可看出些許端倪:


面對不實訊息,我們持續與台灣優秀的第三方查核夥伴合作,以期為台灣社會的媒體識讀、數位素養的提升作出正面改變。 但改變需要時間,選舉迫在眉睫 ,因此我們決定自2019年11月15日至2020年1月17日這段期間所有 Google廣告平台暫停接受台灣候選人的競選廣告。

今年台灣民眾政治情緒格外高昂,再加上有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被認為受到假新聞操控民意影響的先例,既便Google已經一步步強化過濾不實訊息、加強民眾媒體識讀的能力,最後仍選擇在大選期間謹慎處理。

陳幼臻強調,在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媒體的時代,不實訊息五花八門,動機和形式都不一樣。
唐子晴攝影

但反觀Facebook,同樣面對政治廣告並不是「全面禁止」,而是在全球推出「廣告資訊透明度工具」,標示出廣告的「出資者」是誰,並讓廣告在Facebook廣告檔案庫中保存七年。那為何Google在台灣選擇「全面禁止」的做法?

「Google產品很多,包括Google搜尋、YouTube等等,廣告型態都不太一樣,牽涉的關係人也不同,我們面臨的問題會比Facebook再複雜一點,」陳幼臻解釋,現在不會把這當作長期策略,畢竟下一次的九合一選舉是在兩年後,屆時還會根據狀況考量會不會再次採用此舉。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