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萬人同時追劇!影集《真相捕捉》揭露AI換臉時代的終極犯罪,隱私不過是一場幻覺?

2019.12.02 by
鈦媒體
鈦媒體 查看更多文章

鈦媒體致力於打造最專業的商業與科技領域資訊原創平台,挖掘創新背後潛在的商業價值與未來趨勢;支持創業與投融資服務。

影集《真相捕捉》劇照
眼見真能為實嗎?英劇《真相捕捉》闡述了在現代社會中,殺人於無形的凶器竟是Deepfake和鏡頭⋯⋯科技的日新月異連帶著我們信以為真的事物都能竄改!

如果說《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勾勒了冷兵器時代的戰爭殘酷,那麼英劇《真相捕捉》(The Capture)則親手把觀眾推進了另一種高科技深淵。

士兵尚恩.埃默里(Shaun Emery)從阿富汗戰場回國,即陷入兩宗案件的指控,控方的關鍵證據,主要來自公共場合的監控影片。圍繞著作為法庭證據影片的真真假假,導演不疾不徐地把警察局、情報部門、維權組織等三方力量的交鋒漸次鋪陳。

導演班·查南(Ben Chanan)是個講故事的好手:反恐背景和緊張的節奏,讓人不自覺聯想起八年前上映的《國土安全》,借光構建了良好的暈輪效用;犯罪嫌疑人和律師之間的曖昧,警局女職員與上司間的婚外情,讓快節奏的劇情不至於崩斷了觀眾的注意力;對各方立場的模糊處理,也迫使觀眾急切地想看到最終真相。

六個小時血脈噴張的劇情,讓人欲罷不能地一氣刷完。《真相捕捉》最後一集在BBC播出時,吸引了1,400萬英國人觀看,人氣堪比去年秋天BBC熱門驚悚動作片《內政保鏢》,這不僅僅歸功於導演的成功,更是源於對英國當下現實的投射——無處不在的大規模監視,以及造假影片對自由所帶來的深遠挑戰。

故事發生地倫敦據稱是西方世界中鏡頭安裝密度最高的城市。英國皇家工程學會早在2007年的一份調查報告中披露,英國當時設有420萬個閉路電視監控攝影鏡頭,數量居全球第五位,平均每14人就有一個。倫敦居民人均每天受到300個攝影鏡頭的拍攝和監視。據英國專業消費者網站Comparitech在2019年9月的調查評估顯示,倫敦依然是歐洲攝像頭監控最嚴密的城市。

比起尚恩,攝像頭更像是這部劇的一號角色,它反復出現,幾乎成了恐懼和不安的符號,而男主角的命運不過被攝像頭背後的操控者玩弄於股掌之間。

英國《衛報》對這部剛上線不久的劇集評價頗高,稱「如果還有正義的話,那麼每個人現在都應該談論《真相捕捉》。」這篇影評同時還提到,「英國是世界上間諜最多的國家,我們的影像不斷在閉路電視、人體攝影機和無人機上被捕捉。」

比密如蛛網攝像頭更令人心驚膽顫的是Deepfake技術的濫用,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傳統信任的坍方。

現實中,男主尚恩目送女律師坐上公車之後轉身離開,但在法庭上,作為重要物證的攝影頭影片卻呈現了截然相反的事實:當一輛公車駛過鏡頭之後,尚恩與女律師發生肢體衝突。不久,女律師的屍體又出現在尚恩駕駛的一輛汽車的後車箱裡。

一家維權組織使用deepfake技術製作了這段假影片,並駭進了公共攝像頭系統發布、覆蓋原本真實監控,意在等法庭宣判尚恩有罪之後再發布真實影片,以揭露司法系統的漏洞。而情報部門明知這段影片有假,卻只能將計就計讓尚恩蒙冤伏法,維持司法部門的正義形象,以繼續透過偽裝影片辦案。

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由善意鋪就。與維權組織一樣,情報部門同樣也在以正義的名義,製造假影片作為法庭證據,以便讓恐怖分子伏法。情報部門透過電話網絡監聽獲取的情報,但這些手段均屬非法,無法成為法庭證據,但透過Deepfake技術,借助公共攝像頭製造「重現」犯罪的影片,就成了他們最便捷的選擇。劇中情報部門的人對一心想找到真相的女警官瑞秋洗腦道:「糾正錄像不是假證據,是真實的,是重演的。」

尚恩飾演者卡倫.特納對Netflix紀錄片《隱私大盜》(The Great Hack,該片講述了英國劍橋數據公司,如何運用FACEBOOK用戶的個人數據,幫助川普贏得大選的故事)印象尤深,他告訴媒體,「我們經歷了網路的繁榮,但如何使用您的數據以及諸如面部辨識之類的東西被合適使用,真是令人難以置信。這些數據會流向何方?我們不知道。現在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歷史時刻,我們必須開始了解我們的網路權力究竟有哪些。」

一如作家喬.奎因辛辣地諷刺:「現代電影中沒有人會試圖用電話線將某人殺死,就像希區柯克導演的經典犯罪電影《電話情殺案》(Dial M for Murder)體現的那樣,電話、鑰匙,窗簾,通通成為這個陰謀的道具設置。但是在21世紀的今天,很少有70歲以下的人還會用桌上式電話。」

在《真相捕捉》裡,殺人的不再是刀劍槍支和鐵拳,而是攝像頭和Deepfake技術。

AI技術武器化的挑戰迫在眉睫。美國《戰爭困境》雜誌近期刊發的一篇文章稱,「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及人臉交換等相關技術可能被恐怖組織與他國軍隊、情報機構利用,而給美國安全問題帶來重大挑戰。他國情報機構常使用詐欺、勒索等方式招募人員,使用人臉交換技術後會使此類操作更加易於實現。」

Deepfake只是諸多換臉技術之一,且人類對其識別率已經超過70%,而我們對於另外一種技術——Face2Face則是用其他真實的人臉去替換原本的人臉,不涉及人臉的生成,對於它製造的臉,人類的識別率只有41%。

推特、Facebook、亞馬遜、Google、微軟等科技巨頭已採取了一系列抵制Deepfake假影片氾濫的措施:今年9月份,Facebook宣布將斥資1,000萬美元(約新台幣3億元),與微軟、Partnership on AI 及多所高校共同發起一場Deepfake檢測挑戰賽;10月份,Google宣布開發大型Deepfake影片數據集,以支援社群對Deepfake檢測的研究。微軟亞洲研究院新近披露的換臉鑑別算法稱,對於DeepFake的識別率達到了99.87%,對於FaceSwap的識別率為99.66%,對於Face2Face的識別率為99.67%。

但人們的古老信念已經動搖:眼見未必為實。當人們不再相信自己眼睛時,《真相捕捉》就是數位時代最驚悚的犯罪片。

責任編輯:蕭閔云、江可萱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